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极品上神 > 【429】,大结局之奇坏虫与杀虫剂

【429】,大结局之奇坏虫与杀虫剂

极品上神 | 作者:逍遥游游 | 更新时间:2017-02-19 08:36:38
    神秘男子的话音才刚刚落下,而那边水天玥等人,便已经发现了,那些黑色的虫子已经变得有所不同了。

    那些黑色的小虫子在付出了成千上万虫命的代价之后,居然在身体当中已经产生了对小灭的毁灭黑炎的抗体,不但不再害怕这些黑色的火焰了,而且居然还开始吞噬毁灭黑炎。

    随着毁灭黑火很快就被这些虫子吞噬殆尽,于是水天玥,风兰烬,还有众人便发现,那些虫子居然迅速地开始进行分裂,他们一个很快就变成了两个,然后两个变成四个,四个变成八个。

    水天玥的脸色微变,这种几何倍数的增长,用不了多大功夫,只怕整个冥界都会被这些虫子给占满了。

    “这些该死的虫子!”小灭这个时候却是低低地咒骂了一声,然后一鼓肚子,当下便又想再喷出一股黑炎。

    “小灭,不用了!”水天玥抬手就把小灭扯回到了自己的肩头:“你喷出再多的毁灭黑炎都没有用了,那些毁灭黑炎只会成了这些虫子的养料!”

    “可是,可是……”小灭扁了扁自己的小嘴儿,心里却是十分郁闷,要知道他的毁灭黑炎,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呢,这些黑色的虫子居然不怕自己的毁灭黑炎不说,而且还可以吞噬毁灭黑炎,这可是让小灭只觉得自己大受打击啊,本来他还以为这一次自己可以为主人立下大功一件呢,好吧,现在自己不但是大功没有立下,居然还成了为那些黑色虫子提供能量的存在了。

    这根本就是助纣为虐吗?

    水天玥也看出来了小灭心里的不甘了,当下她微微一笑:“小灭没关系的!你先回到我的身体里,我会想到解决的办法的!”

    “主人,要不要把小沌召唤出来,让她来试试看呢?”小灭想了想,提出意建:“小沌可是正好与我相反的!”

    “不行,绝对不行!”风兰烬摇头拒绝道:“如果这些黑色的虫子再吸收到混沌之火,那么岂不是更难对付了!”

    “嗯!”水天玥点了点头,在这个事情上,她与风兰烬的观点是一样的。

    于是水天玥便心念一动,也不等小灭再说什么了,便直接就将小灭收入到了身体当中。

    “主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青龙急急地问道,现在这些黑色的虫子,不但具有剧毒,而且还有了毁灭之炎了,虽然每一个虫子所分到的毁灭之火,不过就是那么一点点,可是毁灭之炎的威力之大,就算是只有那么一点点儿,却也不是他们可以对付得了的。

    “啊!”就在这个时候,那九星连环的防护罩内,一些亚东军的军士们,却是发现了惨叫声,那些黑色的虫子一碰到他们,便迅速地消失了,接着那些军士们的惨叫便响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本来照着十兽的想法,被那些黑色的虫子碰到了,一定会被毁灭之火烧死的,可是却没有想到,那些军士们不但没有被烧死,反而一个个都痛苦进挣扎了起来。

    “啊,求求你们,杀了我,杀了我吧!”一个亚东的军士受不了了,便伸手向着水天玥等人求救。

    “好,那我就来帮帮你!”白虎的手掌之中,那白色的元力,瞬间便凝成了一道白色的元力刀,接着他挥刀,便将那个亚东军的军士,活活地劈成了两半。

    “啊!”于是就算是风兰烬与水天玥两个人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只见那个人的身体里,居然没有一丝的血液流出来,而且他身体当中的内脏在这片刻的功夫中,也完全地消失掉了。

    排列在他身体当中的居然是一枚枚白花花的虫卵。

    那些黑色的虫子居然把人体当成是了可以供他们繁衍后代的温床了。

    而且那些虫卵一个个还在不停在蠕动着,那样子看起来了极为的恶心,此时就算是那些还在挣扎的亚东军们,一个个也不由得张开嘴巴,大吐特吐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那个已经被白虎砍成两半的那具尸体当中,又飘飘荡荡地涌出来一道透明的灵魂体,而此时那个灵魂体当中,居然也是被虫卵填满了。

    没有人可以想像得到,这些虫子居然也可以在灵魂当中来繁殖。

    水天玥的目光幽深了起来,那个神秘人,必须得死,如果他不死的话,那么只怕不只是冥界,还有与冥界相连的神泣大陆,都会因为这些虫子而沦陷的。

    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这些虫子又是什么虫子,水天玥很肯定,自己活了这么两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虫子,这种虫子真的是太可怕了,要如何做,才能将这些虫子完全毁灭,一个不留呢?

    “你们,把我们都杀死吧!”虽然大家都不想死,可是却也不想看到自己的身体里也都变得这么恶心啊,于是余下的那些还在痛苦挣扎的亚东军却也开始求饶了。

    “主人,怎么办?”玄武扭头问水一古县。

    “杀!”水天玥沉声道:“肉身与灵魂都不要留下来!”

