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五九一章  赤诚的托付(二)

第五九一章  赤诚的托付(二)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4:38:28
.    第五九一章赤诚的托付(二)

    五军团四个师五万余将十将昆明城二面合围。与城外虑旧巩壕甲的龙云部两万余惊恐万状的官兵相互对峙,守军从望远镜中清楚地看到三个炮团数十门黑洞洞的炮口指向自己所在的天空,脑袋上还不时飞来几架机翼上画有青天白日徽章的飞机,巨大的轰鸣声搅得全城军民人心惶惶,寝食不安。

    已经顺利进入昆明城的朱培德、李鸿祥四处奔走,临时官邸里各界贤达云集,天天聚会,苦口婆心地规劝龙云和他的将士们认清形势,放弃抵抗,以免历史名城昆明毁于战火,生灵涂炭。

    在中央任命下连升三级一跃成为一军之长的卢汉和一群同样名利双收的滇军将领连声附和,处处给昔日的老长官龙云使绊子,本来想付出些代价下放些权利换取旧部重新聚集于自己麾下,高呼“滇人治滇”企图击败中央军的合围卷土重来的龙云江河日下,逐渐陷入绝望之境地到了这个时候,就算他想誓死三搏也都没有了胆气,因为从三面包围自己只留下南面让自己选择的第五军团不是一般的武装部队,而是身经百战攻无不克、素以铁血手段著称的强悍的安家军。

    从南向北的道路上,奔驰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马队,第五军团各师主官在卫队的护送下,策马赶往滇北重镇昭通,军团司令长官安毅正在前往昭通的路上,紧急召集各师正副师长、参谋长参加重要军事会议。

    云南第二大城昭通城居于云岭高原与四”盆地的结合部,山高谷深,群山莽莽,素有“咽喉西蜀、锁钥南滇。之称,是云南连接长江流域和川湘各地的重要门户。是内地入滇乃至南下东南亚的便捷通道,据说昭通人几乎都是古代被废贬发配而来,祖籍大多是南京或江淅一带迁移过来的,子孙后代秉承先祖优秀的基因以及逆境奋起的精神,经昭通的沃土孕育,兼具不折不挠的顽强意识,因此近代云南的伟人几乎全部出自昭通,如唐继尧、龙云等统治云南的将领全部是昭通人。

    今日,昭通城里的民众突然发现今天的气氛与往日截然不同,艳阳下,全城内外几个主要路口布满头戴钢盔、荷枪实弹的中央军官兵,府衙东面的军营尘土飞扬,战马长嘶,进城之后从不扰民的官兵们似乎个个都收起了友善的微笑,一双双眼睛警惧地注视看来往行人一个个手不离枪,神色严峻。

    经验丰富的长者们看到这幅情景,立刻意识到城里来了大人物,连忙告诫家人和亲戚不要外出滋事,否则惹出祸端来谁也挽救不了。

    雕粱画栋古色古香的中军大殿正中央,摆上了一排整齐长桌,深绿色的厚军毯覆盖其上,显的整齐洁净,身穿迷彩服的安毅坐在首位,与左右的参谋长赵瑞和副军长兼前敌总指挥尹继南低声商议,一个个龙行虎步的将军大步入内找位置坐下。把脑袋上的软帽和钢盔摘下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用眼神表情相互致意,静静地等待司令安毅发话。

    “既然人到齐了,现在就开始吧。”

    安毅扫视一圈,低声吩咐赵瑞。

    赵瑞站起来大声宣布会议开始,南下作战的十六师代师长谢驰、四十四师师长顾长风、二十四军师长赵东全、二师长杨烈分别汇报各部入滇作战情况。

    安毅对各部的表现颇感满意。轮番赞扬几句,大声说道:“诸位小也许大家有些奇怪,为何军团作战会议没有将四十三、四十四两军的兄弟部队主官招来,朱世贵大哥的十七师也没有派人出席,只有我二十四军和军团直属两个师的主官?下面就给大家解释一下小参谋长,你念一下总司令部的相关命令。小。

