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请君轮回 > 第二百四十章   【大结局】(上)

第二百四十章   【大结局】(上)

请君轮回 | 作者:半步归墟 | 更新时间:2017-02-21 09:55:10
    一章太长了,最后还是决定分开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找小说素材就到)】

    白虎山脉的动dàng经过多方镇压与封锁,终于平静了下来。

    白元等人更是和冥师姜明连夜赶回了h市。

    三天之后就是至yīn之日,至yīn之日比极yīn之日还要可怕许多,因为至yīn之日十二年才能遇上一次,也就是说一个轮回方才有一次至yīn之日的到来。

    因为斩天缘涉及到的太多因素,不能与天地相冲,必在yīn日进行,把握方才最大,那无疑至yīn之日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回到h市还有许多的准备工作需要做,布置‘七星踏运阵’‘轮回阵’‘斩缘阵’这三个大阵的时间就需要很多,而且还要找一些熟人前来帮忙,应对当天有可能发生的一切事情。

    ‘七星踏运阵’是为林晓曦,梁风朱林李玄秋尹苍魂季可欣几人准备的,因为他们这一路接触了太多的yīn煞气息和亡魂,对生人的运道有着莫名的影响,对他们未来无形的影响很大,所以必须摆阵,为他们踏运逆转运道形式,还他们一个日月高照的未来,让yīn气和死气形成的yīn霾被冲散。

    ‘轮回阵’是‘轮回大阵’的简称,这一个阵法是为唐夜月准备的,她一身戾气冲霄,恨意惊天动地,化去之后入轮回必须要有人指点,开道,毕竟她错过了轮回的最佳时机,其身上的血咒更是让她的轮回之路几乎‘断绝’。

    ‘斩缘阵’则是专为白元和唐夜月摆下的,要斩断他们之间的因果联系。斩断冥冥之中的‘宿命’。这个大阵必不可少,磨灭那冥冥之中的一丝联系,斩断三世孽缘,化去血咒。让他们之间陌路,在这个大阵之中,斩灵剑是当之无愧的主要物品。是根本与本质所在。

    至yīn之日一个轮回仅此一次,有群魔luàn舞的传说,届时yīn气极为浓重,很多yīnmén都会大开,地狱的yīn死之气会有一次很大的释放,轮回之路也会在那一段时间得到最大的凝练和升华。是超渡,送yīn魂入轮回的最好时机。

    在白元他们回来之前,季可欣三寸命天佛寺方丈和赶来h市助阵的咒颖灵周星等人已经把三个大阵刻画得差不多了,就只是差一些必备的辅助之物。这三个大阵刻画之地在h市郊区一个口袋谷之内。

    白元等人一回到h市就马不停蹄的准备其它辅助之物,

    三寸命和天佛寺方丈明确告诉他,“七星踏运阵轮回阵斩缘阵这三个大阵是玄学界的禁忌之阵,很多玄学界之人都将这些禁忌之阵列为绝迹,因为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导致三方受害。所以这些大阵只在传说之中有所耳闻。

    一不小心其施展者被施者还有承受者都会受到连带的伤害。所以它的辅助物品必须要很严格很严格之物。”

    “柳树枝桠,必须是清晨河边垂柳最顶尖枝头的柳梢枝桠,最好是沾染有lù水在其上。柳枝问路,百鬼禁忌。”

    “柏木芯。白树木的树心,这颗被选中之树的树木必须高在三米三之外。而且这一棵树必须笔直而非弯曲,粗细必须超过三尺三。取其三米三之处最中心的三寸三长的芯,这就是柏木芯。柏木芯镇煞,转运踏柏木,如日冲天。”

    “万年青的根须,并非万年之龄,而是必须要此树的根须,且必须是土壤四尺四之下的根茎,每一根根茎不能小于边手指粗细,万年青喜yīn,土壤四尺四之下的根茎传说是自九幽冥气所滋养而生的根茎,乃摆轮回阵,。接通yīn阳之物,在大阵之中代替虚无的轮回路。”…,

    “九斤九两重的青葫芦,这种葫芦本就罕见,需要野生长在河边为佳,其重量相当苛刻,为斩缘固定yīn阳二极之物。”

    “黑狗血白jīmáo无节竹笋黑冥铁yīn阳桥………………”三寸命说了一大堆稀奇古怪之物,听得他们这些旁听之人都脑袋‘鬼打墙’。

    无节竹笋就是没有竹节的笋子,也幸好是三寸命说每一个竹林之中都会有一颗无节竹笋,不然他还真以为是三寸命等人在忽悠他。

    黑冥铁就是经过尸水浸泡的铁器。

    yīn阳桥就是用冥纸搭建的桥,又叫yīn阳桥

    一大堆的辅助物品,其实在他们归来之时就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剩下几样柳树枝桠万年青根须无节竹笋…………只能在至yīn之日前一天nòng回来,柳枝必须在起坛之时现折。不过这都不是难事,因为都已经准备齐全。

