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四八八章  意外的惊喜

第一四八八章  意外的惊喜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23:49
    第一四八八章意外的惊喜

    西贡,凌晨三点,法属安南总督朱尔.布雷维埃宣布会议结束。

    安南陆军总司令布尔、海军司令格吉尔、交趾支那专员博格、东方汇理银行行长布鲁斯、经济专员波顿、情报专员凯里及十二位率部驻扎西贡周边地区的法军将校,刚刚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就愣住了,只见两名穿着'迷'彩服的中国士兵,正举起手里的冲锋枪,对准了会议室自己。

    走廊上,原本把守会议室门的两名法军士兵,躺在地上,人事不知,十余名中国士兵,全部举起枪对准会议室门,严阵以待。

    陆军司令布尔抚着额头,呻'吟'道:“我的天呐,怎么还没睡觉我就开始做噩梦了?这里是西贡,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中**人吧?”

    海军司令格吉尔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的肌肉,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不由苦笑:“应该不是做梦,否则我的眼前,怎么会有各位的身影?中**队竟然控制了西贡总督府,真让人难以置信!”

    走在后面的四名法军将校下意识地去掏枪,“啪啪啪”,加装了消音器的冲锋枪沉闷的'射'击声传来,四名法军将校身前的地板上,出现了一排清晰的弹孔,四人吓得连忙举起了手,不敢动弹。

    受此刺激,所有的法国人都举起了手。

    听到枪声,会议室里正在收拾东西的朱尔.布雷维埃总督手一抖,文件一下子跌落到了地上。

    这时,四名安家军海军陆战队战士冲入了会议室,把枪口对准了朱尔.布雷维埃。

    朱尔.布雷维埃颓然坐下,看到一个军官模样的男子走进了房间,几乎是下意识地用法语问道:“西贡周边防守严密,你们是怎么混进城区来的?”

    原本朱尔.布雷维埃并不指望对方回答,谁知道对方咧嘴一笑,熟练地用法语回答:“总督大人,西贡军港已经被我们成功控制,你的安南海军完了,而在此之前,贵国的远洋海军也落入了我们的手里,你说我们是怎么进入西贡的?”

    朱尔.布雷维埃大为惊奇,随即仔细想想,除了这再无其他合理的解释,嘴里喃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发生在一月四日凌晨西贡的这场突袭作战,彻底改变了安南的格局。

    停靠于西贡军港的法属安南舰队三十余艘战舰和二十多艘运输舰,全部落入安家军之手,再加上装备有法国最新战列巡洋舰的远洋舰队,现在的安家军海军舰队,在悄然无声中,一跃而成为亚洲地区仅次于日本、美国、英国海军的第四大海上力量。

    经过八十多年的发展布局,现在的西贡,炼油厂、机械厂、金属加工厂、烟厂、茶叶厂、火电厂等工业门类比较齐全,虽然大多数企业科技含量不高,许多依然采取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落后技术,但对一穷二白的安南来说,算得上是弥足珍贵了。

    尤其让人感到惊喜的,是在舰船制造上的大丰收。

    法国人为了长期拥有安南,非常注意保持自己在海军上的优势,在西贡的港口区,兴建有可建造和修理万吨级舰船的大型船厂一个、五千吨级船厂两个,两千吨以下级舰船的船厂五个,虽然受经济危机影响,这些船厂都未开工,但熟练的技术工人还散布在港口区周围,等待开工的机会。只要稍微整饬一番,就立马可以投入使用,建造新的钢铁巨舰。

    由于法国人对自己的海军过于有信心,因此,大量物资和财富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转移。既在海防港缴获五十万吨原油和二十万吨重油后,在西贡的油料仓库又缴获近百万吨原油和重油。

    从中国和安南殖民地劫掠的大量黄金白银,珠宝玉器以及各种古董,保守价值高达上亿美元,尤其是对作为殖民地金融机构的东方汇理银行的查封,更是收获巨大,银行仓库里堆得满满的美元、法郎、里拉、马克、日元等货币,价值数亿,更不要说大量东方汇理银行自制的安南币了。

