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巫踪 > 第三十二章  天选(大结局)【献给自己】

第三十二章  天选(大结局)【献给自己】

巫踪 | 作者:墨锋_ | 更新时间:2017-02-19 17:04:04
    第三十二章天选(大结局)

    “你认识我?”范佩玺问道。

    那个老人转过头,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怎么会不认识呢。”

    范佩玺一见那老人的脸,顿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的感觉。他总觉得那张脸很熟悉,但是,在他脑海里有关于任何人的记忆中,他却都找不到能与这张脸相匹配的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范佩玺对眼前的这个老人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仿佛他冥冥之中认定这个老人不会伤害他,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连他自己也不得而知。

    想了一会儿,范佩玺说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老人点点头,说道:“每天都在见到。”

    范佩玺一愣,“每一天?”

    老人也不愿意与范佩玺继续纠缠眼下的这个问题,于是就岔开话题,说道:“跟我走吧,是时候了。”

    范佩玺有些不悦,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说话的时候总是说一半留一半。是故弄玄虚么,肯定不是,因为有些事情的确没有必要说出来,只是,这些道理范佩玺还不明白。

    “什么是时候了,是巫宗要复生了么,还有,你究竟是谁,你是巫宗么?”范佩玺内心里面有一箩筐的问题想要问他眼前的这个老人,以至于一时之间,他失去了语言组织的能力。

    老人冲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巫宗。”

    “那你又是谁?”范佩玺问道。

    “我是六御侍者。”老人淡淡地回答。

    范佩玺一听老人的身份,顿时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个人就是隐藏在昆仑山中守护着最后一件法器的六御侍者。

    范佩玺一看对方和自己的身份一样,顿时也就宽心了不少,胆子也大了起来,径直问道:“我也是六御侍者,我们都是为了帮助巫宗复生而来的,你是看守最后一件法器的人么。”

    老人沉默着摇了摇头。

    范佩玺有些纳闷,他对这个老人的印象越来越差,这老爷子说起话来就如同挤牙膏一般,总是挤一下,说一点,挤一下,说一点,范佩玺觉得这样的对话很累。

    眼前的这个老人既然生成自己是六御侍者,但是却又不是最后一件法器的守护人,怎么看来,这其中都有些自相矛盾的意味。

    那老人也不管范佩玺的不理解,只是对范佩玺说道:“跟我来吧,我一边走,一边讲给你听。”

    也许是因为之前已经铭刻在范佩玺心中的那种信任感,他没有什么多余的防备,就这样跟着那老人的脚步往甬道的深处走去。

    老人一边自顾自地往前走,一边对范佩玺如是说道:

    差不多七千多年以前,巫宗从这里走出去,开始对中原边陲地区播撒文明与原始巫教的信仰,这是他为了所谓的完美文明做的第五十九次尝试,三千年以后,巫宗决定回到这里,正寝长眠,如果仍然达不到他所期待的文明的话,巫宗将再一次复生,一切都将重新来过。

    但是,巫宗厌倦了,与前五十九次不同,一甲子的轮回,第六十次复生,巫宗希望把自己复生的权力交给一个凡人。

    当时,所有的六御侍者都很惊讶,为什么巫宗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相信你在这昆仑山的地宫之中也已经看到了,巫宗的力量是有多么强大,他甚至可以随意操纵实幻。巫宗在长眠之前,在昆仑山留下了最后一道法阵,这道法阵足以阻挡任何想要靠近巫宗本体的人。

    你可能要问了,巫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巫宗最后是希望把文明的走向交换给人类,由人类自己做出决定——是推倒一切重新来过,还是依旧按着自己的脚步一步步走到文明的灭亡,巫宗希望这个决定由人类自己来做出。

    你也看到了,巫宗长眠之后仍然有这样大的法力,如果他一心一意想要复生的话,又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他(她)呢?

    所以,巫宗最后做出了一个预言,这条预言即是几千年以后的今天,将会有一个凡人出现,这个人将决定巫宗是否复生,甚至可以左右巫宗的想法,也就是说,巫宗会听从这个人的意见。

    所以,当巫宗长眠以后,他差遣六名侍者离开昆仑山,去各自的地方守卫着,等待时机的到来。六御侍者将拥有不同方式的长生,但是,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不同于其他五名侍者,他将会死去,轮回投胎,在几千年以后成为巫宗的预言之中的那个人,我们称他为天选。

    当然,我们六个人之中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会成为天选,所以,一直以来,这都是一个谜,现在,六大法器都已经集中起来了,也就是说,该到了天选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范佩玺听了这一番话,不由得一愣,说道:“你说六大法器都已经集中在这里了,那就是说,连古蜀国的法器也在这里么。”

    老人走在前面,头也不会地默认了范佩玺的话。

    范佩玺又想起了之前龙卜瑾对他讲过的预言,龙卜瑾曾经说过,梁赞就是那传说之中的预言之子,那这么说的话,梁赞就也是六御侍者之一了!

