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二〇六章  看看家底

第一二〇六章  看看家底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08:04
    第一二六章看看家底

    待掌声安静下来,安毅接过了话头:“诸位,刚才龚院长说得确实是肺腑之言。根据我们的情报部门预测,最迟今年年底,最快就在年后春暖花开之时,***就会向我国发起突然进攻。现在,***在华的总兵力增至三十五万人,加之关东军的急速扩张,预计在半年之内,总兵力将迅速膨胀至六十至七十万。而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进行由一变二的新的师团编制,也就是将原来的师团一分为二,比如在第一师团、第十四师团基础上组建而成的第101师团、第114师团,这两个师团完全按照两个主力师团编制训练,虽然战斗力略有不如,但承担防御守土任务却绰绰有余。与这两个师团相同的编制一共有十七个师团,也就是说,***将在半年内,将其整个国家的陆军总兵力翻上一倍。***是一个岛国,这么多军队指向何处呢?只能是中国!只能是日益紧张的华北战场!”

    “如果我们不提前进入战时经济体制,那么一旦***打过来,我们准备不及时,前线将士缺少压制日军进攻的火力,没有足够的钢材和水泥修筑坚固的防御工事,新编整的部队缺少枪支弹'药'和运输工具,那么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一溃千里的惨败!现在中国的工业基础极为薄弱,仅有的便是这些年来我们苦心经营的湘西、川南、滇南三大工业基地,还有就是未来大战爆发,由江浙和老南昌撤迁来的工厂企业,其中包括我们已经转手的江南兵工厂。不管这些工厂最后是落脚重庆还是成都,都将形成西南的第四个工业基地。除此之外,这些年来朱益之前辈主政的昆明逐渐形成了以纺织、丝绸、冶炼为主的工业中心,五金加工的铁丝厂、电线厂、小电器作坊等等门类齐全,比如我们铁路建设所需的道钉,大部分便是由昆明生产的。当然,比起我们的三大工业基地,昆明还多有不如,只能算上半个。

    “靠着这么微薄的工业基础,我们将与明治维新以来已经发展成为工业国的***进行国战,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如何能够取得对日作战的最终胜利?因此,今天这个会是非常有必要的,希望大家畅所欲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待掌声稍歇,龚茜便一一点名发言。

    最先汇报的是川南钢铁集团的总经理胡继秧:“由于我们川南的钢铁企业引进的全部是美国的机械设备,许多更是直接从匹兹堡、芝加哥等钢铁企业拆卸的新设备,从一开始,便在美国工程师的指导下,按照美国的钢铁厂的格局规划我们的产业链,因此不管是生产效率还是成品率,都远在老式的钢铁厂之上。早在三一年,我们便在叙府和泸州兴建了七家大中型钢铁厂,到现在随着自流井、昭通和滇南三家大型钢铁厂的投产,我们的产能已经从三三年的年产钢铁一百一十万吨,发展到现在二百五十万吨,如果进入战时经济体制,那么产能将再次大幅提升,达到三百万吨至三百五十万吨的规模,虽然这个数字远远比不上***的九百万吨,但对一穷二白的中国来说,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钢铁是一个国家的工业基础,离开钢铁其他什么也没办法达成,所以我们在制定经济计划的时候,必须充分重视钢铁企业的生产需要。我想提醒一下,当前我们钢铁企业面对的首要问题便是原材料供应问题。在此之前,我们钢铁企业所需的原料,一半是由我们矿业公司扶持的西南各地矿山铁矿石粗加工企业提供的半成品,另一半是南美、澳大利亚和法属安南等地对铁矿石经过粗加工的生铁和粗钢,一旦未来中日大战打响,海路和铁路运输中断,我们的钢铁企业必将面对无米下锅的窘境,希望'政府'在制定相关政策的时候,充分考虑到这一点。”

