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合璧 > 番外五(完)

番外五(完)

合璧 | 作者:鬼鬼梦游 | 更新时间:2017-03-13 01:42:32
    人的身体一旦开始衰败就天与天的不同。

    回到古溪不过五天,桑宜容就虚弱的起不来床了,速度快的让桑夏完全慌了手脚,粘在身边片刻不敢离开。

    她害怕,怕自己一离开娘就没了。

    反倒是桑宜容从容的好像即将赴死的不是她,眼神都波澜不惊,只是在看向女儿时比任何时候都要柔软,这是她心中唯一的不舍。

    “别让两个孩子过来了,对他们不好。”桑宜容看向帐底,”我这一生杀伐不断,也不知死后是不是会下十八层地狱。”

    “娘!”桑夏哑声道:“您别这么说,在你死还是我活之间做选择,选择自己活那不叫错,谁又愿意伸长脖子让人砍?”

    “是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仿佛有兵器争鸣声响在耳边,那些血染的岁月让她无比厌恶,可那却是她最无法忘记的几年,兄弟朋友属下,铁血忠魂,那是她失去的最多的几年,也是她得到的最多的几年。

    “夏儿,娘知道你心软,对娘用过的人也多一分亲近,可你也不能过于心慈,人从来最擅长得寸进尺,你要把握好度,与其纵容他们走向反目,不如一开始就定好规矩,对大家都好,对那些早早告老的你需得好生善待。”

    “是,女儿知道。”

    桑宜容仿佛是笑了笑,“夏儿做事,娘放心。”

    “娘……”这像是交待遗言一样的对话让桑夏心慌得不行,“您别说了,歇着吧好不好?”

    再不说就没机会说了。看着女儿一脸悲容,桑宜容也不忍心让她更难受。顺着她的意闭上眼。

    伍草上前来,桑夏忙让开了位置。

    待她号了脉。回头对上桑夏红肿的眼睛还是摇头。

    眼泪瞬间留了满脸。

    冷佳拍拍她的肩,轻手轻脚的上前给首领理了理被子,神情平静,包括伍草也一样。

    她们早就商量好了,在首领面前一定不能哭,在真的无计可施的时候只求让首领走得能痛快一些,她们不忍心看到英雄半辈子的首领走得痛苦不堪,也不要挂心她们。

    桑夏捂着嘴走出房间,扑进隔壁间处理政事的安平之怀里压抑的痛哭。

    安平之放下折子将人抱住。示意屋里其他人先出去。

    轻抚她的发无声安慰半晌,桑夏才止了泪,哽咽着问,“他们还要多久才能到?”

    “此时他们应该已收到信,快马加鞭的话还有得三五日应该能到。”

    三五日!桑夏苦笑,“不知道娘能不能撑到他们来。”

    她小看了桑宜容的意志力,当她知道一众她视之为友的属下已在赶来的路上她精神反倒好了些。

    最先赶到的是何一非。

    铁一样硬气的男人此时声音也在发抖,“四妹,我都还活着。你怎么能……怎么能……”

    “我活够了。”冷佳扶着桑宜容坐起来,“大哥,我活够了,能去地底下见兄弟们。挺好的。”

    看着此时已经容颜不再,脸无血色的桑宜容,何一非悲从中来。在他心里,四妹始终是那个如火一般夺目的四妹。他们能并肩作战,能把酒高歌。能彼此信任,他们视对方为最珍视的亲人。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二弟三弟没了,如今四妹也危矣,世事沧桑,当初结义的五兄妹,竟只剩孑然一身的他和眼睛失明的五弟尚安然。

    要是可以,他真想就这么随着去了,也好过自己走在最后,承受所有悲伤。

    “四妹,你……这一生可后悔?可有憾事?只要你说出来,为兄一定为你办到。”

    桑宜容费劲的想了想自己平生,摇头,“若是这一生重头再来,我依旧会在那个时间那个点做出相同的选择,大哥,我从不曾后悔,要说憾事,时光若能倒流,我定不会让二哥三哥因我之故蒙难,因为种种原因我连替他们报仇都不能,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憾事,大哥呢,大哥可有憾事?”

    有,我有。

    若早知你和榛明在一起会受此情伤,隐于此地十七年,我怎么都不会成全你们,就是耍尽手段,我也会将你夺到手!

