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魔王的妖妃 > V大结局(下)

V大结局(下)

魔王的妖妃 | 作者:莫言无奈 | 更新时间:2017-03-05 17:46:38
    “既然不想安慰我,就不要在这打击我。”

    “我也不想在这啊,”秋意浅浅的笑起来:“只是为了更加沉重的打击你,我有一个消息想要和你说。”

    “你猜,如果白秋意和洛涯说了那件事情的话,洛涯会是什么表情呢?”

    “一定很有趣吧,洛涯是肯定不会想到你有那种决定的,不过……天帝会同意么?”

    “冥司的事情,他已经完全不做理会了,就像是五大神兽国,就像是魔族,只要是不引起骚乱,都不会被他重视了。”

    “这样真的没有问题么?”

    “是说天帝么?”

    “是啊。”

    “不会有问题的,他的事情,他自然会处理好的。”

    在刚刚离开冥司的路径上,堂耀和夏初雪进行着如上对话。

    “话说回来,如果亲眼看看的话,一定很有意思啊,”夏初雪想到那封信。

    “光是用想的,已经会知道了吧,”说着这句话,堂耀回头,最后看了冥司一眼。

    而被他眺望着的方向,在冥司司书殿的正殿中,正传来洛涯惊人的呼声。

    “什么?!”

    从前些时候开始,洛涯就变得开始用这种方式激动了,已经过了最初的不适应阶段,虽然觉得有些嘈杂,但是秋意只是颇有先机的在洛涯开始说话之前,就堵上了耳朵而已,并没有立即走开。

    “就像你听到的那样,哦,对了,”从袖中拿出一封书函:“怕你不会相信,所以主上留下了这封书函用以解释,至于其余的东西,所有冥王所需的印鉴之类,都交给落棋打理了,你问他就好了。”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吧,重要的是,重要的是……主上怎么可以让我继任冥王的位置!”

    “哦,主上的解释是,他又不能长久的待在冥司中,所以就将冥王的位置交给你了。”

    这简直就是胡说,洛涯压抑着心中涌起的强烈不安,不知道一时之间,应该如何做才好。

    以前的以前,包括更久以前,包括自己没有出现在冥司的时候,堂耀只要是一时兴起,就会放下冥王的事情,完全交给其他殿王和司书,而离开冥司,去其他的地方,说什么不能长久的待在冥司,根本就是他不想继续做这个冥王的借口,完全不是正当的理由!

    如果就那么放任不管,根本不接任冥王的位置,会不会就轻松多了,反正除了秋意和自己,也没谁知道主上想让自己接任冥王的事情了吧。

    “哦,对了,主上临走之前,为了防止你想瞒过众人而反悔,因此已经告知了天界,这次继任典礼,会有凤主来主持,‘反正谁来主持都一样,就选个洛涯比较熟悉的人好了’,主上就是这么说的。”

    “凤飞?为什么会是他?凭什么是他?”

    看着洛涯不满的眼神,秋意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主上说的果然没错,只要是把和洛涯八字不合的凤飞抬出来,洛涯立刻就会转移注意力,完全不会去计较继任冥王的事情了。

    把冥王的位置,交给这样的洛涯,真的没有事情么?

    本来以为,如果洛涯继任冥王的位置后,自己或许可以回到鬼城呢,司书殿也好,十殿也好,优秀的人,总会出现的,可是这样的洛涯,真是令人不放心啊。

    想起昨晚在堂耀的书房中,堂耀曾经问自己,是否愿意接任冥王的位置,说是想要接任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凭着自己的身份,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虽然只要开口,堂耀肯定会不顾任何反对而将冥王的位置交给自己,但是在那之后,一想到要面对那么多的麻烦,心里就觉得没由来的烦闷,想想也就算了。

    “继位的话,选在了三日后,”就连这件事情,都是这么迅速就做了决定,看来想要找谁接替自己的想法,已经有很久了吧,是否是洛涯,看来并不特别的重要,反正冥王的位置,需要一个人来担任,洛涯果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不会有任何的蜚语出现,也会有凤族的强大支撑。

    “为什么是凤飞?”洛涯仍是在这件事情上执着,虽然和凤飞已经能够平常的交谈了,但是怎么说,还是有些排斥的感觉。

    只要不是凤飞就可以么?这么想着,秋意索性问道:“那如果不是凤族的族长的话,你的印象中,是谁才好呢?还是说……你有合适的人选?既有地位又能有资格的人。”

