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六七四章  江南之行

第一六七四章  江南之行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34:25
    第一六七四章江南之行

    上海,江南船厂码头。

    由于安毅要前来主持舰船下水仪式,为确保安全,今天船厂并未对外开放,参加下水仪式的,是南华海军部的官员及海军鄱阳湖舰队的官兵,此外就是应邀出席仪式的中华民国海军的代表。

    安毅、杨杰等人来到干船坞正前方的观礼台正中央,一眼望去,四艘舰体建造已经基本完工的“黄浦江”级驱逐舰,正静静地躺在干船坞里,每一艘舰船顶部都飘着一个灌满氢气的巨大彩球。

    观礼台上的来宾,纷纷到安毅跟前敬礼或者是打招呼,国民'政府'海军部部长陈绍宽脸带灿烂笑容:

    “安将军,真羡慕你们,竟然一口气建造四艘驱逐舰,了不起啊!”

    安毅与陈绍宽亲切握手,谦虚地说:“哪里,哪里,都是些小吨位的战舰,陈部长麾下几千吨的战舰多得很,未必看得上眼!”

    由于去年抗战伊始,安毅即沉船堵塞长江主航道,导致日本优势的海军舰队无法进入长江,原本准备自沉堵塞江道的中央海军舰队也因此保住了。

    抗战爆发前,中国海军由中央海军、北方海军和广东海军三部组成,中央海军下辖第一舰队、第二舰队、练习舰队、海岸巡防处和海道测量局,北方海军下辖第三舰队,广东海军则由广东省江防司令部组成。

    其中中央海军在国民'政府'行政院海军部的直接统辖下,主要布防于长江、东海方面,北方海军由冀察政务委员会及青岛市'政府'支付经费,主要行动于青岛、渤海方面,广东海军由广东'政府'统辖,主要行动于广东沿海及珠江。各海军呈独立状态,有各自所属的舰队、学校、船厂和陆战队等。

    战争爆发后,为预防日本从青岛登陆,第三舰队将全部舰船沉没以***青岛大小港口。广东海军固守珠江,中央海军集结于南京附近。

    待到淞沪会战结束,中央海军建制保存完整。

    目前,第一舰队拥有巡洋舰海容、海筹、宁海号,炮舰逸仙、永健、永绩、中山、大同、自强号,驱逐舰健康号,运输舰华安、安定、克安号;

    第二舰队旗舰为订购自日本播磨造船厂、于去年三月入役的平海号巡洋舰,此外还拥有炮舰楚观、楚谦、楚同、楚泰、楚有、江元、江贞、咸宁、永绥、民权、德胜、威胜号,炮艇江犀、江鲲号,鱼雷艇湖鹏、湖鹗、湖鹰、湖隼号;

    练习舰队包括巡洋舰应瑞、通济号;

    海岸巡防处下辖炮艇诚胜、义胜、勇胜、公胜、顺胜、仁胜、江宁、海宁、绥、威宁、肃宁、崇宁、义宁、长宁、正宁、抚宁号。

    这些舰船,巡洋舰排水量在1900吨至4300吨之间,炮舰排水量247吨至1550吨,驱逐舰排水量400吨,炮舰、炮艇排水量50吨至350吨,鱼雷艇排水量96吨,在长江水面算是一股决定'性'的力量。

    陈绍宽自然清楚,自己这个海军部长若不是安毅,恐怕已经成了光杆司令,因此对安毅十分尊敬:“安将军,我那些舰船也就在长江耍耍威风,但要想进入大洋,恐怕还不够日本海军塞牙缝的。反倒是安将军励精图治,由自己的船厂自行建造战舰发展海军,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没办法,若是我们再不努力,就永远无法追赶上列强的步伐了,不过海军可是吃钱的玩意儿,我现在可是勒紧肚皮过日子啊!”

    安毅说到这里,正好路程光也来到了观礼台上,安毅向陈绍宽告了声歉,带着杨杰、陈瑜和沈凤道,迎上前去。

    “'主席'好!”