    “等等,你是说,梁赞他也在这里么?”范佩玺问。

    “我并不认识他。”老人说道。

    “就是你所说的天选之子啊。”范佩玺焦急地说道。

    老人没有回答范佩玺,他自顾自地往前走。范佩玺紧跟着他的脚步,走着走着,范佩玺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他发现,眼前的这个老人似乎正在一点点变得年轻起来。

    刚才看上去还是垮塌的肩膀和花白的头发,但是,现在从背影看上去,那人的头发已经变得乌黑发亮,而且头发似乎在不停地长长,那垮塌的肩膀也一点点挺拔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范佩玺不得而知,或者是说,他还没有察觉到,直到他们来到了一处宏伟的地下祭坛。

    祭坛看上去十分宏伟气派,圆柱的基底,四周有六根巨大的圆柱,圆柱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图腾文字,在祭坛周围的石壁上,雕刻着各种各样范佩玺叫不出名字的凶神恶煞,栩栩如生一派肃杀之感。

    在祭坛的中间,摆有一处硕大的青铜棺。令范佩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龙卜瑾此时此刻正赤身裸体地站在那青铜棺内,背对着他们。

    那身形背影,就算范佩玺根本就看不见她的脸依然可以肯定那就是龙卜瑾的身体。但是,细看之下,却又发现龙卜瑾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儿,她飘飘忽忽,似乎并不是实体,而仅仅是一缕幽魂。

    就在范佩玺对眼前的事情感到无比诧异的时候,突然,在他前面的那个人转过了身体,与范佩玺打了一个照面。那一瞬间,范佩玺整个身体似乎被闪电击中了一般动弹不得。

    只见那转过来的人,脸上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带上了一副黄金面具,还有,那体型,那举止动作,还有那透过面具眼洞看过来的那一双眼眸,那就是范佩玺自己呀!

    “这、这怎么可……”范佩玺的话说到了一半,僵住了,他发现那并不是自己的声音,那是一个无比苍老的声音,连他自己都觉得异常陌生。

    眼前的那个黄金面具人淡淡地说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的身体将作为盛放巫宗的皿器。”

    范佩玺低头一看自己的双手,那一刹那间,他完全疯掉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自己的手竟然无比干瘦苍老,他一摸自己的脸颊,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黄金面具消失不见了!他的整张脸变得满是皱纹。

    “为什么?为什么?”范佩玺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那黄金面具的人冷冷地说道:“作为天御侍者的你,肉身不腐,也就是说,你的肉身是皿器,你的肉身是法器之一,但你的魂灵并不算是六御侍者,你每一次重生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你的身体,已经交付给巫宗了。”

    “不!等等!这算是怎么一回事,那我现在的身体又是谁的?”范佩玺喊道。

    “自然也是你的,只不过他会腐烂而已。”说完,黄金面具人径直朝祭坛上面走去。

    “你到底是谁?”范佩玺最后一次问道。

    那人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是六御侍者,我负责组合巫宗复生的所有条件。”

    范佩玺静下来想了一会儿,的确,他自己、龙卜瑾、古庸国和古蜀国的两位侍者,再加上梁赞的话,一共是五位侍者,的确还剩下最后一位侍者,而这个侍者就是他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不知道算不算是人的家伙,他可以不动声色地移换自己的身体,这太可怕了。

    眼见着那黄金面具人走到龙卜瑾的面前,龙卜瑾第一次心甘情愿地取出汲灵妖玉,将其佩戴在那人的身上,随后,两个人一同倒进青铜棺内,合上棺盖。

    范佩玺见此情形,心中腾起一阵无名火,他气势汹汹地往祭坛上面冲,可是,没走两步,他就因为衰老的身体而停了下来,气喘吁吁。

    孤男寡女,赤身裸体地躺进青铜棺内,傻子都知道他们要在里面做些什么。范佩玺知道,在西方,乃至世界范围内,有许许多多的原始宗教和被誉为邪教的一些教会,他们把男女之间的性爱视为沟通神明的一种方式。他们认为,在身体与精神达到顶峰的愉悦感的时候,是灵魂最接近神明的时候。但是,如果说巫宗的复生就是采用这样的形式进行仪式的话,范佩玺不能够接受,这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这样的方式太不神圣了,简直是一种侮辱,是一种对他们所有人这一路过来的最大的侮辱。

    范佩玺心想,难道我们千方百计地把龙卜瑾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个?

    他跌跌撞撞,几乎是爬到了祭坛的中央,然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将青铜棺推开一条缝隙,他努力地推开棺盖,但是却发现,棺内空无一物,里面的两个人此时已经不知所踪了。

    范佩玺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斜靠在青铜棺上,放声大笑起来,笑了一阵子之后,他又哭了起来,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情绪。

    看来,张贺方的估测是错误的,范佩玺并没有失去什么记忆,他仍然记得所有的事情,但是,在这一切的经历结束之后,他却换来了一具年迈的身体,那么,他这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呢,像张贺方他们那些一心一意想要帮助巫宗复生的人,他们做的这一切又都为了什么呢。

    简直就跟梦一样……

    范佩玺喃喃道:“这算是……解脱?”