    “这个……,”被秋意突然问道,洛涯还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想了很久,不情愿的点了头。

    在洛涯继任的那天,冥司难得的热闹了一次,由于洛涯的身份,前来道贺的仙家也算很多了,凤族更是来了很多的人,凤族是禽鸟族中非常尊贵的一族,辖下又管制着所有的鸟类,鸟是极爱美丽的族类,因此来到冥司的女子,光彩照人的不可言,冥司突然变得香雾缭绕,后来整整散了一个月左右才好。

    在热闹的那天里,秋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指名为司书殿的副司书,面对突然的决定,秋意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回味的时候,只能苦笑被将了一军,无奈的接受副司书的职位。

    虽然成了冥王,但是洛涯仍旧继续留在了司书殿中,他说他离不开这里,雪兰殿中只有落棋和观棋居住,没有了墨训前来讨要东西,观棋也变得空闲了下来,就像再为美丽的烟花都会消散一样,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结局,但是在冥司中,只有生命的轮回,没有应该存在的结局,只有轮回……没有终止的轮回……

    子沐本来是以为,秋意总有回去的那一天,但是在洛涯继位的时候,子沐差点有想掐死洛涯的冲动,可是被那么多人围着的冥王,怎么看来,都是不好掐死的,子沐也只好克制加克制。

    司书殿中一直没有司书,一直都没有,只有副司书,名为白秋意,其下三个文书,如此而已,有两个文书,都是后来由魂魄留下来的,都是不愿意投胎的遁世的家伙,其中有一个,学识是够得不行,就是喜欢杯中之物,尝尝饮得醉生梦死,还说次为人生乐事。

    “副司书还在努力啊,真是勤奋啊,这样的事情,交给别人就好了,为什么要自己辛苦呢?”

    为什么要自己辛苦……秋意努力克制着想要切断眼前这个人喉咙的冲动,想着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悲惨的辛苦。

    故意将事情搞得一塌糊涂的元凶,竟然还来问自己这个问题,不是很奇怪的么,这个男子,究竟在想着什么呢?

    “耍我很有意思么?让你有非常满足的快感?”眯起凌厉的眼神,白秋意怒视着眼前的人。

    “以前就觉得,副司书发怒的时候一定很有美感,如今看来,真是这样啊,”说着这样不知死活的话,自己文书,好像看着就在陷阱中的猎物一般。

    桌上还有像是小山一样高的文书,大概没有半个时辰的话,是绝对完不成的,秋意决定不要去理会自己的文书,他怎么样都好,只要是不理会他,总会走的吧,这样想着,秋意索性低头处理文书,没有多久,却听到一声声非常不和谐的呼吸声,低头看去,自己的文书,竟然醉倒在了地上,文书库的地上。

    揉了揉额头,秋意有些头疼,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真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吩咐鬼差将他抬走,鬼差很有默契的什么都不说,自从这位文书发生了第一次这样的事情之后,鬼差都学得精明了,知道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要在副司书的面前说出任何的话才行。

    望着窗外清冷的月色,秋意放下手中的笔,看来这样头疼的日子,是要来日方长啊。

    凡世的清晨相当的安静,没有嘈杂的人声,没有袅袅炊烟,没有任何气息,只有安静的蓝天和白云。

    “早上的这个时候,还真是清冷呢。”

    “是啊,但是人又少,空气又好,也是有好处的。”

    “在山里待着,突然来到这里,不是很习惯吧?”

    “也不会,前几年也总是到处走,要是突然安定下来,才是真的不习惯吧。”

    “这样啊。”

    平常性质的对话,在他们的日常对话中,已经变得十分常见了,要是以往的话,恐怕不会有这种好像闲话的时候,但是在一起行走的多年以来,他们已经渐渐的习惯了这样的对话方式,好似这才是正常的事情,每每想到这些,堂耀都有些觉得像是在梦里一样,这样的事情,他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江南水乡,宅子依水而建,但是在如此清晨,薄雾依稀之时,能有一舟横卧水面,确实也很稀奇,为了怕麻烦,堂耀索性将小舟的行迹隐藏起来,因此是没有凡人能够看到的,但是不是凡人的话,自然就能看到了。

    “你这个家伙,还要待到什么时候?”

