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六四二章  丧家之犬

第一六四二章  丧家之犬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32:09
    第一六四二章丧家之犬

    南华,新京,总参谋部作战室。

    安毅与杨飞、邓斌、赵东全、刘卿、沈子凌等一干总部将领,全都熬夜未睡,一直关注着前线战事进展。

    暹罗北部和东部的战局均进展神速,截止凌晨七时,北线,山地集群已经成功占领清盛、湄占两镇,进'逼'清莱府城;东线,夏俭方面军成功突破湄公河防线,占领肯马拉。

    暹罗北部的清莱府城,驻扎有暹罗军一个师,山地集群九个师如虎群下山,拿下应该不成问题,按照预定计划,占领清莱后部队不做休整,只派少数部队维持治安,主力继续向南快速挺进,以攻占清迈为第一阶段目标。

    清迈是暹罗第二大城市,长期作为暹罗历代王朝的首都,是中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国际上影响巨大。同时,清迈也是曼清铁路(曼谷至清迈)的北部起始点,庞大的公路网络辐'射'周边五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暹罗军'政府'这里设有暹罗北方面军司令部,下辖六师,其中包括清莱师。从目前的情况看,暹罗军'政府'绝无可能放弃这个重要的副首都城市,清迈之战注定是决定暹罗命运和前途的重要决战。

    按照计划,占领肯马拉后,夏俭方面军将分出一个集团军迅速向西南方的乌汶进军,主力则向西北方的益梭通、塔瓦武里、孔敬一线开进。

    乌汶是呵乌铁路(呵呖至乌汶)的东线起始点,也是暹罗军攻打巴'色'的后方补给基地,一旦失陷,则暹罗军攻入南华境内的两个师,将立即断绝补给,暹罗人除了撤兵回援,并无其他应对办法。但对付安家军一个集团军六万余人,暹罗人即便回援,能否能够守住乌汶也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此刻南方的奥斯马一线,第三集团军已经取得了对扁担山脉南北关隘的突破,北上进'逼'加春、巴塞、素林等地,截断呵乌铁路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两大集团军配合作战,整个暹罗东南部局势将立即糜烂。

    而夏俭集团军主力向西北方向挺进,攻占益梭通、塔瓦武里、孔敬诸城后,暹罗军在北部和东北部发起的两处佯攻点,便立即被安家军分割,暹罗人布置在这一线的四个师一旦被消灭,再也无法组织起大规模军队进行抵抗。

    许多人可能会认为,直接攻下曼谷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但不要忘记,暹罗其实是一个君主立宪国家,身处瑞士洛桑的拉玛八世,随时可以组建一个新的'政府',取代军'政府',在暹罗任何一地组建反抗势力。而安家军要做的,便是彻底打消暹罗人东山再起的念头,如手术刀一般先将暹罗切割成不同的个体,彻底瓦解暹罗人的抵抗,待顾长风率部直捣曼谷后,整个暹罗必须完全地落入安家军的控制之中,绝对不允许出现大规模的暴'乱'和'骚'动,更不会留下供暹罗人翻盘的地区存在。

    “哈哈,早餐来了,大家先吃,吃完再说其他的。”

    总后勤部部长常保芳人未到,他那大喉咙先到了,很快二三十名官兵便拿着包子、馒头和装着稀饭的铁锅走了进来。

    安毅站起来舒展了下懒腰,笑哈哈地问道:“老常,你这个后勤部长不调度军需,倒是关心起我们的伙食来了,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啊?”

    常保芳走到安毅身边,笑着道:

    “放心吧,后勤工作耽误不了,部队正规化建设后,每一个项目起码有两名参谋跟踪进度,不会出纰漏的。看到大家没日没夜地干,我能睡得好吗?说不得只好管管大家的生活了。”

    安毅笑着拍了拍常保芳的肩膀,招呼一众将领来到摆满了早餐的桌子前。坐下后安毅先喝了一口粥,然后拿起筷子,夹起馒头就向嘴里送。

    刚刚吃个半饱,前线传来好消息:

    伞兵部队在清晨六点,突袭了曼谷城东的军营。

    当时暹罗军已经起床,正在以连营为单位,整齐列队,准备增援进攻华区的第二十师和二十一师。

    根据日本顾问的建议,暹罗军连夜对曼谷华区进行攻击,一则消耗华区守备部队的弹'药',二则用密集的进攻,让守军无法得到休息,三则通过不断变换攻击节奏,消耗守军的斗志。这样多管齐下,一旦发起最猛的一波攻击,可以取得很好的攻击效果。

    整个夜晚,曼谷城都在枪炮声笼罩下,这也是东北方的卡多镇发生战斗但曼谷却一无所知的重要原因。

    大'操'场上密密麻麻全都是人,驻马德望的安家军空三团在凌晨五点起飞,五个轰炸机中队在同等数量的战斗机护航下,突然出现在曼谷东大营上方,投下大量炸弹,暹罗人骤不及防,伤亡惨重。

    这个时候,伞兵趁着混'乱',先抢占了大营附近的炮兵营地,迅速调转炮口,向大营一通猛击,一时间航弹与炮弹竞相落下,炸得暹罗人鬼哭狼嚎。

    经过半小时的密集轰炸,整个大营已经千疮百孔,只有几栋楼孤零零地矗立在那儿。随着天上战机返航,伞兵部队对营区进行了坚决的突击,经过半小时的战斗,将暹罗人的残部全部压缩在那几栋大楼里。

    听完汇报,作战部部长沈子凌抬起头,有些惊讶地问:“按照计划,他们不是应该先攻击暹罗人的指挥中枢,打'乱'曼谷的指挥系统,进而为掌控曼谷创造条件吗?怎么会优先攻击东大营?”

    通讯部部长李煜甫道:“根据接应的弟兄介绍,曼谷城内建有许多密道,哪怕是突袭,敌人首脑也可从容从地道撤离,到其他地方继续指挥作战。与其在敌人反应过来后伞兵部队在多路大军夹击下陷入被动,还不如先在空军轰炸机群配合下消灭第二十二师,除掉曼谷城内这个最大的威胁,然后利用二十二师残部,吸引第二十师和二十一师来援,一步步消灭敌人。待二十一师和二十师兵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华区的冲锋队全线出击,一举解决残敌,这样曼谷城即可牢牢地控制在手里。”

    “'乱'弹琴!”

    副总参谋长杨飞放下碗,抹了抹嘴,站起来一脸严肃地道:“那他们有没有想过,若是放过披汶.颂勘、披耶.拍凤等人,这些军'政府'的首脑逃出曼谷城,纠集部队与我们作战到底,怎么办?这不是变相延长了战争的时间吗?”

    “老杨!”

    邓斌拉下杨飞,按在座位上:“他们有他们的顾虑,不管怎么说,空降部队只有一个团,而敌人则有三个师,先吃掉一个建制完整的师,拉近彼此的兵力,在后面的战斗中对付另两个残缺不全的师,这种选择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给他们布置的任务,只是控制曼谷城,确保华人的安全,保留案发现场,斩首任务只是附带,而且我认为,披汶.颂勘、披耶.拍凤等人,暂时放过比较好!”

    “哦!?谈谈你的想法!”

    安毅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听到邓斌这么一说,立即感兴趣地问道,旁边赵东全、刘卿等人也一起看向邓斌。

    邓斌分析道:“自三二年民主革命后,暹罗便实行君主立宪政体,国王是国家名义上的元首,也就是说,一旦披汶.颂勘、披耶.拍凤等人暴毙,暹罗国王便可以名正言顺宣布此前暹罗执行的政策非法,然后在海外重组'政府',再通过英、美、法等国从中斡旋,该赔款就赔款,该杀人就杀人,只要能保证暹罗的独立,让他们做什么都行!

    “可是,我们能接受英、美、法等国的调停吗?我们辛辛苦苦谋划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把暹罗以合理合法的手段兼并!只要披汶.颂勘、披耶.拍凤等人组成的'政府'存在一天,那他们就代表了暹罗人的真实意愿,就与我们处于战争关系,我们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这个民选'政府'身上,那暹罗国王就只能作为摆设!

