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皇后在上,朕在下 > 【番外】兰汀阁的秘密

【番外】兰汀阁的秘密

皇后在上,朕在下 | 作者:叶阙 | 更新时间:2017-03-06 22:52:46
    正是酷暑。

    夜幕降临,宫外蝉鸣阵阵,连一丝风都没有,虽然寝殿里放着冰块,床上铺着玉簟,但裴容卿还是觉得酷热难当,绯色的寝衣粘在身上,让她难以安眠。

    打扇的小宫女见她蹙了蹙眉,忙加大了扇扇子的力度,可是依然没有多大作用,裴容卿支起手肘,微微掀开眼帘:“让含烟准备温水,本宫要沐浴。”

    小宫女忙应了声是,很快,寝殿外候着的含烟便走了进来:“娘娘,温水已经备好了,可您一个时辰前才沐浴过,总不能一个晚上都这样吧?”

    “陛下呢?”某个人的身体用来降暑是再好不过的了。

    “刚刚小路子过来传话,说陛下在承德宫与几位大人议事,晚点才能过来。”含烟说着扶着她起来。

    “嗯。”裴容卿心知他定是在和几位大人商量减税以及盐铁专卖的事,此举同时进行,便可大大减少将盐铁专营的阻力。

    沐浴后换上干净的衣服,又喝了满满一大碗酸梅汤解暑,裴容卿总算觉得舒服了一些。虽然她很想吃自制的冰碗,但含烟早得了元怀瑾的吩咐,限制她用冰碗的分量。

    真该死,不就是怀个小孩么?她伸手抚了抚还未显怀的小腹,即使知道这个消息已经半个月了,她依然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的肚子里竟然有了一个小宝宝,从前她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送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从来没想到自己也能孕育一个新生命。前世与韩岑在一起时她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但那个时候她只觉得麻烦,因此毫不犹豫的扼杀了那个孩子,但是这一次感觉却大不相同了。虽然依然觉得麻烦,但是她却开始期待这个小生命的降生。

    看吧,她说的没错吧?继续做他的皇后就要替他生孩子,还要给他管理他的小老婆,因她有孕,就有好事的大臣进言让元怀瑾广纳妃嫔以充实掖庭,虽然被元怀瑾干脆的驳回了,但此事不解决终究是个麻烦,幸好宫里还有十个左右爱好麻将这项运动的妃嫔可以充门面。

    她揉了揉眉心,含烟一边替她打扇一边担忧的说道:“娘娘,您腹中的龙胎才两个月,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冰碗吃多了伤身,对腹中的小太子也不好啊!”

    现在身边的丫头话里话外都是“龙胎”“小太子”,其实她也希望这孩子是个男孩,这样她就不必再生了,这种折磨,一辈子受一次就够了!

    想到这里,她就开始对始作俑者咬牙切齿。好吧,虽然过程她也很享受,但为什么后果需要自己一个人承担?

    “派人去一趟承德宫,让陛下早些安寝。”裴容卿懒洋洋的吩咐。她绝对不是想某个人了,而是这段时间以来如果不抱着他自己肯定睡不着。

    她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整齐的“给皇上请安”的声音,裴容卿顿时松了一口气,含烟见状,抿嘴笑着退了下去。

    “还是吃不下?”元怀瑾看着她单薄的身体,眼底满是心疼,裴容卿却早在他开口的时候就开始往他身上蹭,双手接触到他温凉的胸膛,她立刻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今天吃的挺多,就是热。”她嘟囔道。

    元怀瑾不由的失笑,伸手拂开她脸颊上被汗水濡湿的头发,柔声道:“你要是不嫌麻烦,朕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眼睛一亮:“是不是很凉快?”

    “嗯。”他的表情有些奇怪,裴容卿没有在意,只沉浸在可以避暑的喜悦中。

    如果有这么个地方足够凉快,她一定要在那个地方常住!

    但是待下了轿辇后她才知道,为什么元怀瑾提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表情那么奇怪,原来这个地方是挽月斋。虽然从前被大火烧过一次,但经过整顿和重修后,这里已经基本恢复了从前的模样。

    见裴容卿微微蹙眉,元怀瑾揽住她,低笑道:“别多心,那个凉快的地方虽然在挽月斋里,但和瑂儿没什么关系。”

    裴容卿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发表什么看法,眼下对她而言,避暑最重要。宫人早在挽月斋里点亮了灯,元怀瑾牵着她的手径直走进兰汀阁。

    “这里是从前皇上和先皇后的寝殿吧?陛下竟然愿意让臣妾进来?”她勾起唇角。

    元怀瑾无奈一笑:“这件事,你要惦记到什么时候?”

