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九六八章  另类将相和

第一九六八章  另类将相和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47:14
    第一九六八章另类将相和

    日本东京,参谋本部。

    数以万计的示威者拥挤在旧陆军士官学校校址前面y字形的街口,手拿横幅和标语,大声叫着“天诛国贼”、“还我满蒙”等口号,不时有愤怒的民众不顾执勤军警的阻拦,向远处的大楼投掷石块。

    石原莞尔因为拒绝执行裕仁天皇的命令反攻东亚大陆而被撤职的消息,不知道被谁透露了出去,这刺激了日本人脆弱而又敏感的神经。

    失去理智的人们,认为石原亵渎了他们心里的神,罪无可赦!要知道,石原莞尔虽然曾经带领日本迎来一个又一个胜利,但随着帝**队在亚洲大陆的全面失败,石原头上的光环已经渐渐隐去这位带领军队走向失败的罪魁祸首,竟然胆敢公然违背天皇的旨意,实在让人无法容忍。

    石原莞尔站在自己办公室大开的窗户前,倾听着外面如雷声般的愤怒呼喊,脸色铁青一片。

    随同石原莞尔一起被剥夺职务的作战部长今田新太郎少将一脸忧色:“阁下,现在参谋本部被人团团围住,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出去”

    “完全不可理喻!”

    石原莞尔“砰”的一声关上窗户,让办公室与外面的喧哗与吵闹声隔离,回到沙发边坐下:

    “这些人不知进退,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其实上我是在救他们和他们家人的性命东条的做法,是无节制地消耗帝国的国力,今后列岛将永无宁日了!”

    业已停职的本部战略战术课长山口贞男大佐有些不解地问道:“阁下,支那人没有拿得出手的海军,帝国根本不畏惧他们的报复吧?”

    “糊涂!”

    石原莞尔指了指头顶:“山口君,你忘记南支那军队优势的空军了吗?你看着吧,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山口贞男恍然大悟,一脸羞愧之色,同样被停职的参谋本部总务部长若松只一少将一脸担忧:“是啊,为了防震,列岛上的建筑大多为木制结构,一旦遭到南支那空军的燃烧弹袭击,后果不堪设想!”

    “这种可能不小!”石原莞尔冷笑不已:“待东京城烧成火海,现在围在外面叫唤的那些人就知道,他们现在的冲动,不过是把自己和家人推向坟墓,真是愚不可及”

    前参谋本部第三部长加藤钥平少将看了看表,焦虑地说:

    “阁下,东条君就要到参谋本部来上任了,而板垣君那里却迟迟没有消息,不知道陛下会对您的申述书有何看法,是宽宏处理,重新任命阁下担任总长,还是有进一步的处罚阁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石原莞尔闭目沉思一下,睁开眼时,凌厉的目光在一脸期盼的今田新太郎、河边虎次郎、若松只一、加藤钥平、冈本清福、二神力、美山要、真田一郎、吉武安正、山口贞男、木下多闻等参谋本部的将佐,以及在澳洲帝京御前会议上抵制东条英机战略而被解职的陆军省兵器局长柴山兼四郎少将、人事科长中岛成一中佐脸上掠过:

    “诸君,陛下圣裁已下,我参谋总长的职务肯定无法挽回,大家就不要再抱不切实际的希望了我申诉的目的,在于避免因盲目行动给帝**队和民众带来的巨大灾难,至于我个人的前途,并未放在心上我现在想问一下,若我只是以一个平民的身份前往南美大陆隐居,诸君愿意继续跟随我吗?”。

    前参谋本部第四部长冈本清福少将有些迟疑地说:“阁下,我们的家人都在列岛,我们无法割舍与他们的亲情”

    “这一点无妨!”

    石原莞尔竖起了手:“这些年来,我在中立国阿根廷购买了一些田地和庄园,投资了许多产业,届时你们大可将家人一起接过去。这些年大家跟着我都太累了,趁此机会,正好休息一下,等待事情出现转机!”

