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劫情撒旦:蜜月下堂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哲文出院庆祝二

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哲文出院庆祝二

劫情撒旦:蜜月下堂妻 | 作者:过路人与稻草人 | 更新时间:2017-03-16 14:57:57
    听到陈天云的问话,胡喜喜有些无奈,“买了一块小东西!”

    “小东西?”周飞亚笑道,“阿喜你可真有钱啊,那一块金牌,起码七八万吧?”

    “差不多吧!”胡喜喜敷衍道。

    陈天云却讶异了,“金牌?你买金牌干什么啊?”

    周飞亚淡淡地笑了,“天云,你问得怎么怎么奇怪?女子都是爱珠宝首饰的,你这样说,可真不了解女人啊,这可不行,女人是要哄的!”

    大头笑道:“算了吧,天云对老婆可好了,别说金饰,再贵的钻石都舍得送给老婆,只要老婆说一句喜欢,对不对啊?”

    周飞亚呵呵笑了一声,“是么?”

    胡喜喜转动着手上的戒指,那是她的结婚戒指,其实并不名贵,她对钻石不是十分喜爱,但是她也是个俗人,挑选钻石作为结婚戒指,是沿自很久以前的一个钻石广告,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她想她的爱情可以恒久远,不需要永流传。很俗气,但是很真实。

    李哲文看出周飞亚的用心,便淡淡地道:“天云,最近公司忙吗?”

    陈天云点点头,一边喝茶一边道:“还行吧,什么时候又不忙呢?”

    周飞亚略微讶异地问:“天云~一~本~读~小~说~www~Ybdu~com开了什么公司?”她之前也问过他的职业,但是他都是含糊不清地说做一点小生意,那时候她以为是开个小店或者餐馆等等。

    蓝天笑了,揶揄地道:“周飞亚,你是真还是假啊?天云的公司你不知道?”周飞亚有点懵了,“我为什么会知道呢?一直都鲜少和的大家联系,这不,回来找雅姿才找你们的。对了,雅姿呢?”

    她这样一说,胡喜喜才想起不见了郑雅姿,也附和问道:“对啊,你老婆呢?”她问的是李哲文。

    李哲文显然对老婆这个称呼有些不喜欢,微微蹙眉道:“她出去点菜了。”

    对于郑雅姿,李哲文一直都表现出不耐烦的神情,胡喜喜觉得他们会否什么感情分歧或者其他的问题。或许是李哲文心里还爱着朱巧巧吧。想到这里,胡喜喜又觉得郑雅姿很可怜。

    周飞亚想起之前的问题,又问:“天云,你开了什么公司?做哪一行的?”

    “什么杂七杂八都有些,主要是做地产!”陈天云道。

    “地产?”周飞亚笑了,“装修?”

    “也有的!”陈天云问道,“听说你开了一家服装公司,生意不错吧?”

    “还行,跟几个朋友合股的。”她转头看着胡喜喜,“就是那天你看见的那几个朋友!”

    她还是刻意把话题转了回来的,胡喜喜淡淡地道:“哦,是他们啊!”说起那天,胡喜喜还是觉得心里有气,这周飞亚也别当她是傻子,她对陈天云虎视眈眈,她还是看得见的。不过显然她不知道陈天云是做什么的,否则只怕早就飞扑上去了。

    老公太帅,对妻子来说是一种压力。

    周飞亚见大家都似乎对她的话题不接茬,甚至不感兴趣,便直接挑白了问:“那天和你在一起的老人家,是你爸爸吗?”

    胡喜喜摇摇头,“不是,是我老公的爷爷!”

    周飞亚一愣,随即笑逐颜开,“哦,我见她给你买金牌,以为他是你的爸爸,实在不好意思了!”她的声音很大,似乎在说这个孙媳妇哄骗老人家买金饰。

    “他非要给我送点东西,我也不好忤逆他的意思。”胡喜喜耸耸肩。

    大头笑问道:“送金牌?那怎么你不带出来啊?”

    胡喜喜笑道:“带着呢,就放在手袋里,进入进门之前肯定是要戴一戴的。”起码要戴一个星期他才会忘记金牌事件,“而且,不是一个金牌,就是一个大金锁还是大金猪模样的东西。”她也不记得了,每天拿出来一晃,然后塞回手袋里。

    “拿出来鉴赏一下!”蓝天说罢便要找她的手袋。

    胡喜喜一推他的脑袋,“去,到底是老爷子送的,能随便让你们这些俗人沾污了去?矜贵着呢!”不想丢人,还是不要拿出来为妙啊。

    李哲文也微笑看着她,“算了吧,早日放进保险箱,免得被贼惦记,增加警察的压力啊。”

    “你们这些吃皇家饭的,不给你们点事儿做,岂不是Lang费我们纳税人的钱?”胡喜喜睥睨了他一眼,故作傲慢地道。

    “怨气颇大啊,胡董!”蓝天耻笑。

    陈天云伸手压了压,“好了,你们别逗弄她了。大头,看看郑雅姿怎么点菜点这么久?”

