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铁骨 > 第二二四章  显而易见的差距

第二二四章  显而易见的差距

铁骨 | 作者:天子 | 更新时间:2017-02-15 04:18:20
    第二二四章显而易见的差距

    在革命阵营内部各派迅速走向分崩离析的微妙局势下,不管安毅和他的弟兄们如何忧伤,如何'迷'茫,都不得不面对眼前的艰巨任务。

    安毅回营后略微思索,随即便醒悟过来,穿越行军困难且相对偏僻的湖泊水网地带、向百公里外的昆山守敌发起突然进攻的计策,根本就不是只知盯着富庶繁华的上海的刘峙等人能够想得出来的,也只有眼观六路、用兵如下棋一般幽雅从容的白崇禧才能够想得出如此计策,而且选择的时段和攻击的目标都是那么令人意外,犹如他在桐庐战役中大规模迂回绕击浙军司令部的神来之笔一样,正中有奇,正奇相辅,令安毅钦佩不已的同时,也暗自警惕。

    当晚,安毅没有急于召开会议商讨作战方案,而是洗完个澡便早早休息了。

    次日清晨醒来,安毅竟然难得地给全团弟兄放了一天假,乐哈哈地告诉弟兄们只要不偷不抢不扰民,进城干什么都可以,只需在晚上九点之前回营销假即可。

    结果此令一下,半小时不到六千余人的军营里就只剩下七百余弟兄在营长、营副的率领下驻守,连级及以下弟兄遍布嘉兴城里的酒肆青楼,大街小巷,弄得二师首任宪兵队长吴克鼎慌张不已。

    吴克鼎毕业于黄埔二期政治科,一直是二师政治部参谋,刚刚提升的中校宪兵队长,当日吴克鼎正率领刚刚戴上红袖章的五十余名弟兄巡城,看到情况不对,立即带着两位下属策马赶至城北大营,想找到安毅当面提出劝告,谁知一进去就出不来了,被胡子、夏俭和顾老二等人拉住一顿海喝,灌得七晕八素的,最后人事不省,还得让下属叫来轿子抬着回去的。至于独立团的几千弟兄玩的什么有没有违纪,就和他完全不相干了。

    消息传到师部,刘峙和徐庭瑶颇为惊讶,心想安毅所部的军纪历来严明,模范营又名声在外,万一出点什么事可不好办。刘峙情急之下立即派出情报科长英荣光前去城中巡视,如发现违纪者立即予以处罚。

    一小时后,英荣光满嘴酒气地返回汇报:“大街上虽然兵来兵往,但秩序井然,独立团官兵买卖公平秋毫无犯,我还看到独立团的几个工兵连长把几个铁匠铺的马钉、铁链等物资抢购一空,看样子他们并没有忘记备战。到了饮马桥清河军营见到安毅后,他说给官兵们放放假轻松轻松,不会出'乱'子,又被他拉住喝了几杯才回来。”

    刘峙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轻轻点了点头:“安毅这家伙做事从不按规矩来,但既然他说没问题,那就不会有差错了。不过你是师部的情报科长,到现在也没见他上呈行动计划,喝酒的时候就没催催他?”

    “不用催了,小毅的警卫连早就出发了,全团将会在今晚十二点准时开拔,估计晚饭前计划就会送到师部来。小毅向我反复解释,说大战之前让弟兄们上街购买点日用品,小喝几杯解解馋暖暖身子,与娘们儿说说话消消体内的邪火,这样既能繁荣地方经济,又可以让官兵们以实际行动从方方面面密切军民关系,哈哈!这家伙歪理多得很,偏偏他手下的一群弟兄都认为他的想法是正确的,我实在说不过他们啊!”英荣光说到这里就想笑。

    众人听了忍俊不禁,全都哈哈大笑起来。陈科长笑骂如此理由也只有安毅这孙子才想得出来,徐庭瑶笑完问道:“刚才你说他们全团出发,他的炮连和团部辎重后勤各部没留下?”

    英荣光摇了摇头:“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了,心想这么复杂的道路,又是大雪天气,怎么会让炮连参加行军速度要求得这么严格的长途奔袭?杨斌回答说,越是这样越需要把炮连拉出去锻炼锻炼,接下去的战斗基本都是在长江中下游水网密集地区进行,没有实战锻炼就没有经验积累。

    我想了想觉得这话很对,尽管我也很担心拖着沉重的火炮穿行近百公里的湖泊沼泽地区是否可行,但也觉得不妨一试!小毅和他手下那帮家伙个个都是从不服输的牛'逼'人物,或许真的能让他们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也说不定。”

    徐庭瑶转向陈参谋:“给我通知六团长谭辅烈等人立刻赶到师部来。”

    “是!”