    胡继秧是安毅集团经济体系中举足轻重的元老级人物,在安毅欧洲之行时与安毅一起经受九一八的刻骨铭心的痛苦,拳拳报国之心可昭日月,因此他的话引起了安毅的足够重视。

    安毅认真地解释道:“胡大哥的问题提得很好,我这里想说明一下这几年来钢铁企业的发展思路。一直以来,我们都采取海外购进和内部开采相结合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的原材料供应问题。可能大家都不知道,向我们提供原材料的企业,其实是和我们有着共同利益的美国华人财团。我们的江南集团和川南集团,在美国华人财团中有着不菲的股份。这些年来,华人财团在世界各地大量收购矿产资源,其中在澳洲西部皮尔巴拉地区拥有五座矿山和一个大型冶炼厂,我们在华人集团的利润分成,变成了我们急需的铜、铁等粗加工产品和其他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通过海路运抵法属安南的河内港,再由全线贯通的河内至昆明复线铁路供给我们的各大钢铁厂。富余的原材料,则被我们储存起来,以应付有可能出现的原材料短缺的问题。

    “除此之外,我们还加大了对西南地区的矿藏勘探和开采工作,至今为止,我们已经发现铁矿五百余个,有开采价值的大型矿藏近六十余处,特大型矿藏十余处,其中大部份已投产。由于此前有海外的生铁粗钢供给,我们的产能一直没有充分开发,但随着战时经济的刺激,预计短时间内可以增产一倍以上,遍布各地矿山的冶炼厂将全部高速运转,以满足我们钢铁集团的增产需求。

    “在所有的铁矿山中,最让人惊喜的是盐边会理地区大型铁矿的发现。目前已经初步探明,该地铁矿石的储量高达六十亿吨以上,一旦全力开采,完全可以解决我们川南钢铁集团的原材料供应问题。不过,这中间有几个难点,虽然其中已经被我们的专家攻克了一部分,但前景依然不乐观。

    “难点之一是这个地方的铁矿属于钒钛磁铁共生矿,冶炼极为艰难,早在四年前我们的地质专家朱子真教授和他领导的勘探队伍发现该处矿藏后,我们的研究部门就夜以继日展开技术攻关,进行了无数次模拟试验,最终于去年六月形成了一整套以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共生矿的方案。目前,相关冶炼提取设备已经在我们的机械厂生产,只要这处矿山得到充分的开发利用,配套的冶炼厂也将投入运转。这是我们科技工作者智慧的结晶,请允许我在这里向他们表示感谢。”

    说到这里,安毅拍掌祝贺,台下出席会议的企业代表和专家学者们也报以热烈的掌声。在川南,知识和科学永远是得到尊重的,比起'政府'工作人员,科学家们享受到的待遇明显高出一筹,这也是川南努力营造的一种氛围。

    掌声稍歇,安毅继续侃侃而谈:“难点之二在于会理盐边地区地处攀西裂谷,道路崎岖,到处都是悬崖峭壁草木不生,如何在这片不'毛'之地建设采矿场和冶炼工厂,如何解决矿工的居住和生活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过这一点有望在接下来一年内得以解决,自从攀西地区发现大量铁矿,云南省和西康省'政府'公开向全国进行招标,并承诺所有开采出来的铁矿石经过粗加工后,将全部由我们的钢铁集团采购,并由两省'政府'出面,预先铺设昆明至会理的铁路、修建环绕整个矿区的公路,受此利好消息影响,来自山西、广东、江浙等地的财阀,已经纷纷向两省'政府'签订了意向书,大笔投资正在源源不断向这一地区汇聚。可以预期未来两至三年,我们便可以获得这一地区的生铁和粗钢等原材料供应。

    “难点之三则是能源供应问题。大家都知道,如果单纯地依靠人工开采,然后把开采出来的铁矿石通过公路和铁路送到铁路沿线的冶炼厂,再由冶炼厂提供生铁和粗钢给我们的钢铁企业,那么就算攀西铁矿储量惊人,依然无法满足我们钢铁企业全速生产的要求。在我看来,矿山和冶炼厂必须是配套的,第一时间把铁矿石变成生铁和粗钢,这样才可以极大地减轻铁路的负担,提高铁矿石的利用效率,给投资者以高额的回报,从而带动更大的投资和建设热'潮'。而这一切的基础,便是充裕的、不可中断的电力供应。这一点我准备通过在这一地区,利用当地充裕的煤炭资源,修建足够数量的火电厂来予以解决,不过先期投入的资金会很大,甚至可能会挤占我们制造武器弹'药'的专项基金,所以必须得予以充分论证才可实施。

