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极品医圣 > 第372章 怒火中烧

第372章 怒火中烧

极品医圣 | 作者:古声 | 更新时间:2017-05-09 20:39:41
    李轩心中无比愤怒,用怒火中烧,五内如焚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他的一生,向来顺风顺水,可以说是天之骄子,至今为止,唯一一件伤透他的心,让他心灰意冷的事,就是大学毕业后,抛弃一切与女友私奔,女友却在他一无所有后离开他,给一个富翁当小蜜。

    也是从那天起,李轩与异**往时,不再付出真感情,逢场作戏,随时能抽身而退,立于不败之地。

    李轩嘴上不说,郑翼晨却知道,他恨透了被人背叛的感觉!

    乌鸦!

    好大的胆子,竟能……竟敢背叛自己!

    郑翼晨要是不跟在身后看着,指不定李轩会做出什么出人意表的事,他真发起疯来,也只有郑翼晨一人能制住。

    李轩走出大门,蓦地停住脚步,深吸一口气,一步步穿过马路,走向对面那扇挂满彩带与气球的门户。

    他的步伐稳健,郑翼晨却能从他紧攥着的拳头,暴露的青筋,感知李轩愤怒的情绪。

    “幸运里”小区内热闹欢腾,不时有叫好声和娓娓动听的吟唱声传出,对“幸福里”和“幸运里”这两个楼盘,市民观望已久,也知道今天是开盘发售的日子,往日这条少有人迹的宽敞马路,也出现了一条人流,陆续有人从街头的拐角处,手中拿着宣传单走过来。

    正如预料的那样,这些人从众心理作祟,即使有人一开始是冲着“幸福里”而来,看到门口冷清模样,再对比“幸福里”的喧闹鼎沸,也不禁起了踟躇之心,进入了“幸运里”的大门。

    在这种情况下,估计准备买房的人,就算是一个“妻管严”,一直被老婆用“爱的铁拳”告诫千万不能去人多的地方逗留,也会一秒都不犹豫,直奔“幸运里”的大门而去。

    郑翼晨默默跟在李轩后头,走进门去,一眼就看见售楼处前,搭建了一个高约一米五的简易高台,四面用帆布撑起,遮挡骄阳,高台上一个青春洋溢的女歌星扭动腰肢,想来就是最近名声大噪的邓亚琪,又唱又跳,甚是卖力,调动着现场的气氛,台下熙熙攘攘,满是人头,粗略一数,至少也有三百号人,个个卖力吆喝,鼓掌叫好,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花钱请来的托儿。

    台下不时还有镁光灯闪烁的亮光,那是郭垒亮花钱聘请来的小报记者。

    有人看演唱,自然也有人被售楼代表带着职业的假笑,指引到售楼处,观看楼盘小区的规划和样品房。

    眼尖的郑翼晨,左右张望,瞅见了高台右侧的木质阶梯上,站着两个人,一个口咬雪茄烟,吞云吐雾,不可一世,另一个则是满面谄笑,点头哈腰,奴相毕露。

    抽雪茄烟的,正是李轩的死对头郭垒亮,他上次面部遭到重创,虽然好了大半,高挺的鼻子却变为扁平,让本来就寒碜的面容更加不堪入目。

    而他身边的男子,正是李轩此行的目标:乌鸦。

    李轩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两人踪迹,看到两人谈笑风生的模样,李轩肝火大炽,笔直走了过去。

    三人之间,隔着人群,还有一个高台,李轩并不打算绕路,笔直前行,郑翼晨只能在前面为他开路。

    “麻烦让一下。”

    人潮拥挤,推搡的力道也不小,郑翼晨暗运气力,身如磐石,左右拨弄,如同舞棍拨草,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不由自主向两侧退开,郑翼晨以一己之力,在汹涌的人潮中,硬生生开辟出一条大路。

    李轩不徐不疾,缓步前行,郑翼晨则累的满头大汗,咬牙苦撑,甘心做他的护卫。

    两人搞出偌大动静,也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居高临下的郭垒亮和乌鸦,看到人群中无端裂开一条巨缝,多看两眼,也发现了李轩的身影,郭垒亮目中闪过阴毒的光芒,得意洋洋,看着李轩不住逼近。

    乌鸦与李轩四目相接,眼睛一痛,脸上的谄笑消散五行,面色惨白,冷汗直冒,身子不住颤抖,小声对郭垒亮说道:“郭总,我……我先回避一下。”

    郭垒亮喷了乌鸦一头烟雾,举着雪茄烟作势要戳在他的头上:“你傻啊!这里是我的地盘,又不是‘幸福里’,没看到他们才两个人,怕什么?反正你不接电话的一刻,身份已经曝光了,正式成为我的手下。既然是我的手下,我就一定会保全你,难道你怀疑我没有这个能力?”