    恨恨的看着夏初雪手旁的雪兽,堂耀觉得烦闷,这个小家伙,真是从来没有长大啊,过了这么久,还是一副毛绒绒松软软的样子,怎么看都很可爱,虽然夏初雪已经不认识它了,但是自打它来了以后,夏初雪便是每天给它梳毛,陪在它的身边,好像十分珍惜的样子。

    “你不喜欢它么?”夏初雪疑惑的问向堂耀,雪兽从来也不说话,只是老实的待在自己的身边,听堂耀说过,这是自己以前养过的一只雪兽,因为不能说话,反而让夏初雪觉得安心。

    “也不是,只是……”不想让它待在这里,凭空多了一只兽,虽然只是兽,但也不喜欢。

    ‘吱呀’一声,木门从内被打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从里走了出来,沿着狭窄的青石砖道,慢慢的走着,似乎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不对啊,昨天明明就是在这听到声音的,为什么找不到了呢?”

    “他在找什么?又是谁呢?”夏初雪疑惑的问着堂耀,昨天堂耀突然说是要来见一个人,但又不告诉自己是谁,现在只能听到说话的声音,却是看不到人的样子,能够知道的事情,也只是这人是个男子罢了。

    “啊,找到了,”正在寻找的男子,发出了一声惊呼,接着便是温柔的声音:“不要乱跑哦,过来,对了。”

    “是什么?”夏初雪问道。

    “是一只小狗,昨晚他听到了叫声,但是不知道是否应该养,想了一夜,还是觉得放不下,所以出来找了,”堂耀解释给夏初雪听。

    能够知道别人内心所想,并且转述给自己的事情,已经不能令夏初雪觉得惊讶了,堂耀毕竟是天界的上仙,即使他们现在过的生活,完全跟神仙沾不上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堂耀那种不可改变的身份。

    找到了小狗的男子,将一块饼丢给了小狗,小狗看样子已经饿了许久,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很犹豫,但是仍不住诱惑,最后仍是过来吃饼了。

    “他还是老样子,轮回了几世也不变,是不是也很无聊呢?”

    “所以说,”夏初雪无奈的问堂耀:“这人到底是谁呢?”

    “我们离开冥司之前,你和洛涯聊起的人,哦,确切的说,洛涯讲给你听的那个人。”

    “你听到了?”那还一直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当然了,怎么可能没有听到呢,”只是当时既然夏初雪不想说,堂耀就没有说出来而已。

    “云逸,他是云逸?”想起洛涯曾经说过的男子,她任司书时候的文书之一,夏初雪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在洛涯的描叙里,云逸是一个真的就如云彩一样飘忽的人,而且相当的安静,如果还有记忆的话,即使不能看到,也能认得出对方的声音吧,想到这里,夏初雪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已经轮转过几世了,怎么还会有相同的声音呢。

    “现在姓沈,姓沈名天澈,”堂耀淡淡的回答。

    “这样啊,”夏初雪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呢?”

    “难道你不想见他么?”

    “见他?原因是什么?”不明白堂耀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夏初雪随即问了出来。

    “…………”

    怀中的雪兽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完全不理会空气中的沉默和安静。

    当时知道夏初雪没有和她说的时候,是以为夏初雪不想让他有其他的想法,虽然自己想了好久,终于说服了自己,但是到了后来,仍然不想让夏初雪对别的男子有挂念,即使是没有任何情愫的挂念,在堂耀的想法中,也是不行的,可是如今听夏初雪的口气,好像根本就无所谓,是不是能见到曾经为了她而死的云逸,云逸是不是过得好,夏初雪似乎都不是特别的在意。

    “难道说……,”一直周围都没有声音,沉默了许久,夏初雪开口道:“曾经的云逸,过得究竟是不是好,不是我最关心的事情,事实上,虽然我希望他很好,但是人各有命,没有谁是能够一世平安的。”

    从很久之前,这个想法,就存在于夏初雪的脑海中了,每天每天,每个人都会有许多的想法,想要事情按照想象的方向发展下去,例如希望被人关心了,希望自己做的事情有人重视了,但是事实上,这样微小的愿望,有时都是难以实现的。

    虽然看不到,但是夏初雪能够听到,在凡世行走的这些年,夏初雪听到了很多的故事,本来已经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却没有去做,之后令被答应的人无比的消沉,虽然可以指责答应人的人言而无信,但是相信言而无信的人,也是根本没有必要的,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值得重视的人,真正值得相守的人,也只有那么一两个。

    真正重要的人,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事务,都是一定要守护住的,不能轻易放弃,也不能轻易妥协。