    若早知那个位置桑氏女乃天命所归,我无论如何都会助你坐上去。

    若早知你的幸福他人无法给与,我愿倾尽一切陪在你身边,给你所有。

    宜容,我最大的憾事就是你。

    可我不能说。

    我不能让你知道我不娶妻是因为你,远走是因为你,这时候,我只愿你能安安心心的走。

    下辈子,我会比夏榛明更早遇到你。

    下辈子,我会找到你,宜容,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何一非勉力扯出一抹笑,“我的憾事,是你最难的时候没能尽大哥之责为你出头,若我在,夏榛明怎么敢如此对你!他怎么敢!”

    明明何一非什么都没说,可不知为什么,桑宜容此刻就像开了天眼,之前没想到的事这一刻一下子就开窍了。

    她瞳孔紧缩,人也下意识的坐起来了些,很快又因为无力而往后倒,手捂向胸口。

    “四妹!伍草,快。”

    伍草飞快上前,检查过后就开始赶人,“首领太过耗神,人有些虚脱,需要休息。”

    何一非哪敢有一分耽搁,甚至都顾不上多看一眼立刻就出去了。

    “首领,您若真想等到大家前来就请不要过多费心,我能医病,可我留不住命。”说到最后,伍草捂住眼转开头去,平复了下才继续道:“您好好休息,我保证一定让您等到他们。”

    桑宜容微微点头,手一点点慢慢的摸到伍草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旋即闭上眼。气息微弱。

    伍草下唇都咬出血来方没当场哭出声。

    一确定首领昏睡过去了方跑出去找到正熬药的温成,靠在他背后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

    温成对桑宜容没那么深的感情。可桑宜容太有人格魅力,这三年的相处足够他心生佩服。

    更何况师妹也是被桑首领训了一顿才想通原谅了他。凭这一点他也感谢她。

    知道那样一个前无古人的女子走到了弥留之际,他心里也不好受,美人迟暮,英雄白头,任哪一桩都是让人心酸之事,而桑首领却占全了。

    “再哭眼睛就要肿了,她看到会不放心你。”

    伍草抽抽噎噎的道出她的不甘,“明明,明明首领才五十二岁。好多,好多比她年纪大的都,都还活得好好的,老天爷,老天爷怎么能对她这么不公,再活十年,十年也才六十三啊,师兄,我好恨夏榛明。要不是他,要不是他对不起首领,首领怎么会,怎么会在何宛如手里吃了那么大个亏。首领不记仇,我都记着,我不会放过何宛如的。一定不会。”

    “皇上和贤王关系很好。”

    伍草胡乱抹了把脸,已经有岁月痕迹的脸上神情却依旧如年轻姑娘时任性。“我手段多得很,怎么可能让那夏元昊看出什么来。她该死,首领都不在了,她凭什么还活着!”

    温成还能说什么,他用半辈子的代价学会了怎么和师妹相处,边用帕子给她擦脸边道:“好,到时我帮你。”

    伍草这才心里难受得不那么厉害了,乖乖任他擦拭。

    桑宜容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何一非几乎每天都会在她床边陪着,就算桑夏前来也不避讳。

    桑夏却一扫之前的慌乱,开始事必躬亲的总揽丧仪之事,娘早有交待,她亦不需要豪华陵寝,烧了后把骨灰埋在不显眼的地方即可,不和夏榛明合葬。

    生不同裘,死不同穴,唯有如此,她才能对得起二哥和三哥。

    在桑宜容气息越来越微弱时,从京城出发的一众人总算到了,战场上的几人虽有送信过去,却因路途遥远不可能赶到。

    梁梓砚和苏松岩共乘一骑过来,他的身体早比不得当年,一路奔波让他下马后连站都站不稳。

    苏松岩知道他着急,干脆背着他往里跑。

    桑夏得到消息忙主动从后面迎了出来,免了一众人的礼道:“快进去,娘在等你们。”

    一句话逼得一众英雄好汗们眼泪都掉下来了,梁梓砚用力砸了下苏松岩的肩膀,“快点。”

    而桑宜容却好像知道她要等的人来了一样,竟然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并让冷佳给她换上了当治世军首领时的那身衣裳靠在床头,听着脚步声从远及近,出现在她的视线。

    “首领!”

    桑宜容看到来的人同样穿着当年的行头,不由得笑了,“大家还是这么有默契。”

    七尺高的汉子涕泪横流的样子实在不好看,可这会,没人在意。

    所有人整了整衣帽,双手背身后,脚和肩同宽,动作整齐划一,一如当年出战前的每一次,“首领!”

    推开冷佳,桑夏坐直了身体,眼神从左扫到右,视线所到之处,每人都抬头挺胸。

    他们记得很清楚,哪怕垂垂老矣,这个人,也是他们的首领!