    “不敢,不敢。”乌鸦硬着头皮站在原地,不敢与越走越近的李轩对视,心里依旧惴惴不安。

    台上唱歌的邓亚琪也发觉气氛不对,秉承着身为一个歌星的专业素养,和着节拍继续唱歌,一点也没有破音和走调,发挥一如既往的好。

    郭垒亮和乌鸦缓步走下台阶,和李轩两人,正面对峙。

    郭垒亮阴阴一笑,故作惊诧:“李轩,你们‘幸福里’今天不也是开盘发售吗?你身为负责人,怎么还有空到我这里?难不成是偷师来了。本想请你坐坐,喝杯茶水,不过来买楼的人实在太多,实在找不到供你坐的位置,这杯茶也只能省下来了,下次补过。”

    李轩不理会郭垒亮的话语,冷冷扫视一眼乌鸦,开口说道:“你被郭垒亮收买了?”

    乌鸦心一横,歇斯底里大笑一声:“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你又何必多此一问?”

    “操!就是说,我交待你做的事,你全都没做了?”

    “废话!我的老板由始至终只有郭总一个,我干嘛要听你的话。”

    李轩嘴角划过一丝狞笑,语气平淡,仿佛暴风雨前夕的刹那宁静:“好个忠心耿耿的狗腿子,我居然会栽在你手上!”

    乌鸦说道“告诉你,我本来就是……”

    “没空听你瞎扯,我现在只想把你的脸打烂!”

    下一刻,他含恨出手,一记直拳,直捣乌鸦面门。

    乌鸦还没来得及反应,拳头已经在他鼻尖止住去势,拳风犹烈,刮得他鼻子发痒,打了一个喷嚏。

    要是这一拳击实,乌鸦的鼻梁骨肯定会断为几截!

    之所以没有打中,并不是李轩恻隐之心发作,而是因为在场惟一能看清李轩拳头去势的郑翼晨,出手搭住李轩肩头,阻止了这一拳。

    “李轩,不要冲动!”

    饶是这一拳没有击中,还是把乌鸦吓得够呛,他双脚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抓着郭垒亮的裤脚,哭丧着脸说道:“郭总,你……你不是说要保我吗?”

    郭垒亮手一抖,他倒是有心要保乌鸦,没料到李轩出拳速度那么快,勉强振作精神,声色俱厉喝道:“李轩,我警告你,你不要出手打人,这里可不是你能逞能的地方,你敢出手,我就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李轩肩头一耸,挣脱郑翼晨的束缚,神情凶狠,瞪着郭垒亮,一字一句说道:“你威胁不了我,只怕我没死掉,你就已经被我打趴了!”

    郭垒亮眼皮狂跳,暗暗叫苦,后悔自己太过托大,没有叫几个手下充当肉盾护在身边,现在吹哨子叫人来援救,也是来不及了,他和李轩的距离太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李轩要是真采用暴力手段,郭垒亮别说保乌鸦,他自己也是自身难保!

    “翼晨,你不帮我就算了,不要拦着我!”

    郑翼晨竖起指头,往台下记者们的镜头一指:“你傻呀?那么多记者在场,你动手打人,倒是痛快了一时,郭垒亮叫人拍照,写几篇文章,把你搞臭,你的楼盘还有人敢买?”

    郭垒亮估计也是想到这方面,趾高气扬,得意的说道:“你有种就打啊,当着镜头和记者的面,你还想动粗不成?李轩,我以前觉得你挺有能耐,到头来只是个空壳子,纸老虎,在宣传营销手段上不如我,就想着斥诸暴力手段,你当自己还是高中生吗?”

    李轩沉着脸上前一步,郭垒亮面无人色,连连倒退,郑翼晨拦在李轩面前:“他用阴谋诡计胜了你,你用武力教训的话,档次也未必见得比他高多少,现在不是逞一时之气的时候,当务之急,应该是想想楼盘发售的事,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可……我咽不下这口气!”

    “难道你想让你爸,你哥,佘叔叔,还有胡工头那帮工友,对你感到失望吗?”

    “我……”

    “难道你想让郭垒亮和乌鸦的奸计得逞,使你几个月来的心血付诸东流吗?”

    郑翼晨连番质问,震耳发聩,终于让暴怒的李轩冷静下来,他松开拳头,低声说道:“你说得对,我们快点回去,想想补救的方法吧!”

    “这才是我认识的土豪君,快点走吧。”郑翼晨拍拍李轩的肩膀,目光灼灼,注视着乌鸦,“李轩那一拳,我替他记着,你给我小心点。”

    乌鸦有胆子和愤怒的李轩顶嘴,却不敢反驳郑翼晨的话,当日要不是郑翼晨出手,他一条烂命,肯定捡不回来,乌鸦虽然唯利是图,一点廉耻之心,总是有的,对这个恩人是敬畏有加,低下头不敢搭腔。

    郑翼晨和李轩离开后,郭垒亮看了看手表,冷哼一声:“还有四十分钟,就是正式售楼的时间,这么点时间,你们又能做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