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合体双修 > 第1101章 封帝(五)

第1101章 封帝(五)

合体双修 | 作者:我是墨水 | 更新时间:2017-04-14 15:17:44
    墨流分神术,是宁凡还在雨界时,所自创的一式神通,并非诸多自创神通最强,却是一种将化身能力运用到极致的神通。

    此刻,宁凡将此术作为着载体,将诸多神通一一融入其中。

    他想起了最初领悟墨流分神术的一幕幕,是以念神诀的念魄化身为基础,一步步将此术创出。

    他想起了无尽海练时,曾借用太素雷帝力量,与魔罗大帝跨越时空一战。那时的他生死一线,机缘巧合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将墨流分神术领悟到了百亿分神的境界。

    强如魔罗大帝、太素雷帝,都对当时的百亿分神感到震撼。

    墨流百亿分神,是当年的宁凡对于此术的最终理解,却由于神念强度不足,最终未能真正施展出来,是为一大遗憾。

    如今则不同!

    修成神灵废体之后,宁凡的识海、神念强度,皆上升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分神百亿可能还不够,但分出几千、几万个分神,还是能够做到的!

    再加上宁凡如今神妖魔修为皆已入祖,眼界远非当年可比,更在此术的基础上,融入了其他特性。

    无涯海的道无涯之力,让他神识空前清明,让他此刻每一个念头,都充满了创造力。

    黑衣宁凡眼中古妖光芒闪烁,十指掐诀,霎时间身体一分为二,而后二分四,四分八,越分越多…数个唿吸而已,海面上,便有了上万个黑衣分神,在海面上各逞本领。

    黑衣宁凡目光一扫,走向其中一个分神,那分神,承载了宁凡一路走来,对于遁术的全部理解,几乎已接近道的本质。随便一步踏出,都有比纵地金光更快的速度!

    黑衣宁凡与那遁术分神对视了许久,终于问道,“你,可愿成我神通烙印?”

    那遁术分神笑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成为烙印,有何不可?”

    言罢,遁术分神化作墨影飘散,那墨影一点点流入黑衣宁凡的脚下,并在黑衣宁凡的双脚之下,各形成了成百上千个遁术符文的烙印,而后没入宁凡体内!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深深震惊了!

    难怪这黑衣宁凡区区一具化身,带给旁人的感觉竟如此恐怖,原来竟是一种可以将道其他神通直接烙印在身上的特殊化身!

    这一幕,就像是个法宝附灵,强行注入某种神通。

    但人又不是法宝,末法时代,又有几个人敢将自己当做法宝,强行附入神通呢?

    且所谓的法宝附灵,其实不过是模仿灵装罢了,而灵装,又是模仿真正的古妖…

    宁凡的墨流分神术,正一点点融合了古妖的特性,可将天地道则犹如附灵一般,强行烙印在身上,将自己,当成了一件法宝,一件灵装!

    旁人的化身,很难做到这一点,但宁凡是一个古妖,且还是祖血古妖,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他又是神灵废体,各方面身体素质无比逆天,足以承受烙印神通所带来的肉身伤害,不至于被那些烙印崩溃肉身,这一点更是难能可贵!

    融合了遁术分神后,黑衣宁凡又走向第二具分神,那是一个周身闪烁着五行光芒的分神,

    “你,可愿成我烙印!”

    “愿!”

    那分神化作墨影,飞入黑衣宁凡身上,并化作数百个符文烙印,印入黑衣宁凡体内。

    而后,黑衣宁凡又走向了第三具分神,令其化为符文烙印入体,那是抽魂术的分神。

    第四具分神是杀生术的分神。

    第五具分神是木之道则分神。

    第六具是雨之道则分神。

    诸如此类,还有暗之道则分神、战之道则分神…印入黑衣宁凡体内的符文烙印,越来越多。

    旁人自然看不出,每一具分神有何玄机,唯有宁凡知晓,这里的所有分神,都拥有他此生所习得的某种神通、能力。

    他以分神的方式,将体内种种神通能力单一分离出来,而后…又一个个吸收,凝练。

    并不是所有分神,都掌握着逆天能力,也有一些分神,只掌握着第一步神通法术,亦被黑衣宁凡取其精华吸收。

    凤凰涅分神,不死血脉分神,黑星星术分神…种种分神化作烙印,增加着黑衣宁凡的回复力。

    燃虚分神,崩天剑指分神,逆转北斗分神…黑衣宁凡烙印越来越多,气势越来越强!

