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一〇五八章  送佛送到西(一)

第一〇五八章  送佛送到西(一)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5:00:13
    第一五八章送佛送到西(一)

    安毅回到叙府后的第三天,就接到蒋介石从奉化发来的电令,参谋本部次长葛敬恩火速派来的剿总司令部情报处向松龄副处长也乘专机赶到叙府,呈送给安毅一份绝密文件,等待他的回复。

    安毅吩咐林耀东陪同向松龄出去随便走走,到叙府的百货商场买点儿东西带回南昌给葛敬恩和参谋本部的弟兄们,独自留在家里细细阅读。

    标注最高机密的卷宗里的数份资料,是薛岳部在黔东江口击溃中央红军北上分队时缴获的重要文件,还有一封葛敬恩写的亲笔信。

    文件详细地记录了'共产'党中央的“通道会议”精神和“黎平会议”决定,按照通道会议精神,红军将会全力北上,与贺龙、萧克之红二方面军汇合,建立湘西根据地。至黎平会议时,决定略有变动,“重新创立湘西根据地”扩大为“创立湘西、川南、鄂西”革命根据地,其中竟赫然包括夺取安毅的叙府和周边地区,占领叙府后将这个新兴工业城市取代瑞金成为红'色'中国的新首都,让人对制定这些计划的人的好高骛远不求实际感到难以置信。

    葛敬恩信中说,根据薛岳亲自对俘虏的审讯结果、以及参谋本部和剿总对文件的分析,一致认为这些重要文件的送达对象,确实为贺龙第二方面军指挥部。

    葛敬恩在信中特别叮嘱,一旦红军突围北上湘鄂川边境,就有可能与正在川北激战的徐向前、张国焘部红军形成联合之势,届时再想剿灭红军主力,难度会增大百倍。

    中央军委和剿总司令部希望分工负责川黔湘边区剿匪重任的安毅,在确保川南、湘西、黔西工业基地安全的基础上,指挥第二十四军、四十四军和两个绥靖区警备部队,严密配合,全力协助剿总司令部和中央军主力顺利完成既定的剿匪计划,把红军主力牢牢压制在贵州境内。

    放下文件,安毅陷入了沉思中,印象中直到“遵义会议”才确定了红军正确的前进方向,如今红军主力仍然在贵阳以东的黄平、庆余、施秉地区四面征战,尚未到达黔北的中心遵义地区,仓促间做出如此重要的战略决定,实属不智。如果红军贸然北上湘西,先别说能不能突破薛岳部九个师的防线,说不定还会因此陷入早有防备的薛岳兵团和已经尽数开进黔东的刘建绪兵团的包围圈,哪怕能突破,也是个九死一生的残局,别说与贺龙部汇合,中央红军能否活下几千人都成问题。

    安毅深思熟虑之后,不再犹豫,连续给刘卿、杜易、方鹏翔等麾下大将去了几个电话,再吩咐刘卿以安毅的名义致电薛岳,问他对自己有何要求。

    两个半小时后,林耀东陪同向松龄回来,安毅的书房里已经坐着杨斌、叶成、杜易和方鹏翔等将领。

    安毅把写好的信连同文件一起交给向松龄,告诉他一切都已经按照葛次长的要求进行布置,请中央和剿总放心,绝对不会让红军越过川湘边界。

    向松龄高兴地向老长官安毅敬礼,在林耀东的陪同下赶赴机场回南昌复命。

    “司令,红军高层将领中不少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不会如此不识时务吧?他们竟然想谋取我们的川南,难道以为凭借着他们的数万疲惫之师,能够对我安家军形成威胁不成?刚才那些文件,会不会是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心思周密的叶成对红军的决定非常不解。

    安毅摇摇头,坐下回答:“不会是圈套,葛次长和剿总情报处的那帮人不是这么好糊弄的,还有身居前线指挥九个中央军主力师作战的薛伯陵,以他的精明与对战局的把握,红军想骗过他,谈何容易?

