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异鬼夜行录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场游戏一场梦(完结)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场游戏一场梦(完结)

异鬼夜行录 | 作者:陈年前 | 更新时间:2017-03-16 00:37:18
    第二百三十六章一场游戏一场梦(完结)

    这个温泉实在是有点诡异,陈凡也无语的看着自己这如婴儿般的,生于天地之间。

    “小芸,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陈凡实在是忍不住了!识海中的玉雕般的小手一挥,陈凡只能见识到一团强烈的光芒,闪耀之后他就消失。“这丫的实在是太恐怖,什么时候得罪了这样的家伙?”心都跳出来了!

    “哇,这是什么情况?”陈凡撑起来一个空间屏障,发觉自己的魔力充盈的恐怖,那是如海一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神殿的人,光明神殿!很快的一些在光芒掩盖下都一一的露出来了。

    “哼,巫妖墓地,让你们一起去见你们信仰的光明神去吧!”陈凡抬起双手,强大的自信萌生——

    这里,崇山峻岭,林披风劲!原本该很溢美的世界,该是走兽飞禽扑杀,偶有几人出没,或是一些旅人佣兵最最理想的葬身之地!

    一眼见不到尽头的绿色,一眼望不见天空的绿,这是晴朗而温和的山,它悠悠的张开怀抱,等待着他来去匆匆的客人。而这么的几天,山里,来了很多很多身穿甲胄,威风凛凛惊走了飞鸟的客人。

    “快点,再快点,慢一息你们都去冥神那儿说去吧!”吆喝声远远地响起,群山回应。

    “这又是些什么人来了,好大的架势啊!”大树本该深入云端,坐看飞鸟展翅,可这只能静静地横躺在地,被分成了好多的枝块。飞鸟寻窝,哀鸣不已。茂密的森林,多了人,少了树,有了炊烟,吵闹惊起了它的寂静。

    这是一块不算太高的坡地,可就这小小的山地,聚集着好几十个营地,每个营地前都站满了人。

    “巫妖墓地,就在前方不远的那块谷地中,不过那里号称是死亡绝地,当地人绝不敢进入!要不是那个佣兵被一头高阶魔兽迫得紧,哼”坡地上,一个人迎风低语。

    “哼,要不是他,这个墓地还得再深埋地下几千个年头。”另外的一人冷笑的看着那片毒雾飘飘,经久不散的地区。

    这谷地,难怪的会被当地人称为死亡绝地。那空气中狂风都吹不散的毒气,成了他们这些人的噩梦。千万枚紫金币,驱使着数以万计的佣兵康不畏死的向前,可他们的勇气,被这轻松腐蚀的只剩下胆战心寒。

    三步,仅仅三步,这一切都又已经回归原样。这些个日子,那个看似不大的谷地,留下来了无数的斑斑白骨,无数人的鬼魂于此哭诉。

    “哼,愚蠢和冲动的佣兵,先知大人预测,今天夜晚,白星交蓄,光明与黑暗,水火交汇,正是破除这巫妖毒的最好时机。千年,居然让我等遇见,可谓是神诋的福祉附加!”坡上的两人,冷笑地看着远方移动的影子,一些佣兵又该躁动了。

    巫妖墓地,千万枚紫金币,无数的财富!千年炼金积累,远古的魔法与斗技,疯狂的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本来应该当做地主的基丁盗贼团,都像是一个受惊的狗,畏惧的躲进了自己的窝里,根本的就是不敢吠喊几声。而为紫金币不远千里而来的人们,也不再管这微弱的地头蛇,蝼蚁而已,更不如财宝贵重。

    “大哥,我们就这样算了吗,那千万枚紫金币,本该是我们基丁盗贼团,他们这里入侵者,拿走了我们的财宝,千万枚紫金币!”他们没有想象中的沉默,愤怒与不甘在酝酿着。“毒雾缭绕,神魔难入!你想要叫我们的弟兄们去送死了么?”一个说话带着腥咸味的彪劲汉子,冷冷的看着所有人,这些人的眼里透着畏惧。“我得到消息,晚上的时候光明神殿与帝都军团合力破除毒瘴,我们是不是?”他说着话,搓着手!

    谷地的雾,一如往前的密集欲滴。传言中拥有无垠生命的巫妖,他的魔法与炼金造诣,绝不是那么些短短的几十上百年的蚁类可以比拟的。毒瘴,自被人类所知便存在,至少千年,可依旧还如同当年那样意气风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石头缝里渗出来了的水滴,一滴一答!

