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二六九章  阴谋?阳谋

第一二六九章  阴谋?阳谋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10:59
    第一二六九章阴谋?阳谋

    七月三十日凌晨三点四十分,日军河边旅团主力突然掉头南下,猛攻宛平县城,集中三十余门火炮向宛平城头和城门展开长达十分钟的猛烈炮击,至凌晨四点三十分,宛平城沦陷,三十七师二一九团三营、四营九百余将士全体阵亡,河边旅团第一联队进驻宛平城。

    房山长阳镇碧溪庄园,第七十七军前线指挥部。

    晨曦中,四辆越野车艰难地沿着被日机炸毁的铁路线东侧行驶,沿途深陷的弹坑,仍然冒出屡屡硝烟,断裂的铁轨以扭曲的姿态,高高翘起,四散的枕木横七竖八躺在焦黑的公路四周。

    车上的安毅默默望着沿途战火肆虐后的凄凉景象,一言不发,他此刻考虑的不是周至柔的空军损失情况,而是怎么与即将见面的冯治安等将领形成统一意见。

    新成立的第七十七军各部将领与军长冯治安一起,早早地来到庄园大门口,迎接安毅的到来,官升一级的将校们各个戎装笔挺,精神振奋。

    根据中央军委最新命令,新成立的第七十七军统辖第三十七师、第一三二师,并获准组建第一七九师。冯治安就任七十七军军长职务之后,立即对所属部队进行调整,原师参谋长张凌云晋升军参谋长,原副师长刘自珍晋升三十七师师长,驻守房县;于长海接任牺牲的赵登禹,担任一三二师师长,仍然坚守南苑一线;原独立二十五旅、独立二十八旅和直属特务旅一部,组成第一七九师,师长由猛将何基沣担任,原二一九团团长吉星文晋升第一七九师副师长。

    此刻,冯治安也和安毅一样,在想着相同的事情,他和麾下十余名官升一级的将领对安毅的突然到来感到非常意外,也忐忑不安,且不说安毅如今的重要身份、十年来立下的赫赫战功,以及在全**队将领中无人可及的权利与威望,仅仅只是在此微妙关头秘密前来,就预示着一场大战即将打响,这一点似乎毫无疑问,纵观数年来的战争,不管是长城抗战还是上海抗战,只要安毅亲临前线,很快就会引发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和激战,何况这次安毅是秘密而来,而且来得如此迅速。

    紧随冯治安身边的,是第十七军副军长杨冠和他的副官。

    廊坊战役结束后的第二天,第五军团司令胡家林请求卸任第十七军军长一职,中央军委很快作出决定,经蒋委员长签署命令之后,指挥若定战功卓著的第十七军副军长鲁逸轩顺利地登上第十七军军长宝座,独立师师长杨冠也随之晋升副军长,仍然兼任独立师师长职务。

    遥望越来越近的四辆越野车,冯治安身后的将校们低声议论起来,对安毅的轻车简从深感意外,平时老长官宋哲元等人前来视察,无不是浩浩'荡''荡'警卫森严,卫兵绝不少于一个营,如今是战争时期,昨日开始整个房山至大兴一线遭到了日军飞机的大规模轰炸,位高权重的安毅却只带四辆越野车、长途行进百余公里,搞不清他这是有恃无恐还是故作姿态。

    一名校官冲过庄园内院子,来到冯治安身边,胸脯起伏,脸'色'发白:“报告军座,保安二旅孙旅长急电,凌晨六点,卫立煌长官率十四军两个主力师,突然猛攻昌平日军独立第十一旅团,初期进展顺利,连克日军两道阵线,一度打到了昌平城下,但日军很快稳住阵脚,驻守高丽营的日军第七混成旅团很快加入战场,对十四军左翼展开猛烈攻击,十四军节节败退,现已退到南口车站以南铁路沿线,苦苦支撑,卫长官派人请求孙旅长率部支援。”

    “什么?这么大的事情,十四军竟然没有在事前和我们通气?”

