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古墓凶间 > 第六十六章 码头档案

第六十六章 码头档案

古墓凶间 | 作者:大神宏晋 | 更新时间:2017-02-21 16:26:46
    中国,北京,国家安全部一局指挥中心。

    一年前。

    “咚咚!”

    1987年秋天,国家安全部二局局长张宁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步伐匆匆地来到了固长江的办公室前,他伸手敲了两下门,紧接着便拧开门冲了进去。

    固长江那会正把头埋在文件堆里忙碌,看见局长进来,连忙跳了起来一个立正,却把身后的椅子推倒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他回头看了一眼,又连忙转过头来正视上级领导。

    “拉倒吧!”

    张宁伸手“呼”地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你的官比我小不了多少,别在那装模作样啦!”说到这里,忽然伸手一指地上的椅子,“那是国家财产,摔坏了要你赔!”

    固长江呵呵一笑,弯腰扶起了那张椅子,然后在它身上坐了下来,用手一指局长,

    “别来跟我要人—我这正想跟你借点呢!”

    “瞧你说的!”

    局长一听,不满的啧了一声,“我二局的人虽然大多在海外,但就咱们家那几个秘书,就够把你固长江掐死了,还用得着跟你借人呀!”

    “少吹!”

    固长江哼了一声,“你大驾光临,有那次不是跟我要人来着?”

    “嘿嘿!”

    张宁局长听了,脸上有些发烧,随后一摆手说,“这次不是—我这次是来给你机会戴罪立功的!”

    他说着,把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去。

    固长江却皱着眉头接过文件袋,

    “什么戴罪立功?我什么时候犯过错误?”

    张宁一听,立刻吹起了胡子,瞪大了眼球。

    “你他妈少来了!谁把部里的四辆车给干掉的?”

    固长江马上低下了头,“是这事呀……那个,你给我送案子来了是不是?”

    “嘿嘿!”

    张宁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用手指了指那个文件袋,“美国有一个黑社会老大到咱们家旅游来了—一定有什么阴谋,我们的人正在监视,但是没什么结果,部长要我把这案子交给你—你正好破了它,好让部长对你脸上好看点!”

    “噢!”

    固长江一皱眉—美国黑社会老大来中国旅游?——

    屁话!一定有阴谋!

    “住在那?”

    “湖南!”

    张宁局长站了起来,转身走向门口,“赶急去吧—我建议你还是亲自去跟一跟这个案子!”

    “是!”

    固长江连忙也站了起来,送张宁出门。然后,他回转身,打开了张宁给他的案宗,仔细地看了起来。

    在案宗中,固长江看到张宁局长所指的“美国黑社会老大”名叫汤姆。拉齐德,二局的人已证实他的真实身份是美国黑手党头号人物,总部设在美国的拉丝维加丝。

    汤姆拉齐德在较早前从上海入境,随后转机去了湖南湘潭,之后一直与一个叫做李向东的人接触,但是他们接触的具体内容却无从得知。张宁局长认为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但是目的却不能够明确,在这点上,他建议固长江将主力放在那个叫做李向东的人身上。

    但是,案宗中关于李向东的介绍,却看不出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只是提到他参与过一些盗墓的犯罪活动,但这也是协同作案的多,为此被地方公安局拘留过几回,却死性不改,目前仍有证据表明还是犯同类罪案。

    固长江看完了案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严格上来说,这还不是一个案件,只是可能会发生的一般性安全危机,像这类的案子交给地方公安局去办就可以了,应该不至于要国安部来处理呀。但是,基于汤姆。拉齐德的特殊身份,固长江还是决定亲自走一敞。

    大约半小时之后,固长江带上一局特工罗向东和王方胜,一行三人赶往机场,乘坐当天最近的一班飞机到达了湖南湘潭,并由此展开了对九岭古墓一案的全线调查。

    中国,北京,国家安全部总部大楼会议中心。

    “我们从李向东还没有进入九岭古墓的时候,就已经在关注他们了!”