    裴容卿做温顺状:“皇上对先皇后情深意重,臣妾感怀在心,自然会一辈子记着的。”

    他危险的眯起眼睛:“朕也记得你曾经吻过别的男人,还是你主动的。”

    裴容卿顿时睁大了眼睛:“皇上,您真没气度!这点小事都要记到现在!”

    他的声音微微低哑:“这算是小事?”

    “至少和皇上从前为了先皇后对臣妾的所为来说,这件事简直不值得一提。”裴容卿挑衅的看了他一眼,率先踏了进去。

    “从前是朕的错,朕已经后悔莫及了,你饶过朕好不好?”他既懊恼又无奈,自从怀孕后她的脾气就越来越坏,自己随时得哄着她。如今她是孕妇,整个大元她最大,要知道她腹中怀的可是嫡长子,如果是男胎,那就是未来的太子。

    难得见他示弱,裴容卿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转身冲着他嫣然一笑,伸出手说:“皇上,您不扶着臣妾么?”

    他失笑,上前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兰汀阁里没什么稀奇,一切都是新修缮的,原来保存的关于柳瑂儿的东西都被烧光,裴容卿很快失去了兴趣,但是床后的暗道的确让她吃了一惊:“陛下,当日挽月斋着火,您就是从这里离开的是吗?”

    “这里直接通往宫外,是朕在瑂儿死后修的。”他抱着她走进去,直到来到那间书房,里面还保持着从前的模样,顶上的夜明珠依然圆润明亮。

    裴容卿惊叹了一声:“原来从前你都躲在这里!”

    “还热么?”他低笑。

    这里的温度至少比外面低六七度!裴容卿立刻激动了:“竟然有这么个好地方,你怎的从前也不提?”

    他将她放下来,揽着她的腰:“还不是怕你多心,嗯?”

    她轻咳一声,立刻转移了话题:“这里虽是在地下,但空气很新鲜,哪里通风么?”

    元怀瑾指着顶上的天窗,以及墙角的小洞:“这里连接这外面的河。”

    裴容卿仔细一听,果然有潺潺水声,难怪这里凉意十足。

    她不由的感慨:“陛下果然会享受。”

    “好了,现在不怕晚上睡不着了吧?”他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以后朕陪你睡在这里,但,你不许再提瑂儿的事。”

    裴容卿咯咯一笑,推开他径直往床上一躺,舒服的翻了个身:“这个要看心情。”

    “现在心情好不好?”他随着她躺下,小心的揽着她的腰,手心覆在她的小腹上。

    裴容卿忽然想起一事,好奇的问道:“臣妾听说先皇后是难产死的,对不对?”

    元怀瑾身体僵硬了一下,许久才低低的“嗯”了一声:“她被下了慢性毒药,生产的时候极为痛苦,折腾了许久,直到那个孩子成为死胎,也不曾从她的肚子里出来。”

    裴容卿听的心里有些慌。

    他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抱着她说:“你放心,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出生,朕无论如何会护着你和孩子。”

    她心里稍安,低低的嗯了一声:“陛下甚至不曾见那个孩子一面?”

    “不止如此,他还折磨的瑂儿生不如死。”他眉宇间有几分悲戚,“所以,朕亲手扼死了她。”

    裴容卿立刻瞪大了眼睛。

    “知道孩子已成为死胎,她就打算随着孩子去了,她求朕给她一个痛快。”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平静中却含着几分不易察觉的痛苦和不堪。

    裴容卿安抚般的握住了他的手:“陛下已经为那个无缘的孩子报了仇了。”

    他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朕只是有些感慨,要说难过,都过了这么久了。”他盯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现在对朕来说,你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她靠在他的怀里,忽然想起一事:“月染霜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是朕杀死了她。”他无奈的勾了勾唇角,“朕那日从你的寝宫回来,撞见隐秘处有人欲侵犯她,朕就顺手将二人都处置了,并按齐国的打算将她送到了厉擎天的住处外。”

    裴容卿了然道:“陛下那个时候一定也不希望燕国和大齐结盟,否则您的计划还如何实施?”