    陈参谋走向一旁的电话机。

    “怎么,你准备动身了?”刘峙问道。

    徐庭瑶点点头:“是啊,瞧这情形,不提前做好准备不行了,六团与独立团比起来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不早点儿做好准备,恐怕只能帮助独立团打扫昆山城的环境卫生了。”

    刘峙咧嘴一笑,随即无奈地摇摇头:“我还以为小毅会留下炮连和后勤辎重,打算借独立团的炮连拉上松江前线用用呢,这家伙的炮连如今足有十二门火炮,数千发炮弹,都快赶上一般部队的满编炮团了。

    唉……全师只有小毅低调务实地提高自己的战斗力,千方百计增加新装备淘汰旧装备,其他各团与之相比差距实在太大!可惜了,这次校长没有同意我们俩的举荐,否则我师各团定能在小毅的帮助下大幅度提高战斗力,这家伙能打能拼也能搜刮,鬼点子多啊!”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件事,前两天各团主官听到你提起昆山守军那个战功彪炳的突击连时,都表现出惊讶和不服气,问来问去反应不小。可昨天你也着重提醒了小毅他们几个,我发现他们对此根本就不屑一顾,这份自信和牛气可不是装得出来的,与各团主官相比,的确不是在一个层次上。”徐庭瑶微微感叹。

    英荣光正给刘峙和徐庭瑶添开水,闻言放下暖壶笑着说道:“刚才我到了独立团就被那帮小子按下喝酒,我特别就这个突击连的勇猛提醒小毅几个,让他们别阴沟里翻船。谁知胡子说,正因为昆山守敌有了这个突击连,弟兄们心里才觉得舒坦一些,还说这样的强敌最好是越多越好,他们独立团就愿意打这样的对手,否则哪儿来的好装备?胡子说完,席间笑声一片,顾老二和夏俭接着说打的就是这样的对手,敌人有多少灭多少,这样以后只要对手看到独立团和模范营的大旗就浑身打哆嗦,那样才算是弟兄们打好了。你们听听看,这帮人牛气吧?”

    众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徐庭瑶长叹一声:“这就叫艺高人胆大啊!好了,咱们不用替他们担心了,既然连胡家林这家伙都这么说了,他们一定是想到了克敌制胜的办法,按照我的看法,昆山那个名声在外的突击连根本就不是独立团警卫连的对手,估计此役小毅他们想要拿这个突击连来成就自己的名声了,大家放心吧!”

    徐庭瑶的分析非常正确,安毅他们正是拿定主意要拿这个名声显赫的突击连来成就自己的赫赫威名。

    如今的安毅,再也不需要隐藏自己的实力了,功勋和名望成为了他追求的目标,为了扩大自己的知名度,提升麾下弟兄们在军中的地位,进而达到自己所设定的一个个长短期目标,他不会再放过任何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第二天清晨六点五十分,徐庭瑶亲率二师第六团五千四百余官兵,在茫茫大雪中沿着独立团走过的道路紧赶慢赶,终于整体通过容易暴'露'行踪的三十公里延绵村镇,顺利抵达了距离莘塔镇十三公里的芦墟境内,安心地在这片被茂密树林所覆盖、坡度低缓的丘陵中停下休息。

    徐庭瑶打发走独立团留下的联络官,询问围绕在身边的一群营团长:“一路行来,你们有何感受啊?”

    六团众主官不好意思地长吁短叹,团长谭辅烈颇为愧疚地回答:“从经过的十一座临时铺就的大小浮桥和独立团选择的便捷行军路线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自己与独立团之间的差距。等打完这场仗,我一定要向小毅提出请求,让独立团帮助我们培训一个士官连,把他们的好经验好作风带回到我们的六团来。”

    徐庭瑶点点头做出补充:“在政治思想工作方面,你们确实做得很好,但是在军事训练方面却做得很不够。我知道各团主官中间很多人心里面虽然也很着急,但却总是认为自己是老大哥,是黄埔前三期的师兄,放不下面子去向小师弟安毅学习,向模范营和独立团各部学习,而且你们中的很多人只是看到独立团的强大装备,却不去用脑子好好想想这些装备是怎么得来的,也没有看到独立团各营各连超出自己数倍强度的艰苦训练,更没有看到安毅严谨科学的新式训练方法。

    这种态度非常要不得,如果再不端正思想,你们就会被拉下更远的距离,就像现在一样,你们六团只是比独立团晚半小时出发,却落后了整整二十公里,要是独立团没有搭桥开路的繁重任务,这个距离恐怕还会拉得更大……仅仅只是这三十多公里的行军,就值得你们深思啊!”

    六团的主官们羞愧不已,一位英姿勃发的中尉站起来大声说道:“参谋长,我们的确与独立团之间存在不小差距,但是我们完全有信心赶上他们,通过方方面面的努力与改进,我们的战力定能大步提高。

    属下非常同意谭团长刚才的意见,出于我团大部分都是新兵这一现实,谭团长做出的向独立团请求代为培训一个连士官的决定,是条快速提高我团基层军官训练水平和提高战斗力的捷径,因此属下请求参谋长在此战之后为我团促成此事,而且属下还非常希望能够加入这个士官连,到独立团学习新的训练方法和管理经验。”

    徐庭瑶看着挺胸站立的年轻中尉,显得颇为意外,他和气地摆摆手示意他坐下:“你叫什么名字?现在担任什么职务?”

