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二〇四〇章  “淘宝”计划

第二〇四〇章  “淘宝”计划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51:03
    法国,只黎,曾经的时尚之都。

    随着太阳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把光辉和热量洒向人间,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巴黎城南圣艾尔教堂背后一条狭窄的街道上,行人稀疏,街道中间靠东方的一间砖混结构三层楼房,涂抹黑漆的厚重木门从里面缓缓被推开,一位个子适中、金发碧眼的漂亮女孩儿走了出来,白净无瑕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忧郁。

    “嗨,凯瑟琳,和我们一起去排队买面包吗?”两个早已等候在门口、戴着毡帽的白人男孩赶忙上前打招呼。

    “汤姆,杰克,我妈妈病了,她正在发烧,可我不知道去哪儿买药。”凯瑟琳异常苦恼的说道。

    “啊!?”

    两个男孩相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浓浓的担忧一一凯瑟琳和他们一样,现在都在附近的穆兰中学读书。不同的是,他们的父母都在,而凯瑟琳的父亲死于三九年的对德作战,母亲莉莎在méng特帕斯火车站当售票员。莉莎这一病,眼看凯瑟琳家里的顶梁柱就要倒了。

    在德国人的要求下,现在巴”黎所有的医院都打开大门营业,但由于极度缺乏药品,就算是病人看了病也无法得到有效医治,往往一场流行感冒下来,整个巴黎要死好几百人。德军对药品监管很严,药品几乎一出厂就被列入军需品,黑市上倒是有少量出售,但那昂贵的价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其实,如今整个法国包括“和平之城”巴黎在内,情况都十分糟糕,曾经的列强之一法国,现在已经实质上沦为半殖民地国家。

    回想战争爆发的初期,“战争在哪儿”还是法国城市和乡村被普遍询问的问题,因为当时的生活基本没什么改变,尽管军队已经被征集,但法国人仍旧象是在玩一场游戏而不是真正去打一场战争。

    那时候优雅的巴黎fù女,尝试把战争变得别致而又漂亮,三八年下半年法国最新最潮的晚装,是带有皇家空军顶饰的裁剪套装,社交界的女主人们用她们知道如何做的方式来为战争做出自己的贡献,为红十字会或者军队召开闪闪发亮的慈善舞会。

    以同样的精神,顶级的fù女时装设计师们悄悄关掉了自己的沙龙,并且让受到雇佣的女裁缝师们为军队制作乎套和编织服装,每一件成品均带有设计师们独一无二的标签。

    战争的影响很快到来!

    三八年到三九年的冬季,气温很冷而煤炭供应不足,但法国人依然非常乐观,认为战争持续不了多久,许多家庭都挤在一间靠向南方的防风房间里以此来节省宝贵的燃料,尽管这个时候还不缺食品或能够暖身、强身的葡萄酒,但法式蛋糕却慢慢变得难以找到了,因为面包师把他们的全部注意力都转到面包上而不是什么蛋糕,含有麸皮、粗糙的粗面粉这个时候还没流行开来。

    三九年初的法国,面临具业生产的严重下滑、阶级对抗和战争冷漠,政府部门命令冻结物价和实行燃油、食品配给,目的是通过中止通货膨胀并确保全体公民分享来建立某种再家团结以及获取劳工阶级对战争的支持。

    战争的持续充分打击了法国人的好胃口!

    法国人对美食的热爱闻名于世,但政府颁布的有关限制吃喝的法律,让法国人备受打击吧黎市民在宾馆和餐馆里进餐,被严格限制在两道菜,其中只有一道菜可以是肉菜,而且酒的销售被严格限制为每星期四天。

    巴黎人在家里吃饭也会受到制约,政府下发的配给卡开始使用,包括面包、法式糕点和巧克力在内的食品或者被严格限制分量,或者干脆被禁止销售。

    战争带来的灾难终于全面到来!

