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大龄剩女 > 第一百章 劫持

第一百章 劫持

唐朝大龄剩女 | 作者:
    狄仁杰这时候忽然提亲,让古闺秀有些手足无措。

    她静心一想,猜测是豆卢钦望告诉狄仁杰皇上已经打消了对她的念头,所以狄仁杰以为传给他这个消息是让他提亲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古闺秀觉得有些慌张,跟上一次听说狄仁杰要提亲的感觉已有些不同。

    她紧张问道:“爹,您怎么跟狄大人说的?”

    古爹爹高兴的说:“他这么好的女婿,我自然高兴的答应了。你们认识以来,我都在旁看着呢,你的心思我能不懂?狄大人有些担心卫国公府的门第太高,怕你父亲不同意,我到时候怎么也得去跟李三爷说一说,这么好的女婿可不能错过!”

    虽早料到古爹爹喜欢狄仁杰,但没想到古爹爹已认定他这个女婿了。

    古爹爹继续说:“好女儿,你不用害羞,就安安心心的等着嫁人吧!”

    从古爹爹处离开的时候,古闺秀心情十分怪异。

    有点沉重,有点忐忑,有点彷徨,也有点期冀。

    若说嫁给狄仁杰,她并不排斥,他聪明俊朗、正直有责任心,他们互相欣赏、彼此相助,是个可靠的男人,是个十分不错的结婚对象。

    可是,婚姻是这样的吗?她觉得有点奇怪。

    但婚姻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她又没经历过,凭什么觉得不是这样的?

    恍惚的回到家,恍惚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又恍惚的乘坐马车回万年宫。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却找不出理由拒绝这门婚事。就如燕太妃要她嫁豆卢钦望。她找不出理由回绝一样。

    她想的多了,偶尔会跟琬碧念叨两句,琬碧毕竟是个十岁的孩子,不懂太多,古闺秀也没放在心上。

    但琬碧忽而一句话提醒了她——

    “小姐,您为什么一直想着拒绝狄大人和豆卢世子?他们对您那么好,您喜欢谁,就嫁给谁好了呀。”

    是呀。她为什么一直想着拒绝?而不是想着自己的心意?

    她难道是恐婚一族?!

    “这……我的想法好像是有点不对,那容我再重新捋一捋。”古闺秀真是败给自己了!

    从长安到麟游县的万年宫要经过一片松树林,其中修了一条御道,青石铺地,宽敞整洁,但今天却倒了一棵松树在路上,使得古闺秀的马车不得不停下。

    护送他的侍卫说:“小姐,前方有树挡了去路,请稍等片刻,容我们去把树抬走。”

    “那辛苦你们了。”古闺秀感谢道。并撩开帘子看了看,好大一棵松树倒了下来。砸在路中间。

    她觉得奇怪,跟琬碧说:“昨天又没刮风,又没打雷,树怎么倒了?”

    琬碧也说:“是啊,为什么倒了?”她探出头去看,突然“啊”的一声倒回车厢内,恰好砸在古闺秀怀里。

    古闺秀一把接住她,问:“怎么了?”

    古闺秀话刚出口,马车突然跑了起来。

    一个蒙面人跳进车厢,举着明晃晃的大刀吼道:“都给我老实点,不然爷的刀可不认人!”

    古闺秀懵了,光天化日之下,这是……绑架?

    她的马车被人劫持了,两个蒙面人趁着侍卫们都去搬树的空当,跳上马车杀了车夫将她带走了!

    古闺秀没敢说话,也没敢尖叫,抱着琬碧缩在车厢最里面。透过被风吹起的车帘,她看到马车外还有几匹马跟随着,这一伙人至少有五个人!

    车厢里的大汉没有对他们动手,也没有翻包袱,只是劫持着她。

    古闺秀脑袋急转,这绝对不是抢钱劫色的土匪,绝对是知道她的身份,有预谋的绑架!

    她明知故问道:“这位好汉,求求您放了我,您要多少银子,我都可以给,只求您放我回去……”

    蒙面人喝道:“闭嘴!”

    行事果敢,目的明确,不与她废话。

    这样的人可不一般,是训练有素之人。

    古闺秀着急,侧耳倾听,外面并没有侍卫追赶的声音,更没有打斗声。护送她的那些侍卫怎么回事,反应不至于这么慢吧!

    古闺秀换了种方式问道:“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说,若我能做到,一定做,只是不要伤害我们。”

    那大汉见她没有吓的失神,还能好好说话,打量了她两眼,冷笑道:“那就有劳你跟我们走一趟,过些日子就放你回来。若你一直乖乖听话,我也不会伤害你。”

    古闺秀听了这话,果然不再吵闹,但她心里却如装了沸腾的油一般煎熬。

    绑架之事,若不为钱,那就是把她当做“人质”,用她去要挟谁以达目的。

    是谁要绑架她?是为了什么事?谁会在乎她的安危而妥协?