    “最后一点,一旦中日战争全面爆发,战略防御阶段我国首都很可能会沦陷,中央'政府'退入四川后,由于沿海富庶地区尽数落入日寇之手,委员长有可能会把这片炙手可热的矿区收归国有,以充裕国库,或者是苛以重税拼命盘剥,到时候我们承诺的利益无法给投资者兑现,将严重影响我们的声誉,打击民族资本的爱国热情,甚至还有可能导致中央和地方的对立,给***人以可趁之机。”

    安毅的话引起全场一片深思,胡继秧想了想道:“不管怎么样,既然攀西地区有我们急需的铁矿石资源,而且现在相关的技术难题已经攻克,开发也已经顺利展开,那么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必须深入不断地进行下去。我们的钢铁厂是一个吞噬资源的庞然巨兽,必须优先考虑满足,否则将士们哪里来枪炮弹'药'抵抗日寇侵略?至于面临的诸多困难,我们可以在日后一一着手解决。”

    安毅点了点头,心想蒋介石退守西南,肯定得在乎自己和云南、西康等军事首脑的面子,直接撕破脸面的可能'性'并不大,于是示意龚茜继续会议。

    接下来被点名发言的是川南军工集团的总经理史乐君,他站起来后,向老上司安毅点了点头,然后道:

    “我们军工集团是未来中日作战中枪械、弹'药'等后勤补给的中坚,也是将士们抗日日寇侵略的信心之所在,现在我来简略介绍一下我们集团可以生产的武器类型、产能和潜力,以便让大家心里有个数。

    “我们军工集团下辖泸州、叙府、湘西、自流井、昭通、宁洱共六家兵工厂,其中叙府、昭通、自流井厂主要生产中正二式和三式手枪、步枪、冲锋枪及通用机枪,以及十二点七口径狙击步枪。泸州兵工厂则以生产加农炮、榴弹炮、加农榴弹炮、高'射'炮、机关炮和迫击炮为主,去年我们刚刚研究成功的an-36火箭筒也是由泸州厂生产。滇南宁洱厂主要生产实验'性'武器,比如我们还没有正式列装的an-36、an-37自动步枪,比如正在试验的武装直升机,也是由思茅厂研制。湘西厂是我们所有军工厂中实力最雄厚、整合能力最强的兵工厂,不仅我们所有型号的步枪、自动步枪和轻重机枪均可以制造,我们各部所需的弹'药'和手雷、手榴弹、地雷等,也大都由湘西厂提供。当然,一旦未来中日大战爆发,我们各个军工厂都可以生产弹'药',以确保前线的需求。

    “大家都知道,在此之前钢铁企业主要是向商业和民用领域倾斜,我们的铁路、汽车、房地产、工程机械、电器等相关行业吞噬了大量钢铁,军工企业能够用到的钢铁,不到钢铁总量的三分之一,与此相对应的,是我们的武器产量极为有限,月产步枪四万四千支,其中三分之二由中央订购,其余的则装备我们自己的部队,也就是说,每个月我们可以武装安家军一个师。此外,我们每个月能生产六千多挺通用机枪,两千多挺重机枪。简而言之,一旦将来中日开战,我们在目前没有进入战时经济的情况下,能保证每月生产两个甲种师的装备。可是这显然不够,全中国有几百个师,每个月两个师的装备明显跟不上消耗的速度,所以必须进入战时经济体制,以刺激生产。

    “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只要能充分保证钢铁等原材料的供应,我们的军工集团的产能可以翻三倍,也就是说,可以在一个月内,武装起六个甲种师,虽然这种速度远远比不上***的补给速度,但对我们中***队而言,已经是一个伟大的进步。”

