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华夏 > 第二百八十四集 黄雀在后

第二百八十四集 黄雀在后

华夏 | 作者:花千芳 | 更新时间:2017-04-23 17:08:41
    后来不管什么时候,我总是拒绝家庭暴力的倡导者,无论当着多少人的面,我总能慷慨激昂的训导那些男人们不要学日本人打老婆,两口子过日子要互敬互爱,有什么事情多商量,别老动手动脚的。我的这些言论得到了广大女同胞的大力支持,尊我为女权运动协会的荣誉主席。

    那些后话暂时不提,却说我顶着两只熊猫眼,看东西都有点失真了,到处都是星星在飞啊……虎妞儿从小练武,又是农村长大,力气恐怖的简直不像话。九哥就更不用说了,人家不但是警察,还曾经跟粽子徒手肉搏过,那也不是一般的彪悍。

    总之吧,这两拳头打的可真不轻啊……问题是这还不算完,我刚刚叫了一声“哎呦!”,还没来得及用手去捂我可怜的眼睛呢,两只母老虎就一人拉着我一只耳朵,直接把我扯的坐了起来,异口同声:“什么叫三个人好好过日子?!”

    我哭丧着脸,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装三孙子:“两位大侠……不是,是两位大姐,那你们说怎么办吧?要不你们俩个联手,一起把我掐死吧,一了百了,大家也就不麻烦了……”

    这一招赖驴打滚果然见效,两个妞儿怔了怔,居然一起放脱了我的耳朵,老花我耍光棍儿装好汉,都不去揉耳朵,语重心长的教育她们:“别说我花心什么什么的啊,这事情不是走到这一步了么?这日子总要往下过吧?”

    两只母老虎却不上当,苏婉先哼了一声:“别和我来这套……你爱的是谁,你总该知道吧?”栾晓婷也对自己颇为自信:“就是啊,你喜欢谁就选谁,不就行了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没人飞要死缠烂打。”

    我可不是傻瓜,知道到了最后关头,这一表态,可就不能反悔了……可是实话真要是说出来了,万一要是……都没什么万一,实话一说出来,那是肯定要得罪栾晓婷的。好家伙,能玩儿大老虎的妞儿是那么好惹的么?再说我还想不想要西伯利亚了?退一万步说,我就是都豁出去了,可我忍心伤害纯真率直的虎妞儿么?天下第一大美女的外貌,坐拥白山黑水之间的基业,连她的宠物虎王都不知道比我的棕熊猫强了多少倍……放着这么多好条件,如此心甘情愿的倒追我,到现在赤身**的钻进我的被窝儿,搂着我不放……我凭什么去伤害她啊?最主要的是,这次要是伤害了她,以后肯定要让我后悔一辈子的。

    我转了转眼珠,他奶奶的,关键时刻就得无耻一点儿,还好老子以前是作家,说不过人家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挑字眼儿的毛病……于是大义凛然的用手一指栾晓婷:“我喜欢她,非常非常的喜欢,要多喜欢就有多喜欢。”

    虎妞儿当即眉开眼笑,摇着我的胳膊撒娇:“我就知道相公最喜欢我了!”香喷喷的热吻立刻印到我的脸上,然后故意大惊小怪:“哎呀……相公,是谁把你的眼睛都打的青黑了?”

    苏婉在那边惊呆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眼泪在眼眶里打圈,委委屈屈的说道:“你……老花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难道你不爱我么?”我想瞪大我的眼睛,可惜肿的都有点封喉了,实在是睁不太开,不过我还是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爱!我爱你,非常非常的爱你,要多爱就有多爱!”

    苏婉的泪水一下子就滚了出来,伏在我的肩膀上呜咽起来,鼻涕眼泪抹了我一胳膊,可怜我既不敢躲,又不敢擦,只能坚持。

    咬文嚼字只能得到暂时的和平,果然没过多久,两只母老虎就一起反应过来,苏婉拉着我的胳膊问道:“你既然爱我,为什么还要喜欢她?”栾晓婷也不是省油的灯,跟着反问:“你都喜欢我了,为什么还要爱她?”