    ………………

    幽暗空旷的地下广场内,四周空无一物,有五个人躺在地面上,其中的三个人都失去了性命,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被什么所杀害的。

    他们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伤口,但是,他们的确已经死掉了。

    远处,一个身材修长,身着玄衣,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晕的人缓缓地走进。

    他(她)的脸在不停地变化,时而男性,时而女性,面目表情很难辨认清楚。

    玄衣人所到之处,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宁感从他的身体中散发出来,似乎万物的一切都掌握在他(她)的手中。

    玄衣人缓步走到梁赞的身边,一股平静却咄咄逼人的气势一时间涌了过来。他(她)低下头静静地看着梁赞那消瘦苍白的面颊。

    梁赞的呼吸沉稳平缓,如同熟睡了一般,他手里紧握着的脊骨杖此时此刻似乎受到了玄衣人的干扰而散发出淡淡的光晕。玄衣人完全可以趁其不备悄悄取走那根脊骨杖,但是,他(她)没有那么做。

    他(她)蹲下神,用苍白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梁赞的额头,顿时,梁赞猛吸了一口气,张开了眼睛。

    梁赞猛地坐起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哪里有什么蝙蝠怪物,哪里又有什么成群的僵尸呢,四周是一片的静谧,除了他眼前的这个玄衣人以外,他看不到其他任何的光亮。

    刚刚,玄衣人用手指轻轻拂过梁赞的额头,不仅仅是唤醒了梁赞的身体,更是唤醒了梁赞前世的记忆——作为唯一一个没有长生的六御侍者的记忆。

    玄衣人看着梁赞,嘴巴没有动弹,但是满富磁性的嗓音却缓缓地说道:“天选,该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梁赞抬起头,看着玄衣人,他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巫宗,这一点从他(她)身上不停地散发出来的祥和的力量就能够感觉得到。

    梁赞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脊骨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这样的选择有什么意义么。”

    “自然是有的,”玄衣人答道:“文明轮回是否重启都取决于你的决定,这是我赋予你的能力,你是这世上唯一可以杀死我的人。”

    梁赞喃喃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杀得了你,也不会有人可以利用你,我的能力是你给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是自杀的呢?”

    玄衣人沉默着没有回答。

    “如果我杀了你,会怎样?”梁赞问道,他其实心里很清楚,现在的巫宗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他,但是巫宗没有这样做,也就是说,如果他想要杀巫宗的话,巫宗不会反抗。

    玄衣人静静地答道:“如果你杀了我,一切都会恢复原样,那些死去的人都会活过来,范佩玺将重新变得年轻,但是他将失去重生的能力,你的父亲,你的师傅,还有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活过来,但六大法器将会全部消失,包括你自己也将消失,世界上再也不会有长生,文明的走向将全部系于人类自己的手中。”

    “如果我不杀你呢。”梁赞其实知道答案,但是,他却仍旧愿意听巫宗的解答。

    玄衣人道:“如果你不杀我,文明轮回将重新启动,如今的人类文明将在破晓时全部消失,一切都将重新来过,你将继续作为六御侍者,和我一起创建新的文明,直到创造出满意的完美文明,或是在第二个甲子轮回中消失掉。”

    “也就是说,如果我不杀你,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我将赋予你长生,与我一同见证人类再一次的文明崛起。”

    梁赞沉默了,玄衣人没有打扰他,因为他在思考。

    那一瞬间,梁赞的脑袋一团混乱,如果他选择杀了巫宗,那么,他自己也会死掉,但是他的父亲以及许多在这场历险中死掉的人将全部复活,一切就如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如果他不杀巫宗,那么,文明会再一次重来。

    关键的问题是,文明再一次重来是否就能解决问题了呢?所谓的完美文明,是否能够存在呢?阻碍文明自我完善的因素究竟是文明自身的局限还是人类自身的人性?

    梁赞淡淡地回头看了看范继云,忽然眼角湿润了。他看了看老鬼,这个阴邪的老头儿对别人自然是心狠手辣,但是对他却如同一个没正经的父亲。他想到了范佩玺,那个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肯听梁赞调侃说话的人。梁赞甚至想到了远在天边,此时此刻正在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的高鹏,他也曾经与梁赞同生共死,在神农架的血沼中,高鹏的舍身相救他至今记忆犹新。

    他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人——段郁文、达召、滕益、袁八千、陈兵,龙卜瑾、秦爷,姜道临,当然还有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哥哥范佩林。

    这些人的面孔如今仿佛就在他的眼前,他们之中有朋友,有敌人,有相互利用,有相互信任,但是,他们当中太多的人已经死了。

    “你想好了么。”玄衣人问道。

    梁赞若有所思地说道:“我觉得文明的轮回无论有多少次都会得到同样的结果,除非被改变的是人自己,改变人性。人,他们太可爱了,他们也太可怕了。”

    ———————————————————————————————(全书完)

    PS.我稍后会上传一个《巫踪大事件年表》完本感言也会在今晚写完,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