    由于是正式场合,路程光满脸笑容地向安毅敬了个军礼。南华海军第一炮十分漂亮,全歼暹罗海军,现在又有四艘驱逐舰下水,海军实力再次加强,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

    安毅拍着路程光的肩膀:“程光,看来当初我选择你来担任河防司令真是挑对人了,这几年,由河防部队到鄱阳湖舰队,再到现在的南华海军,咱们一步一个脚印,终于走到今天,只要这样继续下去,咱们的海军总有走向大洋的一天!”

    杨杰对于路程光这位南华海军司令非常欣赏,安毅已经和他说好,到南华后他将出任副总参谋长职务,与杨飞同列。以后少不了和海军打交道的机会,在观礼台就座后,两人兴致勃勃地聊了起来。

    这次江南造船厂建造的“黄浦江”级驱逐舰,排水量1000吨,舰长100米,全宽9.35米,吃水3.30米,装有两台蒸汽轮机、四部重油锅炉,双轴推进,动力达19000马力,最大速度27.8节,续航能力3500海里/18节。

    按照规划,武备包括三联装m1933式100毫米高平两用主炮,战舰首尾各有一座炮塔,另装备有m1935型37毫米全自动高'射'炮八门。在船尾中轴线上,装备一座三联装鱼雷发'射'管,另外两座双联装鱼雷发'射'管分别配备在两侧船舷。为反潜和反鱼雷需要,还将装备三联装25毫米机关炮四座,深弹投放轨两条,投放机两台。

    陈绍宽又走了过来,向正在用望远镜仔细观察战舰的安毅低声问道:“我听说这次建造的驱逐舰,没有装备大口径主炮?”

    安毅放下望远镜,笑了笑道:“100毫米炮够用了,若是采用延时开花弹,在舰船附近炸开,对船员的杀伤不比大口径重炮差。未来海战将是海面以下、海平面和空中的立体式争夺,巨炮决胜的年代已经不复存在,这种高平两用炮正合适。”

    陈绍宽呆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脱口问道:“这么说来,以后南华海军将会着重发展以航空母舰为核心、辅以潜水艇的战舰编队?”

    安毅对陈绍宽的敏锐嗅觉有些惊讶,微微点了点头。

    陈绍宽一脸羡慕:“早在十一年前,我担任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时,就曾经上书,建造中国自己的航空母舰,但到了现在,梦想依然遥遥无期啊!”

    就在这时,船厂里鼓乐齐鸣,随后响起热烈的欢呼声,原来时间已到,战舰下水仪式即将开始。

    随着《我的祖国》的音乐声响起,全体到场者起立,向走到观礼台前的安毅致敬。

    主持仪式的江南造船厂厂长魏子琅在介绍了这一级别战舰的基本情况之后,安毅从侍卫的手里接过i式自动步枪,对准四艘战舰上方飘扬的彩'色'气球,“啪啪”连续四声枪响,气球应声炸开,里面装着的无数彩'色'丝带飞舞下来,撒得船坞和战舰上到处都是。

    随后,安毅走下观礼台,用力将一瓶瓶香槟酒,向船头掷去,瓶破之后,白'色'的泡沫四处飞溅,酒香四溢。

    在安毅结束掷瓶礼之后,全体到场者面向新船,行注目礼,并热烈鼓掌,接着缆绳被砍断,在飘扬的彩花和彩带下,四艘战舰先后缓缓滑入水中。

    仪式的最后,原本应由安毅发表一番激动人心的讲话,但江南造船厂毗邻大上海,人员复杂,日寇间谍很多,为了安全考虑,这一程序被取消了,路程光简单地讲了一下这四艘战舰下水的意义后,整个仪式便结束了。

    中午,安毅和造船厂厂长魏子琅、工程师和工人代表共进午餐,下午乘坐火车,离开上海前往杭州,与浙江省'主席'黄绍会面

    西湖畔的谭公馆,去年年末发生在杭州西南郊的战事,并未给这里造成破坏,花坛草坪、古树绿荫,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风貌。

    安毅与黄绍、杨杰聚坐在西湖湖堤的凉亭里,窃窃私语,周旋与黄绍的红颜知己辛欣坐在远处的草坪上,交流着对声乐的认知,不时传出几声悦耳的歌声,赏心悦耳之至。

    安毅延续着昨日在吴淞口的话题,问道:“耿光,你昨天说未来党国可能会陷入更深更浊的派系斗争的泥淖中,有什么依据吗?”

