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六百二十章 你说我敢不敢?

第六百二十章 你说我敢不敢?

韩娱之光影交错 | 作者:姬叉 | 更新时间:2017-04-13 14:52:21
    ps:补之前欠的加更……

    ——————

    室内气氛更诡异了,什么叫“你想上谁”?唐谨言那时候说这话,指的除了你李富真还有谁?你这么问让人怎么答?上你?

    可那是说给别人听的,表示自己不怂你们李家,如果做了没必要隐瞒,而不是说自己真的要上啊……

    好在李富真也没逼问,又淡淡说了句:“李家就这么被你踩啊,我李富真不是李家人?”

    唐谨言牙疼似地吸了口气,这女人怎么开始无理取闹了呢?搞得不像李富真了都……倒是一旁李允琳眨巴着眼睛,露出了一抹有趣的笑意。

    一个心乱如麻还强装冷静结果说出来的话变得无理取闹的欧尼,嗯,很有趣啊……唐谨言你懂得再多也不可能窥尽女人心呢。

    就在唐谨言尴尬得要死无法回答、李允琳笑吟吟地看好戏的时候,有护士敲门进来:“会长醒了!”

    三个人同时起立,那点乱七八糟的情绪全盘收起,神色都变得严肃无比。

    醒了,意味着脱离了危险。强大的财力支持下,痊愈的可能性就变得很高很高,至少在短期内他还有发号施令的能力,足以让整个帝国平稳过渡。这比之前想象中最坏的局面好了百倍。

    李健熙躺在床上,看上去很是虚弱,虚弱得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掌控风云的强者,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垂死老头也没什么区别。李允琳默默地看着,眼眶有些发红。这对父女,其实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在自己根深蒂固的记忆中,眼前这个老人强得让人绝望,可是现在的他……好像风一吹就会死。李允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总觉得感性一起,鼻子就有点酸。

    唐谨言默然站在身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义父。

    那时候义父也是这样的,从孩子心中顶天立地的神祗,跌落了凡尘。

    见是这三个人站在床边探视,李健熙好像有点意外,却很快闪过了然之意,虚弱地开口道:“在镕回去主持局面了?”

    李富真低声道:“是。”

    “你做得很好。”李健熙喘了几口气,慢慢地说:“这次我不一定能挺得过去,你去喊金律师来,我要修改遗嘱。”

    李富真平静道:“听说您醒了,我就已经喊他来了。”

    “嗯……”李健熙看了她一眼:“佑宰的事让你太过压抑?”

    李富真沉默,心知父亲已经看透了一切,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留唐谨言喝酒到半夜,导致风言风语。这件事说起来自己确实有错,但她总归是人,情绪上头的时候真的忍不住啊……

    换句话说,父亲也确实没对那事生什么气,说穿了她就是去嫖鸭子也是上层普遍的风气,那些家族名媛**party都习以为常,和谁上了床又代表什么?非要说生气,大概气的是自己做事不仔细,导致别人笑话,让他失望吧。

    见众人消化了自己的意思,李健熙忽然道:“允琳……”

    李允琳低声回答:“在。”

    空气安静了一下。李健熙低声道:“恨我吗?”

    李允琳摇摇头,没回答。

    李健熙又道:“我修改遗嘱,是为你。”

    李允琳一怔,正想推辞,却听李健熙续道:“我的遗嘱里,原先有你的份……不是股份,是家族事务纠劾权。”

    唐谨言李富真相顾骇然,这李健熙还真敢想!这尼玛简直是要把李允琳架在火上烤,真实目的是为了让唐谨言给李家保驾护航啊!就不怕唐谨言借权生事,此后洪水滔天?

    李健熙看出众人的惊骇,虚弱得没有表情的脸上反倒露出笑意:“这次是打算删去。因为我忽然明白,这对你反而更好,和李家没有任何关联的你,反倒才是他们的妹妹。你的份额……给富真了,没意见吧?”

    李允琳松了口气,微微一笑:“没。”

    李富真眼睛一眯,唐谨言心念电闪,这就意味着李富真对家族有了纠劾监察的权力?这就牛逼了……

    李健熙又道:“富真如果要离婚,我担心会有其他问题。这事情……麻烦谨言帮个手,这种事在官面上永远没有你来做方便。”

    唐谨言点点头:“义不容辞。”

    “就这样吧,至于那些风言风语,不要放在心上,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李健熙闭上眼睛:“你们去吧,等律师来前,允琳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多久没见了,有七八年了吗?”