    “我好高兴,我们曾并肩作战,曾将生死托付于对方,曾一腔真心义气为对方,你们甚至为了我不惜毁了自己的前程,现在还能来送我最后一程,诸君和我,全了几十年的感情。”

    “可我唯愿下辈子不要再相见,希望我们的下辈子都能托生于和平盛世,哪怕我们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也罢,只唯愿各自安好。”

    梁梓砚哽咽着反驳,“只要能和首领相见,我却愿下辈子依旧是乱世,我还愿做你手下的兵,也只愿做你手下的兵。”

    “乱世啊!我是宁为太平犬也不想做那乱世人,沾染满身鲜血,洗得再干净也总能闻到血腥味。”

    桑宜容终是撑不住了,身体无力的往后倒去,冷佳将她扶住靠在自己怀里,而她在后面眼泪双流,却无声。

    “首领!”

    “我这一辈子虽有缺失,却拥有你们这些兄弟,有将我看得万分珍重的女儿,女婿也让我放心,有从不曾离开我半步的冷佳和伍草,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想想,我这辈子很值,聚散有期,你们也无需过于悲伤,夏儿还小,你们多帮帮她。”

    一众人全都单膝跪地,弯下骄傲的头颅,“属下等唯首领之命是从。”

    “都去吧,让夏儿和平之进来。”

    单膝变成双膝,有力的三个响头后方站起身来,最后再看了床上的人一眼鱼贯离开,只有梁梓砚执着的留下了,被何一非牵到了自己身边。

    桑宜容声音已经很轻,“五弟,别哭,眼睛又要痛了。”

    梁梓砚哪里控制得住,背过身去蹲下身把脸埋进膝盖。

    桑夏几乎是飞奔进来的,跪在床塌前紧紧握住娘的手,眼睛红着,却没有哭,安平之跪在她身侧。

    “娘放心,之后的事一切有我,我和安大哥,和两个孩子都会很好,您不要挂心,安安心心的走,不要回头。”

    桑宜容又看向安平之。

    安平之点头应下,“以安家起誓。”

    桑宜容露出了一点笑模样,“那我就真的可以放心了,夏儿,娘为你骄傲。”

    桑夏用力点头,“女儿也为是娘的女儿而骄傲,我会努力成为娘这样的人,不丢娘的脸。”

    顿了顿,压住心头涩意,桑夏继续道:“娘,我会好好的,会很好很好……”

    俯身将额头抵在娘的手上,她拼命想温暖的这双手却怎么都暖不过来了,心痛得几乎让她窒息。

    安平之揽住她,“娘,我不会负她。”

    桑宜容仿佛是放下了最后的担心,心神一松,陷入长眠。

    安和三年十一月初九,桑宜容殁。

    遵遗愿,不大肆铺张,不惊扰民众,守三日灵后遗体火化,骨灰葬于古溪镇桑家后院。

    冷佳自此后没再离开古溪镇半步,伍草和温成也在古溪镇安家。

    每一年的十一月初九,皇帝皆会携家眷回到老宅住上几日。

    安和五年皇帝大寿,贤王派人送礼进京,竟是详细至极的苍云国地图,贤王来信云:弟之一生,定完善此图。

    皇上至此方知皇弟眼睛已恢复,大喜。

    安和七年,贤王求旨为长子赐名。

    安和十年,贤王携又有身孕在身的王妃回京,一年后再出京,继续之前的征程。

    顺天帝桑夏在位二十年,此二十年是苍云国历史上最风调雨顺的二十年,政治清明,将苍云国带入盛世,史称安和之治。

    帝却无心皇位,于三十七岁那年让位于长子桑旭,携夫离京,行踪不定。

    据历史记载,桑宜容之史记由其女唯一女皇桑夏亲笔所书,不曾抹灭其半点功劳,而女皇之史记则由其次子安阳草拟,长子承运帝桑旭修定后记入历史。

    桑家母女,是历史是最浓墨重彩的,由女子画出的一笔。

    END(未完待续……)

    PS:更得迟了,但是断开写感觉不对,干脆整章了。

    本来还有打算写夏榛明和桑宜容回到现代的打算,想了想,还是不写了,两个人纠缠了一辈子,以桑宜容的性子,再活一世绝对不会再和他有牵扯,但是夏榛明肯定不愿意,所以……要写的话估计要写挺多,结果还是BE,还是不写了,大家去想像吧。

    恩,明天还有个感言,大家记得也来看看,会有关于新书的交待,么么哒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