    “不仅如此,朕从来不觉得燕帝值得信任。”他沉吟道。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她却因那人是韩岑而再一次错信了他。

    裴容卿恍然明白了一件事:“皇上,你对先皇后下手的时候,是不是被沈茉涵看见了?还有,你处置月染霜的时候,也撞见了沈茉涵,是不是?”

    他神色微沉,轻轻颔首:“朕知道她不会背叛朕,可没想到此事对她的打击那么大,甚至因此……”

    让沈茉涵痛苦的不是看见他对什么人下手,而是因为她发现即使是对柳瑂儿,元怀瑾也并非真心,她可能并不知道柳瑂儿的状况,说不定还怀疑柳瑂儿的难产也是他造成的。

    难怪她说,她没有输给柳瑂儿,而是输给了他。

    想起那个骄傲的女子,裴容卿有些感慨。

    “陛下,您看您伤了多少个女子的心。”

    他有些无奈:“朕也不知为何茉涵对朕用情至此,当初朕只当她和沈随一样,进宫不过是为了沈家谋利,终究是朕负了她。”

    “她真正恨的,大约是她的父亲吧。”把她当成棋子的却是自己的父亲,一腔深情也因此被误解,深爱之人冷情至此,难怪她如此绝望。

    但,这个男人却并非真的冷情薄性,裴容卿看着他深刻的脸部轮廓,不自觉的伸手抚上他的眼帘。

    “因为贤妃的遭遇,臣妾曾经无数次告诉自己要远离陛下,因为你太危险。”她叹道。

    他却低低一笑:“这是不是说明,你已经意识到自己有可能爱上朕?”

    她横了他一眼:“陛下的自我感觉还是这么良好!”

    他笑着抱紧她:“事实证明朕的感觉是对的。”

    “……”

    “生气了?”

    “……走开,离我远一点!”她恶狠狠道,声音却没有丝毫威慑力。

    “真的?朕真的走了?”

    感觉到温凉的胸膛远离了自己,她气急败坏:“你敢!”

    他立刻将她揽进了怀里,失笑:“你还真难伺候。”

    裴容卿得意的哼了一声,往他的胸口蹭了蹭,元怀瑾眼神一暗,不由的苦笑。这个女人仗着现在有孕,自己不敢对她怎样,便这样肆意妄为。可自己的确只能忍着,他无奈一笑,抱紧了她,很快,怀里的人便安静的睡了过去。

    ************

    七个月后。

    整个未央宫紧张但有秩序的忙碌着,不断有宫人端着热水或毛巾进出,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喊声,让守在外面的男人记得双目通红!

    看着一盆盆热水进去,端出来却变成了血水,元怀瑾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无数次想冲进去都被苏姑姑拦了下来!虽然他不相信所谓的进产房不吉利的话,可是苏姑姑只一句话就逼得他不得不收回脚步。

    “陛下,您若进了产房,对您是无碍的,但是对娘娘和未来的小太子来说却是大不吉!”

    宫人何曾见过陛下这般失态的模样,一个个提心吊胆,直到一道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传来,众人才纷纷松了一口气,可陛下却依然一脸的焦急和惊惧,苏姑姑抱着一个襁褓走出来,激动道:“陛下,是位小太子!”

    “娘娘怎样?”元怀瑾记得目眦欲裂!

    “娘娘无事,只是累的狠了。”苏姑姑抿嘴笑道。

    元怀瑾抬脚便要走进去,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大骂:“元怀瑾,我要杀了你!”

    众人吓得几乎要晕过去,元怀瑾却露出了笑容,既然还有力气骂他,那么说明她确实没事,他含笑继续往里面走。

    里面的含烟见陛下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就知道他根本没把娘娘的怒骂放在心上,松了一口气,讪笑道:“娘娘……只说了一句话就睡着了。”

    看来她攒足了劲就等着骂自己,元怀瑾失笑,俯下身,轻抚着她累极的睡颜,心底一片柔软。

    她是如此骄傲的女子,却愿意为他将自己拘在这一片深宫中,还为自己孕育子嗣,他知道对她而言这是多么大的牺牲和让步。

    只是因为他。

    他俯下身吻了吻她柔软的唇,含着无限的温柔和缱绻。

    好眠,朕的皇后。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