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逆袭王妃 > 146. 第145章 大结局

146. 第145章 大结局

逆袭王妃 | 作者:轻尘如风 | 更新时间:2017-03-13 01:48:14
    西陵绝这几天在定国将军府过的日子,比他先前十几年过得日子都来来得甜蜜,温暖,幸福。

    但对三皇子凤飞萧跟慕映雪而言,这几天的日子就等同一辈子那般漫长,难熬,痛苦。

    从飘香院清醒过来之后的凤飞萧跟慕映雪自是看到了双方的丑态,也清清楚楚地知道了他们二人在飘香院的这个晚上发生了什么样凄惨绝烈之事。

    没错,他们二人都被赵瑞云的这一手给毁了。

    这凤飞萧一个晚上让二三十个老女人给扑了,那结果不用说了,若非他自小习武,体质异于常人,恐怕第二天抬出去就是一具尸体了。

    不过凤飞萧虽然没被弄死在飘香院,但是这个男人抬出去的时候已经不算是个男人了,没错,一个晚上的摧残,凤飞萧身体完全被掏空,以后恐怕他那方面再也不会强起来了。

    这件事情对于普通男人而言都是无法容忍的事情,何况对于一向高高在上的三皇子凤飞萧,他知道这个消息后,这本来已经清醒过来了,一下子又晕厥了过去。

    而另外一方呢,对于一心想要攀高枝的慕映雪而言,她这般残花败柳之身,还在飘香院这种地方被十个又老又丑又脏的男人给糟蹋过,她还能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可能吗?当然没有了,赵瑞云这一手残忍地剥了慕映雪的美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狠狠地摧毁了慕映雪的身心。

    一向高傲在云端的慕映雪一夕之间跌落泥尘,这一跤摔得可真够狠的。

    当然,本来二人发生这样的丑事,如果外头一点风声也没有泄露出去的话,他们二人还能暗搓搓地从长计议,来算计着如何报复赵瑞云,然西陵绝的出手,让他们二人连报复反击的时间都没有。

    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准备的时候,他们二人在飘香院的消息一经传遍了京城的角角落落。

    那慕家为了保证嫡女慕映雪跟太子殿下的婚事,自是舍弃了慕映雪这个庶女,毕竟慕映雪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京城里但凡有些脸面的人家都是不会娶这样的媳妇进门的,那么作为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的女儿,慕相自然还毫不留情地舍弃了。

    这慕映雪没想到自家老爹这般心狠,身无分文地将她驱逐出府,还扬言她慕映雪根本不是慕家的女儿,她家的那个慕家三小姐呆在府里好好的,而她这个真正的慕映雪却当成了冒牌货给慕家棒打了出去。

    走投无路的慕映雪想到她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三皇子凤飞萧的侧妃,所以她徒步去三皇子府邸,想请凤飞萧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收留她。

    哪里想到凤飞萧翻脸不认人,他说慕相说她不是他的女儿,那真正的侧妃还在慕家,那自然,眼前的慕映雪就是个假的,如此乱认皇亲那是要杀头的,因而慕映雪想都没有想到的是,她来求凤飞萧收留,却没想到凤飞萧已经留不得她了。

    要知道,凤飞萧亲眼看到慕映雪被那么多男人给糟蹋了,她毕竟是他的侧妃,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可是比吞了一只苍蝇还难受。

    所以,他可是巴不得将慕映雪给灭了,灭了慕映雪,他也好抹了在飘香院的那段最难堪的一幕。

    只是,凤飞萧没预料到的是,在他派人处决了慕映雪之时,那慕映雪被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给救走了,这让凤飞萧有些不安,当下派人暗地里进行搜铺,一定要将慕映雪那个女人找出来,当场格杀勿论。