    两个妞儿一起质问我,还没等我回答呢,就互相之间一点头,我刚刚暗叫不妙,突然之间身子就腾云驾雾般的飞了起来,啪嚓一下摔床底下去了。耳边就听两个美女一起说道:“你去死吧。”

    我悻悻的光着屁股爬起来,挨个指点她们:“你们这叫什么态度?还有没有同情心了?我招谁惹谁了?”乒乒乓乓的拍打我的床栏杆:“这还是不是我的床了?凭什么就把我扔出来了?”

    两个母老虎一起哼了一声,一点惭愧的意思都没有,还都把脑袋扭到了一边,看都不看我一眼。这下我的自尊心可真受不了了,根本没想到她们是不好意思看我的**,就发狠道:“别以为离了你们老花就要耍光棍,明天我去就去把玫丽娜营救回来……实在不行老子回印度,雅曼莎还等着我呢。”

    九哥吃惊了:“雅曼莎是谁?”栾晓婷目瞪口呆:“雅曼莎是谁你都不知道?”九哥愕然:“我也不可能谁都认识啊。”栾晓婷回过头来看我:“好啊,原来雅曼莎的事情你都没告诉九哥。”

    我看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不禁有气:“我为什么要告诉她?我和雅曼莎……这个,我们……我们也没干什么……”栾晓婷撇嘴,回头告诉苏婉:“九哥,你可别听他胡说,那个雅曼莎,就是他在印度冒充活佛时候收的庙妓。”

    庙妓这词儿太新鲜了,可怜九哥居然没听明白:“什么妓?庙妓?”栾晓婷点了点头,不晓得怎么的突然就成了万事通:“庙妓就是印度和尚在是寺庙里豢养的妓女,随时拉过来上床胡搞的……”

    我满头黑线,赶紧打住她的胡说八道:“停停停……别胡说啊,我和雅曼莎在一起,那是因为印度人都认为她是圣女,是服侍佛爷的,我咬是不让她怀孕,印度人就要用石头砸死她,你们说,我还能怎么办?”

    没想到两只母老虎没理会到重点,一起追问细节:“怀孕?雅曼莎怀了你的孩子?”这个事情我可不确定,虽然老巫婆……饿,不是,是我师傅桑德拉夫人教了我一些稀奇古怪的房事法门,可是我自己可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的。

    所以我只好说道:“有没有怀上孩子我不知道……反正我尽力了……”栾晓婷对我怒目而视:“你太无耻了……”苏婉也同意:“就是,你怎么能把雅曼莎一个人扔在印度……”

    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冤枉,急赤白脸的申辩:“我这叫学雷锋做好事从来不留姓名……”眼看着两只母老虎都瞪圆了眼睛,打算蹦下床来修理我,吓得我落荒而逃,胡乱抓了一条裤子和一件衣服就冲出了房间,赶紧回手把房门关上,耳边听得碰碰两下,不知道两个什么东西砸到了门板上。

    还好现在是大半夜的,走廊里面没有外人,不过冬季的北方寒冷异常,我可不敢就这么光着屁股站在走廊里,手忙脚乱的就开始穿衣服……结果发现裤子是栾晓婷的,上衣则是九哥的……不管了,先穿上抵御下严寒再说。

    正胡乱的套衣服呢,两名巡逻女兵溜达过来,看见我正在那撅着光屁股穿一条牛仔面料的体型裤,不禁都瞪大了眼睛,不晓得发生了什么状况,我赶紧竖起一根指头到嘴边,嘘了一下,警告她们不要出声。

    两个女孩子一起点头,其中一个女孩子见我累是满头大汗,说什么也扣不上前开门的扣子,还好心的走过来帮我扣上扣子,另外一个帮忙把苏婉的外套穿好了……我赶紧连拱手带作揖,把她们两个打发走了。

    看看左右没人,赶紧把耳朵贴到门板上偷听,只听到屋子里面似乎有个女人在莺莺的哭泣,模糊不清的说着:“婉姐……对不起啊……”就听苏婉在里面叹道:“好啦,好啦,别哭了……不想翻脸都翻脸了……”接下去是栾晓婷的呜咽的声音:“可是我根本不想翻脸的啊……”