    于是十兽便同时身形一闪,就动了起来。

    亚东军们一个个在被击中之后,都会笑着说一句:“谢谢了!”

    被人杀死,还要说谢谢,那就是因为他们在之前根本就是生不如死啊。

    此时那九星连环防御外的伽南众人也看明白了水天玥,风兰烬等人的情况了。

    “天玥,风兰烬,快点,你们快点让我进去啊,我要帮忙!”君若水高声地叫着,他可不想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在里面那么危险。

    虽然明明知道自己的实力就算是进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至少,他可以与他们同生共死。

    他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朋友死在这些虫子当中。

    而伽南,吉利,还有定风波等人也是一个个焦急地叫着,他们,他们也要与自己的冥王还有冥后大人,一起共存王。

    这道防御,他们很清楚,是冥后大人担心他们会受到伤害,才释放出来的,可是他们根本就是兵,冥王与冥后大人两个,才是真正的帅啊。

    冥界可以没有他们,但是却不能没有冥王与冥后啊,他们可以死,但是冥王与冥后两个人却不能死啊。

    但是这个时候水天玥与风兰烬又怎么会将那些人放进来呢。

    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有的时候的确是很无情,但是他们对于自己人,却绝对都是极为护持的,在明知道是死的情况下,他们一定会自己顶在最前面,而不是让其他人上来充当炮灰。

    现在那些黑色的虫子已经越聚越多,而且距离他们也越来越近了。

    怎么办?

    这是所有人现在心头的想法。

    此时在蓬莱岛上,月西楼与李布衣两个人也正紧张地注意着这里的情况。

    “老神棍啊,你说天玥与兰烬能成功吗?”月西楼担心地问道。

    “按着我的卦象显示……”

    李布衣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便直接被月西楼打断了:“喂,我说老神棍啊,你是不是想让我和你干架啊,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啊,就是因为你说过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可以度过这个危机,而咱们两个人现在也不得不继续留在这里,看着那一族的动静!”

    “你现在居然又是按着你的卦象显示,你知道不知道,你那破卦也不是次次都很准的!”

    听到了月西楼的话,李布衣小声地为自己分辩了一句:“也就是遇到和你,我有关的事情时,有些不准罢了,现在我的卜卦水平又提高了不少,对于其他人,绝对是卦卦都很准备啊!”

    “哼,现在你说说吧,天玥与风兰烬这两个家伙与咱们两个没有关系吗,你说说你这卦还能准吗?”月西楼现在只觉得自己真的是被李布衣给气到了。

    “那个,说不定这一次准了呢!”如果换成是以往啊,李布衣与月西楼两个人一定会好好地分辩一番的可是现在两个人却都在担心着水天玥与风兰烬的安危,所以也顾不上吵架了。

    “老家伙,怎么样啊,你还不快点儿说啊!”月西楼道。

    “按着卦象上显示,虽然天玥与兰烬两个人会很危险,但是他们两个人却也可以顺利地通过这次的危险,虽逢绝路,但是却又恰恰是柳暗花冥又一村啊!”李布衣道。

    “嗯,嗯,那就好,那就好!”月西楼连连点头:“老家伙,虽然我对于你的卦象不怎么看好,但是现在我却由衷地希望,你的卦象是准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李布衣也道。

    “对了,咱们那两个弟子,冷悠然,叶小妖,还有他们的月儿与日儿,现在应该到了吧?”月西楼又问。

    “嗯,咱们两个在这里巩固封印之力,而他们两个在那里守着,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事儿的!”李布衣又点了点头。

    “嗯,现在他们一定到了!”月西楼道:“如果现在他们还没有到,那么就等着我罚他们吧!”

    李布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十分的郑重:“现在只是希望天玥与兰烬两个人可以支持到最后了!”

    “是啊!”月西楼也跟着点了点头。

    而此时他们所希望的可以支持到最后的水天且与风兰烬两个人却是正凝重地看着那些黑色的虫子,这么多的虫子,铺天盖地而来,而且那虫子振动翅膀的嗡嗡声,都让人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这个问题正是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需要考虑的事情。

    “主人,让我们九个人回到九星连环里吧!”青龙的目光闪动:“只要我们九个人进入到了九星连环当中,那么九星连环才可以发挥出来最大的功效!”

    水天玥的眼睑微垂,却并没有说话。

    让九兽进入到九星连环当中,可以说倒是可以发挥出神器九星连环的最大功效,可是九星连环的最大的威力,到底是什么,可不是可以解决这些黑色的虫子,还是这些虫子背后的那个人,水天玥还不能确定。

    最让她有所顾虑的就是,如果让九兽进入到九星连环当中,那么对于这九兽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呢,特别是他们九个最后还能不能出来。

    而青龙,饕餮,朱雀,浑沌,白虎,穷奇,玄武,梼杌,毁灭神兽黑火麒麟九兽这个时候也似乎看出来了水天玥心中的顾忌,于是九兽齐齐地聚集到了水天玥的身前,然后齐声道:“主人,主人,我们知道主人心里对于我们九个很担心,但是主人,我们九兽进入到九星连环之内,那么我们还有着一线胜利的希望,但是如果我们不进去的话,九星连环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挥出来最大的功效,那么主人,我们都会死的!”