    杨杰看了一眼黄绍,向安毅道:“委员长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他却没发现,过于拔高三青团,难免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三青团形同‘新宠’,***有如‘弃'妇'’,‘党员看团员,好象是新起之敌;团员看党员,当作落伍分子’。委员长对三青团既以新生力量相期,三青团团员亦不免自我认知膨胀。他们以‘新生命’、‘新细胞’自诩,对***公开嘲笑、讽刺、轻蔑,并有意散布‘党旧团新’、‘团高一切’之言论。在三青团的宣传凸显下,***被推到了一个至为尴尬的境地,留在***内的人被目为衰颓腐化之辈,甚至被三青团列为革命的对象。你们说说看,这不是自己拆自己的台吗?”

    安毅赞同地道:“***的组织机构长期以来为cc系独大,cc系对***党务组织的缺失,确实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正是因为这样,新建立的三青团既被赋予革新***积弊的重任,cc系自然不能再充当三青团的组织中坚。基于这一考虑,校长在筹组三青团时,主要是启用原力行社成员来承担起这个新组织的组建任务。”

    黄绍这时也品出味来了,连连摇头:“不妥,不妥,如此一来,战前cc系与力行社之间的派系宿怨,顺理成章地转变为党团之间的对峙和冲突。委员长本来希望通过三青团来统合和弥缝党内各派,结果反而会导致更加激烈的派系斗争。”

    “是啊!”

    杨杰叹息道:“委员长在组织体制的设计上,存在巨大缺失,三青团与***之间双轨竞进的关系,将导致彼此难能相容共济。委员长为将三青团打造为一个革命的团体,因此赋予三青团以自主运作的政治地位,一则为了避免***的旧党风和旧习气渗入新组织,二则为了避免***的组织机构对新组织掣肘。

    “但是,三青团却是经由***全国代表大会决议而成立,并在党章中规定了团对党的从属地位,在实际运作过程中,除了委员长以党总裁兼三青团团长外,***与三青团之间并不具有组织体制上的统属关系。三青团自始至终,不受***组织机构的统辖。***中央和地方各级党部对三青团的组织、人事、经费等无干涉和过问的权力。

    “从中央到地方,党团之间各成系统,任何将三青团纳入***统制之下的企图,均将遭到力行社势力的抵制。上月末我与中央监察委员会秘书长王子壮聊到三青团时,他说一部分三青团员公然以党已成过去,团将代之而兴相号召,置其原意号召青年加入本党之旨于不顾,让人难以接受!”

    黄绍与杨杰相处多年,长城抗战期间曾经一起共事,后来在庐山军官训练团时,又分别担任团副和区队长,在他心目中,一直认为杨杰虽才华出众,但为人却不近情理桀骜不驯,此时一听,才知道他对政治也有其独到见解。

    杨杰继续说道:“由于党与团维持一种二元双轨体制,彼此势必在组织发展上产生竞争和矛盾。比如三青团团章将团员年龄设限在十八到三十八岁之间,这样一来,***只有两条出路:要么只吸收那些缺乏朝气的中年人和保守衰朽的老年人入党;要么与三青团争夺青年。***如选择前者,无异于自取灭亡。

    “从战前***党员的年龄结构来看,80%以上的党员在三十九岁以下。也就是说,***本来就是一个以青年人为主体力量的党。三青团成立后,无异侵夺***原有组织的势力范围。***自然不甘放弃,党团之间在成员吸收上不可避免地产生摩擦和冲突。其结果必然是党团部均不管年龄大小,尽量吸收新分子,由吸收而争夺,由争夺而攻击,由攻击而诋毁,因此形成党与团的对立。”

