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四九七章  大赚特赚

第一四九七章  大赚特赚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24:16
    第一四九七章大赚特赚

    华灯初上,整个新京城里一片热闹,街头巷尾鞭炮声不断响起,天空中一大片一大片的烟火高高蹿起,把朗月下的夜空渲染得一片灿烂,而新京的大街小巷,全部挂满了彩灯,把元宵佳节的喜庆气氛推向到最高点。

    蒋鼎文、黄绍、陈继承、张文白四人乘坐军队的专车,从城外回来,一路上透过车窗玻璃饱览新京的胜景,看到不少地方竟然搭着高台唱着京剧,台下观众如'潮',叫好声不绝于耳,不由感叹这里的中华文化影响,已经深入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回到下榻的礼宾府二号别墅,看到一脸怒容、正冲着副官华秉钺发脾气的粤军上将张发奎,四人连忙上前劝慰。华秉钺如蒙大敕,灰头土脸的离开。

    四人拉着张发奎到沙发上坐下,随后兴致勃勃地告之今天在河内周边访问的情况。早上吃过早餐,迟迟没有得到安毅接见的邀请,于是他们便叫了辆车,去了新京南面的南湖,拜访负责南华北部地区防御的方面军司令官夏俭。

    在夏俭的陪同下,四人参观了城南地区在建的六个大型工业区和十二个大批发市场。工业区主要是接纳污染较小的电子、纺织、木制品加工、食品加工等轻工企业进入,批发市场则细化到纺织品、塑料制品、家具、电子电器、五金、服装、汽配、建材、装饰等专业市场。南华的经营理念是大流通才会有大发展,因此每个城市都将建设这样的大型商贸区,供各地采买货物,互通有无。

    今后,南华所有城市,在中心城区都将预设物流仓储仓库用地,同时,全国的物流将统一进行登记,不管是集体还是个人的运输车辆,都将根据各地的货物调配情况,安排自己的行程,避免运输公司空车返程的情况出现,造成道路和运输资源的巨大浪费。

    就这么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此行可谓眼界大开,对于主政一方的黄绍、张文白二人影响尤其巨大。

    听四人讲解后,张发奎不由有些后悔,早上吃早餐时,黄绍曾邀请他出游,他却以公务繁忙需要用无线电与军队进行联系推脱掉了,中午到礼宾府餐厅吃饭时听到贺衷寒等人诉说上午在南华政务院的遭遇,有心在后辈面前显摆,于是便大大咧咧地找上门去,把徐子良、张佩公等人好好地训了一通,以显示自己的实力。谁想安毅和宋美龄到来,闹了个灰头土脸,还差点儿被关进监狱,把面子都丢光了。

    听张发奎讲述下午发生在政务院和部委大楼后的遭遇后,黄绍等人不由暗自庆幸自己出门早,没有卷入这起纠纷中。这件事虽然看起来雷声大雨点小,处理结果轻飘飘的似乎不痛不痒,但影响却一点儿都不小。宋美龄由始至终把一切看在眼里,回去后肯定会在蒋介石耳边添油加醋,张发奎带兵打仗还没什么,贺衷寒等人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在蒋介石面前'露'脸的机会,这回不仅达不到任何效果,反而要起反作用了。

    另外,既然贺衷寒、邓文仪、康泽等人无法出门,那么此次任务的达成,也就与他们全无干系了,出门一趟既无功劳也无苦劳,反而破坏了南华和母国的团结,仅此一点估计就会让蒋介石暴跳如雷,想必这会儿痛定思痛后,贺衷寒等人在三号别墅里捶胸顿脚,后悔不迭吧!只要想想以后再有类似的大事,蒋介石也不会托付他们了,仅仅这一点就让人难以接受。

    就在黄绍、蒋鼎文四人商议如何完成委员长重托时,林耀东上门了,他恭敬地请四人到礼宾府宴会厅,安毅设宴款待,共商要事。

    四人相视一眼,极为欣喜,知道安毅这个时候相邀,肯定是与宋美龄之间已经达成了协议,只需去签字确认即可,无需再多费唇舌。

    这么大的功劳,由四人分享,想必委员长今后也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到了宴会厅,宾主一番亲热的寒暄后,安毅果然拿出了已经备妥的文件,请蒋鼎文四人过目。

    四人传阅一遍,对于安毅再次提供一亿大洋无息贷款的大手笔,暗自惊心。不过他们却不知道,这只是安毅这段时间庞大收益中的一小部分。

    随着一月份澳大利亚全境突然爆发大规模的鼠疫、霍'乱'、痢疾、脑膜炎、伤寒、百日咳、流感、炭疽、水痘、登革热等流行'性'疾病,九百余万澳洲人(和历史不同,此刻华人移民已有二十余万)中大半染病,医院人满为患,对于磺胺、盘莫西林、西莫西林(链霉素)和特效感冒'药'的需求突然放大到一个恐怖的数字。