    水天玥的脸上明明灭灭,她的目光缓缓地从众兽的脸上扫过,此时夫诸与四大圣龙,都紧紧地闭着嘴巴,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风兰烬只是立在一边,看着水天玥,无论自己的爱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都会支持水天玥,就算是冥界没有了,就算是付出他风兰烬的性命,那么也都无所谓。

    因为水天玥只有一个,而且还是他的最爱,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爱着水天玥。

    水天玥的目光缓缓地从众兽的脸上扫过,老实说,自从众兽从蛋中出来之后,她一直都没有时间与众人好好地聊聊天,而且也没有给他们做过一次的烤肉。

    手掌一翻,于是一坛坛的果子露便出现在了眼前:“大家一起来尝尝我亲手酿的果子露吧!”

    “好!”众人,抱括风兰烬,还有夫诸,四大圣龙,都同时拿起一个坛子,然后拍开封口,大家目光闪动地都彼此看了看,然后仰头将坛中的果子露一饮而尽了!

    “哈哈,早就听那些家伙们说,主人酿出来的果子露,那绝对是人间最美味的东西,现在果然如此啊!”穷奇哈哈大笑。

    “是啊,是啊,早知道咱们九个就应该早点儿出来嘛!”混沌也跟着开口道。

    “主人,送我们进入九星连环吧!”黑火麒麟,看了看那些越发逼近的黑色的虫子,然后转头看向水天玥。

    “是啊,主人,我们应该进入九星连环了!”青龙,饕餮,朱雀,浑沌,白虎,穷奇,玄武,梼杌,也跟着道。

    “是我水天玥无能,但是请大家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将大家自那九星连环里救出来的!”水天玥沉声道,她有一种预感,那就是众兽进入到了九星连环里,那么就很难会再出来了。

    可是,可是她既然是九兽的主人,那么就算是要毁掉九星连环,她也一定会让众兽出来的。

    “我们相信主人!”青龙,饕餮,朱雀,浑沌,白虎,穷奇,玄武,梼杌,毁灭神兽黑火麒麟齐齐地道。

    于是水天玥抬头看向那头顶上方的九星连环,接着她的手中结出来一组很复杂的手印,她的动作很快,她的双眼微眯。

    这组手印是在她刚刚集齐九星连环的时候,脑海当中,自然而然出现的。

    “青龙,回归青龙环。饕餮,回归饕餮环。朱雀,回归朱雀环。浑沌,回归浑沌环。白虎,回归白虎环。穷奇,回归穷奇环。玄武,回归玄武环。梼杌,回归梼杌环。毁灭神兽黑火麒麟回归麒麟环!”

    随着水天玥口中最后一个字节落下来,于是那头顶上的神器九星连环却是爆发出了强大的亮光。

    每一环的颜色都不尽相同,青龙环内一道强烈的青光将青龙笼罩在其中,其他几环也尽是如此,都是九兽本来应该具有的颜色。

    “主人,我们去了!”青龙,饕餮,朱雀,浑沌,白虎,穷奇,玄武,梼杌,毁灭神兽黑火麒麟九兽立在那光柱之内,对着水天玥微笑着,齐声地道。

    这是他们现在唯一可以帮到主人的事情。

    随着九兽声音的落下,于是九兽的身体便都化为一道流光进入到了九星连环里。

    于是九星连环一阵的抖动,接着那道牢固的防御,便应声而碎,而半空中的九星连环也跟着黯然了下来。

    “呃!”谁也没有想到,九星连环的光芒居然会黯然下来,而且那道防御居然也碎了,一时之间,就连水天玥,风兰烬,还有四大圣龙,夫诸都微微怔了一下。

    “呃,天玥!”君若水也是愣了愣,但是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了,于是他立马发出一声欢呼,然后便向着水天玥与风兰烬的方向大步地跑了过来。

    “嗡!”而与此同时那些黑色的虫子却也发现了那道他们一直都没有办法突破的防御光壁居然消失了,于是那些虫子便如同一朵黑云一般,迅速地向着伽南军扑了过去。

    这些虫子们的感知力很强,他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水天玥,风兰烬,无诸,四大圣龙,这几个人不太好对付,但是余下的那些人,却是要比他们好对付得多,于是一众虫子便决定,他们要先拿下那些伽南军,然后再来对付水天玥他们,因为到时候,他们的数量就会更多,而且实力也会更强的。

    “若水,你快停下!”水天玥,风兰烬两个人自然也看到了君若水的动作,于是两个人忙大声疾呼,想要阻止君若水,唉,这个小子,还当真是让人一点儿都不省心啊。

    “放心,这些虫子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可是君若水这个家伙,却是一点也不在乎,他大笑着,继续跑着。