    自三九年六月法国被德军击败并占领后,维希政府就开始在法兰西全境广泛地推行战时经济政策,所有经济部门都必须毫无例外地实行战时经济,为德国的战争机器服务,从农产品、肉类、酒,到军工产品、飞机引擎,法国制造开始给德国的战争机器源源不断地输血。

    德国人还向维希政府征收所谓的占领费,其数额为每天四到五亿法郎,这些占领费约占同期法国国民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五左右。此外,法国还向意大利每月交纳约十亿法郎的占领费。

    由于德国人大量掠夺法国的资金及物资,加上巨额的战争赔款,使得法国财富资源迅速枯竭。

    法国战败后盟国海军全力封锁海洋运输线,法国由此失去了百分之九十的进口纺织原料,百分之六十的纸浆供应,以及全部进口的燃煤,进口煤从三八年消费的六千八百万吨慢慢下降到两千三百万吨,到最后只能使用效率很差的代用品,结果整个工业生产逐年下降。

    以战争爆发前的工业生产指数为一百计算,四一降为七十,四二年估计只有五十五,下降幅度之大令人瞪目。自沦为德国的附庸后,纳粹政府将法国百分之七十四的铁矿砂、百分之六十一的钢铁、百分之六十四的涛车都掠为己有。

    维希政府通过地中海港口组织的进入法国本土的供应物资中,大部分均落入德国人之手,贝当在前年八月的一次广播中抗议说,英国的封锁正在使法国人活活被饿死,同时宣布了德国政府的一项提议一一从海外获准运入的粮食都将留给法国平民使用。事有凑巧,仅仅过了一天,德国政府就要求法国非占领区立即交出五十万头牛、一百五十万只猪,以及其他供应物资,而被要求交出这些东西的地区,甚至在平时粮食也不能实现自给,何况又是难民充斥的时候。

    三九年到四。年的冬季,巴黎食品配给情况已经非常严重,整列车整列车的粮食和燃煤从非占领区送往“和平城市”巴黎,进入到四二年的冬天,几乎大多数的巴黎市民都在忍饥挨流法国乡村的青壮年大多被纳粹政府征集,进入工厂和军队后勤部门,为战争服务,农业的劳动力严重缺乏,农具及化肥也极为短缺,这就造成了生产大幅度下降。到去年为止,法国农产品总产值较战争前减少了百分之四十,小麦、大麦、燕表、谷物总产量普遍下降,如去年的小麦总产量便从战争前的九千八百万公担下降为四千五百万公担,下降了一倍多。牲畜头数大量减少,如战前的猪的头数为七百余万头,到去年仅为四百余万头。由于农业收获量连续下降,造成农产品缺乏,农产品价格上涨,法国自沦陷后的外贸,可以说完全是围绕德、意两国的需要,法国通过它的非洲一一地中海北部港口城市,从它的海外领地得到大量的粮食和进口原料,其中的百分之八十都流到德国和意大利,而法国输入到北非的货物,如粮食、燃料之类甚至全都被用于资助在利比亚的德意军队。

    法国最大的短缺还是在食品上。

    如同现在的巴”黎人那样,为了日常的必需品,面包、果蔬、酱、纺织品和香烟,他们需要同时使用好几个配给卡,然后无休止地排队,但是并不能够保证卡上的商品能够买到。在德国占领几个月后,人们发现黄油、土豆、肉类逐渐从商店的货架上消失。

    维希政府三九年九月开始配给粮食,随后便扩大到燃油、肥皂和其他许多商品。到次年一月,法国的面包配给削减到每人每天三百克。

    由于缺乏燃料、橡胶和机车车厢,农村的食品很难顺畅地运往城市,或者干脆在路上就腐烂了,城市里缺乏的不仅是面包蔬菜,肉食品尤其紧缺,唯一能够买到的肉类是城市里能够豢养的小动物,如鸽子、兔子等,甚至还有以前的宠物荷兰猪和猫。民众太饿了,猫肉的交易越来越火爆,香肠的成分也越来越可疑,人们怀疑其中可能蕴藏有人肉,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或者被动地变成素食者。

