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天才魔妃辛希驾到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3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3

天才魔妃辛希驾到 | 作者:断夏 | 更新时间:2017-03-12 14:28:46
    光阴流逝,星辰交替,自从上次惊天骇地的元魔星现之后,已过百年。

    白华上仙重伤闭关,独住在白霄宫,小妖被锁乾坤镜内,而乾坤镜补天河之漏,永沉天河之底。

    乾坤镜内,没有时间的概念,没有生死的概念,在里面,时间是虚无。

    困其境,无止境。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啊……放我出去。”

    凄厉喑哑的声音不断响起,

    四面镜子之间皆是一张枯萎的老脸,她头发糟乱,松垮的脸上遍布皱纹,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色,破破烂烂地呈条状垂挂在地上,一双浑浊的老眼,死死地盯着周围变幻不已的场景。

    蓝菲儿,曾经众仙心中的花仙子,已经不复当初的美丽优雅,挑断了手筋脚筋后如同废人,她身体的衰老维持在油尽灯枯前的容颜,时间从此暂停。

    人生如戏,乾坤镜中的缘生镜里不断上演人生悲喜。

    无论她扭头往哪个方向,看到的都是纷乱世间的悲欢离合生活。

    百年来,她束缚在此,眼睁睁地看着各种恩怨情仇,生死纠纷的上演。

    别人的幸福美好对她而言都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别人的痛苦更让她回忆起自己不堪的过往,折磨痛楚,然后生不如死。

    她已经快要疯了,她不要再困于此。

    可白华为她设下的咒却是永生永世。

    这意味着在未来的无穷无尽的日子里,她都要拖着这幅佝偻的残躯看着别人的生活。

    “白华。你好狠!”

    “白华,你好狠!”

    “白华。我恨你……啊……啊……”

    她的声音,一声尖锐过一声。

    天河却是平静无波。如镜面一般,那声嘶力竭的声音困于乾坤镜之中,传不出一丝一毫。

    她将用无穷无尽地余生看尽人间悲苦,忍受无止境地心理和生理的折磨,永世不得翻身。

    ……

    蓝天,白云,风清。

    落英满地,绿草青幽,不知名的花团锦簇。似一张自然的画卷铺卷在大地上。

    其间一座木屋,屋前是一张木桌,简约至极。

    一壶清酒,一盘精美的小点,透着主人的闲情雅致。

    桌边之人,容颜绝色,皮肤白皙透亮,银白色的发如月光一般倾泻在清瘦地肩膀上,纤细莹润地手捏着一只玉杯。姿态优雅从容。

    在阳光下,那修长的指竟比玉杯还要光洁柔亮一些。

    她将玉杯轻轻抬起,闭眼,轻轻吸了一口气。

    百花酿的清香瞬间溢满整个鼻腔。

    睁开眼。如水剪一般的眸子清澈无比,不带一丝杂质,她微仰头。饮尽。修长的脖子后仰时下颚与侧脸的轮廓越发清晰,每一处的线条都是美到了极致。

    远处的人看着她熟练的动作。微微叹了一口气,明明是个魔。却越来越带着仙风道骨的味道,而且出奇地在她身上融合的异常完美,似本该如此。

    “这次可有带百花酿?”辛希眸光落在手中的酒杯,笑道。

    魔尊摸了摸鼻子,一脸心酸地走了出来:“你这是要把我的藏酒都喝完么?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给你,也不至于将你变成一个女酒鬼。”

    辛希放下杯子,看向来人,一袭深紫色的长袍衬得他俊美异常,他似乎又成熟了不少。

    “在东偏殿的酒窖里还有数百坛,在南水殿的暗室里还有数百坛,在西清殿的地窖里还有数百坛,在……”

    随着辛希有条不紊的话,魔尊的脸色越发僵硬,最终只得喊停,一脸挫败又无奈地笑道:“你倒是将我的地盘都看了个透彻。”

    辛希只笑不语,有小白这个吃货在,这百年来,魔界几乎所有的角落的百花酿,小白都已经向她汇报了。

    “也罢,也罢,难得有你喜欢的。”魔尊宠溺道。

    喜欢么?

    辛希没有反驳,她只是喜欢上了百花酿那迷醉人的酒香,若不是没有百花酿,她也不知这时间该怎么度过了。

    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花阡陌不愿离开魔界的原因,的确,当一个人画心为牢的时候,在哪又有什么区别,唯一能做的便是想办法如何度过这未来漫长的日子。

    如今,她居然也成了魔,她将面临的是无生无死的时光,若是,没有百花酿,她又该将如何过。

    混沌一生。

    魔尊看着她眼底的迷茫,心下已经了然,因为这数百年间,他已经不知多少次看到她这样失落无奈,迷惑的神情。

    他曾在想,只要自己一点点地融入她的生活,将自己变成她的习惯,然后慢慢地感动她,是不是有一天,她就能接受自己。

    现在,他知道,这想法太天真了,她的心已经封锁,谁也无法踏足。

    “主,主人,主人……”

