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游戏竞技 > 影七 > 十二 公平与民主

十二 公平与民主

影七 | 作者:虫子 | 更新时间:2017-03-13 02:15:26
    "什么,我当班长?"从疯子那里回来之后,听到辅导员随口的一句话,石头的眼珠子快要掉出来,假如不是身边还有苏翔悄悄掐着他的胳膊,估计这种惊奇的表情还要持续很久。对于一个从小到大考试从来倒数第一的家伙来说,在班里别说是班长,连个小组长的边都没敢想过,现在居然被辅导员慧眼独具的钦定为三班第一任班长,你怎能让他不惊讶。

    "咱们开学都快三天了,生化专业的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去忙,时间很紧,所以各班的班长都先临时推一个出来。你们三班呢,我就觉得你比较合适这个位置……"辅导员项若籍表情不变的接着往下说,他首先肯定了石头的能力,他认为石头是三班里面比较有责任感以及号召力的好学生,接着他又声称大学里班长这个职位相当的重要是学校与学生之间沟通的桥梁,是协助老师工作的重要岗位——其实这些都是鬼话加套话,实际上学生报道那几天项老师正在跟他媳妇干仗,这小两口子吵架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摔东西,结果几天吵下来全家上下跟原子弹轰过一样一片狼藉,只剩一个十八块钱买来的塑料凳子没有被摔碎,连沙发都被他媳妇的九阴白骨爪给划了五道缝,可见辅导员本人如今能完整的站在这里已经属于人类第八大奇迹——虽然知晓内情的人皆对辅导员的不幸经历万分同情,但是学校也不会因此把项某人因为家庭大战耽误下的工作交给别人。这不,刚一回来年级领导就过来要各班的花名册以及班委名单,由于时间紧任务重,辅导员只有抓瞎——抓瞎的意思就是照着学生名单在班委名单上瞎抓,石头能入选三班班长完全是靠了祖宗的福分,各班的学生名单是按照笔画排列的,他的名字笔画最少只有八划,名列榜首于是被抓。

    鬼话加套话说完之后,项老师扔给了石头五张迎新联欢会的入场券。

    "可是老师我们班有25人啊。"石头数了三遍,都是五张,难道打着「迎新」旗号的东西不应该是全部新生都参加么?

    "一班跟二班也是25人。"项老师一边抄着学生基本资料,一边应道。

    "可是怎么分啊?""怎么分?"项老师停下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认真打量了眼前这个刚刚被自己钦定的班长——一身稍黑的皮肤,浓眉毛,厚嘴唇,虽然带着一副文气的树脂眼镜,但还是掩盖不住一股浓厚的乡土味。大学里的班长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虽然看上去很美,其实就是老师的跑腿加传声筒,当然几乎所有的大学班长都会被团委照顾成入党积极分子,可是这年头学校都不管毕业分配,毕业之后那些外资合资私企谁他娘的管你是不是党员。看着石头一副憨厚的样子,项老师也就放弃了临阵换枪的念头,虽然笨了点,但是跑腿总行了吧。

    "抓阄。"项某人抛出来一个很老套的方法。

    石头呆呆的看着辅导员,直到对方抬起头来拿目光一扫:"还有问题么?""没了。老师再见。"石头赶紧拉着苏翔退了出来。

    回到宿舍,石头跟苏翔把班里的二十五人全部集中到了教二(1),正好现在没有课,奉了辅导员圣旨的第一任三班班长就在讲台上做了二十五个纸团准备抓阄。对于一帮刚刚走进成年的大学生来说,这种僧多粥少的情况抓阄是最合适不过的方式,假如要推选,竞争什么的,难免有人总会因为面皮问题不愿意出来争又不愿意吃暗亏,所以对石头的决定倒是一时无人反对。大家都是新生,在一起也不过三天,根本没有建立起什么信任,相信别人的素质还不如相信自己的手气,虽然来自祖国各地,但是想法倒是空前一致。

    可惜,明显学校招收学生的时候出现了一些纰漏,把全国各地手气最壮的人都召集到了一个小小的班级。上来四个就抓走了三张入场券,剩下没轮到的同学脸色开始有些发黑,等待第五个人把剩下两张中的一张抓走的时候,终于有人站了出来,质疑抓阄的公正性。

    "这样不公平,前面抓到机会大,轮到后面的已经剩不下几张。"一个叫陈雪湄的广东姑娘站了出来,要知道女孩子数学都不怎么好,所以这个说法得到她们宿舍舍友的一致响应,一帮女生开始起哄。