    在夏初雪的生命中,已经错过了太多太多,而堂耀,才是她最后一定不能错过的存在。

    该离开的时候,重要离开,因为在离开的时候,在你回过身的时候,有一定和你一同守候生命的人存在。

    握紧堂耀的手,夏初雪淡淡的笑道:“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从此以后,我的生命里,有,且也只有你而已。”

    朗朗上口的读书声,从书院里传来,每个孩童都手中拿着一本书,专心的摇头晃脑,试图领会书中的意思,教书的先生是个年岁不大的人,青布的儒衫,一副很安静的样子,也不知道责罚学生,净是讲道理。

    看了好久,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看到了,雪兽打了个哈欠,说了个‘没意思’,遂消失在了屋瓦上,经过几个上蹿下跳,重新回到了自家的院落中。

    从书院到达自家的院落,要经过很长的一段路,但是雪兽的身形和速度都是非常惊人的,所以也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罢了。

    它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吃饭,堂耀将它的食物放到雪兽的面前,好像对待养的小狗一样,就离开回到夏初雪身边了。

    经过这么多年,雪兽身上的毒素已经没有任何害处了,反而是血液中有了一种可以自动反抗任何毒素的物质,变得非常厉害了。

    本来是在天界待得好好的,苏寂虽然絮叨了一些,但是天界的生活相当悠闲,但是想到夏初雪,雪兽仍然很坚决的离开天界,来到了夏初雪的身边。

    来到人世的雪兽,本来在刚开始的时候,是不太适应的,但是后来,渐渐发现,也可以逐渐的适应了,天界的生活固然悠闲,但是有时也觉得没有意思,不像是人世,总有很多很多的悲欢离合,光是用眼睛看着,就觉得好玩。

    因为靠近山林,所以有很多动物,各种各样的都有,雪兽毕竟是灵兽,就算是山中的老虎,都不敢在它面前称大王,过了没有多久,雪兽俨然成了山中一霸,堂耀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夏初雪,夏初雪还把雪兽叫了过去,嘱咐它不可以给别人或是别的动物添麻烦。

    虽然至今仍是不太喜欢堂耀,但是掰着手指头算算,还是堂耀最好了,无论是对夏初雪的用心上,还是实际行动上,都没有谁能和堂耀比的,所以雪兽也就知趣的和堂耀和平共处,尽量不要去触犯对方的底线。

    和各类小兽和野兽相处的日子,其实要多好玩就有多好玩,雪兽蹿迹在丛林之间,每天找找这个谈心,找找那个聊天,玩得是不亦乐乎。

    大多的时候,雪兽都是卡着吃饭的时间回去的,虽然说在外面也能找到很多吃的,但是堂耀的厨艺越来越好了,雪兽觉得,不能浪费了这种精致的食物。

    虽然丛林里的各种野兽都很有意思,但是最近一段时间,雪兽迷上了人类的生活,所以最近是天天往人多的地方跑,好在它能隐身,凡人是不能看到它的,正是因为这样,夏初雪才敢放心的让它出去。

    饭食都很精致,反正在山中也无事,堂耀有很多的空闲研究厨艺,除了做饭之外,就是给夏初雪读书,这样的日子,或许在别人看来很枯燥,但是堂耀却是很享受,和夏初雪待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能堂耀觉得很开心。

    雪兽毕竟只是一个兽,只要是天天有玩的有吃的,就能开心的度过每一个白日和黑夜,渐渐的,如果院落中没有雪兽的影子,堂耀反而会觉得奇怪了,也会觉得有一点不习惯。

    吃过了饭食,雪兽照例用水漱过口,又用手洗过爪子,又用干净的巾子擦了,这都是在苏寂那里养成的习惯,不做根本不行,久而久之,就觉得如果不主动做的话,反而是不习惯了。

    因为每天都吃堂耀做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雪兽倒是对堂耀有了一丝亲近的感觉,而堂耀,因为和雪兽朝夕相处得久了,每天又给它做饭吃,逐渐的觉得,雪兽就像他和夏初雪的孩子一般,习惯得如同呼吸一样了。

    “雪兽又出去了?”夏初雪问向正在收拾盘碗的堂耀。

    夏初雪的眼睛看不到,堂耀就不让她做事,一点小事都不行,后来觉得自己总要做些杂事,也不能真的总是陪在夏初雪身边,于是找了一个可以认字的水灵,养在透明的小缸子中,堂耀不在的时候,通常就是将书立在前面,找一个非常小的乌龟翻页,之后令水灵读,每天喂些小游草,晚上就把它们放到一起,如果不读书的时候,就让它们安静的待着,倒也很安生。

    “是啊,应该又到凡人住的地方去了,总是往外跑,也不知道有什么有意思的。”

    “雪兽好像跑得太勤了呢,真的没有关系么?”