    在优先保障在澳华人的用'药'需求后,湘西、叙府、滇南'药'厂开足马力生产,得到授权的南洋、北美'药'厂也全力以赴,一船船的消炎'药'火速运到澳洲,迅速被抢购一空。

    此时的澳洲,由于许多特大型矿藏提前发现,工厂已有五万多家,包括矿石、玻璃、化学、钢铁、纺织、制革、服装、制烟、制酒、木材、具、造纸、印刷、电气、橡胶、乐器、珠宝、磁器等等一应俱全,工业门类极为完善,工人总数已突破两百万,工业产品总值十三亿英镑,国民生产总值十六亿英镑,基本上是一个以工业为主体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了,其东部和东南沿海地区,包括新南威尔士、昆士兰和维多利亚等州,如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等一大批工业极为发达的大城市已经出现,也就是说,现在的澳洲,肥得流油,人均占有财富甚至还在英国本土之上。

    巨大的财富累积,给了安毅集团赚钱的良机。受到死亡威胁的澳洲,在市场供需关系紧张的刺激下,盘莫西林已被炒到一百美元、西莫西林被炒到两百美元一支,依然供不应求,在面对生死考验面前,许多澳大利亚人拿出毕生的积蓄,甚至不惜倾家'荡'产,大举举债,也要拯救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仅仅只是一月下旬和二月上旬,'药'品的销售额就分别高达两亿和三亿美金。

    随着澳洲境内各种稀奇古怪的传染病急速出现并蔓延,已经导致全球'性'的大恐慌,对消炎'药'品的需求很短时间内便放大到一个天文数字。

    目前,安毅集团把囤积多年的消炎'药'品,逐步抛向市场,同时湘西厂、叙府厂和滇南厂已经增开生产车间,大幅度增加生产线,预计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药'品销售还有一个大幅度的增涨过程。

    针对澳洲出现的各种疾病,除了部分宗教持有的末日论观点外,许多科学家均认为是开发地下矿藏时出现的副作用,毕竟深埋地下千百万年的土壤中,到底蕴藏着什么对人类有害的矿物质,谁也弄不清楚。

    截止二月中旬,几乎所有国家都关闭了对澳洲的商贸和外交通道,宣布澳大利亚人为不受欢迎族群,就连其宗主国英国也在民众的压力下,宣布暂时断绝与澳洲的一切往来,所有澳洲籍的船只,不准停靠英伦三岛,全部遣返,因公到英联邦各国办事的澳洲人,也立即予以驱逐,绝对不允许把可怕的病魔带到英联邦各国。

    只有新成立的南华共和国'政府',于二月十日发表通电,慷慨大度地宣布,接受澳洲船只的停靠,但必须经过一整套严格的检疫防疫程序,同时也欢迎澳大利亚人到南华接受治疗,南华已经在中国和南华边境的芒街港设立了专门的传染病医院,接受澳大利亚人入住治疗。虽然在这里接受治疗,需要的金钱是一个天文数字,但许多澳大利亚富翁,还是欣喜若狂,立即拖家带口,逃离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澳洲大陆。

    所有这一切,都给南华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但在被日本战舰严密封锁的中国,大多数政要却对此一无所知,即便是蒋介石、宋美龄、宋子文、孔祥熙等人,也仅仅知道个大概,蒋介石已经吩咐宁波、福州、厦门、汕头、广州等港口,注意从澳洲运送来的货物,一经发现,就地封存,决不允许流入内地。

    双方签字完毕,此行蒋鼎文等人肩负的任务便算是圆满完成了,安毅笑着招呼大家吃饭,边吃边聊。

    由于有其他人在场,黄绍并没有与安毅表现得很亲密,简单地聊起了自己在浙江的情况。

    宁波如今已经暂时取代上海,成为华中和江南地区对外商贸的门户,许多原本流向上海的物资,现在都通过铁路及公路,运到宁波出口。一月上旬,在安家军舟桥部队的抢修下,钱塘江大桥顺利恢复通车,更加大了货物的输送量,浙江已经成为一块大肥肉,身为省'主席'的黄绍日子自然过得无比惬意。

    不过,牢记浙东失陷的经验教训,镇海要塞、金塘要塞、健跳要塞等海防要塞的修建工作,已成为浙江省'政府'的一号建设工程,大量民工被组织起来,完全按照长江口和杭州湾要塞的标准进行修建,至于建成后所需大炮,只有用税款向叙府兵工厂采买。