    “护妻心切啊!”大头刚站起来,便看到郑雅姿穿着一袭高贵的长裙走了进来,黑色的裙子显得皮肤越发净白,她是个很有气质的女子,也很懂得打扮,确实有贵妇人的风范。

    李哲文很少带她出来,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李哲文见回了很多同学。自从上次在医院见过朱巧巧之后,现在李哲文去哪里,她都想办法跟着去,就是要把朱巧巧排斥在外。

    因为她知道,她在的时候,朱巧巧不会出现的。

    郑雅姿微微笑,“都来了,点了几味菜,也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胃口。”

    经理把菜单念了一下,胡喜喜首先咋舌,“吃这么名贵?不是公款吃喝吧?”这原本只是玩笑,因为自己同学聚会,又是鲍参翅肚又是燕窝雪鸽的,没必要这么Lang费铺张,加上她一直和李哲文玩惯了,所以说话什么都不避忌。

    郑雅姿当场便黑脸了,也不说胡喜喜,只冷冷地看着陈天云道:“天云,有时候大家同学聚会,一些没有分寸的人就不要带她出来了,本是大家开开心心吃顿饭,说那样讽刺的话有什么意义?幸好在场的都是自己人,要是有个外人听见了,李哲文还能在局里混下去吗?”

    胡喜喜原本就是痞子无赖的性格,最受不得人家这样冷嘲热讽的,有什么直接说就是,况且,一直以来大家聚会都是这样说话,之前谁也没说过什么,现在她来了,就马上在她的话里挑刺,她是软柿子?

    于是她淡淡地道:“没办法啊,他不带也得带啊,否则他出不了门。而且,我认为什么人说什么话,是人家个人的自由,又不侵犯到你的什么利益,假若说李哲文混不下去了,是他能力的问题,不是因为我说了一句话。”

    周飞亚也按捺不住了,为郑雅姿出头,讽刺地道,“果真是小家子气,说话一点也不大体,要说笑话也分清场合啊,你在家说什么笑话谁管你?李哲文现在好歹也是局长了,一言一行都有人盯着,一句话,很有可能便葬送了他的前途。你不懂,就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今天要不是给脸陈天云,我们真的不欢迎你。”

    胡喜喜不怒反笑,“你不欢迎我可以马上走的,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客而已。李哲文说不欢迎我,我才不好意思来,他都没说,你反客为主,岂不可笑?”别欺负她没文化,她最爱找女人吵架。

    蓝天出来打圆场,“好了,都是同学,何必说这样见外的话?而且,阿喜的性格一向是这样,阿文也知道的。”

    胡喜喜冷道:“不敢高攀,我不是她们的同学,不是给脸李哲文,我还不来呢。现在我没饭吃还是怎么的?来吃你这顿饭还要受气?”

    郑雅姿沉下脸来:“天云,也不管管你老婆?”

    陈天云淡淡地说:“怎么管?她没说错!”一张脸淡漠冷凝,似乎胡喜喜一走,他就马上发难一般。

    李哲文对胡喜喜道:“你做什么呢?坐下!”

    胡喜喜哼哼道:“高攀不起,陈天云,走了!”

    “不送,门口就在那边!”郑雅姿冷冷地道,一副高姿态,威仪冷然。

    李哲文侧头看着郑雅姿,“她是我的朋友,你凭什么赶她走?”

    郑雅姿一愣,“我赶?是她自己说要在走的,而且,你刚才没听她说的话么?一点分寸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做人家的老婆!”胡喜喜是朱巧巧好友的事情,如同一根刺深深地刺在郑雅姿的心上。

    胡喜喜拿起一个杯子砸在地上,杯子哐当一声响,她怒气冲冲地站起来,指着郑雅姿怒道:“闭嘴八婆,别以为你是李哲文老婆我不敢揍你,我会不会做老婆关你什么事?犯得着你板起个死人脸在这里说三道四?一句两句都忍着你了,你丫还有完没完了?我都没说你不会做人老婆,你倒先说老娘了。这顿饭不吃了,好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说罢,把自己身边的碗碟全部摔在了地上,再一脚把椅子踢翻,怒气冲冲就要往外走。

    李哲文一把拉住她,恳求道:“别走!”

    郑雅姿和周飞亚有些吓傻了,久久回不过神来。过了一会,郑雅姿才指着她骂道:“好一个泼妇!”

    蓝天和大头纷纷起来,“阿喜,别走,你走了,我们呆在这里也没意思了!”

    郑雅姿愣愣地看着他们,似乎有些不了解,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会不会他们一直都私下联系,甚至私下一起出来约会,朱巧巧也在其中?

    只这么想着,脸色便发白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