    这些消息传到赵瑞云耳里的时候,赵瑞云正在细心雕刻着一枚蝴蝶玉簪。

    “小姐,还要继续派人盯着三皇子府跟相府那边的动静吗?”赵瑞云的隐卫之一询问道。

    “不用,将我们的人全部给撤回来,本小姐觉得,很快就会有一场风雨要来了。”能够得到这样的消息,知晓凤飞萧跟慕映雪过得如此不好,那便可以了,至于他们二人死不死的,她觉得反倒是不重要,毕竟生不如死才是最好的,若是干脆地了断他们二人的性命,反倒是便宜了他们二人。

    所以赵瑞云也没打算派人去刺杀凤飞萧,当然她也没有派人去追踪慕映雪,她觉得,让凤飞萧活得没有尊严,让慕映雪活在一辈子的追杀当中,这样很好,非常好。

    满意的赵瑞云,不再吩咐底下的隐卫再去做些什么,免得发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悲剧。

    见好就收,点到为止,便好。

    而这隐卫得了赵瑞云的吩咐,便立即下去执行命令去了。

    赵瑞云呢,解决了这件事情,她回头又专注在手中的那一枚蝴蝶玉簪上去了。

    只是等她雕刻完了,还没看到那个人影如往常那般飞入她的闺阁,倒让她微微地皱了眉。

    这西陵绝是怎么回事?

    今个儿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到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了呢,他究竟出去做什么了?

    想着这些,赵瑞云便有些按耐不住地朝门外望了望。

    “怎么了?小丫头,一日不见,可是想死我了?”赵瑞云关上房门,转身之时便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那人埋在她的肩上,深深地吸着她身上的气息,喃喃道:“小丫头,这一整天我可是很想,很想你呢。”才不过分开一天功夫,西陵绝就觉得有些忍不了了。

    “少拿好听得来哄我,说,今个儿出去做什么了?为何到这会儿才回来?”说着,赵瑞云还特意闻了闻西陵绝身上的味道。

    嗯,还好,除了她熟悉的淡淡药香之外,没有什么女人的胭脂粉香之类的。

    “小丫头,我怎么觉得闻着你好酸的样子,可是吃醋了?”能被赵瑞云这般在乎,西陵绝自然是难掩喜悦。

    “谁吃醋了,我可没有。你啊,少给我岔开话题,快点说,今天去做什么了?”赵瑞云盯着西陵绝的眼睛,一副审问的意思。

    “还能去做什么?当然是去救人。”西陵绝一点儿也没有想要瞒着赵瑞云的意思。

    “你是说,你去救慕映雪了?”

    “当然,不救下她,哪里还有后面的好戏看呢。”西陵绝笑了笑。

    “确实,等到凤飞萧发现娶的那个冒牌正妃忽然变成了正牌正妃的话,他那表情绝对好看。”如此能够折磨凤飞萧跟慕映雪的事情,赵瑞云总归是开心的。

    “我家的小丫头果然聪明伶俐,一点就通。”西陵绝赞扬着赵瑞云,赵瑞云却笑着眯了眯眼睛。

    “但是我觉得还是不如某个人更加聪明呢。西陵绝,这些天,你可是表现得够好的啊。”

    这赵家对西陵绝这个女婿那是越来越顺眼,沈氏简直当西陵绝是她第二个亲儿子那般细心照顾着,西陵绝的衣食住行,沈氏就同关心自家儿子赵凌云那般,甚至都快超过了赵瑞云,这让赵瑞云有点吃醋。

    当然,赵凌云这个小舅子跟西陵绝这几天相处下来,也越发满意这个姐夫了,要知道,这个姐夫文韬武略,琴棋书画,外加医术天文,人文地理等等,简直是博学多才,各个方面都有涉猎,就单单这学识方面就足够让赵凌云眼冒小星星,彻底服了这位姐夫,甘心跟在西陵绝身后当个黏糊的跟屁虫了。

