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八二二章  反攻远东的构思

第一八二二章  反攻远东的构思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41:07
    第一八二二章反攻远东的构思

    六月二十六日,在得到“千里眼”一号卫星摄制的清晰照片后,安毅心神为之大定,随即连夜乘坐火车前往安心城,与劳守道、蒋云山、董馥川、马君武等智囊闭门协商。

    二十八日,安毅乘坐火车返回新京,立即发布命令,召集全军各方面军、集团军、师及空军、海军将领,至新京举行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

    会议举行的第一天,根据胡家林本人的意愿,免去其中亚军区司令员的军职,复归新京,正式履行南华国防部长的职务。前中亚军区参谋长黄智中将,调归总参,重新担任副总参谋长,同时晋衔上将。

    次日,军事委员会下达命令,对各战区训练和战斗中表现出'色'的三百六十二位将校,通令嘉奖,以上人员均晋衔一级,部分保留原职外,大多数将出任更加重要的领导岗位。

    第三天,总政治部对参加地方工作的四百三十六名军转将校在基层履职期间的表现进行公示,其中三百六十二名将校表现出'色',成功地完成了组织上交予的任务,在发展地方经济、交通、教育等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

    根据本人意愿,有二百一十二名将校选择回到原部队,提一级使用。剩下的一百五十人予以升职奖励,此后将留在地方工作。

    其他七十二名将校中,有五十一人表现一般,对于调任地方工作存在抵触情绪,工作比较被动,没有发挥主观能动'性',但在任职期间,也没有犯下什么原则'性'的过错。按照总政治部的规定,对这五十一名将校予以通报批评,降职使用,如果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再玩忽职守,将予以开除军职及公职的严厉惩罚。

    最后的二十一名将校,不是在地方担任领导职务期间急功冒进,犯下巨大错误,就是做事消极应对,遇到困难退缩不前,给党和军队形象抹黑,以上人员一律转入预备役,经过思想和学习后,再酌情分配工作。

    这其中,有三人情况比较特殊,在他们担任地方主要领导期间,所在县、市经济总量上升很快,但他们在工作中收受贿赂,为家人和亲朋好友谋求私利,累积贪污超过五千华元,按照军事法庭判决,于当日执行了死刑,其赃款也没收充公。

    由于赏罚分明,让整个军政两界风气为之一肃,也让新一批接到总政治部调令的军转将校,不敢有所懈怠,未来必全身心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力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一周后,全军扩大会议结束,安毅颁发军事委员会'主席'令:即日起,对军队序列重新进行规划,对各方面军、集团军、师班子进行调整,调整期为一个月。希望所有将校能够坚守岗位,站好最后一班岗。

    这次调整,除了部队主官的交流外,最为显著的变化,便是继续强化了方面军的作用。

    原有的方面军编制,仅仅下辖三个集团军及直属警卫军,无法真正独当一面,若是调动其他方面军予以援助,则由于大家级别相同,军令无法得到有效统一,容易形成各自为战的局面。

    本次调整,撤消了直属军、师的编制,直属军编为新的集团军,直属师则分流到各部,按照新的编制,方面军至少下辖四个集团军以上,通常是八个集团军,每个集团军下辖三个师及坦克旅、装甲旅、工兵旅这样的直属部队。此外,调动部队跨界助战,基本上以集团军及其下序列部队为主,不会再干扰各战区领导班子的统一指挥,易于把所有军事力量捏合成一个拳头,一致对敌。

    按照会议规划,顾长风集群与杨冠集群,正式合并为中南方面军。

    该方面军主要作战方向为马来亚和缅甸,由顾长风上将出任该方面军司令员,杨冠中将担任政委,谢驰中将为副司令员。师以上将领,除部分留任本方面军外,大多调往其他方面军任职,再由其他方面军调来对等的将领履职,正式拉开了军事干部的大轮换,削除山头主义的隐患。

    夏俭集群及安晋率领的山地集群,合编为缅北方面军,由夏俭上将出任方面军司令员,颜耀寰中将担任方面军政委,孙竹铭中将出任副司令员,焦广绪中将担任参谋长,主要作战方向为缅甸及东印度。

    根据总参调令,前山地集群司令安晋中将转任由特种精锐及各方面军精英组建的首都卫戍区司令员,参谋长梁振宇调任卫戍区政委。卫戍区下辖三个近卫集团军,全部由特种部队官兵、受伤痊愈老兵或功勋官兵组成。

    卫戍区将着力打造最精锐的机动作战部队,尽快形成全天候快速反应能力,以策应各方面军作战。

    印度方面军由李金龙集群及调往西印度的张承柱集群组成,安毅的两位义兄在该方面军出任主要职务,其中张承柱上将担任方面军司令员,李金龙上将为政委,巫宪伟中将出任副司令,主要作战方向为东印度地区,同时承担俾路支斯坦及次大陆海岸各城市的防守安全重任。