    小白的声音由远及近,惊恐万分。

    “娘亲,娘亲……”

    绿宝紧随其后。

    一白一绿,两个球似是滚着过来的。

    说到这两个小家伙,如今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天天黏在一起。

    “何事?”辛希笑问道。

    “师父来了。”

    “爹爹来了。”

    两人异口同声。

    魔尊脸色一变,看向辛希。

    辛希却是淡定无比,眸光里无波无澜,只是那骤然紧绷的背脊却透露了她的心绪。

    几乎是同时。

    白华身影逆光而来,黑发顺垂地束在身后,依旧绝代风华。

    “这段时间里,有劳魔尊照顾在下的妻子。”

    他声音轻柔。如清风飘过,用着似乎两人只是昨天才见过面一般的淡然语气。

    魔尊危险地眯起。冷哼了声,拦住了他:“妻子。呵。白华上仙,这里没有你的妻子!道不同不相为谋,魔界不欢迎你,现在就离开这里。”

    白华恍若未闻,只看着那身后的人,柔声道:“希儿,我们回去了。”

    “白华,我与你不熟。但是,我很清楚。你是仙。我是魔,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辛希冷冷地看着白华,眸光没有丝毫的退缩。

    “听到没有,白华上仙!请你离开魔界。否则,休怪我不客气。”魔尊沉声道,将上仙两字咬地格外重音。

    小白和绿宝弱弱地呆在一旁,看着三人僵硬的局面,愣是没敢开口说什么。

    “娘亲……”绿宝刚要说什么,便被小白捂住了嘴巴。拖走了。

    三人站着,片刻的僵持。

    魔尊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的机会,失去这次。他再无可能。

    “希儿,我是苏璟。”

    白华忽然说道。

    魔尊看着辛希骤变的脸色,心下一沉。他不知道苏璟是谁,但是就是因为不知道。他很不安。

    “我倒是不知白华上仙还会说这种低级的谎言?你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能弥补我什么么?你说我是你的妻子,那我告诉你。我的丈夫赫连少紫在百年前便已经死了。”

    辛希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脑海里忍不住地将曾经都重新温习。

    “死神,三区,上校,苏璟,毕业于剑桥,精通六国语言,曾任烈焰营的最高指挥官。”

    魔尊依旧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却能感受到辛希情绪的剧烈波动。

    “白华,你欺人太甚。”

    魔尊正准备出手却被辛希喊住。

    “对不起。”辛希脸色难看。

    “你……”

    辛希尴尬地看着魔尊:“我想把事情问清楚。”

    “你问吧。不过,你要是跟他走了,那百花酿,我可就不给你了。”

    他垂下手,嘴角扬起苦涩一笑。

    转身离开。

    辛希不知道。

    百年前,他逆天,用一半的魔力得知了辛希便是当时花仙想要毁灭的小妖之魂的转世。

    他不悔失去的那一半魔力,因为他这次终于有机会陪在她的身边。

    可是一百年,就这么过去了。

    而他,却再一次输给了白华。

    千万年来,兜兜转转,恍如梦,他的心酸无奈又有多少人能知?

    放手,是如今他唯一能为她做的。

    无法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不能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只求免你一生哀愁。

    ……

    只剩下两人。

    辛希眸光凛冽。

    “苏璟在哪?”

    “我就是。”

    白华看到那离去的背影,似乎心情不错,对着辛希温柔的笑了。

    辛希别开眼,声音带着冰渣子:“你若是说实话,我便让你活着出去。否则,今日,便没有百年前那般幸运。”

    熟悉的莲香瞬间包围了她,一个温暖的怀抱,随期而至,那温暖似要透过她的血液,蔓延到她紧紧封闭的心底去。

    他似满意地喟叹了一声,是啊,他只有这样抱着她,他才觉得安心,他才能肯定,这不再是幻境。

    辛希身子一僵,猛地反手一掌,却被他握在手心。

    他的声音在耳畔幽幽响起:“希儿,你若是想杀我,百年前,我便已经死了。你问我苏璟在哪,可我确实便是苏璟。”

    “你骗我,苏璟和夜晟勋都被你杀了。”辛希闭上眼,百花酿的酒意已退,心中一片冰冷。

    白华的下巴轻轻枕在辛希的肩膀,声音淡淡地:“我杀的是妖王。夜晟勋和苏璟……我也是在这百年时间里才了解,在那次仙魔大战之后,玄甲和醉仙利用神器之力保我仙魂不灭,只是,魂虽未灭,却散。苏璟,夜晟勋皆是由我而起。赫连少紫灵魂残缺便是因为如此。”

    辛希用力地挣开他,后退了几步,眼眸中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你的意思。你是夜晟勋,你也是苏璟。”

    “是。不过夜晟勋和苏璟本是同一魂,只是时空不同。才会导致不同的身体。”白华解释道。

    “你……”

