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与美女总裁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零六章:癞蛤蟆吃上天鹅肉

第五百零六章:癞蛤蟆吃上天鹅肉

与美女总裁同居的日子 | 作者:两个大馒头 | 更新时间:2017-03-16 15:00:32
    初恋里真没夹杂那么多的欲望,有的只是隽永一辈子的刻骨。柴知然并没有被兰仁义这句话弄懵,她心中暗笑欲擒故纵,自己心安理得的躺在床上,倦意袭来睡的安稳放心。兰仁义看着漆黑的夜,攥紧拳头默默发誓将来一定要将这只美丽的城市白天鹅娶到手里,带回老家给坟包里那老头看看,自己也给老兰家长脸了。

    夜已渐深,偌大的床上两人分居两侧,中间空出大片位置,也不知是给谁留的。

    ……

    与心中仰慕的美女老师到酒店开房,尽管没有本垒打,但最起码跟美女老师睡在一张床上。兰仁义看得出来,柴知然恐怕是第一次跟陌生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尽管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有些尴尬,但兰仁义心里还是蛮开心的。酒店里面提供有自助早餐,兰仁义与柴知然洗漱后就到自助餐厅里用过早餐,随后两人退房离开。

    站在金茂君悦楼下,柴知然将手机开机。铺天盖地的短信电话接踵而至,全部都是妈妈发来的。柴知然长舒口气,兰仁义站在她身边说:“别回去了,我带你去租间公寓,你以后自己住外面算了。”

    柴知然转眼看着兰仁义,不屑瞥一眼后转身走下台阶,边走边说:“你从我面前消失,以后别再烦我,不然我就打电话=一=本=读=小说 wwW.ybdU.coM报警。”

    “喂!”兰仁义有些挫败的叫了柴知然一声。

    柴知然驻足转身看着兰仁义,兰仁义有些气恼的皱着眉头说:“能不能别这样。”

    柴知然呵呵冷笑,没给兰仁义好脸色看。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可她就是想这样试试。兰仁义深吸一口气,走上去拖着柴知然的手就上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张嘴就告诉司机地址,根本就不给柴知然反应的机会。柴知然不是软弱的性子,被兰仁义拖着手当然想要挣扎,可她就是一介女流,兰仁义一双手如同鹰爪一样牢固,自然不能放过柴知然。

    “你要干嘛!”柴知然恶狠狠的看着兰仁义。

    “带你租房子。”兰仁义目光中也是气势汹汹。

    “你放开我。”柴知然挣扎着说。

    兰仁义白柴知然一眼,与柴知然十指紧扣扁扁嘴说:“拉拉手又不会怀孕,怕什么。”

    “你……”柴知然怒了,可兰仁义却在气势上压倒柴知然。

    就在这个时候,柴知然的手机响了。

    妈妈来的电话。

    两人僵持不下,兰仁义松开柴知然的手说:“接吧!反正我要给你在外面租房子,你要是非回去忍受不公平的青春生活,我就送你回去。反正我也拦不住你去当你妈妈身边的小棉袄,反正失去的是你自己的生活,我做不了主。”

    兰仁义的几个反正,将柴知然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兰仁义根本不废话,直接让司机开车到柴知然教学的学校附近。坐在出租车上,兰仁义就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赶集网寻找房子。在赶集网上左找找又看看,最后又打电话到房屋中介询问情况,想要现在看房。房屋中介立马答应,说只要兰仁义到场,立马就安排看房。

    兰仁义有板有眼的询问房龄以及水电暖与网络的问题,又询问周边的环境等等。做的是一应俱全,将该问的都给问个遍。柴知然冷眼看着兰仁义,心里有些生气,但却没有去动自己的手机。她自己也的确有些烦妈妈,但一直下不了那个狠心,今儿个兰仁义帮她下了这个狠心。

    整整一天的时间,兰仁义都在陪着柴知然看房子。从小区到酒店,再到酒店式公寓,兰仁义几乎将附近的小区转个遍。柴知然看中好几套房子,都被兰仁义发现一些瑕疵。而这一天里,兰仁义一直都拖着柴知然的手,柴知然数次想甩开兰仁义,都被兰仁义死乞白赖的抓住手攥到手心里。最后兰仁义看中一套在老式小区里的房子,房子的墙上有爬山虎,周围的空气也特别好,听中介这里是退休干部的离休小区,而且这里水电暖网一应俱全,房间里家电家具也都有,完全可以做到拎包入住。

    兰仁义左右看看,没发现什么瑕疵当即拿出准备好的现钱签下租房合同。柴知然本想自己花钱,可兰仁义硬生生没让,柴知然被兰仁义闹的一肚子火,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租下房子后,兰仁义带着柴知然在附近的超市里面买了一套床上四件套,将柴知然的床铺好,兰仁义前后忙活的满头大汗。