    “君大人,你快点回来!”定风波,吉利等人也听到了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的呼唤了,于是他们也忙叫君若水快点回去。

    可是君若水又岂会是一个听话的人啊。

    “不好!”看着那些虫子距离君若水越来越近了,水天玥的目光闪动,刚想要闪身去将君若丢出去,但是却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动作居然比自己还要更快。

    从那片虫子当中,突兀地伸出来一条手臂,那是一条男人的手臂,但是却很白,很嫩,那白净细腻的样子,就好像一条美女的手臂一般,而这一条手臂此时却是紧紧地扣到了君若水的脖子上。

    “喂,你是谁!”君若水似乎早就准备,他一回手,便对着那团黑云当中,就轰出了一掌,凭着那一掌的元力浓郁程度来看,对于这一招,君若水已经酝酿了许久了。

    可是一掌虽然打到了那些黑色虫子所汇聚而成的黑云之上,但是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静,甚至就连一点的动静都没有。

    这一发现,可是君若水始料未及。

    其实君若水这个人的确是不怎么会听话,但是这个家伙却也绝对不是一个会莽撞的人,他可不会拿着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但是他却会拿着性命来冒险。

    君若水一直都是那道保护膜外面,所以他能看到的角度,与水天玥,风兰烬看到的角度不同。

    看着那些黑色虫子的动向,他只觉得那些虫子,其实是有人在操纵的,而那个操纵者,就在那些虫子中间,所以,他才会以身犯险,直接从外面冲了进来,他就是要引着那些虫子进来,然后进而给自己制造一个,可以攻击其内部的机会。

    既然这么想了,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可是君若水还是决定要亲自试试。

    敢想,敢试,敢做,这就是君若水的性格。

    特别现在那些虫子还危胁到了水天玥与风兰烬。

    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猜测倒是正确了,自己的攻击也发出去,但是自己的攻击居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只是把那个幕后的家伙引出来了,而自己也成为了对方的人质。

    一想到自己居然成为一个操纵虫子人的人质,君若水的心里,那可是各种的郁闷啊,他,他真的很讨厌虫子的有木有啊。

    “哈哈,哈哈,水天玥,风兰烬,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男人,应该是你们两个人的朋友吧,而且貌似还是很好的朋友啊!”一边说着,那些黑色的虫子居然就向着训练有素的列兵一般,直接整齐地向着两边分开了,而一个黑衣男子却是含笑走了出来。

    这个男子长得很美,很邪,而且他的脸上与风兰烬却是有着七八成的相似,只是风兰烬的美,是妖娆的美感,而这个男子,却是浑身上下泛着邪恶的美。

    “是你!”风兰烬的目光闪动,很明显风兰烬与这个男人是认识的。

    “哈哈,真是没有想到啊,风兰烬你居然还认得我啊!这可真的是我的荣幸啊!”黑衣男子哈哈大笑。

    “娘的,风兰烬,这个虫人到底是谁啊?”君若水虽然还被这个黑衣男子提在手里,可是他却忍不住出声问道。

    “你现在是我的俘虏,所以你没有开口的权力!”男子的另一只手掌对着君若水的脸孔就扇了一巴掌,随着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君若水的半张脸孔便已经完全地红肿了起来。

    看到君若水被打,风兰烬与水天玥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怒意。

    而君若水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怎么了,是不是被我说到痛处了!”

    男子抬起手,做势又要打下去。

    这一次水天玥开口了:“你就是那个操纵这些虫子的人吧?”

    男子的动作一顿,然后抬头看着水天玥,嘿嘿一笑:“嘿嘿,是啊,我就是操纵这些虫子的人!不过你的冥王大人认得我,我们两个已经相识很久了!”

    水天玥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风兰烬,但是她却发现,风兰烬此时浑身肌肉僵硬,脸上却是一片铁青色。

    很显然,这个男人出现,激起了风兰烬的愤怒。

    “你,果然是虫族的人!”这句话风兰烬根本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男子又是一阵嘿嘿的怪笑:“嘿嘿,风兰烬,你还真是笨得可以啊,到现在才知道我是虫族的人,之前你还将我当成是好朋友呢?!”

    此时那伽南也认出来了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了:“你,你是韩冷轩,你不是死了吗?”

    伽南记得很清楚,当年空上韩冷轩也是冥界的人,有一个冥王大人,与他偶遇,却是没有想到,天底下居然还会有两个什么关系都不存在的人,居然会长得如此相像。

    而那个时候韩冷轩无论是性格,爱好,都与冥王大人风兰烬极为相似。

    于是两个人便成为了好朋友,如此一来,因为与风兰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可以说那个时候韩冷轩一天里十二个时辰,都与风兰烬呆在一起,所以韩冷轩与风兰烬便更像了。

    不过众人倒是都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是以为韩冷轩不过就是因为崇拜风兰烬,所以才会刻意地模仿自己的偶像,但是却没有想到,有一天,韩冷轩居然请风兰烬喝酒。

    可是那酒风兰烬才一喝下去,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他体内的元力,居然如同冰一般的被冻住了,而且他整个人的身体也似乎已经被冻住了一般,就算是想要动弹一下,都已经做不到了。

    当风兰烬问韩冷轩:“你到底在酒里放了什么,你又为什么会这么做?”

