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妖女修仙录 > 番外:绾发结情思白首

番外:绾发结情思白首

妖女修仙录 | 作者:雨阶 | 更新时间:2017-02-19 21:41:23
    番外:绾发结情思白首

    十万年后,仙界。

    “魔君,有个小子叫嚣着要与你大战三百回合,你看你要不要去与他战上一战?”回禀的人是总管着魔族的管家,他一脸为难的站在殿前禀告。

    魔族圣君扶桑此刻半躺在两名娇媚女子的怀里,慵懒的张着嘴,含过一颗剥了皮的葡萄。

    “哪来的臭小子,让他滚开。”扶桑真君懒懒的答道,声音之中却又透出一股冷厉。

    “可是,那小子都在门外喊了三个月了。”管家更是为难,这小子他怎么轰也轰不走,脸皮有够厚的。

    仙界可是不准随便杀戮的,大家都是神仙,自由自在的玩多好,哪有这等打打杀杀的事情。

    可是不知道三月前打哪儿来了一个臭小子,天天都说要找扶桑真君挑战,偏这扶桑真君却又懒得理他,真是烦死个人了。

    其实那小子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扶桑真君是谁啊,是你想挑战就能挑战的吗?天天在那跳着脚喊,不知羞耻!

    仙界最是无聊了,这三个月来,扶桑真君府中发生的事早已传遍了整个仙界,这些人,哦不,这些仙,茶余饭后讨论的都是关于这扶桑真君的事情,实在是有够无聊的。

    罢了罢了,反正他们家扶桑真君的这些破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他哪回出门没有十几个女子陪同,哪回出门不是能带回几个绝色美女?

    反正啊。这扶桑真君喜好女色就是人人都知道的,凡是仙界中有些姿色的女子都不屑与他来往。

    “喂!你是什么狗屁魔君啊,整天缩在窝里生蛋吗?出来与小爷战上一战!”

    门外的那个男子还要不停的叫嚣着,扶桑真君却是懒懒的翻了个身,又躺到另外一名女子的大腿上。

    “本君这里温香软玉的,谁有空和他和打架啊,神经病!”

    扶桑真君嘟嚷了一句,顺手在其中一名女子的腰上摸了一把,那女子娇笑的骂了一句,“真坏!”

    “嘿嘿。本君就是这么坏。你喜欢么?”

    女子娇媚的声音娇滴滴的传来,“喜欢~~~”

    见到这一幕,那管家无可奈何的转身出去,跑到门口去赶那个野小子。

    “滚滚滚。我们家真君没空见你!”

    “什么狗屁真君!我看就是一缩头乌龟。窝在家里还能生出蛋来不成!我呸……”野小子丝毫不听。依旧一连串的叫骂着。

    管家无可奈何,“喂,素质啊。咱们作为仙界中人,怎么可以这么没素质,张口闭口都狗屁狗屁的……”

    “哼,反正那狗屁魔君不出来,我就不走了!”野小子气乎乎的一屁股坐在门前的一只大石狮子上,那架势还真是不走了。

    管家看着这么一个无赖小子目瞪口呆。

    “算了算了,你爱坐就坐吧……”

    要是他再多说几句,恐怕那些躲在暗处看热闹的神仙又要大肆的替他们家真君去宣传了。

    什么目中无人,什么欺人太甚,把人家这么一个弱小的,仙界新来的小子给赶到门口……

    罢了,谁让他们家魔君的名声不好呢。

    …………………………………………

    “青鸾呢?”夕雨正从瑶琴旁站起身,她刚弹完一曲新谱的曲子,感觉甚是不错。

    萧寒随手给她递过来一杯灵茶,漫不经心的说道,“谁知道呢,一大早又跑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

    夕雨接过灵茶抿了一口,若有若无的哦了一声。

    她满心以为青鸾化神的时候会变为女身,没想到这家伙说要变成一个男的,而且那模样还与当初的九尾火狐一模一样。

    当她看到化神成功后的青鸾还愣了一愣,以为看到了红衣僵尸那个家伙。

    不过幸好,虽然模样和他一模一样,可是青鸾的性格却与他不尽相同,整天风风火火的,倒是有点男儿的模样。

    青鸾随她一路从玄天大陆到了天界,再到仙界,修为一路晋升,倒也升得挺快,她还觉得挺欣慰的,可是自从到了仙界之后,青鸾每天天不亮就跑出去,直到夜暮沉沉才回来,回来后还一脸不高兴,夕雨问了他,才知道原来那家伙去了找扶桑真君。

    这眼看天就要黑了,青鸾还是没有回来,所以夕雨才此一问。

    正在这时,门口便传来一阵叫骂声。

    “真是气死小爷了,什么狗屁魔君,气死我了!”青鸾吭吭哧哧的从门口进来,一边走一边骂。

    夕雨从里面出来,看到他这么生气,不禁奇道,“青鸾,你为什么一定要去见扶桑呢?”