    三九年秋天,因为各种普通供应品的匮乏,肥皂没有了,家庭主fù用碱液做洗涤剂,在法国新鞋很少,所有被宰杀的动物皮革都保存起来为德军做鞋,sī人汽车因为没有汽油基本上只能闲置,在丹麦卡尔斯巴德啤酒公司老板在没有汽油的情况下用两匹马拖拉他的劳斯莱斯,引起效法,许多人适应了汽油短缺的现状,上下班乘坐挂拖斗的自行车,由“司机,在前面蹬驶。自行车和它后面的小拖斗成为时尚之都巴黎的一道风景。

    在战争期间,因为食品的缺乏,热量摄入普遍不足,冬天也似乎分外寒冷,由于取暖油买不到,煤成为紧俏商品,人们翻检垃圾、沿铁路寻找宝贵的小煤块,有人用废纸或碎木当燃料。最好最经济的取暖方式是在晚上,尊上厚厚的衣服,躺在chuáng上以阅读来消磨寒冷的时光。

    到了去年,巴黎市民的食品热量只相当于战前的百分之四十左右,孩子们普遍营养不良,发育迟缓,身材矮小。免疫力低下的人们,对传染病缺乏抵抗力,疫病经常泛滥流行。

    物资缺乏,导致了黑市猖獗,避免饥饿的办法是用高出配给官价十倍的价格到黑市采购食品,但是因为法国工资仍然是战前水平,大部分人无力购买黑市商品一一巴黎于四一年实行冻结工资的政策,德国人禁止企业增加工资,因为工资低他们就可以用较高的工资把工人吸引到德国去工作,现在巴黎每个家庭平均只有八百多法郎,只够在黑市上买四磅半黄油。

    这个时候的法国人,一个家庭预算的百分之七十花在食品上,一把牙刷比战争前贵二十三倍,一件衬衫贵一百四十倍,香皂价格比战争前高九十倍,洗衣粉贵四十倍。而因为生活的窘困,妓女增加了十倍。

    黑市的暴利,让食品更加无法进入合法流通领域,前年法国农民百分之三十的黄油、鸡蛋和猪肉、土豆、鸡进入了黑市,去年法国宰杀加工的一百一十五万吨肉,只有十九万吨进入合法市场,普通人民的生活更加艰难。

    所有这一切,便是巴黎的现状,试想一下,就连果腹的食品也无法保证,孩子们拿什么去购买更加昂贵的威冒药呢?

    家中曾经是贵族的杰克想了想,道:“凯瑟琳,要不到我家里去拿一件古董瓷器去附近的典当行换吧,我想那里有你急需的感冒药。”

    汤姆非常惊讶:“杰克,我记得之前你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你父母用来换钱然后到黑市购买食物和日用品了那些古董瓷器和花瓶别人都不灿…你说可以拿来换宝贵的感冒药,这是真的吗?”

    杰克耸耸肩,有些不确定地说:“我也是听邻居迈克尔大叔说的……,之前沿海那些城市,都有专门的典当行收古董,换的东西包括食物、衣服、鞋子、药品等等,据说还有尼龙丝袜!半年前塞纳河北面的吉梅博物馆、爱舍丽宫、卢浮宫附近先后出现收购古董的典当行,进入今年后,我们附近的罗丹博物馆、贞德广场和后面的大街才又开了三家类似的典当行。”

    凯瑟琳明媚的眼中闪现一丝亮sè:“其中一家就是位于我妈妈上班的火车站附近曼恩大街上新开业的哪家商店吗?两周前我从哪儿路过看到有人从里面拿着件新棉衣出来当时我就想如果我有这么一件棉衣给妈妈做生日礼物就好了这样她就不用冒着雪穿着很单薄的衣服上班了!”