    那个时候韩冷轩只是冷笑,然后他很快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这个时候风兰烬才看清楚,在韩冷轩的胸口处,居然绘着一只巨大的青色的甲虫,而且那甲虫似乎活的一般,一双眼睛不断地闪动着红光。

    “风兰烬,你应该知道在百万年前,在神泣大陆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你更应该知道,冥界这里还有一个神秘的封印吧?”

    听到了这话,当时风兰烬的眼睛就瞪了起来:“你,你是虫族的人!?”

    这个消息,是风兰烬绝对没有想到的,因为百万年前,虫族他们所生存在世界,因为资源耗尽了,所以虫族的人,便四处寻找,想要找到一处适合于他们生活的地方,于是便选中了神弃大陆。

    于是虫族的人,便自他们所在的世界里向与神弃大陆相连接的冥界打通了一处通道,从冥界直接就向着神泣大陆,大举入侵。

    而神泣大陆的众人,自然不会心甘情愿地为虫族人所奴役啊,于是神泣大陆便成为了人类与虫族的战场。

    那一场大战,双方都是伤亡惨重,但是虫族的繁衍却是极为迅速的,所以,就算是虫族那边的伤亡再如何的惨重,但是对于虫族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可是对于神泣大陆上的人类而言,却根本就无法做到,无所谓,那些强者,死一个就少一个,因为每一个人类强者,都是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修炼出来的。

    而当时那种情况,虫族根本就不可能再给人类任何的时间,让人类当中的年轻一代尽快成长起来。

    而虫族,却是可以完全用虫海战术,生生地把人类中的最强者,给累死。

    最后还是两位超然于外的无敌存在出手,才将那些虫族赶出了神泣大陆,然后在冥界的那个被虫族生生挖开的通道口处,设置了一个封印。

    那两个无敌的存在,一个叫做李布衣,一个叫做风兰烬。

    但是同时李布衣也卜了一卦,他说虫族还会再来,但是那个时候,将会被彻底封印,但是过程却很会艰难。

    至于虫族会在什么时候再来,会由谁将虫族彻底封印,这些李布衣都没有说过。

    而众人再想问的时候,李布衣,与月西楼两个人却是已经飘然而去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于是冥界的主宰冥王便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他必须要看着那个封印,防止封印的力量弱化。

    而也就是因为这样,李布衣与月西楼便会时不时地派人,或是亲自与冥王联系一下,询问一下,那处封印的情况。

    这也就是风兰烬为什么会与李布衣还有月西楼两个人一副很熟悉的样子。

    ……

    当韩冷轩听风兰烬说自己是虫族之后,他却是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风兰烬,我现在是什么人,都已经无关紧要了,现在我要的就是你死,然后由我来做冥王,那样一来,我就可以打开那个封印了!”

    不过当韩冷轩说完了这番话之后,出乎他意料的却是,风兰烬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依就是平静如昔,而且在他的眼底里,却还更多了一份的嘲弄之意。

    就在韩冷轩感觉到奇怪的时候,却听到门外一阵大乱,接着冥王风兰烬的两个得力的助手伽南与亚东两个人却是冲了进来。

    原来冥王风兰烬,早就已经觉察到这个韩冷轩很不简单,特别是这一次他请自己喝酒居然还是偷偷摸摸的,所以便暗暗地起了防备之心,在外面埋伏下了大量的人物。

    “冥王,好一个冥王啊!”韩冷轩看着风兰烬一阵的冷笑:“但是就算是你埋伏了人手又能如何呢,哈哈,哈哈,这些人又岂是我的对手啊!”

    韩冷轩一边说着,一边又得意了起来:“你知道不知道,你喝下去的那杯酒里,到底被我下了什么毒?”

    听到了这话,伽南与亚东两个人便忙转头看向风兰烬,他们两个可不希望风兰烬出事儿啊。

    但是风兰烬却只是目光凛然地看着韩冷轩。

    韩冷轩也毫不示弱地看向风兰烬:“哈哈,哈哈,冥王大人,我就实话实说了吧,你现在是不是会觉得你的身体,还有你体内的元力,都已经被冻住了,哈哈,哈哈,你放心,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被生生冻死!”

