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三一〇章  鬼斧神工施巧手

第一三一〇章  鬼斧神工施巧手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13:18
    第一三一章鬼斧神工施巧手

    芜湖,位于安徽东南部,地处长江下游南岸,南倚皖南山系,北望江淮平原,浩浩长江自西南向东北缓缓流过,青弋江自东南向西北汇入长江。芜湖山峦叠嶂,湖泊纵横,襟江带河,风光秀丽,地势南高北低,平原丘陵皆备,地形呈不规则长条状,有“云开看树'色',江静听'潮'声”之美誉。

    芜湖城南的马塘镇元宝塘边一个土地庙里,顾长风和夏俭各自带着自己的参谋人员,围着长四米,宽三米的大型沙盘,不断地调兵遣将,进行战局推演。

    虽然恪于安毅的命令,夏俭不敢调动军队北上,但和友军友好拜访,彼此切磋演练一下,却无伤大雅,因此,在和顾长风联系后,决定各自抽调一个团,到芜湖来进行一场小规模的军事对抗演习。

    由于三十年代初老南昌的急速发展,仅仅从赣江、长江水路和浙赣铁路与老南昌连接,已经不能满足江浙财阀们的需求,因此从南京经芜湖到东平的皖赣铁路提前开建,并且在去年年底这条铁路与浙赣铁路相连,将老南昌与芜湖、马鞍山、南京、镇江、常州、无锡、苏州等城市有机连接起来。

    可是随着中日战争的爆发,老南昌工业基地迁移内地,这条铁路没有了连接工商业中心的作用,倒是成为客运非常繁忙的一条路线。

    这次之所以会选择在芜湖进行演习,在于夏俭想体验一下从老南昌调兵到南京的速度和效率,结果令他非常满意,经过十四个小时即从南昌到达芜湖,这样算起来,到南京也不过十七八个小时。

    一旦战事需要,不管是到南京城渡江,与顾长风汇合北上,还是挥师支援上海一线,时间上都很宽裕。

    可惜,天不从人愿,昨日上午两军先后抵达芜湖,刚刚在城外的老屋山下布置好各自的营房,还未开得及摆开阵势,就遇到这恼人的暴雨侵袭,弄得两个团的将士只能窝在营房里,除了接受思想文化教育,便是收听川南电台的广播,新到一个地方的新鲜感这这场大雨弄得'荡'然无存。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夏俭和顾长风干脆把昨日收拾出来作为演习时裁判所所在的土地庙作为自模范营开始便流传军中的战棋推演,来一场纸上谈兵,从沙盘上分别代表中日双方进行对抗。

    沙盘上,日军在优势空军和地面部队配合下,吃掉刘峙指挥的第二集团军,向通县和香河'逼'近,夏俭拙于应付,步步后撤,眼看北平不保,不由伸出失去半个手掌的左手,撑着下巴,细细研判局势。

    “军长,急电!”

    二十六军通讯处长陆涛峰从雨幕中冲进了土地庙,三两步冲到夏俭面前,把电文直接送到了夏俭眼前。

    夏俭正在仔细考虑,看到几乎凑到眼前的电文,愣了一下,转眼看到陆涛峰一脸忧'色',眉头几乎皱到了一起,当即白了他一眼:“啥事这么惊慌?放心,老子的队伍还有得打,吃不了亏”

    “军长,快看电报吧,司令他”

    陆涛峰说到这里,声音一下子哽咽了。

    “司令,他什么了?”

    夏俭提高了声音,直起身来,一把抢过电报细细端详。

    顾长风正笑'吟''吟'地想看夏俭出丑,突然听到陆涛峰的话,心里一急,连忙向夏俭凑了过来,想看个究竟。

    这个时候,二十四军四十四师一三一旅旅长关山也冲进了山神庙,一看到顾长风,就带着哭腔道:

    “军长,不好了,老大的专机出事了”

    “你说什么?冬伢子?”

    顾长风一把抓住关山的衣领,厉声问道。

    关山就势扑到顾长风胸前,抱着他泪如雨下:“军长,司令的专机被日军战机伏击,在蚌埠以北地区失去联系。空军彭祖亮将军、新二军叶军长以及叙府大本营的电报先后打到军部,军部不敢怠慢立即转发到旅部,我刚刚才收到的电报。”

    顾长风抢过电报,仔细看了几眼,目光和眼睛通红的夏俭对上,强忍着眼臂中突如其来的酸涩之意,大吼一声:

    “***巴子,老子和***人拼了打下天津,为司令报仇!”。

    夏俭伸出只剩下食指和拇指的左手,使劲地擦拭如泉水一般涌出的泪水,可是怎么也擦不完,索'性'任由泪水横溢,哽咽地道:“虎头,我也想带兵北上,可是司令说他说在没有他进一步命令之前,让我像钉子一样牢牢地扎在老南昌,我我想为司令报报仇,可是可是我又不能不能不执行司令的命令,我我到底该什么办啊?”

    说到这里,这个久经沙场的铁血硬汉,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整个土地庙里一片悲泣之声,顾长风暴跳如雷:“哭,哭什么哭?咱们这些弟兄,谁不是司令一手带出来的?现在司令出了事,我们应该想着怎么为他报仇,哭能解决问题吗?都不准哭,我们要完成司令未完成的事业,把***人赶出中国去!”

    夏俭泪流满面,抬起头道:“虎头,你说说吧,我现在心很'乱',我听你的”

    顾长风抹去脸上不知何时挂上的泪水,想了想道:“夏俭,你说得对,我们不能不顾司令的命令,南京和南昌的防务都不能丢掉这样吧,我带二十四军北上,你派一个师驻防老南昌,再带一个师到**大营,替我守着家里。老子一定要让小***好看!”