    “因此,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消灭暹罗的军队,同时让这个军政权维持一段时间,让我们与他们玩玩‘捉猫猫’的游戏,等到欧洲爆发大战,这个政权的使命也差不多该终结了,到时候就算是暹罗国王再想组建流亡'政府',但暹罗大势已定,同时英法面临战争威胁,事情自然不了了之,这样过个三五年,暹罗便可以消化巩固,成为我们巩固的国土。”

    安毅连连点头:“这个设想很好,此前我们只关注军事上如何打击对手,对于政治因素考虑得少一些。披汶.颂勘、披耶.拍凤等人固然可恶,但他们的存在,却抵销了暹罗王室的作用,为我们彻底解决暹罗军队,在占领区建立军管'政府'、搞土地改革争取足够的时间,等到我们彻底掌控暹罗,那么暹罗王室对我们的威胁就不那么重要了。”

    杨飞和沈子凌冷静思考一番,齐齐动容。

    沈子凌有些惭愧地说:“这样看来,凌星他们临机应变,倒是值得肯定了!”

    安毅笑着摆摆手:“我敢说他们不太可能想到邓斌那么远,只是从战局实际出发,才做出如此反应。正如邓斌所说的那样,我们给他们布置的任务,是控制曼谷城,确保华人的安全,保护好犯罪现场,斩首任务只是顺带,从这一点上看,他们主次还是分得很清楚的。现在暹罗二十二师遭遇重创,接下去就看他们如何把优势转化为胜势!”

    赵东全抬腕看了看表:“海军预定晨七时对湄南河河口展开炮击,重点是右岸的沙没巴干、春武里等城镇,掩护海军陆战队在梭桃邑的登陆,估计差不多该开始了”

    安毅站起来,惬意地'摸'了'摸'肚子:“吃饱喝足,突然有些倦了,我先去眯一会儿,有什么消息通知我。”说完,大步向作战室门外走去

    湄南河口,烟雾飘渺,偶尔从北面十余公里的曼谷城传来几声炮响,打破清晨的静寂。

    在河口位置,暹罗海防部队两个师士兵,躲在阵地里,警惕地看着海面。由于受晨霭影响,能见度很低,但所有人都知道,把梭桃邑军港炸得片瓦不留的南华海军舰队,正在前面海面不远处。

    警铃声终于响起,一艘艘战舰扬起了炮口,呼呼的风声中,战旗飘扬。

    路程光站在舰桥的指挥位上,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战舰右舷的海面,一艘艘战舰由东向西,一字排开,战舰主炮一起偏向了北面的海滩。

    暴风雨前的大海,异常平静,躲在海滩掩体里的暹罗士兵,则对于这种局面非常茫然。这些暹罗士兵所在的掩体,有些直接在海滩上挖掘的战壕,有些则是用混凝土或者木石垒成的堡垒,军官们则大多躲在防波堤后面的碉堡里。

    但是,真正明白舰炮威力的军官,却对自己的处境一目了然,若不是职责使然,早就逃跑了。

    暹罗海防部队总指挥班农布中将拿着话筒,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请求道:“总司令,我们这里遭遇南华海军主力,密密麻麻,海面上不知道有多少艘战舰。他们肯定是想从昭披耶河(湄南河),直接杀到曼谷,我们需要援兵,需要大量的援兵。”

    “没有!”

    披汶.颂勘在电话里,语气冰冷地说道:“我这里没有援兵,曼谷城正在遭受莫名武装攻击,总部这会儿正在调集兵力,消灭敌人。班农布,你一定要守住河口,否则军法从事。”

    班农布哭丧着脸:“总司令,就算一时间抽调不开人,至少也得把凌晨调到梭桃邑的那个师调回来吧,敌人拥有优势的海军,根本不需要派出陆军在梭桃邑登陆,他们只需顺着昭披耶河杀进曼谷即可。”

    “这”

    披汶.颂勘沉'吟'一下,突然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隆隆声,顿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脸'色'一变,迅速说道:“好,我答应你,现在我就给梭桃邑驻军打电话,班农布,不成功则成仁,你一定要顶住!”

