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夜叉娘子 > 第十章、化干戈为玉帛

第十章、化干戈为玉帛

夜叉娘子 | 作者:五更桐叶 | 更新时间:2017-06-13 22:12:40
    

    这个春花在玩什么?开明皱眉,和男兵做什么游戏?

    春花却明显不是做游戏,她的吼声全屋都听到:“老娘先看中的,你来抢什么!”

    对面的男兵人高马大,丝毫不惧春花的铁塔身材:“这些汤一向就是我们包了,臭娘们你有什么意见!”

    “你叫谁臭娘们!你叫谁!”春花似抓了狂,猛扑过去掐住对方咽喉

    男兵一时不防,给她掐个正着,连忙向空中挥着手他身后急吼吼冲上来几员同样身强力壮的大汉,抡拳头踢腿地围攻春花

    春花的二人党此时发挥充分的作用,靠着蛮力回击众男兵一时间,桌椅断裂,碗碟横飞,整个食堂炸成了马蜂窝所有人都往外跑,象极了流矢横飞的战场

    开明躲开流弹袭击,急忙地随着众人逃跑春花偏在此时看到她,大喊道:“开明!帮忙!”话刚喊完脸上挨了一拳,肉肉的脸扁进一块,当即出不了声

    开明哪里顾得上她,左躲右闪地逃窜谁知道一个男兵跑上来抓住她:“你也是一伙的!”将她胳膊使劲往身后扭

    开明气极,抬腿反踹过去,踹中他的膝盖,男兵哎哟踉跄后退她不解恨,一脚抬起踢中对方裤裆,听得男兵惨叫连连,向后跌倒

    小巧直抽气,这女人够狠,出手就要人断子绝孙

    肩头又被人从后面握住,她条件反射扭住身后人手腕,回旋身抬起膝盖就向他顶去那人另一只手适时挡住胯部,“丝”的一声吸气

    “住手!……”话还没说完开明坚硬地脑门突然撞上对方额头直撞得他七荤八素“你这个……”脑袋后仰脚下退了一步不防地上油滑很自然地抓住她一起往后倒去

    “砰”山崩地裂一般两具身体狠狠摔在了地上

    食堂地喧闹声突然停止象是电影卡了带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所有在场地人看着地上二人脸上满是古怪就连春花和扭打地男兵也相互揪着衣领被点中穴道般木立在原地

    开明晃动脑袋从眩晕中清醒过来突然意识到她正趴在一名攻击她地男兵身上手握着手脸贴着脸

    身边地气氛太诡异为什么所有人都静止下来甚至一丁点地声音都不敢出?她移开脸看到了身下人地脸这才得知了答案她压住地这个男人原来细长地眼此时睁得比桂圆还圆脸上满是怒容瞪着她地表情就象想生吞活剥了一样

    脑袋轰响天哪是御兵大人!她压住了御兵大人!

    “还不下来!”御兵大人怒吼她连忙从他身上滚下来,真正的滚

    现场的人这才有了反应,赶紧把玑从地上扶起来玑捂着额头的瘀伤,环顾乱糟糟的食堂,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闹事的人,全部绕着练兵场跑步,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停!”

    可怜哪,这本来跟我无关!开明气喘吁吁地边跑边想,全是春花那婆娘惹的祸!

    “喂,你!”开明紧跑几步,追上前头屁颠屁颠的春花,“你想害死我啊!三天两头闹事,我这条命迟早送在你手里!”

    春花委委屈屈道:“不关我事,谁叫那些男兵没有君子风度……”

    “我警告你,再出这样的事情,别再扯上我!”开明声嘶力竭地喝道,“我还想活着回去!”

    “知道了,真是的!”春花掏掏耳朵闪开,一会就跑得远远

    二人党不急不慢跟在身后那些受罚的男兵紧跑慢跑,除了那名被踹到命根的男兵

    “你!”跟春花对撞的那名带头的男兵跑上来,跟开明并列,向她呶嘴道,“你下手有够狠!如果阿筐被废了,你要负责他下半辈子!”

    开明甩他个白眼,什么屁话

    “我是说真的,他要是被遣送回去,你也别想在这里混下去!”他威胁了一句,跑开身边三三两两跑过的男兵,都拿奇怪的眼神瞄她

    黑夜如墨,跑步还在继续

    不出一日,开明的名声传遍全营,“夜叉”更是名副其实了还好那个叫阿筐的男兵没断根,休息几天就上了训练场开明一时不知该喜还是该悲,喜的是不用负责阿筐的下半辈子,悲的是托春花打架的福,无意之中成了全营最不受迎的人

    训练营的生活不是人过的,每天扛沙袋,跑障碍木,大太阳底下马步一站就是两小时,汗湿的衣裳臭气哄哄,男女都在沙地上摸打滚爬,她有时候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累死在训练场上

    昏天暗地的又一天训练完毕,这半个月以来难得的一个凉爽晚上风起得大,男女兵都出了房,或围或坐窃窃私语,偶尔眉来眼去

    开明寻了个僻静处,接近贵人住所的一处草坪,梳理自己刚刚洗过的湿发,望着天空发呆每天都在想自家的宝贝,这种思念没有随着时间减淡,反而与日俱增风钻过树梢,拂动她如瀑黑发,她忍不住发出幽怨的叹息声