    “他不欺负凡人就好了,你还担心凡人欺负他?”

    “…………你这么说,雪兽有点太可怜了。”

    “别为他担心了,他怎么会有事呢,倒是你,怎么不去听它们读书了?”

    “总是听也会累啊,我歇一歇。”

    厨房中只有水声,暖暖的阳光射进来,虽然看不到,但是仍能感受到,在暖阳当中,夏初雪有些困倦,听着水声,靠在门旁。

    一只有些凉意的手搭上她的额头:“你的脸有些红?是生病了么?”

    “不会的,”墨玉灵芝有很厉害的效用,就算是夏初雪天天晚上睡在冷水中,都是很难生病的,现在想让夏初雪生病,要比让天和地合在一起都困难。

    “可是额头有些热呢,”堂耀的语气中,似乎有一点着急。

    “是因为你的手有些凉呢,”说着,夏初雪伸出手,抓住堂耀的手:“是不是?和我的手的温度比起来,要凉很多吧。”

    “站着累么?”堂耀问道。

    “不会累,洗完了么?”

    “洗完了,怎么?”

    “一起到院子里面坐坐吧,今天的天气好像很好的样子,”夏初雪如此建议道。

    在宽广的院子当中,有一个竹制的躺椅,因为是南海的紫竹,所以在夏天的时候非常的凉爽,而在冬天的时候,躺在上面,就会像是躺在炭火烧的床上一样,非常的温暖,夏初雪在白日睡觉的时候,基本都会在躺椅上躺着,这个地方任何呼吸的东西都不敢接近,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院子当中种着好些花,都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野花,各色的都有,虽然说过雪兽很多次,但是也没什么用,他的爪子踩上去,一踩就是一片枯萎,后来堂耀也懒得说他了,由着他去,雪兽大概是觉得没有意思了,以后也不再玩了。

    本来以为到了这里,可以远离一切以前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过了不到一年,洛涯竟然就追了过来,说什么都不肯立刻走,住了一个月,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对于洛涯的到来,夏初雪在惊讶的时候,略微有一些安心,他的到来,似乎就在像夏初雪宣告,有些事情,有些东西,从未离开。

    后来秋意也来过几次,青冥也来过数次,凤飞本来也想住下,但是被洛涯抓了回去,说是凤族少了他,大概就要出问题了,凤飞只好不情愿的离开了,但是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而他们来的也很少,尽量做到不打扰。

    秋意喜欢上了花艺,夏初雪很惊讶,于是问他原因,在看不到的时候,却能听到秋意咬牙切齿的给夏初雪解释,这是为了练就忍耐力,夏初雪于是笑笑,她已经听洛涯说过了,现在司书殿中有一个文书,完全就是秋意的克星。

    “想什么呢?”手指缠绕过来,微凉的手指渐渐有了一些暖意,摩挲着自己的指肚。

    “冥司里的事情,”虽然离开了,也说过不再想回去,但是有的时候,仍是会想一想,算是打发时间吧。

    “想回去?”

    “不会啊,比起回到冥司,我更想要和你在一起。”

    “哦……啊?”堂耀似乎突然陷入了迷惘的状态。

    这么多年以来,夏初雪似乎是很含蓄的表达过对他的感情,包括不想恢复视力,或者更确切的说,已经能够看到的夏初雪,却用墨训给她的东西,压制住了视觉,可以说,这就是对他们感情的肯定,但是像是这样,说是‘我更想要和你在一起’的话,根本就没有被夏初雪说出来,而堂耀,也根本没有想过。

    “我似乎没有听清,夏初雪,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为了确定不确定的事情,堂耀如此问道。

    “没有听清?”夏初雪笑着摇了摇头:“不行啊,我的记性已经没有那么好了,如果你没有听清的话,我也是想不起来自己刚刚说过什么了。”

    看到夏初雪的笑,堂耀就知道她是故意不想说,无奈的堂耀,有些不甘心的将手放到夏初雪的脸颊上:“这样啊,既然忘记了,那也没有办法了,我能理解的,但是……我的记性一向很好的,所以要记得我说过的话。”

    “什么话?”

    “死生契阔,”伸手将夏初雪揽入怀中,堂耀温柔的抚摸着夏初雪的发丝:“记得,死生契阔,永永远远,天长地久。”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