    叶成集群及杨九霄集群,组成中东方面军,由前坦克集群司令官叶成上将担任该方面军司令,由杨九霄上将出任政委,马远江中将担任副司令员,黄汉乾中将任参谋长。

    该方面军为加强编制,下辖十二个坦克师、八个装甲步兵师、十二个摩步师,另配属有若干独立重坦克旅、坦克驱逐旅、榴弹炮旅及陆航部队,主要用于警戒德军及防备未来美、英、法、苏等国对波斯湾地区的觊觎。

    中亚方面军为新编成的方面军,由萧无坦克集群及乌拉尔守备部队组成,副总参谋长赵瑞上将担任该方面军司令,前中亚军区政委黄应武中将出任方面军政委,前坦克集群司令官萧无担任方面军副司令,前总参作战部部长沈子凌中将担任参谋长。

    根据规划,该方面军满编为四个坦克集团军(目前仅两个机械化军及集群直属部队),四个摩步集团军(目前仅两个摩步集团军),主要用于警戒与远东共和国及苏联接壤的地区,同时承担支援***及远东方向作战的重任。

    ***方面,由于同时应对东西伯利亚、远东、东北及热河、察哈尔等地的日军威胁,基本编制未变,军区司令员尹继南上将继续统筹对远东及东北日军作战事宜。按照规划,未来三个月内,原独立于安家军整体编制的北方军编制,将重新纳入安家军总体编制,新的战斗序列将由总参制定,由尹继南及***军区军事委员会予以执行。

    最后,为避免南京方面过度反应,国内部分各方面军、集团军、师等编制暂不做改变,等未来统一规划后再进行改制

    贝加尔湖,中国古代称之为“北海”,汉、唐、元、明等朝及清朝初期,该地皆为中国之领土,康熙及雍正年间被俄罗斯帝国巧取豪夺而去。

    有了这样好的地方落脚,该湖周边的伊尔库茨克、乌兰乌达、彼得罗夫斯克等城镇,很快便演变为俄罗斯帝国侵吞中国远东、东北及***等地的前沿基地,沿湖地区的工业及经济等也得到了一定的发展。

    苏联成立后,贝加尔湖事实上已经成为苏联的内陆地区,除非中国收回***,才有可能威胁到贝加尔湖的安全及归属。这也是苏联执意扶持***,使得其脱离中国版图的最主要用意,确保贝加尔湖地区及西伯利亚铁路的绝对安全。

    三八年秋,日军侵入西西伯利亚的军队被安家军逐回贝加尔加湖东岸,胡继秧受命统率大军,把战线维持在贝加尔湖南岸的哈马尔达班山脉一线,炎黄子孙收回贝加尔湖的主权才'露'出曙光。根据三九年南华'政府'与苏联签订的《和平密约》,包括克米罗沃、贝加尔湖、远东等地,都划入了南华版图,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贝加尔湖,已经是中国的领土,只等把***人驱逐出去就行了。

    伊尔库茨克城,位于贝尔加湖西南方向的安加拉河与伊尔库茨克河的交汇处,这里属于大陆'性'气候,严寒期长,享有“西伯利亚的心脏”、“东方巴黎”、“西伯利亚的明珠”等美誉,市中心与居民区间以天然白桦林连接着。由于受贝加尔湖调节,一月平均气温为零下十五摄氏度,夏天七月平均气温为十九摄氏,为休闲避暑的好地方。

    今天的伊尔库茨克,已经成为安家军反攻远东及东北的前沿基地,随着连接额尔登特至戈罗多克、斯柳甸卡铁路的通车,***首府库伦已经与伊尔库茨克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为前沿部队及时运去粮草、弹'药'、油料、重炮、补充兵等。

    从清晨开始,城北军用机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早上九点,陆续有车队开进机场,似乎有大人物光临。

    一架大型an6客机从天而降,在机场跑道上滑行一段距离后缓缓停下,尹继南正在闭目考虑日军前几天突然在边境线发起的零星枪击事件有何用意的时候,一个响亮的声音已然在耳边响起。

    “司令官,该下机了。”

    副官朱子语中校的提醒,打断了尹继南的思绪,他转头看了看舷窗外的景象,微微点头,缓缓站起来,披上侍从递来的风衣,一马当先,大步走向已经打开的机舱口。

    走下舷梯,迎面就是一列机械般“唰唰”敬礼的将领。

    尹继南回过礼,目光逡巡一遍,看到领头的三位中将,正是贝加尔湖集群司令官胡继秧、政委何毅飞及***中央方面军政委唐红雷,再过去就是贝加尔湖集群及增援的***中央方面军各集团军军长、师长,他们一个个穿戴整齐,皮靴擦得锃亮,显得精神抖擞。

    “司令,辛苦了。”胡继秧率先向尹继南伸出了手。

    “弟兄们都辛苦了”

    尹继南说完,突然感觉气温有些低,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的太阳,发现艳阳高照,这才醒悟这里是伊尔库茨克,是有名的避暑胜地,当下摘下手套,与众将一一握手。

    “走吧,去集群司令部。对了,让刘宇少将陪我一起,他已经被'主席'钦点为总参作战部部长,此行我顺便带他回库伦,然后派专机送他去新京。”

    尹继南说完,四处看了一眼,只见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大步走到尹继南面前,恭敬地敬礼。

    “好一个少年俊杰!”