    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至yīn之日马上就到了

    白元趁着这几天的空挡,搂着季可欣像jiāo代后事一般jiāo代着一些东西,眼里有着浓浓留恋和不舍,他不敢肯定斩缘是否会成功,毕竟斩天缘是逆天而行,要遭天妒的。忤逆天地而行,让人实在是有点底气不足。况且,至yīn之日的变故很大,这一点连三寸命和天佛寺方丈都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季可欣在此算了一卦,却惹得雕钱古币粉碎,自己受伤,灵魂都差点被崩走一魄,至yīn之日这一天的事情太过玄乎,不能窥探天机。

    “可欣,等至yīn之日你就不要去了。这一天肯定会飞沙走石,万鬼哀嚎,天地悲恸,你不要去现场,这三个大阵是禁忌之阵,到底会发生什么情况,谁也不能预料。”白元拉着季可欣劝道,希望两天之后的至yīn之日她好好呆在家里。

    “不行,我一定要去,我要看着你破开命运的捉nòng,我要看着你踏运斩缘,我一定要在一旁看着。或许这一天不会平静。但是你看不是还有那么多大师么?还有尹苍魂咒颖灵周星姜明大哥李先生他们么?怕什么?”

    这些人都是受到他们邀请赶过来的潜隐的玄学界能人,是他们这一路遇见的高人,都是真正有本事却在玄学界不留名之人。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就这样定了。你要是再说,我可要生气了。”

    “好吧!”最终白元妥协了。

    …………………

    在这紧张的气氛之中,终于等来了一个轮回一次的‘至yīn之日’。凌晨时分他们在河边摘到了沾着lù水的枝头柳枝。正午时分在一片诺大的竹林之中掘出了一片竹林只有一根无节的竹笋。竹笋通体雪白如yù,sè泽温润,如一尊剔透光滑的宝塔。

    傍晚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万年青根须,此时所有的辅助物品都准备齐全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在城郊的口袋谷处,这里人迹罕至。平时yīn气浓郁,传说这里是一片luàn葬岗,此时yīn气比平时更胜一筹。诺大的谷内被三个几丈大的阵势所占据。每一个阵势都有无数的白烛围绕,中心更是有一堆冥纸燃烧。这就是‘烧阵’也是祭奠阵势的前奏,是起坛请法的铺垫。其内火光冲天,纸灰飞舞,四周静得可怕。

    站在阵势边缘的众人更是满脸肃穆,李先生咒颖灵周星姜明更是暗自捏紧了拳头。此些阵法他们或多或少听过一些传言,此生能够得见,实乃三生之幸。[找小说素材就到]…,

    三寸命穿着一身黄sè的天师服,手里捏着一柄金钱剑。背上背着一柄桃木剑,满脸肃穆。今天这三个阵势就是他为引。他来主导阵法

    每一个阵势之前都摆放着一个香案。上面红烛香坛水碗大米朱砂笔朱砂黑狗血………………一应俱全。他在等待着时机到来。时刻一到就起坛请法…………………….

    亥时,又叫入定定昏。也就是夜深人静之时,是晚上九点到十一点的时间点。也是一天最后一个时刻,所以又有末时刻之称。

    至yīn之日是深秋之后入冬之时,是秋与冬的jiāo替,也是秋季的悲凉和死意转化为隆冬的寒冷和凄清之时。但是这一天在玄学界绝对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和深意。

    这一日白天阳光明媚,温暖如chūn,遍地的黄叶没有死寂的枯廖,也没有秋季的悲凉,带给所有人一种别样的情绪。可是当夕阳西坠之后,秋风肆意,肆掠的摧残着树上所剩无几的黄叶,yīn冷的风,让人打心底发凉。很邪mén的风,越吹越冷,越吹越大,越吹越急,还有呜咽之声伴随…………

    h市城东郊区一个口袋谷之内,白元尹苍魂朱林尹苍魂梁风季可欣林晓曦李玄秋三寸命天佛寺方丈平角村的巫师李先生吉凶预言师咒颖灵冥师姜明古老的道家传人周星…………等人都是满脸严肃的站在谷内,整个口袋谷周围和谷岭都chā满了漫山遍野的各种旗帜,和用冥纸裹起来的纸蜡。让这一方地域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纸味道。

    斩灵剑聚yīn珠九离灯冥龙佩问天镜千年僵尸血唐夜月的头骨白yù佛净瓶轮回棺等物品被放在一张大大的香案之上,被供奉着,三寸命满脸虔诚的对着人这些圣物叩拜,洗手,做着事前准备工作。