    “可是司令”

    夏俭突然想到什么,猛然站起,悲声道:“虎头,我突然发现我们把最重要的事情给疏漏了这个时候我们都应该保持冷静,我觉得***人是该打,但还是应该先派出部队到蚌埠以北地区,搜寻司令的下落,如果司令真的出事了,我们不管怎么样,也要憋着一口气,杀过黄河,到平津地区与***人拼命。但是,若是司令还活着,我们则应该以保全司令为第一要务。想想看,要是这个时候司令还活着,多么需要我们的帮助啊!”

    这时顾长风也开始冷静下来,猛然点头:“这话在理。这样,夏俭,还是按照我说的,我带三十九师和四十四师北上,先赶到徐州,以徐州为中心,搜索司令的下落。你带兵替我看着**大营,我命令王叙伦统率十六师东进南京,等王叙伦抵达后,若是还没有司令的下落,则估计司令已经出事了,我们两个军再汇合叶成的新二军,一起兵出华北,明白吗?”

    “好,就这样!”

    夏俭***了***发涩的嘴和鼻子:“我也会命令卫一航带着一三七师进驻老南昌,咱们利用这段时间,先集结兵力,搞好后勤和物资补充,争取一下子把***人给打趴下,谁也不希望三两下就把司令辛辛苦苦攒下的老本给打没了”

    顾长风拍拍夏俭的肩膀:“我们分头行事,回去后我立即开拔,你也要保重啊!”

    夏俭使劲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微山湖中一座不知名的小岛上。

    大雨依旧在继续,湖面上片片荷叶和芦苇,随风飘'荡',沈凤道全无诗情画意之感受,凑近水边,洗去满脚的淤泥,回过头查看岛屿的情形。这个岛小得可怜,东西长大约六百余米,南北宽五百余米,估计是经常被淹的缘故,只有岛中央的高处有一片树林,不要说没有人家,连个避雨的亭子都没有。

    两艘气垫船静静地横卧在沈凤道身边的地上,船里面已经被雨水灌满,所有人都浸在水里。

    沈凤道站起来,微微叹了口气。刚才他已经一一触过鼻息,两艘船上的十一人均有呼吸,但都很微弱,如果不能及时找到一块干燥的所在,紧急生火,再喝些热汤暖暖身子,随着热量的流逝,生命会很快地逝去。

    沈凤道振作精神,几个箭步冲上小岛最高处的树林,四处转了转,很快选定地方,飞身而起,腰间一把半尺长的匕首如闪电般挥出,“哗哗”声中,手腕粗的枝干纷纷折断坠地,很快,远近树木都只剩下四五米高的光秃秃树干,中间的一根高度最高,散落四周的树干则呈阶梯状降低。

    沈凤道丝毫也不顾右手虎口迸裂,鲜血淋漓,快速奔回岸边,将安毅、叶青和周紫微等人抱下船,蹲***将四层气垫船小心翼翼地剖开,竭力保持塑料布的完整'性',五六分钟后,终于得到了一块十余平方的塑料布,其余的边角料也被他小心地聚拢一堆。

    沈凤道抱着塑料布,向树林里奔去,到达目的地后目测了一下,再次跳起,脚不停地在一支支树干上点过,当树干快承受不住时,将手里的塑料布甩了出去。

    塑料布带有一股巧妙的旋转力,在空中自然舒展开,然后稳稳下落,中心部位刚刚抵在中央的树干上,然后四周依次落下,铺在了一根根树干上,一个简陋的棚子就这样搭起来了。

    沈凤道不敢怠慢,将塑料布的边角小心撕开,在树干上绑好,确定不会被风掀起后,再次冲下小山坡,把安毅、叶青等人一一抱到塑料棚子下。

    待做完这些,沈凤道依然不敢停下歇息,连忙将由众多小呢绒绳纠缠在一起编成的粗大绳子,分拆成十余条小绳,然后如蜘蛛结网一般,压住塑料篷布的边角,又在一根根树干上三四米高的地方横纵缠绕,编制成一片细密的网状结构,然后把地上湿湿的枝叶透过丝网间的缝隙抛上去,任其***落下,迅速地铺垫开,隔绝易燃的塑料篷布与地面的直接接触。

    沈凤道忙得满头大汗,再次返回岸边,将剩下的那艘气垫船剖开,划成一根根长条,然后和着先前的边角料,抱到简易棚下,从其中一个侍卫的腰间取下个精巧的特制工兵铲,挖了个半米深、宽的火坑,将零散的湿润枝叶扔到坑里垫好,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将塑料布条点燃,扔进蓬松的火坑里。

    塑料燃烧时发出浓浓的黑烟,溶解成'液'体的塑料附着在湿润的树枝上,很快带动树枝和树叶一起燃烧。

    沈凤道不慌不慌,在火上扔了几节树枝,又再次向上面扔塑料布。如此重叠几层,火坑里已经燃烧起熊熊大火,浓浓的烟柱从顶部篷布的左右横溢开,非常醒目。

    到这个时候,沈凤道才微微松了口气,依次把众人抱到火坑边躺下,一一检查众人的伤势。

    安毅脸上身上的血迹已经被雨水冲洗得差不多,沈凤道检查后发现安毅呼吸微弱,心跳极为紊'乱',额头更是滚烫,慌忙脱去他周身的衣物,详细查看,发现安毅身上脸上的伤痕都是皮外伤,估计是飞机坠落湖面时舷窗破碎后的玻璃碎片所致,看起来虽然很严重,但实际上对身体的伤害不大。

    沈凤道慌忙检查安毅的头部,发现他后脑部有一块明显的血洞,心中不由一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