    在事关国防海防这一点上,蒋介石也没有吝啬,在军费极为紧张的情况下,依旧准许浙江省'政府'对此款项进行截留并开支。

    蒋鼎文现在担任西安行营主任兼第四集团军司令两大要职,一双手分别按住陕西和福建,可以说是蒋介石最为器重的心腹爱将。

    不过,蒋鼎文也就是面子风光,陕西土地贫瘠,陕北被十八集团军占去一大半,陕南又是汉中行营主任杨斌的地盘,他这个西安行营主任当得不够痛快;而在福建,省'主席'陈仪同时兼任三十六集团军司令,在军政权力方面处处掣肘,再加上张发奎、刘建绪捣'乱',第四集团军处境尴尬。现在,蒋鼎文反倒有些羡慕黄绍,接手浙江后没过多久,日寇便被驱逐出境,浙江经济迅速迈入高速通道,成为当今为数不多的富庶之地,实在是不能不感叹黄绍的好运气。

    张治中因为向蒋介石保证一周内拿下上海日租界的诺言未兑现,被蒋介石冷藏,暂时脱离军队,目前担任湖南省'主席'一职。湖南现在是大后方,有不少西迁的工厂落户于此,本身又是鱼米之乡,再加上从北方和沿海迁移来的大学有部分设置在此,人文荟萃,张治中倒没有被流放的感觉,在湖南省'主席'任上干得风生水起,自得其乐。

    陈继承在四人中是最纯粹的,他目前担任中央军校教育长,同时兼任军事委员会军训部副部长,算是军队中的文职官员,拿着还算丰厚的薪水,平静度日。

    想想世事无常,当初安毅在刘峙二师当模范营营长的时候,陈继承为四团长,两人关系密切,配合着打了不少仗。后来,陈继承调任二十二师,从副师长干起,随后接任师长,安毅也成为了二师的独立团团长,不过随着浙江作战结束,上海、南京光复,安毅调到了蒋介石担任总司令、白崇禧出任前敌总指挥的中路军,便与二师一干老弟兄分开,和分到右翼作战的陈继承也少了往来。二次北伐胜利,全军整编,安毅的独立师保持建制,而陈继承却降职担任钱大钧第三师的副师长,就此后两人的位置就发生改变,到今天安毅已经成为一方霸主,陈继承与安毅之间的差距就更远了。

    酒过三巡,大家的话逐渐多了起来。

    安毅、陈继承和蒋鼎文都是从二师出来的,追忆往事,不胜唏嘘,昔日二师一路北伐,四团长文志文、四团副熊绶云、六团长张汉章死于南昌之战,接任四团长的梁自厚和五团长蒋鼎文身负重伤,续任的六团长郭俊战死于龙游之战,此外还有许许多多的将校逝于北伐途中,至今音容笑貌已经已记不清了,让人平添几许惆怅。

    陈继承见气氛变得有些沉闷,笑着说:“在座的就我没出息,文不成武不就,不过比起牺牲的弟兄,我要幸运多了。还是小毅厉害,从无到有创下偌大基业,现在更是开疆拓土,想必将来青史留名也不在话下了。”

    蒋鼎文极为感触:“以前我在国内,以为这安南地界穷山恶水,毒瘴横行,没什么好稀罕的,现在亲自来走上一遭,才知道大错特错了。军中不少将领嘲笑小毅,说他鼠目寸光,只顾眼前利益,留在国内的话,等打跑日本人,进可直接出兵争霸天下,退可等上一二十年接委员长的班,小毅却选择出兵安南,到这蛮荒之地发展,兵力因此而分散,失去了逐鹿中原之根本

    “可真相却是不是小毅目光短浅,而是我等有眼无珠,仅以今晚的元宵花灯为例,这安南之风土人情与我江南江北别无二致,根本就是汉家江山,若是发展起来,又会是一个叙府,小毅眼光犀利,了不得啊!”

    安毅摇了摇头:“此地若真的发展起来,那就不单止叙府那么简单了。南华海岸线漫长,优良的海港多不胜数,对外贸易和水上运输极为便利,发展潜力之大超乎想象,我甚至可以说,南华发展好了,不会弱于富庶的长三角地区,所以我才倍加珍惜现在的一切。下午我之所以对贺君山、邓雪冰、张向华他们如此严厉,便在于此。

    “各位尊长和兄长想想,我安毅率部入主安南,相对于本地人来说,算得上是外来者,若再不知道笼络安南本地人的精英,使得民心尽为我所用,那这一切都若空中楼阁,转瞬即倒。说真的,今天要不是顾着委员长和师母的面子,贺君山他们休想如此轻易脱身!”