    古魔破山击分神,阴阳五剑分神,归墟指分神,湮流术分神…

    御剑术分神,夺天印分神,执天印分神,战神诀分神,窥天雨术分神…

    碎骨成兵分神,三花聚顶分神,逆灵术分神,山海咒分神…

    时间一点点流逝,上万分神最终被黑衣宁凡一一炼为烙印。

    数千万墨影烙印,盘旋于黑衣宁凡周身,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每一个烙印,都是分布于星空的行星,而宁凡,则是那些行星守护着的唯一太阳。

    黑衣宁凡十指掐诀,数千万墨影烙印之间,有共性的开始彼此融合,数目逐渐减少,但黑衣宁凡的压迫感反而越来越强了。

    当那些墨影烙印减少到只有十万后,黑衣宁凡终于停止掐诀,微微皱眉,似乎剩下十万墨印,仍旧让他不满。

    十万墨印形成纵横交错的十字光环,直径数丈,如行星环一般,将黑衣宁凡拱卫在正中心;又如宇宙星空中极为常见的黑洞光环,只是那光环为黑色,如墨影幽深,更加妖异罢了。

    黑衣宁凡继而摇身一晃,变回之前的模样,但周身十万墨印所形成的十字光环,却没有一并消失,而是保留了下来,已成为宁凡身体的一部分!

    先以古妖附灵方式,在身体附上神通烙印!

    再以古妖灵轮交错的形态,令那些烙印归于统一,形成十字交错的巨大光环!

    此术,需要阴阳变的兼容并包,来平衡不同神通的互异性,非阴阳变修士,极难做到这一点。

    此术,更因威力巨大,反噬亦重,也就是宁凡这等神灵废体才敢突发奇想,创出此术。

    这十字光环,将宁凡一身绝学手段,取其精华,全部融为一体,给人以威能莫测之感。如此状态之下,宁凡无论是攻击、防御、速度、回复、幻术、感知、辅助能力,都提升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境界,这一点,他能切身感受!

    此十字光环一开,宁凡就等于同时使用了杀生术、抽魂术、星术、凤凰涅等无数神通,而不需要斗法之时单一开启各种能力!

    宁凡感觉此刻的自己,随便一拳一剑,都相当于使用了成百上千种神通的威力!

    体内的法力几乎绵绵不绝,可源源不断从天地间恢复法力!

    当然,一旦开启十字光环,宁凡心神便会陷入巨大消耗。可以这么说,这十字光环是将宁凡的最高战力,百分之百爆发了出来;而常态宁凡和人拼斗时,往往只会发挥极限战力的一二成,甚至有时候连那一二成都不愿多用,以免消耗过巨。

    至于这新创出的十字光环,究竟强到了哪一步,具体还需要通过实战,才能得出结论…

    “十万神通烙印,十字灵轮光环…这宁凡小儿,所创出的神通究竟是什么!竟连老夫,都察觉到了一丝危险…”遥远星空外,扶山帝内心剧震,而后大感羞耻。

    身为仙帝,居然会对一个万古仙尊产生畏惧情绪,简直荒谬,这压迫感定是一种错觉!

    “这并不是某种单一神通,而是一种神通融合。理论十分简单,但真要做到此事,便是准圣也办不到!譬如两个神通,一个是控火术,一个是控水术,彼此互异,你要如何融合?但此子偏偏就能做到这一点,与其乱古传人的身份不无关系…此子,真的有些危险…”桑海帝目光凝重之极,此刻看待宁凡的目光,俨然就是在看待同级仙帝!

    杀戮殿好大的气运,竟能在七代死后,获得如此良材继任八代。若让此子真正成长,祸族还有覆灭杀戮殿的那一日吗!