    “既然薛伯陵火速将这些文件送达南昌,就证明他根据战场形势,判断出红军主力确实有北上突围之迹象,根据他给我的复电,第二军团原本被当成预备队的中央军两个师已经迅速西进,绕过印江以南,悄然布下伏击阵地,红军主力就算能冲破北面的第一道防线,也会很快遇到这两个师的迎头痛击,最终也只能改变方向,再次向西亡命。

    “剿总担心的是我们为了自保而放弃的川黔边境那几个县,会成为整个战局的薄弱环节,黄汉部红军已入黔北,连续攻克沿河、德江、务川三县,战力强悍,所向披靡,已经引起了委座和剿总的强烈关注,薛伯陵也颇为担忧,如果黄汉部突然掉头东进,薛伯陵的第二军团虽然兵多将广,但在南北受敌之下就不好打了,如果真的这样,到时候整个湘黔边界将会战火纷飞,血流成河,对中央军、对红军都是个得不偿失的'乱'局,对我们的工商业发展更是个极大的威胁。”

    众将纷纷同意安毅的分析,杨斌想了想,有些迟疑地说:“如果下一步我们遵照委座和剿总的指示行事,你就得先说服湘西的栾叔和四十四军将士……存壮兄恼羞成怒之下,带着两个师追了贺胡子的主力部队上百公里,目前已经追过桑植了,上午在总部看到通报时,这个速度把我都吓了一大跳。现在贺龙红军一直被四十四军在后面追着屁股猛打,留后阻击的部队总是一触即溃,估计这会儿后悔死了。”

    安毅叹了口气:“我也不明白,红二方面军好好的,为什么要去触四十四军的霉头?现在连我都不好说话了。这样吧,用完午餐,我亲自飞一趟乾城,说服栾叔和存壮大哥撤兵,还是湘西老巢要紧,贺龙那边就交给郭汝栋和李觉去伤脑筋吧。”

    杨斌苦笑着说道:“看来也只有你亲自跑一趟才行,否则谁劝都没用……这几年贺胡子几次三番触怒四十四军,好在我们从中调和都算了,现在他们竟然想攻占咱们苦心经营的工商业重镇辰州,此前一直抱着埋头发财、不愿结怨想法的栾叔这回恐怕也暴跳如雷难以自制了。”

    安毅有些无可奈何:“没办法,贺胡子原来是两把菜刀闹革命的私盐贩子,做事一向都凭借着自己的喜好,容易冲动……中午了,大家一起随便用点儿便饭,边吃边谈,八号的会议各路弟兄都会回来,胡子和老吴、鹦鹉、杨大哥他们也都会坐飞机赶来汇报十七军和华北方面的事情,诸位这两天得好好准备一下。”

    说到这儿,安毅转过头吩咐:“杜易,你和老沈跟我去一趟湘西,顺利的话明早就能回来,这两天天气不错,老叶,你让秉一和林飞他们的侦察机多飞几趟,重点侦查黔东地区红军主力与黄汉部的中间地带。”

    “放心吧,我来想想办法让黄汉和红军知难而退,不敢再惦记着北上之路。”叶成自信地回答。

    一九三五年元月五日,黄汉部在接到红军总部的命令之后,再次挥师西进,轻轻松松便占领了黔军逃跑一空的正安县,正当踌躇满志的黄汉想接着顺手拿下北面的道真县城时,侦察部队急报:敌二十四军十六师已经进驻道真县城。

    黄汉一听,立即下令两个主力团停止前进,返回正安县城驻扎,命令侦察连增加力量,加强戒备。

    返回指挥部时,黄汉看到身体已经恢复的通信连长常胜向自己点点头,想了想吩咐刘自原尽快去联系当地农会帮助征兵,与常胜一起走向指挥部后院。

    “有急事吗?”