    身侧忽然传来低声惊呼,伴着脚步响不知从哪里钻出个小子来开明吓一跳,对方也被吓到,大眼瞪小眼瞪了几秒钟,那人先笑:“原来是活人,听到叹气还以为是个女鬼”

    开明收回目光,心中悻悻

    “你在这里干什么?”来人看着她,自顾自坐在她身边“赏月吗?又没有月亮”

    开明横他一眼,强壮四肢,坚毅面容的一个男兵,随便套着件短袖衫,笑笑地不象有恶意她知道这些男女兵整天混在一起训练,对规矩什么的都不讲究,对他坐下来也不以为然

    “头发很漂亮”他夸赞道开明握着梳子的手顿住,湿湿的带着清新的皂角味,弥散在空气中她突然想起了旋,“开明的头发真美啊,又黑又亮,就算天上的织女星,也织不出象你这样漂亮头发般的布匹……”这句话象从密封的记忆中突然蹦出来,令她不由自主摸了摸颈上的半块坠子

    旋求的护身符,这半月以来刻意不去想他,以为把这个人遗忘了,偶尔提起,所有的回忆却象火钳般烫到她

    “你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男兵逗笑道,“平时就象个假男人,总是风风火火”

    “你知道我?”开明脱口而出,什么时候被人盯上了?

    “知道”他笑得厉害,眼睛眯成好看的弧度,“你来的第一天就打架了”

    “哎?”开明睁大了眼,在暗夜中仔细端详面前这人的脸部轮廓,这张脸留有残存的印象,不就是那天和春花动手的领头男兵吗?当天晚上还警告过她,平时遇到都是冷冻射线,怎么今天突然变得和蔼可亲了?

    “你想干什么?”她警惕地道,找上门来的准没好事

    “不用紧张,只是想大家化干戈为玉帛,毕竟都在一个训练场,这样僵下去,不是办法”他向她眨眼,“我是他们的队长,我代表我们队邀请你们几位美女,去喝杯和解酒”

    喝酒?开明一听这两字嘴里直泛酸,想她在现代亦是能喝酒的主,到训练营半个月滴酒未沾,早就心痒难捺

    男兵带她偷偷经过贵人住所,从后门溜出去巡逻的遇见,装没看见走开开明奇怪,男兵笑道:“都是塞了钱的,再说我是老兵了,哪个不卖面子”开明暗赞他的交际手段,心想什么时候再想偷酒喝,这人倒可以派上用场

    后门等着一匹喷气扬蹄的大马,一名小个子男兵向他们走来,嘱咐道:“快去快回!”男兵点点头,从他手里接过缰绳

    “马哪里来的?”开明惊讶道,半个月没见过一匹马出入训练营,她当初倒是很怀疑这些军官出行都是靠什么交通工具

    “紧挨着我们训练营的隔壁,就是养马训马的场所,平时的战马都是从那里出的刚才那小兵是以前的熟识,所以向他借马代步,酒馆离这里可不近呐!”男兵一长串解释完毕,向她作个手势道:“上马吧!”

    被他托举着推上马背,开明又紧张又刺激男兵利索地翻上马背,“坐稳了!”抖起缰绳就开跑她兴奋抓紧马鞍,这可是生平第一次骑马哎,在现代都不曾体会过不管做梦也好真实也好,真令人兴奋!

    呼啸的风刮过耳边,凉风拍打着脸面,黑夜共乘一骑,没有才子佳人般的浪漫,却被马背颠簸得晕头转向,什么时候进入市集都不知道

    先是一点亮光,接着象是失明的人突然见了光亮,瞬间眼前展开辉煌的一幕喧闹的人流,燃亮的灯火,让她恍若置身梦境丝毫不逊于现代的夜市,跟死气沉沉的训练营简直天壤之别

    男兵带她到了一处十字路口,下了马就熟门熟路往一家店铺钻开明恍恍惚惚看见这是间热闹的食肆,跑堂的熟谂地招呼男兵,指点楼上的雅间

    “他们已经到了!”男兵向她招手,跑堂的自去安顿他的马匹开明还没从梦中清醒,迷糊地跟着他上楼

    推开一扇雅间的门,几平方米的地儿挤满大块头的男女春花与二人党喝得面红耳赤油光发亮,陪坐的几名男兵也是醉眼惺松,桌上的酒菜早去了一半,地上东倒西歪着无数空酒瓶

    天哪,这两个女人,对这些曾经的对头竟然毫不顾忌

    春花看到他们进来,跳起来捉住开明胳膊嚷道:“快来,非把他们喝趴下不可!”

    一起进来的那名男兵看着自己的队员笑道:“真有这么厉害吗?”

    几名男兵不约而同竖起大拇指,春花借着酒劲大笑:“跟开明喝的话,你一桌子都不是对手!”

    男兵队长脸上忽然掠过一丝奇怪表情,向其中一人使个眼色,眼睛扫视着几名队员,随口道:“阿筐呢?”

    “我在这里”门口闷闷接了一句,一名看起来较他们瘦小的男队员走了进来开明听到这个名字,留意了他一下年轻的脸,普通长相,扔人堆根本认不出来,这就是差点被她踢断命根的那名男兵

    阿筐走进来,恨恨扫了她一眼,转向队长道:“我不明白,为什么叫这个女人来?”

    队长向他笑道:“我自有我的道理”示意他坐在旁边

    阿筐只得坐下,摸着酒杯喝闷酒

    (全本小说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