    柴知然在身边坐着,心里有种说不明白的感觉。

    聪明的女人自然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对自己好,可兰仁义总让柴知然有种飘忽不定的感觉。或许是两人之间有着年龄的代沟,又或者她跟兰仁义接触的太少,再或者是她第一次见兰仁义,兰仁义冲着她起勃给她留下的坏印象,反正这种感觉柴知然自己都说不明白。

    她之所以这么听兰仁义的话,在外面租房子。并不是她喜欢兰仁义,或者是对兰仁义有什么意思。只是因为她不想在家里听母亲的唠叨而已,就这么简单。

    柴知然将手机放到桌子上,坐在兰仁义的对面说:“你真想娶我?”

    兰仁义点点头,诚恳的说:“嗯!”

    “那我问你,你用什么娶我!婚姻没那么简单,我不相信你能给我未来,我今年二十五,你才十八。咱们两个之间相差七岁,三岁就有代沟,更何况是七岁,你现在喜欢我,只是因为我长的漂亮,气质好!可我不相信你以后还能喜欢我,或者你以后能给我我需要的生活,我不相信你。”柴知然看着兰仁义的眼睛说。

    兰仁义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着说:“你不相信你自己而已。”

    柴知然眉头微皱,兰仁义解释道:“自信的女人,是从来不会害怕婚姻的。婚姻对有些女人来说是坟墓,但对你这样的女人来说是天堂,因为我相信你能做好一个妻子,而我就是你身边那个丈夫。”

    柴知然感觉自己跟兰仁义说的有点多,跟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谈婚论嫁,自己是脑子傻了,还是秀逗了。兰仁义似乎也明白了这个问题,他笑着说:“咱们别讨论这个了,说点有意义的,晚上吃什么。”

    “你走!”柴知然无力的指着门口说。

    兰仁义站起来看看这个房间,点了点头说:“行,你自己小心点。”

    兰仁义离开房间,柴知然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有些挫败也有点伤神。刚想洗个澡躺在床上睡一觉,然后再跟妈妈坦白一切。结果衣服刚脱下来,门外就传来敲门声,打开门一看竟然又是兰仁义,柴知然睚眦欲裂,兰仁义将自己手里的一份外卖交到柴知然手上说:“知道你不会下去买东西吃,给你买了带上来,趁热吃,吃完洗个澡睡觉。”

    说完,兰仁义转身就走。

    柴知然手里提着外卖怔在原地,看着兰仁义的背影下意识叫道:“诶!”

    兰仁义驻足,转身看着柴知然。

    柴知然犹豫咀嚼一下说:“谢谢。”

    兰仁义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笑了笑离开了。

    柴知然突然感觉自己面对兰仁义的时候好无力,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兰仁义是真心的,但她心里面却是担心的。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但聪明的她愣是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最后柴知然最能选择将兰仁义送来的外卖吃完,然后洗个澡躺在床上睡觉。

    兰仁义离开柴知然的家里,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到明珠塔附近的黄浦江畔谈事情。我让老三开着车赶到兰仁义在的地方时,兰仁义已经丢了一地的烟头,我坐在兰仁义的身边笑了笑,兰仁义主动将这两天的事告诉我,我听过之后转头看着兰仁义。兰仁义问我:“我该怎么办。”

    “随心。”我送他俩字。

    兰仁义眉头微皱。

    我说:“不管事情怎么样,你已经陷进去了,与其挣扎不如放手一搏,反正都是人,谁怕谁。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自己的女人要自己养,别用我的钱去养女人,我会看不起你的。”

    兰仁义笑着点了点头,说:“明白了。”

    我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吐出个烟圈,看着黄浦江面上来往的货轮,脸上带着桀骜的笑容。兰仁义咽口唾沫说:“郝哥,南京的事……”

    “你先回去,这件事我自有定夺。”我弹了一下手上的烟灰,没转头说。

    兰仁义点了点头,我站起来远眺远处的明珠塔尖,心中不由失笑。曾经的我,不也在当年的懵懂时期,遇到了孙晓青,她像柴知然一样,知书达礼鼓励我努力上进,可惜我的命运注定多舛,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她离开了我。低头看看兰仁义,也不知道她的未来会怎么样。

    身旁有个满脸痘痘的男生手拿鲜花下跪对一个白富美求婚,我不由失笑。

    癞蛤蟆吃上天鹅肉的故事,每天都在这个城市里上演——

    PS:馒头手里还有几本实体书,投票的亲们都可以联系馒头Q1694539229,馒头将书邮寄给大家。特别是顾然兄,哈哈哈!感谢Mesline的盖章与贵宾,馒头又傲娇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