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八五九章 危险关系

八五九章 危险关系

我的妹妹是偶像 | 作者:赵青杉 | 更新时间:2017-05-09 20:39:58
    程晓羽依旧清楚的记得,十八岁那年秋天,他强行被苏长河从旧金山带到了尚海,一夜无眠的飞行旅途,他来到千里之外未曾蒙面的故乡。

    这之前程晓羽对尚海的概念,仅局限于母亲的描叙,还有一张一张老照片,以及在电视上看到的外滩夜景。

    刚到尚海,诸事不顺,心情和身体都处于人生的谷底,最初他无比怀念干旱少雨的旧金山,用了一个学期才适应尚海温润潮湿的天气。而第一年和苏虞兮即使同在屋檐下,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并不是互相排斥,而是互为绝缘体。

    直到车祸发生,记忆和人格都发生了变化,他用将近三年去了解这座城市的厚重历史,欣赏它如美人般绰约的风情,并爱上了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

    东京对于程晓羽来说也是特殊的,程晓羽心若死灰的情况下,来到这里也是一种本能的渴望,他的太多第一次发生在这座城市......第一次约会、第一次亲吻、第一次被拥抱、第一次经历地震、甚至第一次杀人.........好的、坏的都是这座城市留给他不可磨灭的深刻记忆。

    其实他隐约的记得,昨天晚上他在街上大声呼喊:“苏虞兮,我喜欢你”的时候,心情多么愉悦,像是释放了这些天所有的苦闷和压抑,像是鱼儿进了大海,鸟儿飞上了天空。

    但此刻那些短暂的快乐,全部变成了当下的尴尬,程晓羽因为喝醉出了这么大的洋相,这叫他想死的心都有,他甚至不敢看伊集院静美的表情,鄙视?厌恶?不可理喻?他觉得伊集院静美就算没表现出来,但心里一定会这样想吧!

    可伊集院静美似乎调戏程晓羽上了瘾,拿出手机,点开苏虞兮的照片,在程晓羽眼前晃来晃去,说道:“呃!难怪,晓羽你会喜欢自己的妹妹啊!要是换做我,这么漂亮的妹妹怎么舍得让给别人........”

    程晓羽没想到伊集院静美居然毫不避讳的这样对他说,脸上红彤彤的,并烫的吓人,顿时被伊集院静美的大胆冲击的当了机.......不知道说什么好。

    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堂而皇之和程晓羽谈论这个问题,毕竟这是世俗所忌讳的。

    知道这件事并胆大妄为的许沁柠,对这件的事情,虽然清楚却从来不谈,或许在她潜意识里,即使认同程晓羽和苏虞兮,也觉得这样不妥当,应该当做不能说的秘密。就算是喜多川义人这样有“绅士”潜质的人,也只是偶尔拿“妹控”这个词语,在四下无人的时候调侃一下程晓羽。

    只有伊集院静美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和程晓羽说这个话题,因为她不仅仅是“霓虹华族”,算起来也有一些些皇族血统,并且她和霓虹皇太子一样有血缘关系。

    “妹控”这个词汇之所以会在霓虹诞生,而不是其他地方诞生,不是没有缘由的,因为霓虹历史上很长时间都是流行走访婚,一直到江户时代末期,甚至明治初期(19世纪末)。

    在访妻婚时代,男子夜晚能够到多远的地方去走访女子呢?倘若不是游猎,他们在定居的情况下,晚上游荡的范围方圆不过三十里左右,如此一来,近亲结婚很难避免,上至天皇下至平民百姓,异母兄弟姐妹之间结婚甚至是非常频繁的事,这些可见于历史的记载。甚至同母兄弟姐妹结婚的事也有发生。

    这是喜多川义人没有觉得程晓羽很“绅士”的原因,因为霓虹有历史传统。

    而伊集院静美丝毫不反感程晓羽的妹控行为,也是因为历史传统。

    说起来霓虹皇族该被称为“菊花王朝”,他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皇室,也是霓虹唯一的王朝。其起源一直弥漫着神秘色彩。霓虹的天皇号称“万世一系”,所以这个朝代自霓虹开国以来便从未间断过,到目前弘仁天皇已延续了125代,是世界上目前已知国祚的持续时间最久的朝代。

    而霓虹皇族为了维护自身血统的纯正,血亲结婚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古事记》关于霓虹皇室血亲结婚的记载比比皆是,这部书如果要说它是历史典籍,也只能算是经过加工,修饰的天皇家族的近亲爱情史。

    因此伊集院静美对血亲结婚这件事情是习以为常了,不光是霓虹,世界上大多数皇族,为了维持自身血统,血亲婚姻也是常事,只是能绵延如霓虹皇族这样久的,就很稀有了。

    程晓羽自然不知道伊集院静美丝毫不介意自己是“妹控”这件事情,听到伊集院静美的调侃,面色相当尴尬,但是既然伊集院静美知道了,他也不想否认,只是红着脸道:“静美姐,麻烦不要乱说,就算是喜欢,也是很纯洁的那种,和你想的不一样........”