    可是他的得意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呢,便看到风兰烬却是直接一张口,于是一口酒水便被他吐到了地上。

    既然明知道韩冷轩有问题,那么风兰烬又岂会真的将他的那杯酒一饮而尽呢,风兰烬只是用自己体内的元力把那杯酒包裹了起来,然后吞下去,所以那杯酒水,根本就没有与风兰烬的身体内部有过任何的接触,就算是再有着什么样的剧毒,也是没有用的。

    其实风兰烬自从坐在这里开始,他的心里也不愿意相信,韩冷轩居然会是一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可是事情却偏偏就是如此。

    “风兰烬,你居然没有喝下那杯酒!”看到地上的那品酒水,韩冷轩咆哮了起来。

    当他看到风兰烬已经毫无防备地喝下那杯酒水之后,他一直都以为这一次自己是十拿九稳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事情根本就与他自己所想的一点儿都不一样啊。

    还不等风兰烬说话,于是伽南与亚东两个人却已经指挥着一众兵士一拥而上,将韩冷轩团团地围了起来。

    而韩冷轩却是面无惧色,但是凭着他一个人,却也没有办法与众多的冥军相抗衡,于是韩冷轩便被那些为数众多的冥多,直接给分尸了。

    分尸体完后,众人又不放心,因为大家都知道虫族人的生命力那可是极强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死灰复燃,于是众人又将韩冷轩的尸体,直接给烧成了灰烬,可是却没有想到,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韩冷轩居然还是活了。

    而且现在老熟人又再相见了。

    “呵呵,风兰烬没有想到啊,我还活着,哈哈,哈哈,其实那次,你们虽然把我的碎肉都烧掉了,可是还有一块肉没有烧到,也就是因为那块肉,没有被烧掉,于是我便又活过来了!”此时韩冷轩的脸上尽是得意。

    “丫的,不就是一个虫子吗,我看你小子根本就是一相臭虫罢了!”君若水这小子,这张嘴巴,绝对不肯饶人的,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韩冷轩手上的力量便又加大了起分。

    “哎呀!”君若水一声痛呼。

    风兰烬,水天玥,夫诸,还有四大圣龙,以及伽南,定风波等人,一个个也都目光森然地看着韩冷轩。

    “怎么样,风兰烬,想不想救这个人,我记得,他应该是你的朋友啊,你应该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的朋友死掉吧?”韩冷轩冷笑着问道。

    风兰烬一笑:“随便,你完全可以杀了他,因为这个小子一直心里都有着天玥,所以我早就看他不爽了。之所以会带着他来到冥界,就是因为,我想找个机会,好好地收拾他一顿。你现在既然愿意代劳,那么就请便吧!”

    水天玥听到风兰烬的话,脸上却不动声色,但是其他人的目光便同时落到了水天玥的脸上,他们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叫做君若水的男人,居然敢喜欢冥后大人,这小子的胆子还真的是有够大的了,而且冥王大人,居然也没有生气啊。

    不过看到水天玥那没有任何波动的脸孔,众人又在心里一阵的感叹,这位冥后大人,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呢。

    这个时候君若水却是又高声叫了起来:“风兰烬,你这个浑蛋,你这个家伙,你居然敢这么对我,韩冷轩我告诉你,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你却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那你就是你也要杀死风兰烬,这小子居然抢走了我最爱的女人,要知道我们君家的人,天生就是情有独钟的,我们一辈子只可能会爱上一个女人,但是这小子现在居然抢走了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呜,呜,呜……”

    “韩冷轩我告诉你啊,我一跟在他的身边,一来是想要可以看到天玥的笑脸,二来就是想找个机会,狠狠地揍他一顿,当然了,我也知道我自己的实力,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我遇到你了,那么你就杀了我吧,但是你也要杀死他,那样,就算是死,我也一样可以含笑了!”

    风兰烬听到了君若水的话,虽然明明知道,此时这小子的话,也是半真半假的,但是他的目光却是转到了水天玥,君若水这个混蛋,太会钻空子了,这不是摆明了,要向水天玥表白嘛,丫的,这小子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现在可是在想办法救他啊。

    但是现在再如何的想法,也没有用了,君若水的话已经说出来了,而且为了表达自己的说法是正确的,这小子居然还挤出来几点眼泪。

    好吧,服了这小子,看看现在君若水的这个小眼神啊,真的是可怜巴巴啊,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失恋的苦叉眼神啊。

    韩冷轩皱了一下眉头,他居然可以从君若水的身上感觉到一份真诚,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再抬头看看水天玥,女子神色淡然,并没有因为君若水的话,而有任何的动容。

    于是韩冷轩的心里便有些同情君若水了,这小子,表白的话都已经说出来了,但是人家女方却没有任何的表示,果然是没有看上他啊。

    “所以,韩冷轩你小子就杀了我吧,但是你记得,一定要杀死风兰烬啊,当然了,如果你可以先杀了风兰烬,让我可以亲眼看他的死,那么我会更开心,我会笑着等着你把我杀死的!”君若水的语调里尽是开心啊。

    只要是听到君若水话的人,那么都会觉得,君若水现在绝对是巴不得风兰烬被人杀死呢。

    风兰烬的嘴角动了动,唉,这个君若水啊,他真的是服了这个男人啊,你不至于,真的把这话说得这么有鼻子有眼儿的吧,这话听到自己的耳朵里,虽然明明知道这是君若水故意而为之,但是这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不好过的。

    “哼,君若水,你现在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么多话,韩冷轩你杀了他吧,快点杀了他,等他死了,那么咱们两个人再斗,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你可以先把他的皮扒下来,然后再把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割下来,然后再给他吃一粒天玥炼制出来的大还丹!”