    安毅得到海军陆战队于西贡发回的急报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细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法国人统治安南达八十余年之久,想想阮氏朝廷的金库,想想第二次鸦片战争法**队对北京的劫掠和对圆明园的焚毁,想想八国联军侵华时我国财富的流逝,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的贸易和走私,没有这么多钱才不正常。

    安毅突然理解了,为什么美国二战后会那么富有,仅仅只是一个安南,就让自己生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而劫掠了包括中国、安南、暹罗、菲律宾、荷属东印度群岛、马来亚、缅甸的日本,所累积的财富最后全都落到了美国人腰包里,再加上其对德国的掠夺,财富累积到了一个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

    有着这样强大的财力支撑,难怪美苏争霸的最后结果,是苏联解体了,双方在金融层面上,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看来先下手为强并不是没有道理,若不是自己受到徐子良的启发,当机立断,果断选择进兵安南,从法国人手里得到了头杯羹,要是等日本人抢劫一遍再出兵,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安毅下达命令,海军要妥善保管好在西贡所缴获的财富,尤其是对工业设施的保护。在对法国殖民'政府'统治机构和名下产业进行清算接收的同时,要保护好安南的民族工业、法国的私人企业和银行的合法权益,要搞团结而不是对抗,未来本着自愿的原则,西贡的数十万法国人极有可能选择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切不可埋下仇恨的种子。

    西贡之于安南,相当于上海之于中国,一个人口近两百万的特大城市,非常难以控制消息外泄。

    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能晚一天让法国'政府'和民众知道安南的真相也是好的,毕竟现在法国境内爆发了大规模的罢工事件和政治对抗事件,在没有外力的介入下,不会自动停止,这样可以极大地消耗法国的国力。

    同时,纷'乱'的时局,对于安家军秘密吸收人才有利。现在的法国,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科学家根本没法安心研究,大量的专家学者和工程师、熟练技术工人碌碌无为,若是一个地方能向他们提供科研和工作的场所,想必会很乐意。安毅已经指示情报部门,不惜一切代价,从法国招收各方面的人才到安南就业,而不仅仅只限于造船的人才。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安南南部的交趾支那依然控制在法国人手里的假象,才能打消法国人的敌意,把他们成功地拐骗上船。

    安毅指示,严格控制法属安南总督朱尔.布雷维埃和他的一干幕僚及将领,主要是控制好各部门的专门电台,巧妙应对来自法国及周边殖民地的一切询问,在法国境内竭力营造出一种安南还能坚持下去的舆论'潮'流,最好能让法国人再多调运点儿物资到安南来。若是运气好,法国'政府'再送来几条战舰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海军完成补给后,立即北上,配合陆军,完成对荣市、岘港之敌的包围,可以适当地显示我巨舰大炮的威力,恐吓法军投降。待一切完毕后,再诈取群山环绕几乎与外界隔绝的金兰湾,将这一南洋地区最为优越的天然良港纳入掌握中。以后海军的主要军事基地,将设在拥有重重海上门户保护的海防和金兰湾两地,其中金兰湾又是建设的重中之重,其优越的地理环境,足以保证停靠在军港中的舰船的安全,至于西贡和岘港两地,保持两个小型舰队即可。

    海军陆战队,可以采取日本人在攻占我浙东宁波城时采取的手段,穿上法国人的军装,以法属安南殖民'政府'的名义,实施戒严和封锁。在此过程中,要加强对报馆、电话局和电报局的控制,利用叙府最先进的无线电侦测仪器,检查无线电波的传送,对于一切可疑目标,要坚决予以查封和取缔,绝不给敌人以可趁之机

