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霍莘解案之真相之下 > 第十章 促销活动2

第十章 促销活动2

霍莘解案之真相之下 | 作者:老剑 | 更新时间:2017-03-15 15:23:23
    【自从去年6月8日遭遇车祸以来,不知不觉中,竟过去了将近一年了。康复得不错,已经可以做十几个俯卧撑和两个引体向上了,只是无法顺畅地舞动十几年前在清水塘文物市场买回来的那把超长的假剑。医生说,完全康复需要1年半到2年时间,不过,机械物理伤,不会有后遗症。这次休息的时间真够长的,虽然不是完全的无所事事——有霍莘陪伴着我。明天起,我也将开始复出工作了。我还是我,只是不知,江湖还是不是曾经熟悉的那片江湖……祝朋友们工作顺利!】

    云天酒店离青云房产总部大楼并不远,也是属于青云房产的产业。酒店外墙上,挂满了促销活动的条幅,将整栋大楼装点成一片喜气洋洋的红。

    我和小周刚刚走进酒店的大堂,昨天接待过我们的小张就笑盈盈地迎了过来:“真高兴你们能赏光前来。”礼节性地客套一番之后,小张将我们引到三楼的宴会厅,那里已经被布置成了活动会场。小张将我们带入会场后说:“促销活动10点过8分开始,你们先随意看看,我到楼下去招呼下其他客人。”

    小张刚刚离开,就有工作人员给我和小周每人递上个礼品袋,里面有厚厚一摞印制精美的宣传册,还有印有青云房产Logo的口红礼包和一个精致的打火机。

    只见会场四周靠墙挂满了各种巨幅宣传图片,主席台前并排放置的是三个巨大的楼盘模型,中间纵向是自助餐桌,上面摆满了酒水饮品、水果和各式点心。餐桌两旁整齐排放着供客人就坐的椅子。离活动开始还有20分钟左右,会场里已经来了些客人,有的在自助餐桌上挑选食物,有的在四处观看宣传图片和模型,有的坐在椅子上闲聊。我和小周找了靠中间的位子坐了下来,静静地等待活动开始。

    “我们就这么坐着?”小周轻声地问道。

    “嗯,还要怎样?”

    “至少也要表现出对他们的房子感兴趣的样子吧?”

    “没事,你不是跟小张说过我们暂时不打算买房吗?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看宣传册吧,装装样子就可以了。”

    “我说,你明明知道今天要参加这样正式的活动,为什么不穿得正式一点?”

    “呵,”我莫测高深地笑笑,“不就是一张皮嘛。人啊,关键还是要看内涵。”

    “这时候倒知道装高深了……那你刚才在报社为什么又要求我以后都这么打扮?”小周终于抓住了我的破绽,得意地扬了扬眉。

    “唉……我也有装扮啦。”

    “你这样子还说有装扮?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啊,而且,脖子上还多吊了个这样不伦不类的玩意。”

    “这你就不懂了,今天能否有戏,全靠这个不伦不类的东西了。”我脖子上用酱红色的项绳吊了件圆筒网状的老旧的饰品,尺寸比铜钱还大,黑不溜丢,边缘杂驳着些许金色,样子挺怪异,反正,看上去不像饰品。

    小周皱着眉头凑近看了半天,没觉得我脖子上吊着的东西有什么特别,“切”了一声:“这是什么嘛?看上去脏兮兮的。”

    “等会你就明白了。”

    小周将信将疑地瞅了我一眼,不再追问。

    主持人宣布活动开始,陈氏兄弟带着青云房产的高管们进入会场的时候,整个会场的椅子还没坐满三分之二,但好像对气氛并没有什么影响,四周站着的工作人员在陈氏兄弟进场时带头鼓起了掌,“噼里啪啦”显得很热闹。事实上,与来参加活动的宾客相比,在场的工作人员少不了多少。

    主持人做了“欢迎各界朋友光临”之类礼节性的开场白之后,将在主席台上就坐的人向客人一一做了介绍,然后请青云房产的董事长陈建讲话。会场再次爆发雷鸣般的掌声。

    据我所知,陈建今年46岁,但今天看上去他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大,像个将近50的中年人。他中等个头,留着平头,样貌很普通,眼袋稍显松弛,浓眉下一双三角眼眯缝着,虽然笑容满面,依然带着掩不住的倦怠。左手的小指上套了一个肉色的小皮套,不知道是装饰还是什么。

    “尊敬的各位来宾,朋友们……”陈建站在话筒前侃侃而谈。讲完青云房产的创业历程,又从目前房地产业的的整体形势讲到青云房产项目的优势所在,讲了二十来分钟才结束。然后是公司营销负责人就青云房产在售的房产进行全方位的介绍,并热情洋溢地为大家解释各项具体优惠措施。

    坐在陈建身边的陈永今年38岁,他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身轻松的休闲打扮,精致而得体。在陈建与其他公司高管讲话的过程中,陈永虽然一直面带微笑,不过给我的感觉似乎跟我一样对促销的活动心不在焉。

    小周打开录音笔记录了活动讲话的全过程,并在平板电脑上撰写关于这次活动的新闻稿。营销负责人讲完之后,主持人宣布公司高管与到场客人互动,陪同客人自由参观。这时,小周关于这次促销活动的新闻稿也写完了。小周偏头看着我说:“要审核一下不?”