    “不对啊,俊如(卫立煌)将军素来沉着稳健,怎么会出此昏招?”

    冯治安尚未开口,身边的七十七军将校们已经躁动起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冯治安沉思片刻,望向杨冠,杨冠歉意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看安毅的车队已在百米之内,冯治安暂时抛下南口战事,低声提醒麾下将校一句,抖擞精神再次整齐列队。

    车队缓缓停在十米之外,一群全副武装的卫士迅速跳下车,四处散开,杨冠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已经快步迎上前,冯治安想了想还是主动靠了过去,他身后的一群将校见状心里有点儿不舒服了,安毅却在这时跳下车大步走来,满脸胡子的胡家林和两元少将紧随安毅之后快步走来。

    安毅与杨冠相互敬了个礼,大步来到冯治安面前,敬礼致意:“冯将军,安毅不请自来,还望将军和诸位同仁海涵啊!”

    “哪里哪里!我等久仰安总长威名,早就期盼一睹英姿了,消息迟缓有失远迎,还望安总长见谅。”

    冯治安看到安毅如此热情地主动敬礼问候,心中的那点儿不快早已经烟消云散,回了个军礼后,立即伸出双手与安毅紧紧握手,随后与熟悉的胡家林见礼,转身介绍自己的部属。

    七十七军的张凌云、何基沣等将领见安毅一点儿架子也没有,身上穿的和安家军官兵战时服装别无二致,年轻英俊的脸上洋溢着诚恳的笑容,自然而然地透出一种对人的礼貌和尊重,丝毫没有上位者那种虚伪的客套和做作,心中立刻对安毅刮目相看,恭敬见礼之后,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和安毅握手。

    见面完毕,安毅向冯治安解释道:“冯将军,南口的大战已经打响,卫立煌将军部顺利地牵制了日军两个旅团,为汤恩伯将军指挥第十三军秘密南下夹击日军打下了基础,半小时前,我在路上接到汤恩伯将军的战报,十三军两个主力师已经成功运动到日军侧后的长陵一线,补充师已经进入战场西北部,与卫立煌将军部连成一片发起反击,目前战事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估计三个小时之内就会有个结果。

    “此战的整个作战计划来自于总参谋部,并由蒋委员长和白副总长亲自发布命令,动用两个军五个主力师和两个补充师,参战将士共计八万余人,可以称之为战役了。为了保密起见,没有通知除作战部队之外的其他各部,包括第十七军事先也没有通知,还请冯将军和诸位多多见谅!”

    “啊…….”

    “原来是这样……”

    “日本人诡计多端,探子也多,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

    众将惊讶不已,一片感叹,冯治安心头一动,立刻猜到安毅此来的目的,微微侧过身子,做了个请的姿势,客气地说道:“安总长请入内叙话,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下面恐怕就该轮到我军出战了。”

    安毅和胡家林等人相视一眼,哈哈一笑,歉然说上几句便与冯治安等将校一起涌入院子,走向正中灰瓦青砖搭建的正堂。

    来到堂中,冯治安举起手,喊了声:“看茶”

    安毅连忙摆手:“不忙,不忙,我们还是先看看地图吧。”

    冯治安一听也不客气,连忙请安毅、胡家林和方鹏翔来到地图前,遥指地图:“请安总长指示。”

    “没指示,只有请求,还是让胡军长来说吧,这次行动,主要是由十七军独立师和冯将军所部发起,我就不多罗嗦了。”安毅摇摇头,很低调地显示自己的谦谦风度。

    冯治安和张凌云、何基沣三人微微一愣,随即一起看向地图。

    “难道是打宛平?”

    张凌云不愧为七十七军的参谋长,眼光老辣,立即通过本部和独立师的位置判断出大致的形势。

    “对!就是打宛平,不但要打宛平,而且要力争全歼河边旅团,给日本人一个下马威。”胡家林不再客气,一出面就开明车马炮。

    冯治安略微犹豫了一下,仔细查看地图,过了好一会儿才转向胡家林:“胡兄,我们是否需要与大兴的三十八师联络一下?”