    另外,赵铁柱跟玉狐狸二老,从一开始还不太乐意接受西陵绝这个人到慢慢地开始欣赏西陵绝,到最后那是完完全全地被西陵绝给折服了。

    瞧着,眼见得西陵绝在赵家一天比一天吃香,赵瑞云这个从前赵府最宠的第一位置变得有些岌岌可危了。

    因而此时的赵瑞云,这说话的口气都不免带了几分酸意。

    “还有,不是说好了晚上不许来我这里吗?你都忘记我爹白日里是怎么说的了。”她家老爹显然知晓西陵绝这几日天天夜半飞进她的闺阁来,可是却不见有所行动,可见老爹那是默认了西陵绝的做法,这让赵瑞云有些别扭,觉得自家老爹宠着西陵绝都超过她这个亲生女儿了。

    那西陵绝哪里不知道赵瑞云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当下拥着她,笑了笑道:“怎么?连这都要吃醋了?难道小丫头莫非还希望你的家人不待见我更好吗?”

    “哪有。我才没有吃醋呢,他们对你越好,就表示我看人的眼光越好,就表示你这个人我选得好。”赵瑞云这酸过了,自然也就放开了。

    毕竟眼前这个人是她选中要一辈子携手在一起的,她的家人能够这般认可他,她作为西陵绝的爱人,自然为此是极为自豪的一件事情。

    “倒是你,西陵绝,你说说看,你最近可是做了哪些好事了?”赵瑞云话锋忽然一转,倒让西陵绝眸光微微一闪。

    “我最近可不是忙着帮小丫头给凤飞萧还有慕映雪添堵吗?哪有什么功夫去做其他的呢。”

    “那你说说看,我家表哥可是最近这段日子都没来赵府了,还有你身边的那个梅姑,失踪得莫名其妙,西陵绝,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在其中没有插手过哦。”赵瑞云就那般定定地看着西陵绝。

    西陵绝倒也不否认,直接承认了。“没错,我就是见不得玉楼歌那小子在你面前晃悠,也见不得你对玉楼歌那般好,所以我让梅姑死死地盯着玉楼歌了,那玉楼歌到哪儿,梅姑就在哪儿。我这般做,可是错了?”

    “你倒诚实,那你再说说看,那个欧阳小七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你就那般对待欧阳小七的?”

    “谁叫他觊觎我家的小丫头,凭他天天爬赵家的门墙老来看你,我就觉得有必要将他打发得远远的。”西陵绝说得那个理直气壮。

    “那你也不应该给欧阳小七找了那么一个野蛮郡主吧,现在这京都可是都传遍了,那野蛮郡主都快压过我当年的名头了。”赵瑞云觉得欧阳小七被那么一个刁蛮郡主给缠上,那也太过悲催了一些。

    谁知道西陵绝却道:“这郡主可是晋阳王的独生爱女,身份,地位,相貌,哪点配不上欧阳小七了,就是性子有些烈而已,但是就欧阳小七那样的,就得有这样一位媳妇给压着才行,要不然,可成不了才,我要不是看在欧阳小七是你的救命恩人,这般好的一桩婚事我才不会给候爵府牵线呢。”这欧阳家有姒月郡主下嫁的话,保证三代之内荣宠不衰,没见到那精明如狐狸的老侯爷都乐见其成吗,他可是很感激他这个媒人的。

    赵瑞云听得西陵绝这般说,无奈地摇摇头道:“这般说来,你将他们一个个都安排好了去路,我倒是还要感激你喽。”

    “你我是夫妻,夫妻本为一体,哪里需要这般客气的,小丫头。”西陵绝不满地嘟嚷了一句。“眼下我这刚回来,小丫头你是不是应该将心思全部放在我身上才是啊,为什么要将心思分到那些不相干之人的身上。”西陵绝希望赵瑞云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个人,想着念着挂着的也只有他一个。

    他就是这般贪心,贪心到不让旁人看到赵瑞云的好,就他一个人独占着。

    这赵瑞云见西陵绝这般委屈兮兮的模样,那是好气又好笑。不过,她终究不忍看西陵绝不开心的样子。

    倒也不再去追究那些事情了,反正一开始,她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很会吃醋的家伙,而她,换个立场,也能明白,若是她的话,恐怕也巴不得将那些对西陵绝有企图的女人给驱赶得远远的。

    如此一想,她看着西陵绝这般不安,倒是有些心疼他了。

    只见她盈盈一笑,对着西陵绝摊手道:“西陵绝,你是不是忘记还给我一样东西了?”