    苏婉的声音:“没事的,不用难过,两口子过日子,床头打架床尾合……”栾晓婷不领情:“我又不是你,你们才是两口子呢……呜呜……”苏婉叹了口气:“我们也不是两口子……你晚来两分钟就好了……”

    栾晓婷的声音里面明显带着几分得意:“哦,你们还没有……呵呵……饿,九哥,我补是幸灾乐祸啊,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总不能就这样把老花放跑了吧?万一他赌气去找那个阿拉伯的小狐狸精,咱们可就啥都没有了……”我听的满头黑线,心说你凭什么管人家叫小狐狸精啊,这话应该苏婉说你才对。

    可惜啊,堂堂九哥,大是大非分辨的清楚,于这些小节上反而总吃亏:“你说的对,不能便宜了那个阿拉伯小狐狸精……你都不知道,阿拉伯女人可会哄男人开心了,别看她们白天围的严严实实的,到了晚上两口子那什么,都是女人在上面忙乎,男人就躺着享受就行了……我听机器人三七二十一说的。”

    栾晓婷急了:“婉姐,你看看,你既然知道阿拉伯女人厉害,怎么还往她那边推老花相公啊……万一老花救出来那个女人之后,带着她直接飞回埃及,跟你分庭抗礼,甚至自立为王,可怎么办?老花的号召力可比拟这个空头九哥强悍多了。”

    这么一说苏婉也害怕了:“那怎么办?”栾晓婷貌似想了想,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要不这样吧,明天你派我跟着他们去夏威夷,我就这么跟着,保证不让那个小狐狸精把老花拐跑了。”

    就听苏婉哼了一声:“万一老花被你这个小狐狸精拐跑了怎么办?”栾晓婷急了:“我发誓,绝对不抢先跟老花睡觉……从今以后再也不跟婉姐争风吃醋了,以后一个礼拜七天,你四天我三天,行了吧?”

    苏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呸,没羞没臊的……恩,好吧,这次去夏威夷,必须有个人跟着老花了,我肯定走不开,你辛苦一趟也好……这么了?你不是也想去么?这么还拉着一副苦瓜脸?”

    栾晓婷无可奈何的说道:“可是刚刚那么一闹,明天可怎么见面啊……”这种事情怎么会难住九哥?就听苏婉笑道:“没事,你我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量老花也不肯承认被我们两个修理了一顿。”

    “呵呵……”栾晓婷的声音:“叫他哑巴吃黄连……呵呵,婉姐,你这皮肤还挺白净的呢……”紧接着就是苏婉的讨饶声:“呵呵……你别乱摸……”

    我听到这里,呼出一口气,心想事情总算没糟糕到家,还可以挽回。想了想,今天晚上去哪里睡觉?后来一想这还想什么啊,苏婉现在住我的房间呢,她自己的房间里肯定没有人住,不如我就住她的房间去好了。

    想到这里迈步就往苏婉的房间走去,福乐多虽然是临时组建的,不过还不至于大乱套,黄海贺经理有方,宿舍区男女分开的,我一口气走出去十几间房门,刚来到苏婉寝室的门口,就见不远处一扇房门碰的一下就打开了,一个男人踉踉跄跄的跑出来,飞快的回手把房门关上了。

    我一看是区翔,不禁愕然:“你去静儿的房间干什么?”看了看他一脸尴尬的样子:“我知道了,羊肉没吃成,惹了一身膻……”区翔看了看我的打扮:“说你自己呢吧?我可是吃到‘羊肉’了……”

    我不信:“吹什么呢?吃到羊肉还叫羊给顶出来了?”区翔就动手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叹道:“哎,都怪我这张嘴欠啊。”我愕然:“什么情况?”大家都是实在兄弟,区翔也不隐瞒:“那什么之后……就是吃完‘羊肉’之后,我突然想起剑天寒来,就失笑道:‘小剑真有意思,居然跟我说要改行去当导演了。’”

    我听了愕然:“小剑好端端的怎么会去当导演?”区翔就像看傻子一样看我:“三千日本妞儿啊,肯定可以拍老多集AV了,小剑志向不小呢。”我听了之后,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半晌,问道:“那你又怎么被撵出来了?”