    可惜电话里回答他的是一片忙音。

    “轰”

    雷鸣声接连不断在海面上响起,比罕见的连珠雷还要密集,许多暹罗士兵惊讶地从战壕和掩体里探出脑袋,在令人心脏遭受强烈刺激的尖锐嘘声中,这些暹罗人禁不住感叹造物之神的伟大。无数个红'色'点状物体从远处的海面急速飞来,这些小点在暹罗人的瞳孔中,不断放大,在撞上海滩的那一刻,迸发出炫目的光芒。

    其中一枚330mm口径炮弹,命中了班农布所在的碉堡顶部,这种可在28000米距离上穿透300mm装甲的炮弹,不费吹飞之力,便砸穿了碉堡顶部,将正在通话的班农布化为一堆粉末。

    在长达一小时的轰击中,至少有上万个拖着短小尾焰的炮弹落在了湄南河口方圆数公里的海滩上,猛烈的爆炸,几乎一刻也没有停止,海滩上的生命遭遇无情的洗礼,就连靠近海滩的海水也变得温热起来

    曼谷,披汶.颂勘在给赶往梭桃邑的部队下达完命令后,焦虑地在地下室里走来走去。

    在曼谷城东响起枪声的一刹那,披汶.颂勘立即带着一干心腹,迅速通过地道,转移到了昭披耶河西岸的塔玛加寺,这个寺庙是军'政府'秘密构筑的避难地,地上和地下皆有隐蔽的所在。寺里的主持和僧人,都是军'政府'特意安排,关键时刻,可以起到麻痹敌人,保护好'政府'要员的作用。

    在披汶.颂勘等人抵达之前,'政府'总理拍凤侯爵已带着家人赶到了这里。

    拍凤侯爵是在凌晨时分得到日本大使通报,得知英国、德国、法国、美国等国家先后举行新闻发布会,指责暹罗'政府'屠杀使馆人员欲与全世界为敌的消息后,吓得手足无措,带着家人匆匆逃到这里的。

    英国和德国虽然都想争做对暹罗发表'政府'宣言的第一人,但最先站出来的,却是美国。美国'政府'得到英国'政府'转交的美国大使夫人安妮的电报后,罗斯福总统立即打电话给国务卿赫尔,要求他迅速就暹罗人的暴行举行新闻发布会,以表达美国'政府'的愤怒和抗议。

    赫尔对于暹罗人的挑衅非常不满,接到指示后只用了半个小时,即通知到驻华盛顿的记者,于美国东部时间上午十点举行发布会。

    在会上,赫尔表示将彻查暹罗人对美国大使、参赞、武官等工作人员的屠杀暴行,如果证实真的是暹罗'政府'的蓄意谋杀所致,那此举无异于战争行为,美利坚合众国将向暹罗'政府'宣战。

    伦敦时间下午三点半,英国外交大臣哈利法克斯勋爵亲自列席外交部紧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对于发生在暹罗的血案表示关注。称英国'政府'将不遗余力地追查暹罗军人枪杀外交人员的真相,并对暹罗民众针对英国侨民进行抢劫、强'奸'和杀戮的行为进行取证,一旦证实属实,英国将不得不捍卫国家权益,向暹罗宣战。

    虽然希特勒一再交代外交部门要抓紧时间举行新闻发布会,但直到柏林时间下午四点,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在与日本大使大岛浩进行充分的沟通后,才姗姗召开记者会。

    在会上,里宾特洛甫一来就放了个炸弹,表示从即刻起,德意志帝国正式与暹罗处于战争状态,德国将派出军队进入暹罗,讨伐残杀日耳曼人的凶手。德国将把暹罗国王阿南塔.马希顿、前国王宝浩王列为战争罪犯,要求瑞士'政府'和英国'政府'引渡这两人到德国受审。在此之前,暹罗驻德国大使邦桑潘已经被逮捕,暹罗使馆的所有外交人员,一律按照敌对国'奸'细处理。

    如果说美国和英国的宣告,还有所顾虑的话,那德国人从一开始就把暹罗'政府''逼'上了绝路。

    就在各国记者纷纷震撼于这爆炸'性'的消息之际,英国《每日电讯报》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发行了增刊,主打便是特约记者刚刚失去老公的英国大使夫人'露'丝亲笔撰写的关于曼谷屠杀的纪实报道。如果说民众对大使及众多外交官员被杀还存在疑虑的话,但'露'丝接下来对英国侨民悲惨遭遇的描述,尤其是'妇'女的悲惨遭遇的刻画,则让所有英国人都感到自己的民族感情受到了侮辱。