    "怎么不公平了,从概率论上说,先抓跟后抓都是20%的概率。"苏翔赶紧站出来维护万石的威信,这可是石头做班长的第一件事情,办不好大家脸上都不光彩。

    "男生跟女生怎么能一起呢,应该男生跟女生一边一半,这样才公平么。"小姑娘又扔出一条理由,她觉得让她们跟班里17个男生一起去抓简直就是在欺负女生么,要知道生化系女生本来就少,这帮该死的臭男生还不知道怜香惜玉,真没素质。

    "对啊,再说了,第一个抓到如果抓到了,那么剩下24个人岂不是只有4张可分,这是六分之一的概率,你的20%不对吧。像现在我们这种情况,前五个人抓走了4张,那么剩下20个人只能分一张,这是5%,你觉得对我们公平么。"一个自认为数学还不错的姑娘在榜样的号召下开始站出来反抗。

    苏翔眼前一黑,这是什么歪理,大步跳上讲台,抓起一只粉笔来开始在黑板上演算给这些数学上只有半瓶子醋的家伙。

    "看着阿,25人分5张票,从整体上说,每个人都概率是5/25=20%的概率。你说先抓的机会大,好,我们来算,假如你,对,就是你陈雪湄先抓,你有20%概率抓到一张,这样剩下的人是4/24的概率——但是,别忘了,你还有80%概率抓不到,那么剩下人的概率是5/24.所以无论你抓到还是抓不到,剩下人的概率计算是这样的。20%乘以4/24加上80%乘以5/24最后还是等于20%,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往下算第二个人抓住或者抓不住,一直推到最后一个人都是20%的概率。"苏翔边说边把概率计算的公式写满了一个黑板,写完之后,把手里粉笔一捏,粉末从他的手里纷纷扬扬的落下。回过头来,苏翔轻蔑的看着班里那几个吵吵嚷嚷的女生,搁下了一句狠话:"老子高考数学标准分830分,实际分数142分,好吧,在座那个高考数学比我高的,你不妨站出来说我的计算是错误的。"142分?天呢!底下的人马上开始窃窃私语,农学院的录取分数线在各省都很低,所以一般考过来的学生平时都在及格线上挣扎。大家刚刚高中毕业,对分数还是相当敏感的,所以苏翔这种一头楞撞北京大学没撞上被发配到这里的怪胎抛出自己的高考成绩来确实有几分震撼力。

    不过,历史曾经证明,数学可以征服世界,但是征服不了女人,小姑娘陈雪湄再次站了出来表达她的不屑:"数学好又怎样?陈景润数学比你好吧,还不是靠国家养活靠国家介绍老婆。""对啊,就是不公平,凭什么让我们女生跟男生一起抓,咱国家早就男女平等了,应该男女一半分开抓阄。"又有一个姑娘勇敢的站出来反抗苏翔的「歪理邪说」。

    于是整个教室开始呈现无政府状态,女生大叫不公,男生在一边聊天加对女生评头论足。

    小姑娘的胡搅蛮缠彻底激怒了平素心就高的苏翔,他伸手阻止了正要出来说话的石头,拿起板擦在教桌上使劲一敲,教室里的杂音彻底停了下来。

    "好,你们觉得不公平是吧。"苏翔捏起一根粉笔,"觉得不公平的站起来!"陈雪湄立刻站了起来,其他几个女生本来也想站起来,但是又觉得刚上大学没几天跟班里同学闹的不可开交不像话,于是又安分下来。

    "就你一个?"一抹笑意涌上苏翔的面颊,他信手在黑板上写上陈雪湄的名字,后者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站在那里。

    "还有谁?"苏翔巡视了下整个教室,笑意更浓,"就你一个吧。""就我一个怎么样,我就觉得不公平。"陈雪湄冷冷的给顶了回去。

    "你放心,我不会因为就你一个认为不公平而无视你,"用粉笔在教桌上筹划着的苏翔头也不抬的往下说:"我会给你一个最公平的机会,让大家来判决。""请同学们听好了,我们有五张票,既然陈雪湄同学认为抓阄不公平,那么,我们可以学习党中央的一国两制方针,24个人采用抓阄的方法分配,至于陈同学么,我有个更好的办法。"举起一根手指,把大家都注意力都集中到台上以后,苏翔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办法就是,25个人中有谁认为我们有必要为了照顾陈同学的公平而特意给她一张票的请举手!"话音一落,一帮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苏翔环视了一圈之后,才有三个女生举起手来,其中不包括陈雪湄自己,有些本来想给女生好印象的男生想想就把要举起的手给收了回去。