    佣兵们跳动的心,漫山通红的火光。喧闹的人们,快速的变得安静。银装裹上,星灵璀璨!所在谷地,都是那么的明亮,不知道是那些渴求的快要发绿的眼珠,还是那跃动的心力。

    “快了,快了!”老佣兵紧握着武器,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只要得到一笔,那子孙后代都和和美美,快要回归冥神的人了,不差那么的几年了!”兵器亮起来,风吹起来,魔法准备开来。一片又一片明眼可见的魔力风暴形成着,有快速冲散毒瘴的势头。

    “喝!”突地一声大喝,叶子秫秫的狂掉!回音无数!

    一人,衣衫优雅,高处站着看万物。“一切,果然如是,金币动人心!”他不知道往哪里弄出来了一个杯子,掏出一块陶罐子,慢慢的小酒一倒,自饮自嚼,好不悠闲。

    独看天下万人,可又有谁知金币如浮云!

    千万枚紫金币,对于自己这个外来者来说,可谓是生不带来归带不去的!

    “杰西卡,再见了,我相信你未来一定会过的很好的!”陈凡望着一个遥远的方向,他想起来自己不久做过的事情!

    小萝莉杰西卡,被导师布鲁斯带走了。他自己莫名其妙的被神殿的人给阴了一把,老实说陈凡对那么一大团的光芒依旧还是心存畏惧。

    醒来睡在岩浆上,不久小芸咿呀呀的硬生生的把他指引到遥远的未知的方向。“也幸得自己实力超群绝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小萝莉的哭声,布鲁斯导师脆弱的比之风烛残年的老者还不如,脸上的肌肉仿佛消失了,一层老皮包着骨,稍稍挪动一下都不得。

    一个古盯,一口铜棺,一块铭牌,一段神纹。

    “凡哥哥,来救救你可爱的杰西卡!”那个就算是被绑在铜棺上,流着晶莹的眼泪,依旧在深深的呼唤着他。

    底下的仪式,鲜红的血印魔法阵,邪恶的意志狞笑着蔓延。

    苍老的布鲁斯,被摆在一边。他白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摆着。“这样,真的是对么?”那个,那个怯怯的,甜腻腻的跟着陈凡转的可爱的女孩儿,不消下一刹那,就消散于天地。他的手前伸着,他的嘴努力的想要张开,发出声音。“不要!”那个孩子的泪,滴落在地上,更像是滴到了他的心里。可这垂垂欲死,又有谁人会关注呢!

    “大陆最强大的神诋,致以”族中的先知,念着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神纹,跳着古怪的舞蹈。手中,锈迹斑斑的刀,朝着人群中乱指。一声惊恐的大叫,一族人被拖出来,他亲眼的见到那锈蚀的刀,艰难的切入那人的身子,族人那麻木的跟着跳着古怪的舞蹈,眼睁睁的看着曾经的兄弟,被那把永远的都不满足鲜血的刀,硬生生的放光了身体的最后的一滴血液,变成了又一块挂在山上的布鲁斯那快要睁不开的眼皮,挣扎着看向一处山头。那里,有他的兄弟,有他的朋友,有他自认为荣幸的东西,有他曾经为傲的墓地,有他梦想的回归地。“邪神异端,滚开”他尽力的想要呼喊,那一个个狂热的族人,早就看不到他的存在。

    “凡哥哥,救救杰西卡”铜棺上那瘦弱不堪的女孩儿,嘴里永远的都在念着这样的一句话,她自始至终的都没有绝望,就算被饿了好几天,就算那种邪恶的力量每时每刻想要夺取她的心灵和智慧,每时每刻都在蛊惑她的心灵。可她依旧相信,她的凡哥哥,一定会来救她。

    “凡哥哥,我好饿,好累,好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似乎见到了自己的等待,声音,轻的如蚂蚁上路声。

    “嗯,困了就睡吧!”轻轻的声音,她睁大了眼睛,迷蒙的眼泪没有机会擦,“杰西卡最乖了,不哭,睡吧!”陈凡手一挥,小萝莉杰西卡出现在他的怀抱里。布鲁斯听到族人惊恐的叫声,睁开眼皮,看到那一幕熟悉的画面,也见到正在咳血的先知。

    “嗯啊,凡哥哥”小萝莉虚弱地喊了声,温顺的黏着陈凡睡了过去。

    这些人,在害怕,这些人在恐惧。就连那铜棺都在颤动着。“咿呀呀”小芸的喊声,陈凡的手不由自主的向下压。

    如同色彩褪去,铜棺的力量来不及散发就被硬生生的镇压了!它不知道被小芸吸收了还是咋的,整个的还原成天地元素了。

    “你们,被邪灵蛊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陈凡冷漠的看着这一群人,手一划,一个魔法阵凭空而生。

    生命失色,他们的魔法与斗气能力刹那间尽褪,他们的思想快速的被还原着。

    “布鲁斯导师,您怎么样了?”陈凡走到导师的面前。布鲁斯导师说话的声音他难以听见。“小芸你有什么”陈凡的手一抬,布鲁斯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健康,然这并不是结束,他居然恢复了属于自己的年轻模样,那种强大的实力。