    李允琳终于哭出声来:“有。”

    医生在旁边插话:“会长最好不要多说话,闭目休息为佳。”

    李允琳道:“不说话,我就在这陪着。”

    李健熙眼睛眨了眨,又慢慢闭上,果然没再说话。

    唐谨言叹了口气,冲李富真示意了一下,两人转身离开。回到休息室,唐谨言默默喝咖啡,脑子里转了很多很多事情……李健熙这样的人,任何态度都会导致整个国度的变局,他不得不谨慎思考这番对话里面隐含着的东西。尤其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族纠劾监察的权力……这种本不该存在的东西落在李富真手里,会引发怎样的变局?

    李富真却好像没想这些,居然架起了二郎腿,悠然喝着咖啡,好像看着一件很有趣的东西似的,偏头打量着唐谨言皱眉沉思的脸。

    这家伙爬到现在的位置,真不是侥幸呢,瞧这殚精竭虑的模样……昨夜的冷静,今天的霸气,如今的思考。一个成功者应该具备的属性几乎一个不缺,李富真忽然想起初见的那一天,那个在她面前说八十多年前李秉喆还在务农的男人。

    假以时日,他就是李健熙,根本无需怀疑。

    明明欣赏得无以复加,但很奇怪的,她说出口的话却是完全相反的言语:“昨晚没说错,果然是很怂。”

    “什、什么?”唐谨言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她:“你说谁来着?”

    “说你。”

    唐谨言气得都笑了:“我今天还不够霸气?哪里怂了?”

    “不过敢欺负没有顶梁柱的一帮家属而已,李健熙一醒,哎哟,眉头皱得跟抹布一样。霸气哪去了?不过欺软怕硬而已。”

    这尼玛真是不讲道理,这是二百五一样不管不顾的喝茶聊天的时候吗?唐谨言不相信她不知道自己在考虑些啥,也不相信她不知道面临变局,可她非要这么说有什么办法?唐谨言忽然觉得这女人的表现有点熟悉,有点像是自己早年在夜店里看中了哪个马子,却偏偏要嘲讽她长得丑,故意引发她的怒气挑衅一样。

    可你已经几岁了喂怒那?唐谨言没好气道:“随你怎么说。”

    李富真好像找到了调戏小鲜肉的那种感觉,根本停不下来,悠然道:“真随我怎么说?”

    唐谨言无奈道:“你还想说什么啊?”

    “说你号称上了一个女儿就敢上第二个,不过吹牛而已!你这瞻前顾后的男人哪里有那种胆子?”

    唐谨言肺都快气炸了,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他面无表情地把杯子一顿,站起身来走到李富真身边,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转身摁在一旁的桌子上。

    李富真被他的粗暴弄得心中一惊,被捏着手腕面对着桌子摁着,感觉很疼。这才醒悟这是个暴戾的黑社会,可不是真能调戏的小鲜肉。不过一惊之后,却又莫名的觉得有一丝释放了的快意……其实自己并不抗拒?或者索性说就是等着这一刻?是了是了,那样不可理喻地故意挑衅他,岂不就是为了这个?

    对了,他这是真的生气了?他生气起来原来是这样的……

    唐谨言略微喘着粗气,压在她背上,附在她耳边冷冷道:“真觉得我不敢?”

    李富真知道只要自己说是开玩笑,唐谨言必定会借坡下驴的收手。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冷笑:“你当然不敢。听允琳说你的梦想还是无所忌?真是放屁。”

    唐谨言一阵气血上冲,长期以来强行冷静强行理智强压了不知道多久的黑暗与暴戾终于彻底爆炸开来,左手捏着她的两只手拗在背后,右手狠狠地撩起了她的套裙。

    李富真清晰地感觉到黑丝被扯得粉碎,到处都被他摁得很疼,可是却奇怪的越发快意,仿佛这些年积压的情绪在这场粗暴之中尽数释放得一干二净,甚至有点期待,从来未曾体验过的男人的凶残和霸道,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在允琳身上看见的那种被征服的感觉,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唐谨言心中还是有几分理智,喘息着问:“你说我敢不敢?”

    李富真下意识回答:“你当然不……啊……”

    一阵剧痛贯穿全身,李富真忍不住惨叫出声,差点痛昏过去。可心中却是一阵畸形的快意,对,就是这样,再粗暴一点就对了!

    原来被征伐,是这样的……

    “后悔了吗?”他停止了动作,声音有点怪异。

    “……”李富真沉默了很久,低声道:“我自愿的。”

    伴随着这句对话,唐谨言终于开始动作起来。从疼痛慢慢变得充实,慢慢感受到飞上了云端的晕眩。李富真知道自己是冲动了,比昨晚还冲动十倍,而唐谨言也冲动了,失去了向来的理智。甚至她很清楚唐谨言对她毫无感情……可那又怎样呢?上了一个就敢上第二个,他不在意,她也不在意。(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