    前本部总务课长美山要大佐劝谏道:“阁下,我不赞同您消极等待,您应该前往澳洲帝京城,效法东条君,与陛下朝夕相处,以阁下的能力,将来必有机会复出,重掌参谋本部,继续统率军队避世南美,实非上策啊!”

    今田新太郎怒视冈本清福和美山要:

    “冈本君,美山君,你们不想追随石原君就明说,这么多年来,石原君的决定出过错误吗?他说要到南美隐居,自然有他的道理看看现在外面那些失去理智的愤怒民众,他们只知道打打打,根本就不明白,一场必输的战争对帝国意味着什么”

    柴山兼四郎也道:“如果石原君不在陛下身边,或许听闻失败,陛下尚会有愧疚之意,但如果石原君就在陛下左右,陛下必然弃石原君而不用因为启用石原君,就意味着陛下和所有人的眼光皆不如石原君,这不是在给陛下脸上抹黑吗?

    “因此,这个时候,石原君选择隐居,让陛下和内阁以及重臣们好好冷静一下,才是上上之策!”

    众将佐或是恍然,或是沉思,许多人都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起来。毕竟在参谋本部工作,他们的远比一般人高,带兵打仗统领一方应该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但如果盲目地跟着石原莞尔去隐居,天知道以后会怎样。

    石原莞尔见状,心中一沉,摆摆手道:“今田,柴山,人各有志,不能勉强东条随时都有可能到参谋本部履职,我知道我们中的某些人,急于在新总长面前表现一番,以便重新获得启用,因此不愿跟着我受苦的,现在可以离开我的办公室

    “放心吧,此次陛下只是让诸君暂时停止职务,但并未剥夺军职,相信只要你们和我保持一段距离,东条会让你们恢复职务的,毕竟2000参谋本部的工作也需要保持延续性,你们都是我精心选拔,能力不俗,都有机会留任,而且由于一些人的离开,不少位置空了出来,你们升职的可能很大!”

    二十多名参谋本部将佐,相互看了一眼,沉默片刻后,开始有人向门外走,木下多闻犹豫良久,背负的使命终于还是迫使他转身离去,最后总长办公室里只剩下今田新太郎、河边虎次郎、柴山兼四郎、中岛成一和若松只一五人,

    中岛成一气得浑身瑟瑟发抖,指着离开众人的背影:“这些叛徒,败类,毫无节操,中岛真羞于与之为伍!”

    “走了好,走了好,走了我也不用担心身边的人怎么安排了”石原莞尔非常豁达地说:“所谓人走茶凉,古今皆是如此,也怨不得他们!能有你们五个陪伴在我身边,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石原莞尔挥挥手,示意五名心腹手下在自己左右坐下,这才接着道:“如今帝国霸业已经到了极盛处,似乎距离最终的胜利只有一步之遥,实际上却蕴含着巨大的危机,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接下去如何维持,我心里也没底。因此,此次撤职,未尝不可看做是我们死中求活的契机!

    “以我对陛下的了解,就算他怨我不听他的命令,但多少还是信任我的眼光,若是反攻东亚大陆失利,那么必须得为帝国寻找下一个进取的方向,以牵制和削弱同盟国的力量,因此任命我担任南美军总司令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现在等待最后装船运走的第三、第十三两个师团就驻扎在东京湾码头附近的品川军营,一旦我获得正式任命,我即可选任一师团把他们的战车队调过来,护送我们离开。只要到了南美,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开创出一番事业来!”

    柴山兼四郎一脸兴奋:“阁下,原来您已经有了万全之策,这下我就放心了!”

    石原莞尔叹了口气:“一切还是得看陛下怎么拿主意了如果陛下恨我入骨,则我真有可能会卸甲归田,带着一干红颜知己隐世不出,以免战败后蒙受耻辱!”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嘀铃铃”响起,石原莞尔神经质般猛然站起,迅速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机的话筒,故作镇定地问道:“我是石原,请问是哪位?”