    “吱吱”小松鼠不知道从哪里蹦了过来,这小家伙也受伤了,快速跑动中有血珠溅出。它一跃的小爪子抓住陈凡魔法袍,却怎么样也爬不上肩膀。“小松鼠,真乖!赐予你力量,好好的帮我保护杰西卡吧!”陈凡摸摸它那斑驳的毛,满手血亦痛的它吱吱叫。

    陈凡的手一挥,这小家伙的毛一下子的长了出来,并且完全的长成了金色。它吱吱两声,小爪子一趴就站在陈凡的肩膀上,开心的挥舞着爪子,格外的亲切。

    “小芸,谢谢你!”陈凡把小萝莉弄回她父亲那座小城,让小松鼠去守护她。自个独自的上路了。

    “哼,真以为巫妖墓地的毒瘴那么容易就消散啊,这还多亏了我们的小芸呢!”陈凡冷漠的看着下面的人群,那光明神殿陈凡觉得格外的厌恶。

    时间就这样在陈凡的回忆与冷笑中过去了。离传奇先知预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薄了,真的薄了,我们能进巫妖墓地了!”一佣兵大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贪婪,是人类的原罪,既然你们要死,那可就怪不得我了!”陈凡原本只想要光明神殿的人为引,引光明神的神力为助,强行冲击来自异界的时空封锁,进入时空隧道的。小芸这萌妞,有的是办法让别人自愿的贡献神力。

    毒雾散去,茫茫看去,唯一的一个地方有个黑森森的入口。“冲啊!”佣兵们开始激动了,他们可不管什么光明神殿,悍不畏死的往里面冲。

    “紫金币”一声高喊,伴随着紫金币的光芒自入口闪出。这一下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大家都疯狂了。

    光明神殿的人似乎还有些节制,好像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几位主教大人正努力的约束着这些骑士。而且似乎帝都那边的人也发觉有些不妥了!他们也努力地约束下属。

    陈凡依旧还是站在远远地山头冷笑。

    他们两方的人依旧不进去,可里面的佣兵,传来了的都是一些激烈的打斗声,为了争抢紫金币!

    “报告大人,近百万紫金币被佣兵们获得!”一个骑士匆匆的赶回来,向主教大人报告这一震撼性的消息!

    这下,所有的骑士和主教大人都不淡定了。

    骑士枪都高高举起,士气激昂!“主教大人,吾等捍卫骑士荣耀!”骑士们怒吼道。

    “嘿,最终还是进去了,好戏,开锣了!”陈凡自山往天空一跃!直上云霄,脚踏七色宝云,站着缥缈之端!

    他魔法杖一挥,魔法袍高高的鼓起!

    “轰隆隆”他们一进去,席卷整个谷地的元素风暴瞬间的就爆发了,平时温和的元素,暴露出它狂霸的一面。

    天地在崩塌,空间在变色,呜咽的风被撕扯成碎片,一个巨大的漩涡形成着黑洞。

    “快出去,伟大的光明神大人,请听从你虔诚的信徒”主教大人一看,这还得了!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召唤光明神力。

    纯粹的白色,精致的光明神力,穿透空间而来,却永远的都到不了他的信徒身上。

    “神殇”陈凡得意的笑,小芸也欢乐的打滚。

    神殇,是小芸或者说是她的前身那唯一真神所创的压制神力的神阵,能硬生生的撕扯神力,耗损神魂,崩碎神格!这是那位真神想要回归天地的一招神禁,可惜被陈凡联合小芸小布于此!

    “是谁,敢对伟大的光明神大人出手?”颤抖中的主教,仿佛能够预见到光明神的震怒,不过他的怒火也被中间的神殇给硬生生的吸收进去了,渺无踪迹。

    随着神力的加入,这个黑洞越来越小了,它的吸引力却较之强大百万倍。

    “小芸,你还是在自己的地方吧。”陈凡看了识海中的小芸一眼,传递过去的一个温和的信息!可惜小萌妞满地打滚不买账!

    “一切,都随你吧,杰西卡,自己好好保护自己!”陈凡回望那个降临的大沙漠方向,自天空中贯穿过去。

    米粒大小的黑洞模样的缺口。“呀”缺口把陈凡的身体磨灭了,一股恐怖的能毁灭神诋的力量瞬间爆发,米粒大小的缺口突地变大,又瞬间缩小!最后普隆一声自天空中消失了。

    地球上,一间乱糟糟的房间。“啦啦啦啦啦啦”闹铃不厌其烦的响着,一只手自被窝中伸出来,一巴掌拍住,顺手的往床底一扔!

    “咿呀呀”一个欢乐的童音!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