    “什么?”西陵绝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笨啊,你我从小的定情之物,那把桃花梳啊,你是不是得给我啊。”赵瑞云挑了一下眉头道。

    “小丫头说得对,这把桃花梳原本就该是你的。”西陵绝喜滋滋地从怀里掏出那把桃花梳交到了赵瑞云的手中。

    赵瑞云拿过那把桃花梳,抚了梳子上的纹理,而后按下西陵绝的双肩。“坐下吧。”

    西陵绝不明所以,但还是顺了赵瑞云的意思,乖乖地坐下了。

    赵瑞云眼见得西陵绝坐下了,这次用手中的桃花梳给西陵绝梳理了这一头墨色青丝,梳理之后,她将她亲手雕刻的蝴蝶玉簪给西陵绝给挽上了。

    西陵绝对着铜镜看了看,绝世紫眸蓦然发光,亮若天边的星辰。

    “小丫头,这是给我雕刻的吗?”

    “嗯,这玉簪是成双成对的,蝴蝶本就是一对的,生时同飞的,死时必是同坟的。”说着赵瑞云取出了另外一枚蝴蝶玉簪。

    “小丫头。”西陵绝蓦然狂喜地抱住赵瑞云,而后拿过赵瑞云手中的桃花梳。“小丫头,我也要为你挽上这枚蝴蝶玉簪。”他喜欢这玉簪的含义,生时同飞,死时同坟。

    眼见得他亲手给赵瑞云的发髻上也挽上蝴蝶玉簪,西陵绝那是越看越舍不得,越看越欢喜。

    “就这般高兴吗?”赵瑞云摸着西陵绝的脸颊道。

    “是啊,高兴呢,只要是小丫头为我做的,我都欢喜。”西陵绝眉目含情道。

    “可我看着你这张脸,总觉得没办法安心,总觉得你有随时要招惹桃花的可能。”西陵绝长得实在太好了,比女子还要美丽,这让赵瑞云总是有些担心。

    “如是这样,小丫头会不会为我而吃醋呢?若是如此的话,我倒希望天天能够引得小丫头为我吃醋呢,这样表示我对小丫头来说很重要很重要。”西陵绝很喜欢看着赵瑞云为他吃醋的样子。

    “你这般说,是否代表着随时打算着要招惹桃花了?”赵瑞云的口气蓦然变得很危险。

    “小丫头,不带你这般冤枉我的,我这眼里,心里,可从来只有你一个人,旁的女子,从未有一人入过我的眼。”西陵绝忽然抓过赵瑞云的手,轻柔地吻如雨般地洒落在她的手背上,赵瑞云听着心头甜蜜得很,对准西陵绝的脸颊就吧啦吧啦,狠狠地亲了几口。

    西陵绝觉得还不够,又将另外一边脸奉上去,赵瑞云同样吧啦吧啦,亲了几口,用来表扬西陵绝说话中听。

    “小丫头,你是不是也得对我说些什么才好?”西陵绝可不满足了,最近他可是越来越贪心了。

    “当然了,西陵绝。我这里可有一堆好话要对你说呢,可是,我觉得啊,好话不能一下子全说完了,要是说完了,以后没有话说了,那可不好了。”赵瑞云弯了弯眉眼,轻啄了一下西陵绝的唇角。

    西陵绝回应了赵瑞云这个吻,深深地吻了,好长时间才松开她的唇瓣,让她得以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小丫头,可是我就想听你说些好听的,怎么办?”他就想跟她腻歪,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喜欢听,以前他最不喜欢旁人对他甜言蜜语,可是若是赵瑞云肯对他说上几句甜言蜜语,他就甘若如怡。