    “石原君,我是板垣,我现在已经抵达羽田机场经过陛下、内阁和重臣会议的协商,陛下正式任命你担任南美军总司令,牵制美军的兵力,恭喜你啊,石原君!”板垣征四郎爽朗的笑声传来。

    石原莞尔大喜过望,连声道:“谢谢,谢谢你啊,板垣君,石原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报答你的恩情!”

    板垣征四郎笑着道:“我们是好朋友,就不要说谢了,若非是你,我这个陆相也不会一当就是五年,整个家族都跟着沾光你真要谢,就谢近卫君和永野君吧在御前会议正式举行前,永野君与及川君取得一致,随后,近卫君有了我和及川君的支持,统一了内阁的思想,近卫君又与陛下闭门协商了一个多小时,出来时陛下眼睛都被近卫君说红了,这才有了这个任命!”

    石原莞尔感激地问道:“首相大人和永野君回来了吗?我想当面谢谢他们!”

    板垣征四郎道:“他们现在都还在澳洲澳洲如今的发展非常喜人,工农业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年底了,近卫君需要与陛下及内阁阁僚一起,制定下一年工农业发展纲要,永野君要到达尔文港的造船厂视察,海军定制的五艘秋月级驱逐舰便在那里建造,永野君不亲眼看一看,不放心!

    “此外,陛下谕旨,让你尽快到南美赴任,最好今天就走!所以,你要请客,下回再请吧!”

    石原莞尔立即明白,这是裕仁不想他与新任总长东条英机闹翻,于是道:“板垣君,现在我这里被抗议的人群给堵住了,麻烦你到品川军营,调整装待发的第三师团的战车大队到参谋本部,我要坐车离开。第三师团长樱田孝义中将是我一手提拔,只要你出示陛下谕旨,樱田便会领命而来!”

    话筒里传来板垣征四郎爽朗的笑声:“放心吧,我从机场回去,正好路过品川军营,哪怕没有陛下谕旨,难道樱田就不给我这个陆相的面子吗?”。

    “拜托了!”石原莞尔说完放下电话,今田新太郎等人早已簇拥上来,欢欣雀跃不已,纷纷说恭喜大人夙愿达成。

    石原莞尔满脸笑容:

    “大家回去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我们一小时后在楼下会面,等待第三师团的战车到来。此去征程万里,大家想好回去怎么说,最好带着家人一起走,我早已联系了船运公司,准备了三艘万吨级客轮,足以让大家无牵无挂地带走所有值钱的家产和全部家人!”

    若松只一暧昧地问道:“阁下准备这么多船,不会是想把你的红颜知己全都带走吧!”

    石原莞尔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难道这样有什么错误吗?南美那个地方虽然也出产美女,但哪里有这几年我收集的美女出色,不带上她们,难道我就不担心我头上会绿油油一片吗?”。

    今田新太郎等人一听再次哄然大笑起来,心中的阴云一扫而空。

    一小时,石原莞尔身着大将制服,出现在军部大楼一楼大厅,八名侍卫恭敬地拿着石原莞尔收拾好的背包,站在他的身边,今田新太郎等人陆续到齐,石原莞尔看了看表,预计第三师团的战车应该快到了,便带着大家向门口走去,与趾高气扬带着十多名将佐前来的东条英机迎头撞上。

    换作以往,肯定石原莞尔一个“东条上等兵”的招呼就过去了,但现在他不卑不亢,面露微笑,向东条英机微微点了点头,便站到了一边。

    东条英机登上陆军最高宝座,意气风发,看到石原莞尔及他身边的人一副逃难的落魄样,不由停下脚步,站到石原莞尔身边:

    “石原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想到我会接过你的位置吧?现在你有什么话好说?”