    “报告参谋长,属下李霄龙,现任六团三营四连连长。”

    李霄龙仍然立如标枪,略微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参谋长,属下在汀泗桥战役期间,以新兵的身份从总部咸宁大营分配到当时的模范营,并跟随模范营一同经历了武昌攻坚、上富之战和奉新战役。

    奉新战役之后,属下与模范营的工兵二连一起被调到四团,接着进入师属工兵营担任准尉排长,南昌战役后因战功升至工兵营一连连副入浙作战,汤兰战役之后调任六团三营四连连长。

    属下不时反省自己所走过的路,认为是模范营的那段历程给了属下最大的收获和启迪。说句心里话,属下……属下并不喜欢安团长的带兵作风,但是属下非常钦佩他的指挥能力,钦佩他层出不穷的训练革新手段,钦佩他坦率的'性'格和高超的军事才华,因此属下非常希望能跟随我团士官连进入独立团学习,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努力学习,属下将……属下将被独立团的弟兄们远远抛在身后。”

    众人望着激动的李霄龙,心里感慨万千,在佩服其勇气的同时,却难以和李霄龙一样放下面子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敢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因而也对这个英勇善战勤奋刻苦的同僚刮目相看。

    徐庭瑶满意地点点头:“原来你出自模范营,怪不得有如此深刻的感受……好吧!我答应你的请求,只要你在此战中有良好表现,我将亲自推荐你进入安毅主持的军官训练班,让他毫无保留地将最新的军事经验和训练手段传授给你,而且我还可以向你保证,不管你喜不喜欢安毅,他都会一视同仁地对待你,给予你尽可能多的帮助。”

    “谢谢参谋长!谢谢!”李霄龙激动地敬了个礼。

    谭辅烈有些惊讶地问道:“参谋长,安毅什么时候搞出个军官培训班?我们同在一个师怎么都不知道啊?”

    徐庭瑶笑了起来:“其实这个训练班安毅已经搞了很久了,可以说从北伐开始他们就在做,由最初的消闲解闷逐步发展成今天的内部培训体系,了不起啊!他们收集了从东征以来我军的历次战斗战役资料,以及友军甚至整个北伐军各部的著名战例,编订成册后,逐一进行研究总结。

    在南昌战役之后的休整期间,安毅得到了总部参谋处的大力帮助,再次将其中战例内容进行补充丰富,与尹继南、杨斌、叶成、曲慕辰一起编写出多达五册的内部军事教材,内容包括基础军事指挥理论、战例研究、训练方法及检测体系、官兵思想教育、战术协同、现代战争方式探索等等,只要有时间,他们的连级以及各营主官都会自觉地集中学习,由安毅亲自主持并负责理论教学,十几名具有各种特长的军官担任各科目教官,进行理论学习的同时,再通过频繁的战术推演以及亲身经历的每一次战斗总结,来加深各级主官对安毅独特的探索'性'军事理论的理解和掌握,因此,他们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训练和指挥体系,非常高效,通过入浙以来独立团的各个战役表现,大家应该从中看出点什么吧?”

    众主官极为震惊,交头接耳后更觉沮丧,原来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和独立团官兵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了。

    徐庭瑶望着自己这群麾下校尉,长叹一声:“这下明白了吧?这就是为何独立团各部拥有强横而灵活战力的根本原因,他们提出的要求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而且一直围绕着这个目标做不懈努力。

    我也是在桐庐战役之后才详细了解到这一切的,看过安毅他们的那套教材后我很震惊,也深为钦佩,说句大实话,其中一半以上的内容已经超出了我现有的水平和理解范围,那套资料中大量先进独到的军事理论、闻所未闻的训练手段,如果不系统地进行学习,连我也无法掌握。

    我个人认为,其针对'性'、完整'性'、科学'性'、独创'性'均已超过我军目前的所有教材,甚至可以自成体系,取代目前陆大、黄埔两所军校的中级军官进修的军事指挥教材,称之为‘安氏军事理论’也毫不过誉。安毅告诉我,估计再有一年时间就会形成较为完善的陆军系统教材,到时候将整理成册,上呈我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届时,我军最年轻的军事理论家将会诞生,我对此坚信不疑。”

    徐庭瑶说完周围一片寂静,林涛的阵阵呼号清晰可闻。

    李霄龙虎目圆睁,精光闪闪,他似乎听到了周围阵阵沉重的呼吸声,听到了自己心脏强烈搏动发出的轰鸣。

    徐庭瑶满意地哈哈一笑,站起来抖落肩上的雪花:“可以了,咱们前进吧,不然差距就更大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