    不舍不提的是虽然唐夜月的魂被封印在头骨之内,可是其上的煞气和凶戾非但没有减少,还愈加增多,连外围符纸都变换了颜sè。

    “时刻已到,起坛请法。”三寸命严肃道。

    七星踏运阵,又名七星改运,因为白元季可欣李玄秋林晓曦尹苍魂朱林梁风等人一路进过诸多墓xùe与许多残魂打过jiāo道,身上沾染的死气必须除掉,不然会影响其魂,影响以后的‘道路’。

    三寸命手握金钱剑,站在‘七星踏运阵’之中的香案之前,化符文,请水碗,柏木芯白jīmáo葫芦公jī血糯米…….左右摆放有序。由白蜡组成的七星形状的大阵一片烛光摇曳。似乎随时都会随风熄灭,可是却坚强的在风中矗立着微弱的火光。

    ‘轰’火苗突然升华。金钱剑被烧红。糯米被撒了一地。七星阵头,纸灰一地,‘进阵’三寸命喝到。

    白元等人按着方丈在一旁的指点踏入阵中。

    忽然,狂风卷沙。树叶飞扬,天空之中隐匿的北斗七星出现在众人眼里,一片恐怖的yīn气更是突然笼罩过来,白元等人身上出现了一层虚幻的黑雾,盘踞在他们身上的灵魂之中,隐藏而不散………

    这些都是长期与yīn魂打jiāo道而留下的痕迹,长期会对他们产生严重的影响。

    “束魂”三寸命再次喝到,以白sèjīmáo为引。洒在大阵之中,白元一脚踏上去,只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的刺痛,一股灼热从身上传来。他身后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脸sè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眉心一股浓郁的黑sè挥之不散。…,

    此时七星阵之外更是蜂拥而来无数的残魂与yīn气,此时天空除了七星的光芒之外,浩浩dàngdàng的都似乎是无尽的黑sè秽气。与他们身上所附带的一样。

    一些虚幻的鬼影出现,狰狞而可怖,好似地狱在这里重现。随着三寸命两个字的喊出声,他们一个jī灵。随之呆滞,其头上的黑sè雾气越聚越多……….最后几乎形成一个与他们相似的虚幻黑sè人影。

    “秽气chéng人。”周星等人张大了眼睛。有点吃惊,连姜明都是突然站起来。

    秽气chéng人是指生人过多与死物接触。产生的污秽之气,到了一定程度可以méng蔽人的灵魂,成为一具行尸走ròu。

    “七星定命——改运。”

    青sè的葫芦摇曳,喷薄出一片绚烂的无形光芒。从他们头顶贯穿而下,让他们灼热的灵魂好似遇到一瓢冷水一般,瞬间透凉彻底。他们头顶的秽气被刹那冲散,被这一股九极葫芦之中的瑞彩洗涤,让他们差点呻yín出声……….

    ‘啵’虚空的yīn气至冷至寒,连周围的树上都起了水雾,有更进一步凝聚成冰的趋势,最可怖的是许多森然的红绿的眼眸出现在口袋谷四周,在黑暗之中宛如无根的灯笼……………这些都是鬼眼之火。是今日yīnmén至盛的初始表现,这一刻其实才是至yīn之日这一天的真正体现和开始,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可是谁也不敢忽视。

    天空北斗七星此时更是像是活过来一般,居然扭曲下一片星辉,注入他们几人的ròu身,让他们灵魂升华,就在此时,天空yīn气盛极而遮星,至yīn之日遮天,三寸命看着白元几人脸sè此刻变幻不定,灵魂极度不稳,三魂之火摇曳。他突然有点心慌一不小心就会失败,他们都会被抹杀于虚无,连轮回的机会都会失去。

    “稳住,jiāo给我们。”天佛寺方丈急忙喝到,他和周星联手破开yīn气,接引下七星之辉,继续为他们灵魂洗涤秽气。

    “踏柏木,以血带运。”

    白元等人犹如醐醍灌顶,全身清爽至极,有种仰天长啸的冲动。七星阵的烛火摇曳,将外围狂暴的yīn煞之气隔绝开来,但是周围树木的簌簌作响,与落叶满天无不说明了至yīn开始了。

    他们每一个人刺破手指将血液滴在柏木芯之上,然后跨过柏木芯,皆是浑身一震,说不出的轻松,似乎压在身上的一块大石头被推开了。其实在他们滴血的刹那,柏木芯就如太阳一般shè出一股灼热而看不见;mō不到的光芒直达他们头顶,以摧朽拉枯之势将秽气形成的虚幻人影打散。然后留下一股阳刚之气盘踞在他们灵魂中。