    “就是那儿!”杰克回答。

    汤姆一听,连忙道:“我家里也有几件老玩意儿,是当年我祖父从非洲带回来的,说不一定可以换到一些感冒药!”

    “可惜我家里什么都没有,就是书多一一”凯瑟琳忽然眼睛一亮,叫了声“你们等等我。”便轻盈地转过身,不一会儿她拿着几本厚厚的线装书走了出来:“这是我祖父从中国带回来的,当年他曾在上海的教堂担任主教,足足在东方待了十多年……。”

    三人很快拿齐东西来到曼恩大街的典当行,进入毫不起眼的大门,就看到周边架子上琳琅满目的商品,大吃一惊。

    典当行里已经有了十多个人,他们排着队,依次把瓷器、花瓶、书画、雕像等放到估价桌上,不管他们对给出的价格满不满意,最后都无奈地拿着西服、衬衣、皮包、皮鞋、茶叶、糖果、黄油和咖啡等匆匆离去。

    半小时后,终于轮到三人,凯瑟琳把自己的几本书放到桌子上,一位三十多岁的东方人随意瞥了一眼,“咦”了一声,抬头看向凯瑟琳:“这书应谈是一套的吧?”

    凯瑟琳有些紧张地说:“家里有很多书,但我不清楚它们的价枷…我想买一些救命的感冒药和消炎药,还有,我想给妈妈买一件保暖的棉衣!”

    东方人不动声sè:“这些书是一整套的,如果仅仅是这些零散的出售,价值不好保证!这样吧,如果你不方便拿,我们会派人到你家里把书全部搬过来,我也好给你正确估价,否则就这几本书的话,只能换一盒感冒药和一盒磺胺药片。”

    “好的,先生,现在就到我家去吧!”凯瑟琳高兴地说。

    东方人点点光很快六名身强力壮的法国雇员就跟随凯瑟琳回家,一小时后竟然动用了两辆小娄车才把书全部搬回来。

    又用了近两个小时整理书籍,最后东方人为全部五千九百八十六本书给出的价格是:十盒感冒药、十盒磺胺药片、两盒盘莫西林针剂、四套棉衣棉kù、两套棉被、二十米的棉布和相同尺寸的确凉布、两双女士高跟皮鞋、两双女士运动鞋、两双尼龙丝袜、四把牙刷、四袋洗衣粉、四块香皂、两块毛巾、十罐牛羊肉罐头、两罐黄油、两罐糖果、两罐茶叶和两罐咖啡,以及未来可以在典当店兑付四百个烤面包的凭据。

    典当行派了一辆车才把东西送到凯瑟琳家,这引起了街道上市民的巨大轰动,对于典当行有了许多美好憧憬,纷纷开始翻箱倒柜,寻找有无兑换的东西。

    对于这样的收获,凯瑟琳非常满意,以后家里除了日常用品不再发愁外,还可以很久时间不必挨饿了,可惜小女孩却没有注意周围觊觎的、饿狼一样的目光。

    汤姆和杰克也用两件古董瓷器、两件古埃及的金属饰物,换取了四米棉布、二十个面包、十袋方便面、两把牙刷、两块毛巾和两双皮鞋。

    当送货的小车回来后,一直表现得很冷漠的东方人连忙吩咐暂时中断营业,关上店门,整理收获。他知道这次网到大鱼了,不说别的,就说这近六千本书中,就包括《永乐大典》三千五百三十二册,几乎占了总数一万一千。九十五册的三分之一,可以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此外,其余的书中还有《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的原版残本,以及宋版的《资治通鉴》残本、明清中国各地的地方志等等,收获之大,难以想象。

    ps:谢谢七两黄鳝、拿枪的人大大的打赏,谢谢弟兄们的订阅、推荐票和耳票!

    天子继续恳求订阅、月票等一切支持,感jī不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