    胡家林摇摇头,指向地图:“暂时还不需要,河边旅团加上一个炮兵大队、一个骑兵大队和一个工兵大队,总兵力也不过一万八千人左右,而贵我双方仅是三十七师和独立师的兵力,就已经达到三万二千人,再加上镇守南苑的一三二师策应,不愁打不垮河边旅团。

    “诸位请看……目前我第五军团之十七师牢牢占据廊坊,第四十师则扼守武清至廊坊一线之交通要道,新编的一七师作为战略预备队,布置于两师侧后方,基本上阻断了天津日军北上救援的道路,大兴一线只需严防东面日军即可。不过,由于日军增援部队,正源源不断经山海关和秦皇岛开进平津战场,张自忠将军的二十九军两个师又四个保安旅防守任务很重,宛平、丰台至南苑一线就不用再麻烦他们了,只要三十八师稳守黄村一线,截断河边旅团的东逃之路,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胡长官的意思是此役要全歼河边师团?”张凌云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相信地望向胡家林。

    胡家林一脸坚决地点了点头:“蒋委员长和总参谋部的要求是这样,不过,白总长和安总长的意思是贵我两军三个师同时出动,以最猛烈的攻势和最快的速度,一举消灭长辛店和卢沟桥以西、南苑以南的日军,最后合围宛平城。”

    冯治安深深地吸了口气:“胡兄,你就明说吧,咱们七十七军怎么打这一仗?”

    “天亮之前,杨冠将军的独立师两个旅将抵达王佐镇,其中包括十七军直属的机械化重炮团,由他们攻打长辛店,随后进攻驻守丰台之日军,小弟打算,把独立师独立旅交给冯兄全权指挥,杨冠将军需要到西面去指挥其他两个旅。”胡家林客气地回答。

    冯治安和他的两名副手再次愣住了,他们都清楚,闻名全军的模范营所在的独立旅,人数高达八千余众,拥有自己的炮兵营、迫击炮营、机枪营和全军首屈一指的工兵营,独立旅虽然名义上是个旅,但无论是装备还是官兵素质,均远远强于国内任何一个甲种师,可以说,其战斗力甚至远在三十七师之上。如今,胡家林竟然慷慨地将独立旅交由自己指挥,而且把十七军副军长兼独立师师长杨冠调到左翼去指挥作战,无疑是将一大军功送到自己面前,更是一种兄弟般的信任。

    安毅看到冯治安几个面面相觑,默然失语,不由莞尔一笑,低声说道:“诸位,其实最艰苦的并不是攻打长辛店和丰台的一个联队日军,而是要迅速合围拥有一个炮兵大队和十几辆九二式骑兵战车的宛平城。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火力,很难把日军全都赶进宛平城里去,就是办得到也需要付出很大的牺牲。所以,还请冯将军和诸位不要客气了,大家都是兄弟,没必要说什么客气话。”

    这下冯治安和七十军一干将校心里真的是彻底感动了,冯治安不再推脱,点点头爽快地答应下来,接过安毅递来的蒋介石亲笔签署的密令,立即开始调集军队。

    半小时后,冯治安率领信心大振求战心切的一众将校,将安毅和胡家林等人送到院门外,冯治安紧紧地握住安毅的手,低声问道:

    “安老弟,我们都看得出来,南口之战是阴谋,宛平一战则是阳谋,请问安老弟,下一步还有什么策略?”

    安毅想了想回答:“还是阳谋南口之战打到现在,我们的所有战略意图都瞒不过日军了,未来两天最难受的,并不是我们所面临的西线和北线,而是东线战场,只要我们能在今天傍晚之前成功合围宛平城,日军就会对廊坊和大兴发动猛烈进攻,第十七军和张自忠将军的二十九军将会非常艰苦。小弟今天就要赶到静海,与万福麟、庞炳勋两位老将军见面,看看能不能再次打打天津。”

    冯治安心悦诚服地点点头:“明白了!这下我全明白了!安总长请放心,我军定会全力以赴,绝对不会让委座和全国人民失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