    柏木是吸收太阳光而茁壮之物,其内蕴含的阳刚之气之光为最。

    其实七星踏运阵,就是在大阵之中走七步,每一步都是踏在瓦片之上,且一脚下去必须瓦片碎裂才行,踏柏木就是踏碎最后一块瓦片,柏木放在瓦片之上

    ‘轰’,一阵yīn气排山倒海而来,天地间的阳气此时恍惚全部被压制不见了,只留下了一片yīn气秽气死气组成的汪洋,北斗七星阵的烛光轰然全部熄灭,周星和天佛寺方丈受到反弹。被震退出几步,脸sè一阵变换,差点因此受伤,三寸命也是如此。好在七星阵算是结束了。

    “果然是至yīn之日。七星阵刚刚一结束就让yīn气摧朽拉枯的扫灭了痕迹,连天空的七星都被yīn气层层遮住。”三寸命感叹道,这是三个大阵之中最简单的一个阵法,而且至yīn才刚刚开始,他其实也没有多少底。…,

    “你们感觉怎么样?”咒颖灵走上来问道。yīn风肆意,将她的秀发吹得猎猎作响。

    “说不出的清爽。”

    “感觉好轻松,想仰天长嚎。”

    “全身似乎被注入了一股热流,比回来的时候好多了。”

    ……………………….

    所有人三言两语的说着。

    “赶紧抓紧时间。白元你到斩缘阵之中来,你和头骨各占据一方,这是一个太极的形状,你们个占据yīn阳两点。”三寸命严肃的说道。

    符纸燃烧。周围的yīn气幻化成一片片鬼影朝着此地扑来。

    三寸命用桃木剑挑开头骨的外层封印,刹那间一股戾气滔天的yīn气冲出,唐夜月就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其满脸狰狞狠戾,其眉心的诅咒脉络散发着可怖的红芒。刺痛着她的残魂。“吼”她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让外围之人都忍不住一个jī灵,有种莫名的寒气从脚底升起。

    “林天………………”充满恨意的凄厉之声响起,恨不得将白元撕成块。没有丝毫的理智可言。

    白元眉心也出现了红sè丝线。勾勒出一个怪异的符号,是被诅咒之后的符号。撕心裂肺的刺痛从灵魂传来,让他痛苦的大吼。额头青筋根根鼓起。

    唐夜月一身鬼气凌然,凄厉可怖,挣扎着想扑向白元,却被太极之势镇压,这一层无形的枷锁让她痛苦至极。她的头顶有一尊虚幻的太极之影将她束缚。

    三寸命的香案之前摆放着白yù佛净瓶问天镜还有千年僵尸血斩灵剑,这些才是这次使用的主要之物。

    他将问天镜chā在yīn阳曲线之间,顿时虚空扭曲,白元和唐夜月之间出现了许多虚幻似无的红sè丝线,这些线杂luàn无章,有的还成了死结。其中心为黑sè………….

    很明显这就是孽缘的始终,与体现。

    一支黑狗máo做成的符笔出现在三寸命的手里,他快速的沾了一滴千年僵尸血,符笔之上传来一阵刺鼻之味,他不敢怠慢,迅速跃入yīn阳曲线之见,yīn阳两点当中,然后一笔点在被大阵束缚的唐夜月眉心,‘嗤啦’唐夜月惨叫,一阵剧烈挣扎,其脸上的血sè丝线一阵扭曲,看得旁人都是一阵胃里翻腾。她全身撕痛,一股白烟从眉心升起

    接着白元眉心也被一笔覆盖,他感觉到似乎有一个活物要向着他脑海里面钻一般。其头顶的符文也随之黯淡了几分,他说的灵魂也开始被洗涤,只不过感觉很奇妙

    “一笔定魂”

    “二笔去煞”

    三寸命大喝,唐月夜的眉心再次被点上一滴血液,全身煞气戾气在此时被拂去一些。

    “三笔去凶”

    “四笔开魂。”

    接下的两笔让唐夜月灵魂之上的煞气和戾气被化开,她全身的力气都似乎被敛去,被洗涤,只剩下一股滔天恨意。可怖而惊人,其魂体黯然,暗淡了几分,不过其盯着白元的眸子之中的恨意只增不减。

    此时千年僵尸血也被用完了,唐夜月身上的戾气和煞气被洗涤哦一空,她整个身子虚幻了不少,被以毒攻毒的方式强行抹除煞气和戾气,对她的伤害是不可忽视的。白元此时都是满脸苍白,一阵喘息,灵魂之中传来一阵疲惫与虚弱。

    僵尸血的那一种刺痛,让他想起来都不寒而栗。尤其是灵魂快要冻僵的感觉。

    问天镜光芒璀璨,将两者之间的因果之线招摇了出来。

    白yù佛净瓶此时飞仙图和讲道图似乎复活了一般似的,宏大的诵经之声不绝于耳,让此地多了几分圣洁,让天空的至yīn之气都是为之一顿。(未完待续……)^-^——^_^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