    尹继南忍不住赞了一声,道:“所谓时势造英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官至少将,不过那是特殊的历史时期。没想到在我军制定了严格的升迁制度下,你依然能够这么快升到方面军参谋长,足见你的能力!来吧,我们好好聊聊。”

    说完,尹继南拉着刘宇的手,走向其中一辆轿车,待副官打开车门后,低头钻了进去。胡继秧等人已经得到总参的调令,因此对于尹继南的话并不感到惊讶,相互看了一眼,自觉地走向其他轿车,很快车队便启动,驶出了机场。

    车上,在尹继南的询问下,刘宇讲了自己华北抗战及淞沪会战期间,分配到总参谋部后跟在安毅身边时的情况,尹继南听了连连点头:

    “看得出来,兄长很器重你,这次调你回去,应该是有大用。一般按照我军的升迁习惯,你回去后干个一两年,再出来起码就是中将参谋长了,到战争结束或许能够晋衔上将,前途无量啊!希望你能好好干,不要给我们***军区丢脸!”

    见刘宇还有些腼腆,尹继南又问:“你对日寇犯边,每天打冷枪,却不发起正规的进攻,有何看法?”

    “应该是试探我们的反应!”

    刘宇自信地回答:“现在,日军不断从其国内抽调部队前往澳大利亚作战,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担心我们会主动发起作战,所以就用这种方式,来试探我们的忍耐底线。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只要我们不理会他们,过一两天他们就会主动停止'骚'扰,然后从远东调动部队前往澳大利亚增援!”

    “哦!?”

    尹继南眼睛一亮:“你是说,***人就连远东的部队也敢调动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呢?”

    刘宇耐心地解释道:“对于现在的***来说,由于我们安家军优势的陆军及空军的出现,其军政两界上上下下都有一种危机意识。相对于东北及华北处于我军兵锋威胁之下,***本土也有我军战机轰炸的先例,孤悬海外的澳大利亚,四面皆是茫茫大海,而且面积足够大,资源也很丰富,是一块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这些年来,日军对我们还无胜绩,或许连***人自己也没意识到,他们对我们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莫名恐惧,所以急于找一条退路,而澳大利亚,则被认为是天赐于大和民族的宝地。我现在甚至怀疑,两年前澳大利亚那场空前的大瘟疫,便是***人一手发起,为的便是军事征服澳大利亚时少些阻碍!“

    尹继南见刘宇的某些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赞赏地说道:“我现在突然明白,为什么大哥会如此器重你了,你确实很有天分。”

    说到这里,尹继南抚着下巴,若有所思:“这么说起来,至少今年不会打大仗这样的话,还有近一年的发展时间,期间除了大力修建道路外,还可以尽量囤积弹'药'和粮草,这样明年春季发起反击的话,就更有把握了!”

    刘宇知道尹继南和安毅的亲密关系,略带敬畏地看着眼前这位军中三号人物。马上就要离开***军区了,不管尹继南想没有想到,他决定还是给尹继南提一个醒:“司令官,不知道对盘踞在东西伯利亚、远东及东北的日军的反击,你打算从何着手?”

    尹继南一愣:“总参不是让我们从伊尔库茨克为***,经西伯利亚铁路大动脉,逐步把日军'逼'下大海吗?难道有什么问题?”

    “这个战略费时费力,而且兵员的损耗会非常大!”

    刘宇直言不讳地说道:“贝尔加湖以东的乌兰乌达、彼得罗夫斯克、赤塔等地,早年为俄罗盘踞,构筑了极为坚固的堡垒,后来苏联又多次予以加固,若是选择强攻,损失会很大!既然这一路如此困难,为何不转变下思维呢?

    说到这里,刘宇提高了声音:“司令官,据我所知,现在东北的工业发展,几乎比得上***的本土了。日俄战争后,***即在东北投资建厂,九一八事变之后,这种趋向更为明显,随着东北丰富的铁矿和煤矿资源得到开发,加上***人构筑了完善的铁路和公路交通,从沈阳到大连的沈大线两侧,工厂烟囱林立,城市连成一片,成为举世闻名的‘绵长工业区’,沈阳铁西区更是被誉为‘东方鲁尔’。

    “若是开战后,这些地区完好无损地落入我们的控制,那么我们的工业水平,会有一个急速的提升,对于日后我们开发西伯利亚及远东,大有好处!因此,放弃由西伯利亚铁路发起反攻,而是在***东南部地区寻找一条快速前往辽南的道路,果断地选择出击。只要能够顺利拿下辽宁全境,我们即掌握了战役的主动权,随后慢慢由南向北,收复吉林、黑龙江和远东,日军怕后路被断,不管其在乌兰乌达、赤塔、海兰泡等地构筑的堡垒有多坚固,也必须得选择后撤,这样我们就可以自由选择决战的时间和地点,给予日军致命一击!”

    尹继南有些惊讶地看了刘宇一眼,随即陷入沉思中。

    ~~~~~~~~~~~~

    ***:谢谢弟兄们的打赏、订阅和***!

    嗯,明天是周一,拜求免费的推荐票和五星评价票!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