    蒋鼎文若无其事地问道:“小毅,你就不怕康兆民回去说你的坏话?康兆民的别动队,可是委员长的心头肉啊!就是这支部队,在江西和大别山地区的红军苏区大力推行‘保甲制度’,规定任何一家人要证明自己的‘良民’身份,需要找到四家作保,保证不‘通敌’,不收留一切嫌疑分子,不供给物质给苏区。五家连保连坐。‘如有敌情’不举报者,枪毙灭门。一家犯事,该家毁家灭户之外,其余四家也‘杀无赦’。据悉,根据这样严苛的律令,康泽的别动队灭绝村镇、焚烧房屋、贩卖人口,导致以上地区人口减少了近百万,从根本上打击了苏维埃政权,被委员长誉为党国之‘中流砥柱’,享有不受限制,随时可觐见委员长之特权。”

    安毅厌恶地说道:“这就是我讨厌康兆民的地方,我等在国内作战时,不管是两次北伐,还是讨伐唐生智、李宗仁及后来的中原大战,什么时候把屠刀挥向无辜的民众身上过?照康兆民的做法,估计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山东等地都要被杀得没人了算了,不提也罢,免得恶心人,这次我强忍着没有对张向华和我这些师兄动手,就在于他们代表了中国,代表了中华民族,代表了中央'政府',代表了蒋委员长,若他们在新京出问题,国内不明真相的媒体会怎么看待?恐怕一场大范围的口水仗是免不了的与其那样,不如我从源头上杜绝他们作恶的机会。就在来这儿之前,我还专程去了徐子良和张佩公家里,亲自慰问勉励,这件事就这样吧,若再有下回,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蒋鼎文四人相视一眼,不由默然。

    现在的安毅,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位谨小慎微的谦谦君子,他的一举一动牵扯数千万人的安危,有着许多利益要兼顾,早已身不由己。今天的事情看似简单寻常,但涉及到国格国体及麾下人心归属,贺衷寒等人还拿老眼光看待安毅,难怪要吃大亏了。

    见安毅不愿再谈论此事,张治中转变话题:“小毅,我看这城外建设热火朝天,你就不怕法国人打回来,血本无归啊?法国人号称拥有五百万陆军,如今交趾支那还控制在法国殖民'政府'手里,他们一旦反扑,后果不堪设想!”

    安毅愣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他没想到,“瞒天过海”之计效果这么好,就连消息精通的张治中、蒋鼎文等人也无从得知。心中略一斟酌,他决定还是保密为上,否则难保四人回去后不透'露'口风,以列强在中国无孔不入的情报刺探能力,那秘密也就不成其为秘密了。

    安毅随便找了个理由:“根据柏林传回的消息,希特勒元首刚刚消化苏台德地区一个多月,又把目光盯向了捷克斯诺伐克最后那块土地,预计三月份到四月份,他们就会选择动手,捷克斯诺伐克并入德国领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一旦德国'政府'达成愿望,必将把触手伸向立陶宛、波兰等地。

    “尤其是波兰,波罗的海港口城市但泽和东普鲁士数万平方公里土地,被波兰的领土团团包围,可但泽和东普鲁士却是德国的领土,据悉希特勒的意思是在波兰和德国之间修建一条走廊,把德国本土、但泽和东普鲁士连接起来,而英法却不会再放任德国的扩张,必然支持波兰拒绝德国的要求,欧洲的局势将会因此充满火'药'味,就像上次欧战时巴尔干火'药'桶一样,一触即爆。

    “在这种情况下,我有信心法国不会派出大规模的军队到亚洲来,毕竟相对于法属安南殖民地的得失,本土的安危更值得重视,这样我们可能会面临最多二十万左右的法军的攻击,相对于我们的军队数量,我们还是有信心把战火维持在交趾支那与我军控制区域之间的山地区域,从而确保我们的建设果实。”

    听完安毅的介绍,四人不由为安毅犀利的眼光而折服。

    能够在目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下,依然清晰地把握未来走势的,估计除了安毅外再无旁人,就凭着这份眼光,南华的前途必然会在安毅的带领下变得一片光明,反倒是国内的局势,因为安毅把目光转向开疆拓土,反而变得一片混沌了。

    在此之前,由于蒋介石对安毅的器重,兼之安毅因为妻子冯洁云是宋美龄的干女儿而突然拥有的蒋介石干女婿的身份,许多人都把安毅当做委员长接班人的不二人选,但从现在的情形看,安毅无意国内,那么,谁才是蒋介石的接班人呢?

    这一刻,四人的脑海里,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在南昌行营秘书长位置上干得风生水起的蒋经国。

    不过想想蒋经国与宋美龄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再想想宋美龄肚子里还不知道是男是女的胎儿,又很快打消这个念头,毕竟传长还是传嫡,历朝皆有争论,最好还是不要在这个事情上多参合,一切还是等水到渠成那一天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