    “是”。

    赵瑞打开文件夹,大声宣读:“总部电令:即日起,第十七师脱离第五军团序列,转属滇军三十八军编制;中央直属部队第十六师、第四十四师即日起撤离云南,返回”南驻防,第十六师驻扎叙府、第四十四师驻扎沪州;原二十四军三个师编制保持不变,三日内陆续撤离云南小返回驻地,军部所在地为南溪县城,二十四军第一师师部驻地为长宁、第二师师部驻地纳溪县城、第三师师部驻地高县;另,取消二十四军政治部,成立直属政刮处,政处长为刘棍上校。此令!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民国二十年四月十五日。

    赵瑞话音未落,弟兄们一片哗然,这个说直属总司令部吃饱没事干还是怎么的竟然管二十四军一个师的驻地设置?那个。说刚刚抵达昆明城外不让看一眼就命令撤退是怎么回事?会场吵吵嚷嚷,抱怨声不绝于耳。

    杨烈双眉紧凝,大声询问赵瑞:“参谋长,这个刘艰是何方神圣啊?小。

    赵瑞不紧不慢地回答:“中央党务调查处第二科上校副科长,苏州人氏,毕业于黄埔二期步科。北伐后一直在中央党部电讯培班担任督导一职,今年初才网晋升的副科长。这次刘混上校将作为中央党部直着特派员进驻”南,兼任”南佞靖公署督导专员,负责整个川南中央所属部队、二十四军”南警备部队的政治督导任务。”

    “这孙子我熟悉,一副道貌岸然油盐不进的样子,走到哪儿祸害到哪儿,中央党部派他来”南,不会是来添堵的吧?”

    四十四师副师长颜耀寰少将不满地直嚷嚷。颜耀寰是淅江宁海人,同样毕业于黄埔二期步科,原为军政部上校参谋,对打仗不行搞阴谋却有一套的刘混非常熟悉。

    顾长风听了自己副师长的话,虎目一瞪:“老颜,你确定?”

    “我何时有过虚言?刘混那孙子在军校时就特招人恨,二次东征整个区队弟兄打愕老爹姓什么都忘了,这孙子竟然还有心机为了受伤临死的弟兄偷个地里的红著充饥向上峰打小报告,就连青年军人联合会的那些无比廉洁的师兄弟都恨不得宰了他。不过这孙子到也有个优点,就是他娘的记性特别好,什么东西看一两遍就记住了,各门功课成绩拔尖,自己也能做到没把柄。你骂他他跟你辩论一天一夜都行,打他他肯定不还手,但绝对会去告状,,***,怎么会摊上这孙子,”

    “颜副师长,你怎么回事?跟虎头共事就学会满口的粗口话,的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安毅不满地责怪。

    “对不起,司令!属下定会注意。”颜耀寰立即致歉不敢再骂。

    顾长风可不管,他转向安毅疑惑地问道:“龙云还没投降,咱们五个卑怎么就先撤了?这仗还打不打了?”

    “谁说龙云没投降?他已经致电总司令,愿意前往总部任职,并请求带上他的一个,师死忠将士前往南京,总司令答应了,现在整个云南已经安定下来,以后也没仗可打了,否则怎么会命令撤退?”

    安毅平和地回答,悠闲地掏出香烟点上一支。

    “司令。你慢点心由,既然是这样,你来个电报不就行了,用得着急巴巴赶来昭通开这个会吗?定是有什么事情,对吧?”

    顾长风敏锐地意识到今天的会议有些不对劲,再看到斜对面不善掩饰的李福强和丁志诚两人一副懊恼沮丧的表情,似乎突然间预感到什么。

    安毅强忍波动的情绪,冷冷地扫视一圈,大声说道:“根据军委、总司令部、参谋本部的决定。第五军团从即日起撤销,原属第五军团参战的各师返回各部,恢复原有之隶属关系”诸位别这么看着我,说起来咱们的第五军团早就该撤消了,其他四个军团早在去年大战之后就陆续撤销,各部回归原地。只是因为我第五军团肩负统一西南的重要使命,这才推迟到今天的。如今四川平定,我中央军六个师进驻四川,云南又顺利回归中央领导之下。滇军各部相互谅解已经达成共识,并将新政府组建方案上呈中央政府和中央军委,战事至此结束,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才是,否则继续打下去要多死多少人啊?好了,这些道理大家都知道,产格遵循总部命令就行了。”

    “慢!”