    “桑海兄,此子绝不能留!一旦成长到仙帝,我族再不可能谋那戮圣天荒了!必须扼杀于摇篮!不必顾忌此子乱古传人的身份,乱古行将就木,便是发横,也去不了南天!”扶山帝杀机一闪,正色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等赫连长老一到,我们就动手!今日就算不能覆灭杀戮殿,也要尽量杀掉此子!那十字光环的具体威能,我不知,但只说道无涯第七层次,便可知,此子绝对是妖孽,便是放在那些古之仙尊当中,也是一个绝对异类…”桑海帝同样杀气腾腾道,已视宁凡为祸族崛起的拦路石。

    无涯海的道鱼,不知何时起,长到了数丈之巨,更长出了短翅。成千上万的大鱼跃出水面,在海面低飞,蔚为壮观。

    这是道无涯的第七层次,此层次,是古往今来所有第二步修士的极限,至于第八层次,则唯有圣人才可感悟了。

    便是当年北斗仙域当中,与乱古等人相差仿佛的远古大修,全盛之时去洗礼,差不多也就第七层次了。

    宁凡能以仙王都不到的修为,进入了第七层次的洗礼,足以说明其不凡,可惜宁凡本人对于无涯海的十二层次,没有太多概念,也并不关注,更不会因为这等虚名而多么欢喜。

    他更在意实际利益,他是个现实的人。

    心念一动,宁凡将十字光环收入体内,剧烈的心神消耗这才停止,双目露出深深的疲惫之色。

    同时使用一身所学的所有神通,果然无法持续太久,且心神消耗与法力、伤势不同,较难恢复,若无必要,这十字光环还是少用为妙。若是损耗到心力枯竭,便是仙帝,也是会登时毙命的…

    宁凡的心神强度,还算是同级中的佼佼者了,但即便是他,使用这种十字光环,都无法一次持续太久。以他的估计,最多开启光环二百息左右,便会心力不支。

    像此刻这样,心力本就已经损失近半,则最多只能再开百息…

    “这十字光环是一种神通融合,融合的神通越多,能力越可怕…我创出此术,本该给它起个名字,不过…起名字什么的好麻烦,还是算了…”

    “曾经,我因为一身神通学得太多,而无法兼顾;如今则不同,日后再学到厉害神通,大可化为烙印融入十字光环,令其更加强大,且我记得乱古大帝三大绝学当中,有一种叫做虚空夺道,可强夺他人神通。乱古大帝曾说,让我修为足够时,通过日月星辰二碑,自行感悟此术…”

    宁凡正自思索,四面八方忽然响起了恭贺声。

    “恭喜八代杀帝悟得新术!”

    原来洗礼已经结束了…宁凡微微遗憾,他的十字光环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看来无法借着无涯海的力量进一步完善了,只能日后再自行完善。

    大鱼们飞入海底,消失,而后,无涯海的海水,因为召唤时间已到,蒸发成雾气,消散于天地间。

    雾气氤氲间,忽有大片星光,从杀戮星主星当中飞出,在祭坛周遭形成一棵又一棵道果树的虚影。

    那些道果树并非实体,是虚幻,但树上结出的道果,却无一不是真实!

    宁凡知道,洗礼结束后,此次封帝大典便会进入最受欢迎的宴会时间。

    见道果树出现,等待一旁的诸多杀戮殿女仙便开始焚香祷祝,而后手提花篮,拿着金击子,将一个个灵气逼人的道果敲落,摘下,继而送至会场,分给众宾客享用。

    据说前代杀帝的封帝大典进行到这一环节,往往会人多果少,只能数人甚至数十人,吃一枚道果。

    但今日不同,来的人太少了,就算加上杀戮殿的本殿修士,人数居然还比道果树要少上许多,往往一人就能吃两到三个道果。

    自是宾主尽欢!

    表面上,宁凡已经加入宴会,和众宾客痛饮起来,但其实,他心神始终保持雨术不散,注视着遥远星空外的两名祸族仙帝。

    他的雨术太过隐秘,隐秘到这两名仙帝,压根不知道被宁凡监视了!