    区翔就叹了口气:“我刚刚在里面就像你一样,张个大嘴,笑的像个傻比是的,静儿就生气了,一顿枕头把我赶出来了。”我的笑声戛然而止,拍了拍区翔的肩膀,沉痛的说道:“下次咱们可别再犯类似的低级错误了。”

    区翔哭丧着脸点了点头:“知道了花哥。”扭头就回自己的房间了,我本想跟他一起去挤一挤,不过福乐多的房子并不是很宽裕,除了苏婉之外都是两个人合住,比如说我的房间,就是跟死胖子合住的,而区翔则是跟小剑一个房间。

    正犹豫着要去哪个房间呢,苏婉的房门无声的开了,蕾丝丽一把拉住我,就拽进了苏婉的房间里,回头把房门关上,笑眯眯的问我:“花哥哥,见到栾姐姐了么?”格丝丽坐在床头上也一起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满头黑线:“栾晓婷是你们指引着去找我的?”两个小萝莉天真的点头:“她闯进来问九哥去哪里了……我们就说去你那里了。”我听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怪不得今天晚上功亏一篑,多给我两分钟的时间我都能搞定九哥,结果……感情是有小人当道……还是两个小人!

    回头想想,算了算了,万一九哥和虎妞儿都真生气了,从此不理我了,那我还真不知道下半辈子跟谁生活好了,玫丽娜那女土匪是从来不必考虑的,雅曼莎虽然很可爱,可是跟她混在一起多半是政治的需要,至于说人鱼公主,顶多也就是个罗曼蒂克的想法罢了,最后的毁灭妹妹……我晕,我老想她干什么?

    回头看了看苏格兰姐妹花,心想要是谁都指望不上的话,实在不行就娶她们俩也行,等打败了地下城和海族,跟着苏格兰姐妹花回苏格兰去放羊,也不错。

    本着做什么事情都先留退路的军师原则,去破例没有点破,胡乱挤到床上去,倒头就睡,两个小萝莉奸计得逞,也是心满意足,知道我很生气,也没有再招惹我,都老老实实的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睡的正香甜呢,忽然觉得有人在推我,睁开眼睛一看,是苏婉,她一改昨天晚上横眉立目的样子,嫣然笑道:“老花。我的床舒服吧?”身后跟着栾晓婷,手里抱着我的衣服:“嘻嘻,相公,看看,我给你送衣裳来啦……赶紧把裤子还给我吧……”

    我哦哦两声,坐起来一看,苏格兰姐妹花早不见了,床上只有我一个人,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裤子,赶紧用被子捂上了,汗颜的说道:“这个……你的裤子太瘦了……一不小心给穿成开裆裤了……”

    栾晓婷苦笑道:“你也不用使那么大劲儿吧……”苏婉就笑了笑,找出来一条自己的裤子给栾晓婷穿上,然后两个人很客气的对我说道:“你快点穿衣服啊,我们去准备早点去了……就在楼下等你哦。”说着,嘻嘻哈哈的就出去了。

    我揉了揉自己的熊猫眼圈,说实话刚刚被暴打一顿,马上就享受温柔,还真有点不适应……胡乱穿好了衣服,推门而出,与站在门外的棕熊猫站了个对脸。

    棕熊猫指着我的黑眼圈,问我怎么回事,我叹了口气,打手势告诉它,这个事情你救不要管了……没想到棕熊猫还挺生气,比比划划的告诉我它是我的好朋友,不能看我受委屈。

    我把两手一摊,说这个事情你管不了,别瞎操心了,指了指远处的栾晓婷,告诉棕熊猫就是她打的,不过她背后有虎王撑腰,你惹不起的,我还是认了吧。

    棕熊猫立刻表现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打手势告诉我现在他不怕虎王了,正想着怎么修理修理虎王呢,现在它居然指使栾晓婷把你打成这样,是可忍,俗不可忍……回头把嘎巴招呼过来,打手势要嘎巴帮忙,一起揍虎王一顿。(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