    青鸾自从来到仙界之后,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去找扶桑,说是要与他挑战,夕雨也不管他,由得他去闹,毕竟在仙界是以和平为主的,那扶桑虽是魔族真君,可是也绝不会为难青鸾。

    不过一连三月都是如此,夕雨就有点奇怪了。

    青鸾走到庭院中间的一张石桌前,气乎乎的坐下,“反正我要见到他。”

    夕雨更奇怪了,“你想要见他,并不一定只有这个办法呀?”

    青鸾眼睛一亮,对呀,他家主人法子最多了,他为什么不让主人帮忙出个主意呢?

    于是青鸾撒娇般的扯着她的袖子摇啊摇,“那还有什么办法呀?我可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夕雨微微一笑,对他勾勾手指,青鸾马上就像只柔顺的小狗一般凑了上来。

    两人耳语了一会,青鸾眼睛越来越亮,头点得小鸡啄米似的,对对。这个办法好!

    十日后,是仙界一年一度的百花盛宴。

    像这种无聊的宴会,自然也是因为仙界中人太无聊,所以才会想出来这种无聊的宴会,说白了也就是让大家有些事情可做,有些八卦可聊而已。

    但是这种宴会,扶桑真君却是一定到场的,他历来以喜好美色著称,像这种场合,仙界美女如云。他怎么肯错过?

    一如往年的百花盛宴。各位仙人找来一些稀罕古怪的花儿,然后一起摇着折扇吟诗作赋,对月赏花,再之后就是美酒佳肴。嘻嘻哈哈嬉闹一番。

    扶桑真君一手搂着一名貌美如花的仙子醉熏熏的从宴会出来时。就被青鸾拦住了。

    今夜的青鸾穿着一件华丽艳红的外套。墨色长发松松垮垮的散落在双肩之后,月色倾泻下来,映照在他白皙的脸上。就算青鸾不是女子,此刻的他却也不失倾国倾城之美。

    只是,见到这张脸的扶桑真君却是瞬间僵直了身体。

    他瞪着眼前这张和九尾火狐一模一样的脸,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说,他终于修成正果,成了仙?

    “魔君可还认得我?”月光下的青鸾冷冷的开口说道,两道清澈锐利的目光直指向扶桑的灵魂深处。

    扶桑真君惊疑不定的看着青鸾,终于挥了挥手让身旁的两名女子退下。

    他知道的,这不是他。

    因为他永远不会用这种态度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你究竟是什么人?”扶桑真君缓缓抬头看着面前那张让他想了千年万年的脸,恍惚像在做梦。

    青鸾冷冷一笑,“我是什么人?魔君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扶桑真君痛苦的摇摇头,“是他让你来的?他后来怎么了?”

    青鸾就那样冷冷的盯着他,也不答话,也不理他,就是一直盯着他看。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当他继承了九尾火狐的魂灵之后,看到那惊人的一幕。

    当初九尾火狐与扶桑真君一起出生入死,在朝夕相对的过程中,九尾火狐对扶桑暗生情愫,它暗暗起誓,待到化神之际,一定要变成一名貌美如花的女子,与扶桑真君长相厮守。

    虽然扶桑从来没有亲口说过喜欢九尾火狐,可是在它的心里,扶桑就是它的天,它的地,是它的一切,即使扶桑不喜欢它,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长久的陪在他的身边,九尾火狐此生足矣。

    在九尾火狐化神之际,扶桑一直守候在它的身边,这更让它确定了要变成女子的决心,因为扶桑是那么的喜欢美女啊,这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可是,当九尾火狐化神即将成功之际,扶桑真君说的话却让它瞬间悔得肠子都青了。

    扶桑惊诧的说道,“莫失,你怎么能化为女子?我一心一意的守护于你,你怎么能化为女子?”

    九尾火狐很是不解,它不正正是因为想要一心一意的与扶桑长相厮守,这才化为女子的吗?

    可是扶桑却痛心疾首得差点晕厥,“莫失,你可知道那只是本君做出的假象,本君……本君……”

    九尾火狐是何等聪慧之人?它立马就猜到了扶桑真君的意思!