    顾长风缓缓站起,凝视安毅,一字一句地问道:“老大,军团司令部撤销了,你的新职务是什么?”

    “对啊,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像二次北伐在济南战后那样要录夺你的军权了?”

    晋升代理副师长的吴立恒少将也站起来了,谢驰、杨烈、那传祥、颜耀寰等将领纷纷起身询问。一个个表情凝重,眼里露出混乱、恐慌和愤怒的复杂神色。

    安毅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他原本想几句话安抚下来再单独找顾长风谈,由于与指挥作战的前敌总指挥尹继南交流各部撤退秩序。一时间竟然忘了出去拦住顾长风,这时才记起后悔也来不及了。

    “坐下,坐下!激动什么啊?啊?全都给我坐下!想犯上是不

    安毅板起脸大声呵斥。等弟兄们不情不愿地坐下,才望向笔直站立的顾长风,脸上挤笑容,故作轻松地说道:

    “放心,本座就要高升了,没你想得那么严重!这次回南京,我应该会出任参谋本部次长。兼中央陆军学校代理教育长,张治中将军他调,在新任教育长到来之前军校的一切事务由我说了算,军衔也升了半级,中将加上将衔。

    我到了总部后,虽然暂时和大家分开了,但在各种会议和军政决策中能够多照硕大家一些,还有胡子的独立师以及各部友军

    “嘭,,哗啦啦!”

    未等安毅把话说完,顾长风一掌击碎面前的桌子,怒吼起来:“狗屁升官啊!这分明是明升暗降、明升暗降!好端端的第五军团,战功赫赫忠心耿耿的第五军团,就这么说没就没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啊,老子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但我以为总司令会念着我们的好处,多多体谅一番,**他娘的竟然这么快就卸磨杀驴了!

    想想真憋屈啊,第五军团数万将士数月征战,粘血的征衣未解、数千将士尸骨未寒,总司令和中央那帮***就迫不及待地削权了,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分拆咱们患难与共的第五军团”老子今天终于明白了!终于明白冯玉祥、阎锡山和李宗仁他们的切身感受了,***中央,***南京政府”老子不干了!老子反他娘的!大不了老子也上井冈山,去不了老子就霸占湘桂川滇,老子再次上山为匪,有本事就派大军来清剿老子,看看到底是谁笑到最后”

    “放肆嘭!”

    安毅重重一拳砸在桌面上,站起来怒视顾长风,大声吼道:“顾长风,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你还是个坚定的革命军人吗?你把第五军团的将士们当成什么了?当成你称王称霸的工具还是你私人的军队?你心中还有没有国家、民族的利益?还有没有大多数人的利益?你告诉我!”

    安毅的怒吼声镇住了满腔怒火跃跃欲试的弟兄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开口,安毅缓缓扫视一圈,收起怒气,挥挥手,对弟兄们低声说道:

    “各位回去执行总部命令吧,老颜,你负责四十四师的撤退事务,虎头留下来我另有安排”怎么?你们一个个翅膀硬了,都想抗命?***,老子现在还是第五军团司令,你们就这么不给面子,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收拾你们?”

    众弟兄相视无言,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先后告辞离去,尹继南和赵瑞等人也低下头结伴而出,留下一直巍然站立的顾长风和安毅两人。

    众弟兄刚刚走出会议室大门,就听到耳畔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心中一痛,全都情不自禁地放缓了脚步。

    蓦然回首间,只听到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的顾疯子竭斯底里的声音似乎被捂住了,时断时续:

    “老大,“我顾长风离不开你啊

    推书一本:天堂羽的都市新说《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书号:刃仍)非常好看,其中的香艳暧昧让人着迷,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

    连接刃占叭。(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