    石原莞尔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东条英机的手,吓得东条英机缩手不迭,但石原莞尔索性把东条的两只手合拢一起,使劲抓住不肯松开,嘴里大声道:

    “东条君,我们之间虽然政见不同,但对帝国的拳拳之心,天日可表。虽然我预感到此次你的计划非常冒险,失败的可能性很高,但我依然祝愿你马到成功,这样对帝国,对你我都是一个交代!

    “如果一时失利,你也不要气馁,切记要和军令部协商,把舰队缩回来,同时预防南支那军队的空袭,我担心他们会报复,甚至可能把东京烧成一片白地!一旦遭遇此惨况,希望东条君以大事为重,尽快组织工厂企业和民众的迁移,澳洲和南美都是不错的选择。拜托了,东条君!”

    说完,石原莞尔放开东条英机几乎被握得青紫的双手,一个几乎九十度的鞠躬,随后直直地看着东条英机。

    东条英机只觉得两只手痛得几乎快失去知觉了,又看到石原莞尔一脸严肃地看向自己,一时间不知道他是故意装疯卖傻,还是真正准备与自己化干戈为玉帛,不由愣住了。

    这时,大楼外面响起了柴油发动机的轰鸣声,以及吵闹和喧哗声,随后陆相板垣征四郎大将和第三师团长樱田孝义中将大步走了进来。

    板垣征四郎笑着与东条英机和石原莞尔打招呼,樱田孝义此时已经知道东条英机担任参谋总长职务,因此按照规定先给他这个最高指挥官敬礼,然后再给顶头上司石原莞尔敬礼,随后站到了石原莞尔身后。

    东条英机这时还不知都石原莞尔已经担任南美军司令,奇怪地问板垣征四郎:“板垣君,樱田这个时候来这里干什么?”

    板垣征四郎笑着道:“东条君比我早行一步,还不知道陛下已经任命石原君担任南美军司?000钜恢埃?谌?ν旁缫鸦??厦谰??衷谟L锞?抢从?铀玖罟偕先巍!?br/>

    东条英机惊讶不已,过了一会儿才冷冷地对石原莞尔道:“石原君,看不出来,你还挺会钻营的,才刚刚从参谋总长卸职,就捞了个肥缺,佩服啊!”

    石原莞尔不以为忤,再次道:“东条君,不管以前我们有什么误会,请一切以国事为重。今后如果有什么感到难以解决的难题,请务必给我来电,我一定竭尽所能帮助你做出正确抉择!

    “如今帝国已经到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关键阶段,让我们放下所有分歧和争端,一切为了帝国的明天而努力!”

    看到参谋本部、陆军省的留守将佐纷纷出现在楼梯口和大厅四周,而且陆相板垣征四郎一脸热切地看着自己,东条英机不得不考虑影响,终于放下架子,向石原莞尔回鞠一躬:“石原君这些年来为帝国所做的努力,东条也看在眼里,以后东条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关照!”

    石原莞尔展颜一笑,上前扶起东条英机,握住他的双手摇了摇,随后放开,再次一个鞠躬,展露真诚的笑容,这才转身离去,看得惊讶不已的今田新太郎等人和樱田孝义连忙跟上。

    板垣征四郎对东条英机感叹地说道:

    “好一出将相和,今后东条君坐镇中枢,我负责军队的日常管理与后勤保障,石原君在前方为帝国征战,如此协作,何愁帝国大业不兴?东条君,我去送送石原君,陛下命令他今天就得出发去南美,以后不知何年何日才可见面”

    说罢,板垣征四郎也追石原莞尔等人去了。

    东条英机下意识地来到大楼门口,看着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等人上了第三师团的装甲运兵车,冲破阻拦的人群,扬长而去,心中嘀咕道:“这个石原莞尔,到底是真的向我投降,还是想稳住我,图谋东山再起啊?”

    ~~~~~~~~~~~~~

    ps:求下推荐票,谢谢啊!

    !#

    第一九六八章另类将相和

    第一九六八章另类将相和,到网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