    这赵瑞云被西陵绝吻得有些有力,搂着西陵绝的脖颈,眼神都变得有些飘了。嗯,没错,她又被西陵绝的美色给吸引住了,又想要扑倒他了。

    “西陵绝,你说你怎么就长得这般好看呢,简直越看越着迷了,我感觉你越来越像一朵罂粟花了,带着致命的诱惑,让我沉迷其中,日夜都想着了,念着了,这般下去,我可怎么办呢,如此失了理智一般,疯狂地想要天天扑倒你,我这辈子可算是栽在你手里了。要是以后你真的,真的看上其他姑娘的,我肯定,肯定会一剑戳了你的,然后我再自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连赵瑞云自个儿都震惊到了。

    什么时候她这般不惜命了,什么时候她也会不理智到这种程度了,果然,情之一字,最是疯狂,直教人生死相许。

    赵瑞云一双清亮的眼眸就那般贪恋着西陵绝脸上的每一处,她的双手不断地抚着西陵绝的眉眼。

    西陵绝听罢,蓦然浑身一震,而后就势搂紧了赵瑞云。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他难道不知道在她说了这番动人的情话之后,他一个正常的男人哪里克制得住不对心爱的女人做些什么。

    忍不住的西陵绝,如雷密雨般的吻瞬间落满了她一脸,顺带着她的衣衫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他给剥得干干净净了。

    二人刚在佳境里,有着越演越烈的趋势,那西陵绝却忽然停了动作,赶紧宽了他的衣袍裹住了赵瑞云的一身。

    “西陵绝。”赵瑞云此时的唤声,让西陵绝差点把持不住。

    “小丫头,你快点长大吧。”西陵绝抱着赵瑞云,艰难地吞咽着口水。为了避免再发生不应该发生的,西陵绝立即吹了灯火。

    “小丫头,不早了,睡吧。”这个甜蜜的负担啊,他还得忍一年多啊,忍吧忍吧,西陵绝想着总有一天要让小丫头知道点火的后果。

    赵瑞云哪里不清楚她点火了啊,她刚才确实惊了一把,但是眼见得西陵绝那般反应,她顿时满意了,笑着躲进了西陵绝温暖的怀抱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她看到穿着一身大红喜炮的西陵绝正挑开她的大红盖头,那是,她笑意盈盈,他眉目如画,她顺理成章地将他扑压在红鸾帐中。

    一夜好梦,到天亮之时,她的嘴角依旧挂着那抹甜美的笑容。

    “小丫头,心情那般好,昨晚可是做了什么好梦了?”西陵绝看着赵瑞云的笑容,也感染到似的,心情变得格外愉悦起来。

    赵瑞云当然不会告诉西陵绝,她昨晚梦到她跟西陵绝的洞房花烛夜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以说呢,自然是不会的。

    因而她笑了笑道:“西陵绝,那自然是梦到好事了,我梦到了你跟我今个儿在武林大会上双双拿到了宝剑,就是那对绝世名剑干将莫邪。”

    “这倒是个好兆头。”西陵绝也跟着笑了笑。“不过听起来,小丫头好像很喜欢那对宝剑似的,有什么理由吗?”

    “西陵绝,干将莫邪这可是一对宝剑,既是一对的,你我是不是应该争取呢?总不能让旁人落了去,这等名剑,自然应该是落在配得上这对宝剑之人的身上,你说呢?”其实,这对宝剑前世是落在凤飞萧跟慕映雪手中的,如今她来逆袭了,自然这对宝剑也应落在她的手中才是,毕竟,干将莫邪也算是她赵瑞云的一种执念,总觉得属于男女主角光环之物的,她这个人就得先下手为强,夺了再说。

    当然,西陵绝自是不知道赵瑞云这种想法的,他想当然地认为赵瑞云很希望他们二人配上干将莫邪这对宝剑,因为名头是情侣剑,不是吗?

    当然,就算赵瑞云不说,西陵绝也肯定是要拿到干将莫邪这对宝剑的,毕竟他也觉得这对宝剑的意义很重要,能跟他心爱之人双双配对成剑,是个极好的寓意,不是吗?