    叙府,薄薄晨雾笼罩中的翠屏山山道。

    一个身着运动装身材婀娜的女孩子,步履轻盈地从山道转弯处跑了过来,她一边跑,一边看向山下的叙府市区。

    来到叙府已经快五个月了,似乎每一天都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变化。随着源源不断的资本涌入,翠屏山西南和西北大片大片的楼房矗立起来,街面越来越繁华,街道上的汽车、摩托车和自行车也越来越多,位于金沙江南岸的工业区,也成倍地扩大。

    但是,这种变化是在悄无声息中完成的,秩序井然,一点儿也不显凌'乱',就好像一副出'色'的水墨画,这里泼上一点墨,那里泼上一点墨,于不经意间,便成为一副浑然天成的佳作。

    担任《七九军报》记者虽然没几天,但通过对一些工厂和军工企业的走访,越发让她清晰地感受到了叙府的强大。这种强大,正在支撑中国抗击日本的侵略,支撑着中**队走出国门,解救更多的华人脱离苦难,迈向辉煌。

    就在周紫微思绪如'潮'的时候,一个好听的童音在耳边响起:“仙女姐姐,每天一大早就看到你顺着山间小道跑步,不觉得累和枯燥乏味吗?”

    周紫微有些惊讶地转过头,只见一位个头赶到自己肩膀的白人小女孩,也穿着一身运动衣裤,跟在自己身后跑步,笑着招呼:

    “小妹妹,你可真会说话,我哪里是什么仙女啊,你才真正漂亮呢,你的五官好精致,就像一个纯洁可爱的小天使小妹妹,我也天天看到你跑步锻炼啊,你觉得累吗?”

    白人小女孩看到周紫微跟自己说话,非常高兴,费力地跟上周紫微的步伐,气喘吁吁地道:

    “我的舞蹈老师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身为一个舞者,尤其是一个芭蕾舞者,得有充沛的体力才行。我自小身体就不太好,又怕以后不能跳心爱的芭蕾舞了,只好出来跑步增强体质说真的,我不太喜欢跑步,早上出来的时候,天黑黑的,好吓人!如果这里不是叙府,我才不敢一个人出来锻炼呢!”

    周紫微主动放慢了脚步,和小女孩一起跑:“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儿读书?”

    “我叫奥黛丽.赫本,在玛利亚女校读书,我们学校的芭蕾舞可有名了,军队文工团已经从我们学校选拔了好多姐姐进入文工团,成为光荣的安家军一员。赫本也想穿上好看的军装,所以才严格地要求自己!”

    周紫微笑了:“原来是赫本小妹妹既然你有理想,就一定要坚持,不能半途而废哦!这样吧,要是你以后觉得害怕,我就到你家门口接你,我们一起锻炼,好吗?”

    奥黛丽.赫本非常高兴:“好啊,姐姐,我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

    “记住了,姐姐姓周,名紫微,你可以叫我周姐姐,也可以叫我紫微姐姐,明白吗?”

    “好的!紫微姐姐,你看那儿,我家就住在那片别墅区呀,前面快到医院了,每天跑到这儿,姐姐都要进医院去,你有家人生病吗?”

    周紫微摇了摇头,跑步来到医院大门前,停下脚步,低下头:“赫本小妹妹,姐姐进去看一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阿姨,我们明天见,行吗?”

    奥黛丽.赫本一脸的'迷''惑':“中国人说话好深奥哦,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那到底是不是亲人呢?”看到周紫微向医院跑去,连忙跑步追上周紫微:“姐姐,我能一起去探望吗?赫本保证,不会'乱'说话的。”

    周紫微刚想拒绝,但看到赫本期待的眼神,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吧,一定要保持安静,知道吗?”