    原来,扶桑真正喜欢的从来不是美女,而是,而是男子啊!他居然有断袖之癖,可是,九尾火狐却从不知晓!

    在这一刻,九尾火狐差点连死的心都有了!

    不行,扶桑不喜欢女人,它不能做女人,它必须要变成男子!

    在化神的最后一刻,九尾火狐想要强行把自己从女子变为男子,最终走火入魔,化神失败,自己也变成了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

    这一切,扶桑知晓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当时的情况之下,他是真的,只想要莫失变为男子啊!

    后来,扶桑成功化神到了天界,而九尾火狐留在了玄天大陆,成为一个人人唾弃的怪物。

    它走火入魔,在玄天大陆掀起滔天杀戮,后来被修真界镇压在秘境达三万年之久。

    这一切的一切,九尾火狐或许不怪扶桑,可是青鸾恨,他替九尾火狐恨了个透!

    莫失,这是扶桑给九尾火狐起的名字,莫失初心,莫忘根本,可是,扶桑一定已经忘了那个只是想一心一意与他长相厢守的灵宠吧?

    毕竟,在扶桑的眼里,他只是一只灵宠而已。

    每每想及此,青鸾就恨,既然你有断袖之癖,为何你不早说?又为何非要在九尾火狐化神的最后关头才说出来!

    扶桑本来也以为自己忘了,可是,在看到那张与莫失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他清楚的知道,即使是过了十万年,他仍然,是忘不了。

    “莫失,如果当初不是我不肯承认自己的断袖之癖,你也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摸桑真君心痛万分的看着躺在地上气息紊乱的九尾火狐,充满歉意的说道。

    九尾火狐却只是淡然一笑,安慰他道,“只是造化弄人而已,主人不必伤心,如今主人化神成功,就请主人在天界等我吧!”

    扶桑相信了,他相信以九尾火狐的聪慧和实力,他一定能等到这么一天的。

    可是,他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却始终没能等来他。

    如今,他看着那张与莫失一模一样的脸,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他还好吧……”扶桑痛苦的闭上眼睛,不再去看那张脸。

    “你想他能好到哪里去?扶桑真君,要承认自己断袖就真的这么难吗?你可知道它为此承受了多少痛苦?它化神失败走火入魔,被万人唾弃,万人嘲笑,还曾掀起杀戮无数,被修真界镇压在石棺底下长达三万年之久,扶桑真君,请问这时候你在做什么?”

    青鸾实在是气不过,这一团气在他的心里已经被压了十几万年,如果他今天不能把这扶桑真君给暴打一顿,还真是解不了气。

    “是我错了……”扶桑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随后又低下头喃喃自语,“三万年……”

    “是!三万年!暗无天日的三万年!你满意了吗?”青鸾冲着扶桑真君大吼起来,“他为了你变得不男不女,还被压了三万年!”

    青鸾只觉一股气血猛的冲上脑子,行动也开始不受控制。

    “嗡~~~”

    当青鸾清楚过来,他已经拿着长剑直指着扶桑真君的喉颈处了,不过,他并不后悔。

    扶桑真君没有丝毫反抗,他抬起头,看着那张与莫失一模一样的脸,现在那张脸怒火冲天,眼眸中也布满血丝,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剑对着他。

    莫失啊,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此刻莫失能这样指着他。

    “杀了我吧,为莫失报仇,来吧……”扶桑真君伸出两个手指,捏着青鸾的剑尖往自己雪白的脖颈处靠近了几分,闭上眼一副等死的表情。

    青鸾暗暗咬着牙,手一抖,一道长长的剑痕划过扶桑的脖子,顿时有殷红的血痕从脖颈处冒出来。

    扶桑仰着头,似乎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一样。

    他活得,也够久了,几十万年,却没有莫失,他一直都没有莫失。

    “哼!”

    就在下一刻,青鸾冷哼一声,长剑从扶桑的发梢划过,一束长长的发丝被他齐齐割下。

    青鸾长剑一挑,丝丝缕缕的发丝随着夜风到处飘荡,最后消散在漫天黑暗之中。

    青鸾没有再看扶桑一眼,转身飞走了。

    “绾发结情思白首……呵呵……”

    扶桑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当初,在莫失还只是一只灵宠之时,他曾经把玩过他的尾巴,用他尾巴上松软的毛发,与自己的青丝绾在一起,还半开玩笑的念过这样的一句诗。

    绾发结情思白首。(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