    这西陵绝跟赵瑞云对于干将莫邪宝剑的执念,所说想法不同,但是目的一样啊,因而当他们二人出现在比武大会之时,自然是抱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此次比武大会依旧由皇上亲自出面主持,文武大臣,后宫妃嫔,皇子皇亲,大臣亲眷等等,凡是接到邀请函的,皆在比武大会上露面了,唯独三皇子凤飞萧跟慕映雪二人,不见他们身影。

    这样的场合,原本是三皇子凤飞萧跟慕映雪搏击扬名天下的场合,但是如今他们二人连出席的机会都没有了,赵瑞云一想到这一点,就特别开心,她这一高兴,就跟西陵绝的目光对上了。

    二人心意相通,皆是会心一笑。

    台上的皇上凤熬虽然不解赵瑞云何时跟定王府的世子有瓜葛了,但这种疑虑很快被他打消了,根据他所调查的情报,这定王世子是旁族旁支出来的,哪里可能跟赵瑞云有丝毫关联,所以想着,凤熬认为那一眼不过是凑巧罢了。

    然等到赵瑞云跟西陵绝双双赢得武林大会男女头名的时候,当赵瑞云跟西陵绝双双站在他面前准备领干将莫邪宝剑的时候,当凤熬看到西陵绝抬头那一瞬间,看到那双绝世紫眸之时,他瞬间脸色变了。

    这张脸,这双眼眸,跟当年定王妃何等地想象,这个所谓的西陵绝,究竟是谁?为何他的面容如此酷似当年的定王妃。

    这个时候的凤熬觉得他有必要回去再次好好调查这位西陵绝的身份了,直觉地,他认为那些所谓调查回来的资料肯定是出问题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永远没有机会再调查西陵绝这个人了。

    因为武林大会出现刺客了!

    没错,忽而出现的大批刺客正是凤飞萧派来的,此时的他已形同废人,加之得到消息母妃已经死在后宫,他又从后宫一位叫哑姑的老嬷嬷口中得知了他真正的身世。

    当凤飞萧知晓他是定王之子时,他忽然间就明白了为何一直对他疼爱有加的父皇会如此憎恶于他。

    而他当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知道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如此,这会儿他也只能赌命了。

    赢了,他还有一线生机。

    输了,他便粉身碎骨。

    这凤熬自然早就料到凤飞萧会在武林大会有此一举,而且这本来就是为了彻底除掉凤飞萧而设下的局,凤熬已经等不及要灭掉凤飞萧了。

    因此早就埋伏在四周的铁骑军自是出动了,只是凤飞萧一方就搏命而斗,那些人全是亡命之徒,这对杀起来,双方倒是有些不相上下。

    这赵瑞云跟西陵绝自是要装装样子,保护皇上的,只是他们二人并非真心护驾,对于赵瑞云而言,皇上在此次刺杀中死去最好,如此太子登基,她赵家,玉家才能高枕有忧。

    而西陵绝呢,本就对皇上恨之入骨,若非他,他的母妃当年岂能死得那般凄惨,如此,他自然也不会希望凤熬活着回去的,因此在这么好的机会面前,西陵绝也早就安排人手趁乱刺杀皇上。

    这凤熬没想到凤飞萧有这样的实力,显然这样的行动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一时间,倒让凤熬由十分的把握变成了五五分成,更甚者,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朝他扑过来替他挡了致命一剑的哑姑忽然狠狠地将长剑贯穿她的心肺,直刺入帝王心口之上。

    这样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也是旁人根本没有注意到的。

    “为什么?”