    辛希被他的话说的一时发懵,他居然就是夜晟勋,而苏璟本是夜晟勋。

    喜欢她的人一直是白华!这个认知轰炸在她的脑海里,威力不比原子弹差。

    白华见她眸光中的微光,心中了然,又道:“苏璟,夜晟勋的记忆,我都有,无论你问什么。我都可以回答。”

    辛希信他,白华根本无需骗她。

    她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这信息量,似乎失而复得了,却又不是原样,这样的矛盾,让她一时不知如何思考。

    “希儿,这百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想见你的心情,快要把我变成一个疯子。”

    白华深深地凝视着她。嘴边的笑如同一缕剔透清澈的泉水,他似乎已经忘记让他差点重伤死去的也是眼前的人。

    辛希不争气地鼻子发酸,脸色却和冰山有地一拼,面无表情。

    她现在很紧张。手心里都渗出了汗水,她可以听见自己严重失去平稳的呼吸。

    当初,辛希得知自己被心魔控制重伤白华的时候。她又何尝不难受,何尝不担心。因为她很清楚,白华便是她的少紫。

    小妖被剔仙骨。断筋锁入乾坤镜,并且永世沉于天河底。

    这消息在仙魔妖三界都传得沸沸扬扬。

    她知道缘由,却又能怎么办,她和白华之间,有太多的难言之隐,而最终,只能让彼此受伤。

    更何况,她现在是魔,难不成她也拖着白华入魔,被仙界众仙所不屑。

    不,这不是她想看见的。

    “我不想再见到你,无论你是谁。你走吧。”

    辛希吸了口气,冷漠地说出,而后感受心中一刀刀地凌迟。

    白华看着她,眸光幽深,用肯定语气道。

    “你爱我。”

    “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

    辛希手指甲紧紧扣着手心,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声音还是忍不住地在发颤。

    “你爱我,我与你生死相依,你不爱我,我便缠着你生生世世。”

    “白华,是你太天真还是我对你太宽容?我最后说一遍,你走。”

    辛希喝道,猛地转过身,不再去看他,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背影,她快要窒息。

    背后,没了声音。

    辛希十指握地一紧再紧,忍住。

    “我只知道,我已爱你入骨,天也阻不了,即使坠入魔道,亦不悔初心。”

    白华的平淡如水的眼眸中闪烁着前所未有过的光亮,那是失而复得后的坚定,那是小心翼翼心疼的宠爱,那是一踏入便万劫不复的刻骨爱恋。

    “白华,你……”

    “我在。”

    白华将辛希的话淹没在那似等待了百年的亲吻之中,唇瓣的柔软,突如其来舌尖的缠绵,惊呆了辛希,她没料到堂堂白华上仙,清心寡欲的上仙竟会做出这般凡夫俗子的幼稚行为。

    辛希就这么瞪着眼睛,看着零距离的人,他的睫羽落下了一道光影地弧线,他的呼吸温热,近在咫尺,让人难以言喻地动容。

    她下意识地立马闭上眼,心跳地难以控制。

    这一切都不在她的控制范围内,而她却任由它发生了。

    他紧紧地搂着她,带着无限的爱怜,这是个无比温柔的亲吻。

    辛希明明想要推开,身体不由自主地回应。

    就像带着魔力一般,他的吻让她情不自禁地沉沦。

    “希儿,我们再也不会分离。”

    一滴灼热的泪,落入了两人唇间,是他,亦或她。

    最终,她伸出手,环住了他。

    她是她,白华是白华。

    仙又何妨,魔又何妨,她是傻了,傻在竟被这些世俗之论所制。

    几番意,难相负,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无论仙魔,就此沉沦。

    ……

    “小白哥哥,刚刚爹爹干嘛要咬娘亲的嘴巴?”绿宝疑惑道。

    “嘘,什么爹爹娘亲,是主人,主人!还有这不是咬,这是亲亲。这是对喜欢的人表达感情的一种最直接的方式好不好。”小白抱着爪子,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它。

    “就是爹爹喜欢娘亲的意思么?”绿宝眨巴眨巴宝石般的眼睛,一本正经道。

    小白点点头,一副沉思者的表情:“算是吧。”

    噗通——一声扑倒

    “啊……啊……啊……你干嘛。”

    “你口水这么多,好脏啊,离我远一点,放开我啦,走开……”小白惊恐地挥舞着爪子试图将扑在自己身上的绿球赶走。

    “绿宝喜欢小白哥哥,绿宝亲亲小白哥哥……”

    绿宝一鼓作气地叭叭叭,亲了N次,飞扬四溅的口水涂得小白满脸都是。

    “口水……口水……”

    小白气的哇哇大叫……

    “小白哥哥,你别走啊,我们玩亲亲……”

    “主人,我不要和这只绿虫子住一起!”

    小白朝着辛希飞奔而去。

    不料白华却挥了挥衣袖,将辛希带走了,只留下轻飘飘地一句:“改日再来接你们。”

    “啊……啊……啊……主人……不要这么狠心啊。改日是什么时候啊……啊……啊……”小白看着那团逐渐靠近的绿球,脸也是绿了。

    ……

    END(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