    我却在留意着陈永的动向,头也不回地说:“不用了,你发吧。”

    陈建是这个会场的中心人物,刚走下主席台,就被几位记者和来宾给围上了。记者们纷纷向陈建提问,大多是询问在现今房产业不景气的情况下,青云房产将采取什么措施来保证企业的盈利,以及对企业未来的发展又有什么构思和计划等等。在陈建回答提问时,陈永手端香槟默默地跟在陈建的身后,仿佛这些事情跟自己毫不相干,不时地抿着香槟,也不时和过来打招呼的熟人碰碰杯。

    我往玻璃杯里倒上一杯雪碧,也凑到围着陈建的那堆人里,似乎跟他人一样在听陈建讲话,却不露声色地移动位置,让自己刚好不受遮挡地暴露在陈永的视线当中。

    也有记者向陈永发问,询问当前企业的财务状况等问题。陈永始终保持着微笑做出最简短的回答,表示目前企业财务状况良好,有足够的资金应对当前大气候不景气的现象。

    在回答问题的过程中,他的眼睛偶尔扫过我的前胸,随即又移开了。我正准备走近一些好让他看清楚,他的眼风又扫了过来,脸上还流露出一丝诧异。

    “上钩了。”我心里暗笑一声,就停止了向他靠近的举动,转身走到模型前装作欣赏的样子。不一会,视线的余光看到陈永离开人群向我走来,他在我身边停下,指着模型说:“这个楼盘是我们花重金请香港的设计师来设计的,在整体布局和外观上保留了传统文化的一些元素,但在内部空间的设计上尽可能体现出自由、前卫和享受生活的现代住房理念。这些房子里的所有墙体都是轻型材料拼装的,可以根据主人的个人喜好和生活习惯进行调整,很适合注重传统又思想活跃的年轻人。”

    “啊?是陈总啊。”我装作才发现的样子,“你是在跟我说吗?”

    “是啊,你不是来挑选房子的吗?”陈永朝我举起杯子,“为客人推介好的产品也是我的工作内容之一啊。”

    我笑着举杯和他碰了碰:“有劳陈总亲自介绍,太客气了。”碰杯之后接着问道,“那,你又是从哪方面得知我是既注重传统,又思想活跃的年轻人呢?”

    陈永笑着用手指了指我胸前的挂件:“是它。”

    “哦?那你说说看,为什么?”我笑着问道。

    “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你胸前挂着的是件唐代的刀首,我没说错吧?”

    我点点头,赞道:“都说陈总对古代冷兵器颇有研究,果然名不虚传啊。”

    陈永摆摆手,笑着说:“哪有什么研究,只是爱好,瞎琢磨而已。”

    “那……仅凭这个,你又怎么推断出我是既注重传统,又思想活跃的呢?”

    “相较而言,现代工艺制作的挂饰比这漂亮的多了去了,你却偏偏戴上这么件老古董,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你注重传统?再者,将一件珍贵的文物就这么随意地挂在脖子上,不是思想活跃开放,又该做如何解释?”

    我哑然一笑:“陈总的见解确实与众不同,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只当是好玩而已。”

    “你这是自谦。呃……介不介意取下来给我看看?”

    “当然可以。”我将刀首从脖子上取下来递给陈永。他连忙放下手中的酒杯双手接过,仔细地端详起来,看着看着,脸上的表情似喜似悲,喃喃念道:“真是难得,真是可惜。”

    “哦?难得什么?又可惜什么?”

    “难得的是,这样的纹饰我从没见过……你看,这个铜镏金的刀首,线条流畅,骨骼饱满,雕工看似笨拙,实则精巧,特别是这上面的造型居然是只骆驼……”

    “骆驼有什么不对吗?”

    “兵者,凶器也。古人造兵器,大多饰以龙狮鹰虎等猛兽猛禽以显示其凶悍,后来又为了消弭中和刀剑的杀伐之气,又常常饰以花卉缠枝凤雀元宝等等祥和纹路。但这种以骆驼为造型的,确实很少见。大概,是受西域文化的影响的缘故吧。”

    “那你可惜的又是什么?”

    “可惜的是,这只是个单件,而且这里有明显的断裂痕迹,一件上好的艺术品就这样残缺不齐了,岂不可惜?”

    我轻轻一笑:“陈总果然是酷爱兵器的人啊。不过,残缺也有残缺的美,何必非要求圆满呢?”

    “话虽如此,只是,古人留下来的东西是越来越少,能齐一点就尽可能齐一点吧。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是!我对这个不在行,我老舅家里倒是有几样装具齐备的刀剑,这个刀首,我看着喜欢,也是从他那里磨来的。”

    “哦?你老舅也喜欢收藏冷兵器?藏品一定很多吧?”

    “没有没有,他也只有两样而已,一刀一剑。”

    “好东西不在多,一两件精品就足够了!我们国内很有名的一位冷兵器收藏家,复姓皇甫。当年在我们长沙的清水塘文物市场,一千多元还是多少,反正不贵,收了一把锈刀,还是勉强收的,是不想空手回去。后来加了几千元转让给朋友,转让之后总觉得不踏实,又厚着脸皮追了回来,请人重新清理研磨。你猜怎么着?那把锈刀竟然是乾隆大阅刀!那可是精品中的精品啊!现在的市场价值,都被炒到了几千万了。”

    “啊?这么神奇?——只是,我觉得,东西不在有多贵,关键是要自己喜欢。”

    “这话对我胃口!”陈永将刀首交还给我,犹豫了一下,说:“嗯——哪天得空,我去拜访一下你的老舅,不介意吧?”

    “怎么可能介意?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今晚就可以的。”

    “今晚么……那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陈永走了两步又回转身来,从名片夹里掏出名片递给我,“说了半天,联系电话都没留。这是我的名片。也没请教怎么称呼?”

    “我是霍莘,湘楚晚报的记者。”我们相互交换名片,约好晚上8点再见。

    回头看去,小周站在模型展台的转角处傻傻地看着我,满脸的不敢置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