    苏翔装模作样的数了三遍,"恩,三票,没有过半数,陈雪湄同学,很遗憾,没有过半数,所以你没有入场券。""这是什么狗屁办法!"一个跟陈雪湄交好的漂亮女生出来质疑道。

    "这叫民主表决,假如你高中上政治课的时候不是在看帅哥或者写情书,你应该知道。"苏翔此刻就像一个刺猬,有任何的攻击都被他轻巧的刺了回去。

    "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你算老几!"陈雪湄恼羞成怒,眼见理论不成,开始耍赖,顺手把手里的苹果扔了过去——她平素喜欢网球,手劲倒是不小,苹果准确的砸向苏翔的鼻子。

    眼见苏翔难逃鼻血长流的结果,一只手迅速的伸了出来,将苹果准确的接住。

    "我是班长,苏翔说的就是我说的!"虽然石头一直没有说话,但是现在他站了出来。

    把苹果接下之后,石头双手一用力,苹果便像蛋糕一样被捏碎了,这让一帮吵吵嚷嚷的女生立刻闭了嘴——像石头这样看上去憨厚的男生一般不会发脾气,但是发起脾气来谁都害怕。

    陈雪湄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虽然上的不是什么名校,但对大学生活还是充满了美好的期望,怎料刚开学没多久班里就有人针对自己,于是,眼泪开始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你们都欺负我。"小姑娘这眼泪一掉就再也止不住了,趴在桌子上指责着整个世界。

    苏翔叹了口气,看着小姑娘哭的稀里哗啦他心里也有不忍,不过这种*作怪的同情心并没有影响他做出什么丧权辱国的举动——是你们要求男女平等的,把你们摆到跟男生一样的位置去抓阄你们反而不乐意,打着平等的名义要特权,这是什么逻辑。虽然心里对班里这帮独生子女环境下长大的娇娇公主有些反感,但是必要的礼貌还是要多,苏翔抽出条手绢递了过去。

    陈雪湄接过手绢,把脸上的眼泪擦了一遍,发现居然是那个对自己恶声恶语的人,立刻把手绢扔了回去,一脸泪眼朦胧的表情恶狠狠的盯着这个坏到家的家伙。

    "所谓的民主不过是假借着群体的名义来剥夺一部分人的利益,"苏翔接住了手绢,从台上下来之后就换了一幅哲人的表情,"其实我们从现在开始都是大学生,都是成年人,就算耍无赖,也要有点层次,虽然你是女生,但是跟个小学生似的撒泼耍赖你不觉得没有层次么?"虽然被一个小姑娘泪眼朦胧的盯着,苏翔倒是挥洒自如接着往下说,"我在台上并不是针对你,也不是针对任何一个人,只是就事论事,这样吧,一会如果我抽到入场卷,给你,这下满意了吧。""我不要!"陈雪湄抽了抽鼻子心里暗说,死人才要你的东西。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苏翔一副好意被辜负的表情,张扬的低吟了两句就走开了。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石头把苏翔拉到一边,低声说了句:"祥子,我第一次觉得你满欠抽的,把小姑娘欺负成那样还一脸正气被人误解的姿态。""你他妈懂什么,知道什么是情商不,老子情商高。"苏翔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表情。

    "得了吧,我看你是看人家小姑娘长得不错,故意跟人家较劲。"石头鲜明的指出了这一点。

    "胡扯,我能看上她?!"苏翔眼睛一瞪,"还有事没,没事我可去疯子哪里帮忙搬机子里,今天电脑该买回来了。我的阄,你帮我抓了,抓出来就给那个小姑娘了。""别走,"石头扯住苏翔的胳膊,"有个好消息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林秀昨天打电话说十一打算来海河玩几天。"苏翔的脚步立刻停住了,回头讶然的看着石头,嘴张成了个半圆,"真的?!""真的。"苏翔一把抓住石头的肩膀,用力的把他拽到怀里,大喊:"石头,我爱你!"这一震古烁今的宣言立刻震慑了教室里所有正在闲聊等待抓阄的人们,就连哭花了脸的陈雪湄都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个。

    "去死!"万石挣扎出苏翔的怀抱,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老子不喜欢男人!"备注:龙空龙套陆续入场中……

    本文所涉及到的概率论问题是大学里高等数学一部分内容。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