    “定王妃。”哑姑临死前死得其所,她说了三个字口,目光带着慈爱望向西陵绝,而后安静地闭上了眼眸。

    而凤熬一想到这个处心积虑要他死的哑姑,竟然是定王妃的人,顿时他惊慌了,他想喊救命,可是他不知道,那剑上是啐了剧毒的毒药,毒既然已经入了血液,那是见血封喉,绝不生还的可能。

    所以,皇上凤熬就这般死了,死得奇怪,却也不奇怪。

    虽然有人怀疑过皇上的死法,但是江湖高手,这种一剑贯穿双人性命的本领也是绝对能够做到的,因而到最后,皇上之死只能算在了凤飞萧的身上。

    这叛乱一平,帝王后事一平,天下自然不可一日无君,作为太子的凤飞梧,自然而然地顺利登基称帝,慕落晚作为先帝封的太子妃,自是等到大婚之后,进行封后大典。而皇后赵清秋搬入了福寿宫,成为了当今最尊贵的女人,太后娘娘。

    当然,同一时间,安王跟苏轻烟的大婚,也同时在准备着着,这两对前世错落的姻缘到这一世终于走向正确的轨迹,两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至于冷王凤飞辰,因为前事打击,在太子登基之后,直接请求封地,离开了京城,而凤飞萧,这个原本男主光环的人物,在圣旨下达刺死之时却已经被人击杀,他死得很凄惨,似被人千刀万剐所致。

    那传旨的公公还在在一间密室里找到凤飞萧的尸首的,回宫之后他将这件事情禀告给了凤飞梧,凤飞梧得知凤飞萧已经被人击杀,他倒也并没有做得绝情,让人给凤飞萧好好地安排了后事,也算是兄弟一场。

    京城这一起沸沸扬扬的弑君案,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那西陵绝眼见皇上皇后大婚,还有安王跟苏轻烟也大婚,而赵瑞云却一点儿没有心急要嫁给他的样子,他可急了。

    “小丫头,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西陵绝,新君上位,这京城肯定三年五载不会平息风波,你我还是趁这个时候赶紧远离京城为好。虽说现在上位的是我嫡亲表哥,但是俗话说得好,伴君如伴虎,谁也不知道下一刻我那位表哥会不会翻脸无情,所以我们趁着表哥大婚之际,赶紧离开这京城。”赵瑞云如今逆袭了整部剧情,太子上位,姑姑当了太后,她也找到良人相伴,至于她讨厌的三皇子已经死了,慕映雪生死不明,总之都不能威胁到她什么了,她觉得她的人生到此圆满了。

    这西陵绝看着赵瑞云收拾行李,像是连皇上大婚都不准备参加了。

    “小丫头,你不会连皇上大婚都不参加了吧?”

    “当然,这个时候跑路是最佳时机,等过了,你就等着被抓苦力干活吧。”赵瑞云可知道那慕落晚可是个重生的,她可是知道西陵绝能耐的,如此,她跟西陵绝呆在京城还不得被皇上皇后给磨得累死累活啊,她赵瑞云才不干呢。

    “那,那我们这会儿去哪儿?”

    “当然是最好的地方。”赵瑞云神秘兮兮道:“西陵绝,我告诉你,早早我已经收集齐整了四块花间玉佩,如今再有这份宝藏图,你我二人就等着发财吧。”

    “小丫头,你对我倒是放心得很。”西陵绝觉得无比地慰贴。

    “当然,不是你的话,我也没办法寻宝藏啊。再说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我可是相当相信你的,就算将全部财产给我,你也是舍得的。”赵瑞云相当自信,只见她将最后一件行李打包好,扔给西陵绝。

    “走了,咱们赶紧出发。”

    “好,妇唱夫随。”这辈子注定就栽在这个小丫头手中了,西陵绝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觉得这是他此生最幸福的事情。

    唯一不好的就是,小丫头还太小了,他还得等着她及笄,等着她及笄那一天,才能跟她真正结为连理,融为一个人。

    不过,二年后,等到赵瑞云跟西陵绝的洞房花烛夜,那可是西陵绝将之前忍着的可是全部都释放得毫无保留了。

    那一天,听说赵瑞云在榻上,三天三夜都没有下来过呢。

    那一天,听说赵瑞云非常后悔当年那般亲亲抱抱西陵绝,所以惹得西陵绝在能够吃她的时候,那可是一个饿狼扑羊啊。

    那一天,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的听说,但是消息都是好的,他们二人可甜蜜着呢。

    (正文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