    “是,大哥来了密电,问你记不记得一个叫陈定远的人?”常胜低声说道。

    “陈定远?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黄汉惊讶地停下脚步,他清楚常胜所说的大哥就是安家军的老大安毅,从叙府回来之后,身边苦无帮手的黄汉干脆地向对自己极为忠诚、视自己为兄长的常胜告知一切,坦言心中的痛苦与无奈,以及他对安毅的钦佩和惋惜之情,直言在目前的局势下,和安毅保持联系的重要意义和必要'性',但这决对不会动摇他对党的忠诚。

    常胜心知肚明,知道黄汉非常需要掌管着电台的自己的帮助,毕竟黄汉要和安毅取得联系,要是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收发报,一旦被别人知晓,就会被扣上一顶“背叛革命、受军阀驱策”的大帽子,辛辛苦苦拉扯起来的队伍也很有可能面临分崩离析的惨境。于是常胜连忙表态,说自己无父无母,要是没有黄汉的信任和培养,就没有他常小富的今天,常胜最后郑重发誓:不管将来如何,一辈子都视黄汉为自己的亲哥哥,终身不离不弃,死而无憾。至此,黄汉终于放下心来,把常胜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看待,事无巨细都交给他做,黄汉与安家军的通讯联络逐渐变得频繁起来。就这样,常胜凭借着高超的无线电技术和聪颖的脑袋,给了黄汉巨大帮助,分担了很多压力。

    黄汉略微犹豫,继续快步向前,边走边说道:“我当然记得,陈定远和我同一年考入黄埔,他在五期的经理科,说起来和我还是同乡,进入黄埔军校前,我和他的关系很好,几乎无话不谈,不过在校时因为彼此政治信仰不同,日渐疏远。后来我们第五期军校学员一起北上到了武汉,这家伙害怕革命,逃到南京去了……对了,记得上次到叙府,安师兄曾说陈定远已经调到他的司令部,担任军需部二处副处长,军衔也升为了中校,怎么?大哥怎么会突然来电问起这个人?”

    “我也不知道其中内情,给,这是译电,我没及时烧掉,就是担心你有用。”常胜谨慎地四处看了一眼,从怀里掏出电文递给黄汉。

    电文全文是:弟久无音讯家人思念日盛,愚兄已托行商众乡亲四处寻找,拟请陈兄定远捎去家书,望见信之后速告知近况。兄。

    黄汉迅速看完,从兜里拿出火柴点燃,顺手点上支烟,低声说道:“薛岳的大军快到了,速度好快啊!”

    “那这个陈定远呢?”常胜问道。

    黄汉沉思片刻,低声说道:“我也拿不准,估计是让这个陈定远带上重要情报过来联系我们,看来这份情报相当重要,甚至有可能涉及到我们独立师和中央红军的生死存亡,否则师兄定不会一反常规破例告急……只是,这个陈定远是堂堂的军需处长,他不在叙府怎么会到这儿来了?莫非此人已经到了北面的道真县城?”

    常胜点了点头,所有所思地道:“有这个可能,大哥,最近我用三台机子监听国民党军队和黔军的通讯信号,发现他们似乎又改变了通讯方式和节奏,我琢磨着他们很可能已经更换了新的无线电密码,要是大哥能提供这方面的帮助,咱们就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了。”

    黄汉心中一凛,禁不住“怦怦”直跳,他突然发现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在叙府见面的时候,杜易为了让黄汉部应对川军围剿,就曾经给过黄汉四川剿总司令部刘湘的无线电密码本,要不是刘湘遭受多次惨败之后迅速更换了通讯密码,将会对川北的红军帮助巨大。

    这一次,红军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安毅是个同情'共产'党、本身又不愿打内战的开明将领,为了黄汉他能够大力支持毫无索取,很可能也同样能为红军走出困境,提供帮助。

    想到这儿,黄汉不再犹豫,靠近常胜低声吩咐:“立即与大哥联系,说这段时间我太忙没来得及和他交流,请求谅解。另外,请求他告知来人的具体线路和时间,我好安排人接应。”

    “是。”

    常胜转过身,立即看到政委刘自原和副师长杜启亮急匆匆跑来,连忙和黄汉一起迎了上去。

    刘自原大步跑到黄汉面前,兴奋地报告:“师长,军委来人了!”

    “什么?在哪儿?”黄汉惊喜地一把抓住刘自原的手。

    杜启亮乐不可支地补充:“特派小组一行四人,通过两个县的党员同志交替护送过来的,正在前面客厅喝水,领头的是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李霄龙同志,我和政委详细看过介绍信和军委签发的命令了。”

    “李霄龙!红一军团的猛将,我认识他,哈哈!走,快去见见老朋友。”黄汉高兴得脚下生风,率先跑向院子中门。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