    伊集院静美听到程晓羽的变白坏笑道:“难怪你会跑到霓虹来,难怪身边那么多美人,都没见动心,难怪你的《富士山下》写的如此凄婉动人........”

    “可以不提这个事情了吗?”程晓羽有些无奈的说道,对于他来说,这个事情是禁忌,是不想别人触碰的地方,因为他觉得世界上不会有人支持他,只是他现在愈发不敢得罪伊集院静美,口气因此完全硬不起来。

    伊集院静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妹怕什么?只要是有爱,就算是哥哥也没有问题对吧?”

    程晓羽第一次遇到明目张胆不把伦理道德当回事情的人,即使伊集院静美站在他这一边,一时之间他居然无法接受,只是摇着头说道:“静美姐,你把事情说的太容易了.......”

    伊集院静美眨了眨眼睛嘲讽道:“喔~!是谁前些天告诉我,大胆去做,反正谁也无法离开这个世界........”

    程晓羽也不清楚伊集院静美是真心支持,还只不过是调侃,他提高音量反唇相讥道:“静美姐,你要是如此有勇气,怎么不反抗你所不喜欢的婚姻?”

    说完之后程晓羽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态,他站了起来,小声说道:“对不起,静美姐,可以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吗?我已经决定要放下了,毕竟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这是一个家庭的事情.........”

    伊集院静美看着程晓羽俊美的脸颊上写满了无可奈何的悲哀,表情也认真了起来,她轻轻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曾反抗?”

    程晓羽这个时候才抬头看伊集院静美,他忍不住问道:“难道你打算逃婚?说实话,我觉得您错了,要么一开始你就不该订婚........”

    伊集院静美摇着头说道:“这不是我的方式,有些责任是我必须承担的,我不会去逃避,但是我只履行我该履行的义务,多的一丝一毫我都不会接受........”

    程晓羽完全不能理解伊集院静美在说什么,一脸的迷茫......

    伊集院静美只是笑了一下说道:“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说起来,你现在应该更关注你的官司才对,我为你造势,引导舆论对你有利,实际上并不能改变庭审的结果,现在法庭上,你的局势并算很好.......你做过败诉的准备了吗?”

    程晓羽耸耸肩说道:“最多就是防卫过当,大不了就是坐牢咯.......”

    “你实在不该来霓虹的,不过现在说这些都迟了.......”伊集院静美叹口气道。

    程晓羽对自己的官司全然不关心,他只是挥手说道:“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这些归我的律师去考虑......”接着程晓羽又红着脸,有些纠结的说道:“我说静美姐,能不能........把我的照片删掉?”

    “照片?什么照片?”

    “你刚才不是说你拍了我没.....穿衣服的照片吗?”

    “那可不行......这对我来说,可是重要纪念........”

    “万一你手机掉了怎么办?这我们两个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我可不想因为被皇太子追杀而英年早逝........”

    “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

    “静美姐.........你要什么?你提条件,不管是什么我都答应........”

    “这样的说法才有诚意啊!让我想看看,想好了就告诉你,然后就把照片删了.......”

    程晓羽见伊集院静美油盐不进,看样子是要和他死磕到底,但他不能任由这样可怕的罪证存在伊集院静美的手机里,万一被人发现,那事情真的就搞大了..........于是他想趁伊集院静美没有防备的时候,伸手把手机抢过来。

    哪知道伊集院静美早就提防着程晓羽了,程晓羽本就算不上孔武有力的男人,又害怕太过用力,伤到伊集院静美,因此居然和伊集院静美拉扯个势均力敌,但终究程晓羽是男孩子,力量要大一些,眼见程晓羽马上就要掰开伊集院静美的手指,把手机抢过来。

    伊集院静美好死不死的将一条裹着黑丝的长腿顶在程晓羽的要害之处,并且她及其精致的面庞就堪堪的压在程晓羽的面庞的上方,两人四目相对,香甜的鼻息都融在了一起,暧昧又旖旎的气氛顿时像火焰一样腾腾的在两人的身体之间燃烧了起来。

    伊集院静美柔软的山峰就压在她的胸膛上,栗色的长发从洁白的脖颈之间滑落下来,掉在他的锁骨处,像引线一样,让他身体里的细胞开始爆炸,程晓羽像浑身过了电流一样,整个人都开始战栗,小小羽也站了起来。

    伊集院静美面若红霞,呼吸也十分急促,她的唇像是盛开的罂.粟.花,绽放着致命的诱惑,她玲珑的曲线像是缠绕着程晓羽视线的绿色藤蔓,叫程晓羽的血液沸腾、心跳加速。

    程晓羽感觉有一种原始的力量在怂恿着他去占有这无比的美丽,想到面前这个美人是未来的霓虹皇后,巨大的征服感在胸腔里爆炸开来,让他想要撕裂什么........

    (很久没有求票了,求点票票吧!想要看霓虹皇太子戴绿帽子的,尽情的投票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