    “让他的势完全恢复好,然后再从头开始继续,你就这样,一直折磨他九九八十一年,然后再一刀结果了他,而且说不定到时候,咱们两个人可以一边喝着天玥酿制的果子露,一边吃着用他的肉烤的肉串,还能叙叙旧,当然了,在折磨他的时候,我们两个可以暂时是朋友的关系。”

    风兰烬也对着韩冷轩开口了,而且风兰烬的话,却是让众人只觉得,身后一阵阵的发冷。

    第一次知道了,自家的冥王大人,居然还有着这样的嗜好啊,这也太出乎众人的意料了。

    “风兰烬,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不知道,你也太恶毒了!”君若水现在如果不是被韩冷轩提在手里,只怕他已经跳起来了。

    听着两个男人在自己的耳边骂架不断,于是韩冷轩暗暗地皱了皱眉头,都说女人骂架,才是最最精彩的,但是现在他第一次发现,两个都很有身份的男人,居然也可以将骂架这件事情,进行得如此精彩啊。

    不过韩冷轩很快又想到了一点,那就是如果自己现在与君若水两个人联合的话,那么会不会更好呢,毕竟看君若水这个人,很明显,他也是因为种种的羡慕,嫉妒,恨,已经失去理智了,这种人,最适合自己挑拔了。

    而且虽然这个君若水的实力比不上那边的四大圣龙,还有水天玥与风兰烬,但是却足以对付伽南,吉利,定风波等人了。

    心里有了想法,可是韩冷轩毕竟也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啊,于是他很快便转了转眼睛,然后试探着问道:“君若水,如果现在我放过你,那么你会不会冲过去与风兰烬决一死战啊?”

    “不会!”君若水想也没有想一下,便直接摇头拒绝了:“我不是他的对手,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不收拾他呢,和风兰烬对阵,死的那个人一定会是我,而且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会把我搞得很惨的,我才不要呢,你不是要杀我吗,那你就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吧,而且韩冷轩兄弟,你放心,虽然是你杀的我,但是我决对不会怪你的,正相反,我还会在心里为你祝福的,你可一定,一定要杀了风兰烬啊!”

    “只要你能让风兰烬死掉,那么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啊!”

    韩冷轩听完了君若水的话,当下也是一阵的哭笑不得啊,这个男人啊,自己真的是不知道应该要如何说他才好啊,这小子,这张嘴啊!

    风兰烬抽了抽嘴角。

    不过君若水却是很恰到好处地看了一眼风兰烬,那意思就是说,嘿嘿,兰烬啊,你要知道,我这话可是故意说的啊,嘿嘿,你也别介意啊,我这不是也是为了配合你,把我救出去嘛!

    风兰烬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想到这么一个办法是不是好。

    不过韩冷轩却是已经断定了,君若水一定可以与自己结为联盟。

    当下韩冷轩的目光闪动:“君若水,我们两个谈个交易如何啊?”

    一边说着,韩冷轩一边放开了君若水的脖子,但是一道黑色的虫子,却如同一道绳子一般,直接束在了君若水的腰间。

    这些黑色的虫子并没有进入到君若水的身体里,他们现在只是要束缚着君若水不让他逃跑罢了。

    水天玥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站在她身边的风兰烬却知道,水天玥一直都没有闲着,因为她的双手一直都在飞快地翻动着。

    而因为四大圣龙,与夫诸五个人,正好站在水天玥的身前,所以韩冷轩倒不看不到水天玥手上的动作。

    虽然风兰烬不知道,水天玥在做什么,但是他却知道,只怕是现在水天玥已经想到了破解这些虫子的办法了。

    所以风兰烬现在也没有立马冲上去救君若水,而是与君若水两个人一起采取这种方式在打着口水战。

    就是为了将韩冷轩的注意力吸到自己两个人身上,当然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其二也是为了让韩冷轩不至于这么快就伤害君若水。

    对于韩冷轩这个人,风兰烬还是很了解的,那就是他很会利用一切对于他有利的条件,而现在自己与君若水两个人说出来的这一点,对于韩冷轩来说,真的是大利啊,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利用的。

    虽然现在的韩冷轩比起当年来,性格上,更加的阴沉了,可是这种特质,却绝对不会变。因为特质往往都是人,哦不,其中也包括虫,与生俱来的,这也是属于虫的本质,很难会改变!

    果然不出风兰烬的所料,韩冷轩果然上当了。

    有些时候,自以为是自己长处的,但是却会在最关键的时候,成为自己致命的短处,现在韩冷轩就是这样。

    而君若水在心里也是暗暗发笑,虫子啊,果然是虫子,脑容量就是比人要少啊,虽然现在这只公虫子看起来,人模人样的。

    当然了,君若水心里的虽然这么想,可是口头上,却是连连地答应着:“好,既然你说联手,那么就联手,可是他们几个人,我一个也打不过!”