    就在《每日电讯报》发出增刊不久,《泰晤士报》也发行了号外。《泰晤士报》刊登的,是驻曼谷记者詹姆斯发来的现场报道。

    詹姆斯叙述了曼谷'骚''乱'发生的情况,并披'露'了自己的妻子被土著'乱'刀砍死、自己带着女儿千辛万苦来到华区才幸免于难的亲身经历,然后又通过他对侥幸躲进华区的众多欧美人的采访,把暹罗的'乱'况做了最深入的叙述。

    这个时候,民众不再怀疑,他们自发聚集起来,冲击了暹罗驻英国大使馆。暹罗驻英大使及使馆官员,被愤怒的民众当场打死,后来还放火将使馆焚之一炬。由始至终,闻讯赶来维持秩序的警察都未制止这种暴行。

    截止曼谷时间凌晨三点,欧美各国都对此作出反应,就连一直在幕后鼓动暹罗人的法国'政府',也站出来声讨,为了避嫌,法国'政府'表示愿意与英美一起彻查暹罗针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灭绝人'性'的屠杀,一旦证明属实,法国将与英美等国站在同一立场,对暹罗宣战。

    拍凤侯爵正是对暹罗'政府'及自己的前途感到渺茫,才吓得从作为总理府的大王宫搬出来,带着家人悄悄来到塔玛加寺,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危险。

    看到披汶.颂勘走来走去,拍凤侯爵有些沮丧地说道:“披汶,你别走来走去,晃得眼痛。祸事是你惹出来的,你倒是拿个主意啊!现在日本'政府'已经明确表示,不会介入暹罗与南华的战争,我们未来凶多吉少了!”

    波.迈滴、拍巴塞、探隆.那瓦沙瓦、塞力.隆格里等人都神'色'复杂地看着披汶.颂勘。这位引导众人登上'政府'和军队高位的领路人,毕业于暹罗王家军事学院,曾赴法国留学,期间受到意大利法西斯运动影响,崇拜墨索里尼,回国后成为炮兵上尉,总参谋部少校,鼓动民主运动,革命成功后因指挥军队作战有功,被推举为国防部长。经过五六年,军'政府'已经巩固了在暹罗的统治,在座的每一位都处在事业的高峰期,只要循规蹈矩,荣华富贵可以一直保持下去,但谁想一时间头脑发热,竟然生出收复失土、争霸地区的念头,其后更是在对待白人一事上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到现在,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披汶.颂勘停下脚步,转过头道:“走到今天这一步,谁也不想,事前谁能想象,对手实力竟然如此强劲?我们的海军、空军、陆军,都是历经数年精心打造,耗尽了我们的心血,但转眼间就灰飞烟灭,让人扼腕!现在,南华军分别从北面、东面、东南和南面,以雷霆万钧之势压来,国际上也空前孤立,我们是得做出决断了!

    “这里我想提醒大家,现在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谁若轻举妄动,就是个船毁人亡的结局!刚才,班农布中将打来电话,南华的海军对昭披耶河河口开始了大规模的炮击,预计最多一两天,南华的海军即可杀到曼谷来。

    “我们没有失败,我们还有千千万万的暹罗民众支持。我们可以前往暹罗中部山区,继续指挥军队与南华作战,我们只要在这世间一日,便要领导我们的人民,与侵略者做坚决的斗争,让他们永远不得安宁!”

    拍凤侯爵摇头苦笑,地下室里众将面面相觑,均知道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

    披汶.颂勘眼中'射'出一丝阴狠的光芒:“不过,在离开曼谷之前,我们要把那股突然出现的神秘武装和华区的华人全部杀掉,以泄心头之恨。我已经调巴真武里三个师快速西进,待解决眼前的敌人后,我们即有组织地放弃曼谷,把曼谷的人民全部带到中部去,钻山沟打游击”

    “砰”

    剧烈的爆炸声,打断了披汶.颂勘的话,不知道哪儿打来的一颗榴弹,'射'中了塔玛加寺的偏殿,房屋垮塌,大地颤抖个不停。

    地下室里,烟尘滚滚,咳嗽声四起,包括披汶.颂勘在内,都在心里发怵,不知道是不是被发现了,好在过了许久都没有动静,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丧家之犬,不外如是。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