    马车一路向东跑去,五个劫匪带着古闺秀疾奔至天黑,才在一个山坳里停下。

    车厢内的劫匪已经下车,琬碧缩在古闺秀身边悄声问道:“小姐,他们是谁啊,为什么要捉我们?”

    古闺秀安慰道:“别怕,不管他们是谁,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她虽这么安慰琬碧的,但是心中一点底也没有。足足半天的时间,没人追上来,这些劫匪带着马车跑路,速度并没有多快,而且会留下痕迹,若有人相救,肯定早就追到。

    她甚至怀疑有没有人知道她被人绑架了!

    “该死,那些侍卫难道是被人收买了吗?”她心中嘀咕着,眉头皱紧了一些。

    能买通禁军的人,可不简单,会是谁?

    她最先想到的是萧淑妃,但李治已打消了对她的念头,且萧淑妃若要对付她,大可以直接让劫匪杀了她,不用把她带走。

    除了萧淑妃,她最近还得罪了谁?或者是她身边的人得罪了谁?

    一时之间,她竟有些没有头绪。

    外面的劫匪有两人守着马车,另三人在生火,看来是打算在山林里过夜。

    “小姐,咱们晚上能逃走吗?”琬碧颤巍巍的小声问道。

    古闺秀摇摇头。

    他们人不少,又是在山林里,她觉得逃脱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是逃过了这几个劫匪,她们要怎么回去,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万一遇上山林里的猛兽,或是其他坏人,岂不更糟?

    再过两天就是皇上的万寿节了,她原定于今晚回到万年宫,她没有赶回去,燕太妃必定要问,那些侍卫就算要瞒,也瞒不过今晚,明天肯定会有人来救。

    “这些人看起来没打算伤害我们,咱们再等一天,说不定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就算没人来救,等明天上路到了有人的地方,再想办法。”

    琬碧点点头。

    两人相拥着在马车中闭目休息,古闺秀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希望能有什么线索。

    只听其中一个劫匪说:“真是奇了,这个小姐不吵不闹的,连哭都没有哭一声,倒是有几分胆量。”

    另一人说:“这样多好,咱们把她带回去交差完事,万一她闹起来,出了人命,主上反而不好办了。”

    听到这一句,古闺秀心里安定了一些,至少这些人有所顾忌,不愿意伤害她。

    首先说话的人又说:“没听说过会咬人的狗不叫?她这样不闹腾,我反而不安,晚上都警醒着点,别让人给跑了。”

    另几人齐声应诺。

    “是士兵……”这样的等级分明,且有纪律,只能是军伍中人。

    外面的五个人开始分时辰轮班,靠近马车的两个人小声抱怨道:“妈的,总算是捉到了,害老子在万年宫外睡了半个月的野地,终于能回去了。”

    他的同伴笑道:“嘿,你没进车厢不知道,这李小姐长的忒漂亮,要是能把这样的妞弄到手,让我睡半年野地我也愿意。”

    “是吗?我瞧瞧去!”

    古闺秀心中一紧,赶紧在车厢里找防身的工具。

    还好那人被同伴拉住,说:“诶,你别胡闹,我也就说说。咱们路上还得走好些天,你难道还怕见不到她,要是把她惊到,坏了主上的正事,你脑袋还想不想要了?”

    古闺秀松了口气,想到:主上是谁?正事又是何事?

    时辰渐晚,古闺秀靠着车厢迷迷糊糊的,实在困的不行,但提着精神不敢真睡着。

    等半夜轮到那个起了色心的劫匪值夜时,他终究没安奈住,啐了一口道:“个把月没沾荤腥,连看看都不行?”

    说着,就搓手要钻进马车。

    他掀开车帘时,与古闺秀四目相对,见到古闺秀的容颜,他嘿嘿一笑,正要钻进来,只听一声轻轻的箭啸和入骨的闷响,这人脖子被白色羽箭贯穿,倒在了车辕上。

    他死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

    古闺秀见到鲜血狂喷的尸体,好不容易捂住嘴才没有叫出来。

    同时心中一喜,有人来救她了!

    她轻轻慌醒琬碧,说:“别出声,有人救我们来了,咱们快下车!”

    琬碧大喜,跟着古闺秀躲开尸体跳下了马车。

    可天不遂人愿,他们没有惊动火堆旁的劫匪,却惊到了拉马车的马儿。

    马儿不安的双踢刨地,将一人吵醒:“怎么回事?有野兽吗?”

    他喊醒同伴,看到马车边的死尸,以及马车外的古闺秀,大喊道:“不好!有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