    安毅听得入神,连连颔首。

    通过杨杰深入浅出的讲解,安毅突然有些明白了,原来的历史上为什么***会比不上***了,在组织力上两者根本就不是同一等级的对手。

    “在战前的地方政治运作中,主要是党、政之间为争夺权力资源发生矛盾和冲突,但自三青团成立后,很快便介入地方权势资源的争夺中,使地方政治生态更趋混'乱'和复杂。党、政之间的二元冲突势必将演化为党、政、团三股力量的倾轧。

    “委员长原本寄望三青团能革新***的积弊,未料三青团的种种表现和旧的***在作风上难分彼此,持续下去,必然是党部官化,团部党化;党员官僚化,团员党员化。三青团虽在组织关系上与其***日趋疏远,而在行为方式和工作作风上,却又与母体日趋接近。一个原本以改造***为志向的三青团,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第二个亟待改造的对象了。”

    黄绍心情很沉重:“党团斗争是一个方面,党政斗争更是惨烈。国民'政府'效仿俄共实行以党治国,但我们的以党治国在具体运作方式上与俄共有所不同。俄共自中央至地方,均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自上而下,权力均集中于各级党委。而我们只在中央一级以党统政,在地方则党政分离;党只管党,政只管政。

    “由于地方政治资源主要掌控在'政府'之手,党部所能控制的资源极为有限。但党部往往不甘寂寞,觊觎和干涉地方行政之事时有发生,加之***中央要求地方党部和地方'政府'之间互相监督,这实际上为党政冲突奠立了法理基础。在党部一方看来,党权高于一切,中央既然以党统政,地方也应是党部凌驾于'政府'之上,故时常挑战'政府'的权力,与'政府'作对为难。而在'政府'一方眼中,党部无足轻重,甚至视同赘瘤,必欲去之而后快。加之地方'政府'人员的文化程度和素质一般优于地方党务人员,这也使前者难免睥睨后者。”

    “好,说得好!”

    安毅禁不住使劲地拍了一下大腿:“耿光兄和季宽兄所言,让安毅茅塞顿开,以前我对国内的政治还有些'迷''迷'糊糊,听二位这么一讲,豁然开朗啊。这也是我在南华重新开始的重要原因,相比而言,南华为新复之地,对旧有势力推到即可,宛若一张白纸,随便怎么规划都行,而在国内,元老与新贵对权力的争夺,党内和军队各派系的倾轧,想做点实事时那种束手束脚的无力感,让人不寒而栗。季宽兄,我已经请耿光兄到南华担任我的参谋长,你愿不愿意到南华来帮我?”

    黄绍这才明白安毅为什么会和杨杰一同造访自己,有些为难地说:“委员长对我有知遇之恩,委以省'主席'重任。党国或许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过我辈男儿,不就是为解决各种疑难矛盾而存在的吗?若是什么都一帆风顺,还要我等做什么?”

    安毅神'色'极为严峻:“可是时不我待,目前欧洲爆发战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会被卷入战争,最终会演变为世界大战。若是留在国内,等到把方方面面的关系理顺,人家都打得差不多了,该商量着怎么分赃了,时间耽搁不起啊!”

    杨杰也劝道:“既然季宽兄也明白国内形势的复杂,为什么不索'性'跳出来,从事一个有生气的、蓬勃的新事业,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尽一份心力呢?”

    黄绍依然摇头:“介公以国士待我,我自以国士报之。只要我在浙江省'主席'任上一日,就要把工作处理好!小毅,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有我的为人处世的原则,请勿强求。”

    “好吧!”

    安毅虽然心中失望,但脸上堆满笑意:“我们是兄弟,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不过,我有个建议,若是以后兄长觉得在国内过得不顺心了,随时欢迎到南华来,小弟必扫榻以待。”

    黄绍笑而不答,招呼道:“喝酒,喝酒,话题太沉重了,辜负这西湖的如画美景啊!不如我叫辛欣来弹奏一曲,如何?”

    安毅见状,拍手道:“好,就请辛欣伴奏,让旋儿演唱一曲我给她新写的歌曲”

    ~~~~~~~~~~~

    ***:谢谢弟兄们的***,谢谢huanghuzia、书友110217200944221、guohuizhu大大的打赏!

    求订阅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