    一边说着,君若水一边抬手向着风兰烬这边指了一下:“我遇到他们,那就是炮灰,所以虽然你说合作,但是我却绝对不会做炮灰的!”

    “要让我动手的话,那么也是对付他们!”说到这里,君若水便又指了一下定风波等人!

    “嗯!”韩冷轩点了点头,本来他也没有打算让君若水做炮灰啊,毕竟他的身边有着这么多黑虫子,可以说炮灰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是君若水却绝对帮到自己。

    当下韩冷轩便开口道:“如此最好了,那些人就交给你了!”

    “可是韩冷轩,你用这些黑虫子围着我的腰,你该不是打算,等到我做完了,那么你就直接要了我的小命吧!”君若水说着苦着一张脸:“虽然我刚才很不怕死,但是,但是如果风兰烬死了,那么我就不想死了,而且再说了我们两个人还是盟友,你留着我,那说不定,我还可以帮到你更多呢!”

    本来围在君若水腰间的那些黑虫子,还就是要等着君若水把其他人对付完,要他小命的,可是韩冷轩听到君若水这么一说,便又眨巴着眼睛,觉得君若水说得很有道理。

    而这个时候半空中,因为九兽进入的关系,而变得有些黯然的九星连环,这个时候却是动了起来。

    接着九道璀璨的光柱,便带着一股死亡的力量,直接从那九星连环上,射了下来。

    而那些黑色的虫子在一接触到那道光芒,便迅速地灰飞烟灭掉了。

    韩冷轩的脸色变了,他发现,自己的虫子对于这九道光芒,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适应的可能,这绝对是死亡光柱啊。

    “啊,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可怕啊,好可怕啊!”君若水立马跳了起来。

    韩冷轩的眼睛眯了起来,接着他的脸上却是浮现出来的抹冷笑:“真是没有想到啊,冥王与冥后两个人居然还保留着这么一手啊,想必,这九道死亡之光,也是因为那九头兽进入到其中的关系啊,哈哈,不过你们真的以为,就凭着这九道光芒,就能对付得我吗?”

    一边说着,韩冷轩的嘴里一边发出一种急促而古怪的尖叫声。

    接着又是三声女子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随后四只金光闪闪,足足有一人多大的巨型大虫子,便已经振动着翅膀飞了过来。

    韩冷轩之所以一直都对他自己身边的四个侍女很好,其实并不是因为她们四个人的那四张脸,真的就能入得了他的眼儿,主要是因为她们四个人身体里都寄生着这种奇坏虫子。

    四只金色的奇坏虫,在韩冷轩的操纵下,居然直接飞到了上方,就在那九星连环之下,然后四只奇坏虫,便直接悬停在半空中,然后展开了翅膀。

    那金色的翅膀居然是薄如蝉翼,而且还是一层一层的,当那翅膀一层层展开之后,四只奇坏虫的翅膀居然就已经完完全全地遮住了水天玥等人头顶上的天空。

    接着众人就发现了,因为这四只奇坏虫,那九道死亡之光,竟然照不下来,直接就被奇坏虫的翅膀又给反射回去了。

    君若水的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然后他眼角的余光看向水天玥。

    心里却是似急如焚,真是没有想到,虫子居然还有这么一种奇葩的品种,居然可以挡得住死亡之光,这真的是太让人吃惊了。

    天玥,天玥,现在我们能如何呢,我要应该怎么办呢?

    无论到了何种紧要的关头,君若水一直都知道,只要水天玥还是保持着这种淡定的态度,那么就说明,她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四大圣龙与夫诸五个人也知道水天玥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只是知道自己五个人第一不能乱动,第二不能把韩冷轩的注意力吸引到这里来,于是五个人也不敢动,也不敢开口,就好像五个柱子一般,立在那里。

    而因为那死亡光柱不再落下来了,于是韩冷轩身边的黑色虫子便又多了起来,渐渐地又有铺天盖地之势。

    “哈哈,哈哈,风兰烬,你与你的冥后,还有你们这些虾兵蟹将们就一起成为我虫子的养份吧!”看到自己面前的黑虫子居然比刚才还要更多,韩冷轩却是已经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君若水,我们现在可以动手了,那些虾兵蟹将就交给你了,你应该能搞定吧?”韩冷轩转头,目光冷然地看向君若水。

    君若水一笑,点了点头,信心十足地道:“放心吧,那些家伙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演戏可是要演全套的,这是君若水心里的想法。

    “好,如此最好了!”韩冷轩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此同时水天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接着四大圣龙,夫诸,还有风兰烬的手上,同时被塞入了一个大瓶傻孩子。

    风兰烬看了一眼水天玥,用眼神询问,这是什么东西?

    水天玥笑眯眯地摇晃了一下自己手是的大瓶子道:“杀虫剂!”

    ------题外话------

    55555555,本来某小游子想今天把极品结掉的,可是中间被人拉出去吃饭了,于是,于是很苦叉的,就没有结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