    赫本乖巧地点了点头,跟在周紫微身后,向翠湖边的五层住院大楼走去。一路上,不时有医生护士和周紫微打招呼,看来她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

    进入住院部大楼,乘坐起降机,二人来到五楼的叶青的病房。周紫微拉开窗帘,把窗户打开,让新鲜空气透进来,然后给金鱼缸换上水,又把'插'在墙角的大枝腊梅落下的花瓣清扫干净,随即洗净手,坐到了叶青的病床边。

    由于周紫微每日都会来看完叶青,负责叶青病房的特护和警卫,没有了刚开始的警惕,加上政治部门核查后,证实周紫微与安毅、叶青关系密切,不会给叶青带来危险,所有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并未有人出面制止。

    赫本跪坐在地板上,双手托着下巴,轻轻地问道:“姐姐,这位阿姨怎么一动也不动呢?她得的是睡觉病吗?”

    “是啊,阿姨中了邪恶巫师的魔法,昏睡不醒。现在希望能有一位神奇的小仙女,从天而降,把魔法给解除!”说罢,周紫微微微一叹,转头看向脸上浮现恬淡笑容沉沉睡去的叶青。

    小赫本睁大了眼睛:“魔法?这个赫本会啊,赫本会跳《天鹅湖》,听说这支舞蹈可以驱逐魔法哦,要不要赫本跳给姐姐和阿姨看看啊?”

    周紫微笑了:“可是病房里没有芭蕾舞鞋,你怎么跳呢?”

    赫本笑着说:“我就跳几个动作,不用舞鞋也行的。”说完,就脱掉运动鞋,'露'出一双光洁的小脚丫,然后站起来,做了几个双臂舒展的动作,体态之优美,气质之高雅,让周紫微看得睁大了眼睛。

    随后,赫本就光着脚,按照心里的节拍和韵律,跳起了芭蕾舞《天鹅湖》的片段,遇到垫脚尖的动作,她就用五个如白贝一般的脚趾踮起,动作优美自然,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显别扭,周紫微一时间心旷神怡。

    跳完后,赫本回到病床前坐下,一边穿鞋,一边轻声道:“姐姐,给赫本讲讲阿姨的故事行吧?赫本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魔法,阿姨肯定是病了。”

    周紫微愣了一下,随即'摸'了'摸'小赫本的头,微微点了点头,略一思忆,便开始讲述自己是如何认识安毅,又如何认识叶青,然后如何一起乘坐飞机,又如何遭遇日机偷袭遇险的故事。

    小赫本睁大了眼睛,听到紧张的地方,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双眸子里满是担忧和恐惧,最后听到转危为安成功获救时,才长长地松了口气,眉眼间满是庆幸之'色'。

    周紫微讲完,斜着头问道:“现在知道这位睡着的阿姨,有多么了不起了吗?还有安毅大哥哥,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依旧只想着别人,这种品德,你又觉得怎样呢?”

    小赫本眼里满是爱慕与崇敬,刚想说话,突然感觉病床上熟睡的阿姨的手似乎动了一下,疑虑地抬起头,却看到叶青的眼角,落下了晶莹的泪花,她下意识地又去握了握叶青的手,感觉那双手轻轻地握住了自己,不由得有些害怕:“紫微姐姐,阿姨阿姨她在握我的手”

    正陷在记忆里的周紫微听到这话,有些惊讶:“不会啊,阿姨得的病,不会动的”她仔细看小赫本和叶青合在一起的手掌,再看到叶青眼角的泪水,还有微微颤抖的眼睑,惊喜交加,突然尖声叫了起来:

    “医生!医生!青姐醒过来了,青姐醒过来了!快来人啦,青姐醒过来了”

    周紫微的声音又尖又急,没过多久,医院被惊动了,还未下班和刚刚上班的医生和护士,蜂拥地向叶青的病房跑来。

    叶青是谁?这只从每天前来探望病人的级别就知道了,从安毅的夫人到三总部的领导,还有龚茜、吕碧城等大人物,可想而知叶青的重要'性'。

    由于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中国人骨子里对权贵充满了敬畏,使得每一位医生和护士,都对叶青的病情,分外看重。

    同时,叶青的醒来,无疑于一个生命的奇迹,对于该类病人的康复很有启发意义,医学上的价值无比重大,难怪没过一会儿,叶青的病房就被医生和护士挤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