    史乐君的话激起了大家的兴趣,此后来自川南机械集团、飞机公司、汽车集团、电子电器集团等企业的代表,纷纷抢着介绍自己企业的情况。

    川南机械集团是川南崛起的最重要保证,由于最初的机械加工厂所引进的机床和生产线,全都是经济危机爆发后破产企业正在使用或者是尚未拆封的新一代设备,其加工速度和精度首屈一指,在产品成形加工、切削加工和装配的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上,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毫不逊'色',故此只要有原始设计图纸,加上采用的钢铁等原材料达标,几乎所有的生产线和设备都可以源源不断地从机械集团的生产车间里生产出来,实现完美的自我克隆,所谓的工业母机便是指此。目前,川南的所有工厂企业的生产线和加工机床,均可以从川南机械集团订购,有力地保证了战时经济启动时川南军工体系的爆发式发展。

    至于战斗机和轰炸机,目前川南飞机公司已经具备***研制和生产飞机的能力,由于美国福克斯飞机制造公司、德国容克飞机公司和亨克尔飞机公司的技术支持,实际上现在川南飞机公司已经完全可以自行生产飞机发动机,之所以现在还大力引进美国福克斯飞机公司的发动机,一方面是这些发动机都是由股份分红代付,不需要付额外的资金,同时巨大的贸易额,还可以让福克斯飞机公司的账面上漂亮一点,刺激公司的高速发展,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由于川南钢铁集团的冶金技术还不过关,生产出来的发动机因为高温合金材料不过关,故障比较多,但随着与德国技术交易的达成,这个难题很快就会获得解决,相信很快便可以实现全机国产化。战时,在保证发动机供应的情况下,川南飞机制造厂月产一百架战机完全不成问题。

    川南汽车集团下辖的汽车、摩托车、拖拉机厂所采用的生产线,基本都是经济危机期间从美国底特律、芝加哥等城市的各大专业工厂拆卸的,和机械机床、钢铁冶炼生产线一样,这些汽车生产线都是美国经济好景气年代刚刚装好准备投产的好货,没想到经济危机突然袭来,企业主纷纷破产,随后这些企业以白菜价格被张熹收购,生产线拆卸装船运抵川南安家落户。由于川南机械集团强大的研制能力,由江浙财团组建的汽车零配件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现在的川南汽车厂已经可以实现月产汽车一百辆,若是战时经济启动,则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五百辆以上的规模。此外,在战时经济下,摩托车厂可实现月产一千辆两轮和三轮摩托车,拖拉机厂可实现生产战车一百辆,坦克五十辆的规模。当然,对现在的川南而言,每一分资源都必须用到刀刃上,战车和坦克由于其巨大的消耗只能暂时充当配角,根本无需那么大的产能。

    川南电子集团是川南领先这个时代的杰出成就,不仅生产出的电器产品畅销全球,各种新研制出的无线电设备对军队战斗力的提高更是显著。由于尼古拉.特斯拉的加盟,川南在电子管和晶体管的研究走在了世界前列,尤其是在对雷达应用的持续研究和深入,无线电技术趋于成熟,电子管步谈机、报话机、超短波电台、短波电台、单边电台、接力机和其他通信设备纷纷投入实战,特别是由地面雷达反馈给战机的敌我信息显示,可以极大地提高战机的空战存活能力,对西南空军来说,不啻于以寡敌众以弱胜强的杀手锏。目前川南电子集团可以实现月产步谈机、报话机一千部,各式电台的产量也在一千台左右,完全可以满足军队连排级通讯需要。

    综合所有信息,安毅心中对未来的抗战,终于有了一丝底气。国与国的战争,比拼的就是战争潜力和持久能力,现在的川南,战时所需的一切工业体系均保持完整,在某些方面甚至比起***更有优势,只要战争刚开始不是太吃亏,安毅有信心给予***人沉痛打击,提前让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