    葬月等人之所以迟迟未至,正是因为暗中受了宁凡的命令,在埋伏这两名祸族仙帝。

    而欧阳暖等女,则想和千秋宗的人马一起前来,故而千秋宗上下,索性约好到最后才一起来恭贺宁凡。

    “一个六劫,一个七劫…且这二人似乎还在等什么赫连长老…那赫连长老,怕是更加厉害,但多半不是准圣…有葬月在,对付那赫连长老不必担心,我若邀请战王出手,共同对付余下二帝,亦不会太难…只不知,祸族来人会何时出手…”

    并没有将仙萝莉考虑在内,毕竟仙萝莉又变小了,心智下滑地十分严重,多少会影响斗法实力吧…

    宁凡正自饮酒,忽见小妖女走了过来,以敬酒为名,却抽了个机会,握住他的手,在他手心写了几个字。

    【向祖已至】

    宁凡一诧,继而心中一暖,没料到自己区区封帝大典,居然连向螟子这等准圣都请动了,这面子,未免也太大!

    向螟子修为远远高于宁凡,若有心隐藏,又对宁凡没有任何恶意、杀意,宁凡自然很难察觉向螟子已至的事实。

    有向螟子在,今日的封帝大典,就更加不必担心了。

    此刻既然已知向螟子到来,有心感知之下,宁凡隐约察觉出了向螟子的方向,举起酒樽,朝着遥远星空某一个方向,敬了一杯酒。

    冥海一诧,询问为何,宁凡只是笑而不语。

    “哦?这就是你木松道人极为看重的乱古传人?我等三名准圣合力隐藏身形,居然还是被此子觉察到了所在,此子修为平平,但感知力当真了得!不错,不错!”

    星空中,一名藏身准圣对身旁另外两名准圣诧异道,声音有些陌生,是宁凡没听过的声音。

    居然还有一名陌生准圣,来参加他的封帝大典?宁凡雨念听到此声音,表示十分惊讶。

    “呵呵,此子岂止是感知力了得,其他手段更是层出不穷,若此子没有几分真本事,我木松,怎可能欠下此子人情,以致踏入红尘?”一名准圣笑答道,听声音,竟是木松!

    竟连木松道人都亲自前来了!

    “说起来,我倒是很奇怪,以你后土的性格,居然也会站在此子这一边,和暗族、祸族为敌,莫非你也欠了此子什么人情不成?”木人道人问道。

    原来另外那名神秘准圣,居然是后土宗的后土老人!

    宁凡听说过后土老人的大名,后土宗在东天可也是个大宗门了。但宁凡却从来不知,从不抛头露面的后土宗老祖,居然也是一个准圣!且今日竟来到了!

    “呵呵,人情倒是不欠,不过是向老头给我了一些好处,让我替此子出出头。”后土老人答道。

    “哦?能把后土都请出山,向老头付出的代价怕是不小吧。”木松好奇道。

    向螟子只呵呵一笑,对于付出的代价为何,只字不提。

    他自然不会告诉木松,他是将宁凡给他的极阳水,分出了一半,送给了后土老人,以此换得后土出手。

    并顺带从后土手中,换得一块开天石,正是宁凡所需之物。

    三名准圣不再多言,宁凡则更加放心了。

    看情形,此次封帝大典居然有三名准圣在暗中支持自己,如此一来,莫说祸族只派三个仙帝来滋事,便是派出三名准圣,也落不得好!

    今日封帝大典,可保无虞!

    时间一点点流逝,宴会已进行过半。

    宁凡正和好几个东天大汉拼酒,忽然眉头一皱。

    几乎在同一时间,三道氤氲着七彩光芒的身影,横渡星空而来!

    七彩遮体,自是仙帝无疑,这三名仙帝更是丝毫不掩饰一身杀机,是敌非友不要更明显!

    会场所有宾客、杀戮殿修士,都倒吸一口冷气,内心沉了下去。

    一名六劫,一名七劫,一名八劫!这三帝阵容堪称豪华,气息更比同级很多仙帝都要强大,显然都是神通惊人之辈!

    暗族的徽纹已随着一次次事件,传遍天下!这三帝衣角的徽纹,并不是暗族族徽,而是其他。

    明眼人都有了猜测,这三名仙帝,恐怕是南天秘族派来的!

    嘭!嘭!嘭!

    所有人都把酒樽重重放下,霍然站起,取出法宝兵刃,怒视来人,随时准备应战,哪怕对方是高高在上的仙帝!

    若是平常时刻,便是给这些人八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对仙帝释放杀意的。

    但如今,他们以横下心也陪宁凡同死,命都不要了,还会怕仙帝吗!

    “有趣,有趣啊!区区一群蝼蚁,居然敢对老夫流露杀意。人言东天修士大多凶悍,与我南天修士截然不同,呵呵,果然很不同呢,还和当年破军在时一个模样。”

    破军,指的是七代杀帝【破军杀帝】的帝号。

    扶山、桑海帝中间,一个驼背老者单手拄着拐杖,另一只衣袖空荡荡地,似没有手臂。他虚眯着眼,冷笑审视着会场众人。

    他,就是扶山桑海二帝口中的赫连长老,赫连玄宗!万古八劫修为,且只差少许便可接近九劫,气息强大异常,比宁凡见过的神虚双帝都要厉害!

    三名祸族仙帝高距会场上空,威压盖世,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由上至下的天威!

    冥海长老面沉如水,下令张开杀戮星的护星大阵,但那驼背老者只将拐杖随便一跺,便将杀戮星护星大阵全部击碎!

    无数掌阵修士因阵法被破,反噬吐血!

    余波回荡间,更有成百上千的修士被狂风掀飞,狼狈不已,却仍是回到原位,一面哆嗦,一面怒视三帝。

    哆嗦,发抖,都是身体面对仙帝时,本能的恐惧!

    怒视,却是一种决心,酒酣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没有一个人逃离!

    赫连长老目光更阴沉了,当年六帝围攻杀戮殿的一幕幕,在脑海回荡,失去的左臂,更是隐隐作痛。

    杀戮殿!好一个杀戮殿呐!老夫倒要看看,没有了破军的杀戮殿,要如何抵挡他的到来!

    “谁是八代杀帝!”

    赫连玄宗杀意惊天,视脚下的芸芸修士有如无物!

    此地只有仙萝莉一个是仙帝,交给扶山桑海对付绰绰有余,他独自一人,杀尽余子,不过探囊取物!

    “我就是,诸位有何见教!”

    宁凡身形一晃,飞上长空,独自一人与三名祸族大帝遥遥对峙,单论气势,居然丝毫不弱!

    毕竟杀过那么多仙帝,单论手中仙帝的亡魂,便是眼前三人加在一起,也没有杀过那么多!

    赫连玄宗眉头一皱,没料到宁凡区区一个万古仙尊,气势居然如此惊人,连他这等存在都有若不如。

    之前扶山桑海二人把宁凡说得绝无仅有,他还有些不信,此刻倒是信了一两分。

    当更多的,仍是不屑,这是他身为老辈仙帝的骄傲在作祟,怎可能被一个十几万骨灵的小娃娃吓住!

    见宁凡主动现身,赫连玄宗甚至懒得和宁凡废话,大口一张之下,一道碗口粗细的极寒光芒,瞬间打至宁凡面门。

    此刻灭神盾难堪大用,宁凡索性舍弃了防守,直接以攻对攻!

    那寒芒还未打中宁凡,便被一道突然出现的袈裟一卷,直接卷的无踪。

    同一时间,迦罗帝降魔珠从星空阴影中斜刺里打出。赫连玄宗太过大意,被偷袭自是一惊,闪身欲躲,却还是慢了一步,被降魔珠打中右臂,皮开肉绽,险些握不住拐杖了!

    微微一痛下,嘴角竟流出了一丝血迹,神情带着骇然与惊怒。

    当年七代斩他左臂,今日区区八代竟又伤他右臂!

    何其屈辱!

    该杀,该杀!

    “阁下一言不合便出手,宁某便也不留情了,管你是仙帝也好,秘族也罢,今日既然敢来闹事,就别想活着离开!”

    宁凡冷声道。(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