    固长江在总结会议上,平静地向在座各局各分部门的领导做总结报告,

    “我们到达湘潭的时候,李向东跟汤姆。拉齐德的接触已经到了尾声,但是,我们在这时候仍然不知道他们要干嘛。然后,我们一直跟着李向东到了江西九岭地区,跟着他进了山,到了胡二狗所在的小山村。随后,我们发现李向东上山踏点,这时候,我们立刻就联想到李向东是要盗墓。但是,在他和胡二狗等人下古墓之前,我和小罗就到地方文物局去了解了一些情况,对方非常肯定地告诉我们,在九岭古墓基地的几十个山头范围内,根本就不可能有古墓。”

    “跟踪到了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正准备撒离,将这一案件交给地方公安局来个现场人脏并获。可是,我们在随后的几天里,又发现李向东在跟南晶市里的一个人联系,那个人随后跟着他进了山,但却不在小山村露面。我们于是决定再跟进一步,结果,李向东在盗墓后,立刻将从古墓里拿出来的一件东西交给了那个人—就是这件东西……”

    固长江说到这里,伸手举起了一件长圆型的物体,张宁局长等人一看,就不难发现那就是张天达一直带在身上的“时间轴”,他们立刻面面相觑—那明明是方主任做出来的,怎么现在成了从古墓里带出来的了?

    “我们在李向东交易不久后,就截击了跟他交易的人,但想不到那家伙身上还有武器,结果打了一场小仗,王方胜受了点轻伤,那家伙却让我们直接击毙了!所以,时间轴其实一直都在我们手上,而并不是在某个神秘人那里,直到后来,我们才发现满世界的人都在找它!而因为种种巧合,最终,我们利用它上演了一出戏!”

    “可是,李向东盗墓后,意想不到的离奇死亡却接二连三地发生,而且最终导致了整个小山村的灭亡,我们当时无法始料这一点,随后只能将全部精力都投入了对小山村的拯救行动中……但是,最终我们还是只剩下了胡二狗一人,而且,在张科长调查前,我们也证实李向东的同伙李阿贵也染病身亡,但是由于对李向东控制不够,他从湖南老家出走时,我们得不到他的下落,这一直到张天达重新又发现了他……”

    “关于张天达,他是我们中国特警学校的一名应界毕业生,他的真名叫做于志军,在毕业前,他一直在南昌大学做实习潜伏,同时也学习一些必要的专科知识。我是他的单线联络人,全世界只有我和警校知道张天达这个人的存在。基于胡二狗和罗湖教授的关系,还有我们掌握的罗湖教授曾盗墓的事实,我提升了于志军的任务级别,成立了‘码头’秘密档案,而于志军的代号,叫做‘水汶’,部长知道这个档案,并全档案一直是按规定由我们的连接中心一直控制和运作的,但是部长并不知道‘水汶’就是张天达。

    “联络中心作为中间人,只要收到‘水汶’发回来的暗号,就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所以我在收到部长的电话,说要我去‘码头’接人时,我就立刻在计划时间里赶到了计划地点,跟张天达见面,并且导演了后来的所有行动。”

    “但是,在这之前,因为我的晕迷,跟张天达的联系被迫中断,可巧合的是:各位正好要准备陷害张天达,于是,计划又巧合地联接了起来,而且,最为要命的是:张局长跟方主任要东西来栽脏时,正好将我们截获到的时间轴交给了张局长,让王宏把它带进了古墓,成功将它转移到了张天达身上,所以,张天达手里拿着的,根本就是真正的时间轴,所以在对方看完照片后,一眼就能确认这确实就是他们想要的东西,可惜的是,钟光远仍然非常警觉,没有亲自参与交易,结果,我们错失了他!”

    固长江说到这里,对众人点点头,表示完成了汇报。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呯!

    好一会之后,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桌子,接着,人们听见部长吼了起来,

    “好呀!你把我们全给摆了一把!”

    固长江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哈哈哈!

    会议室里传来轰然笑声,部长也是脸上乐开了花,

    “你小子!晕在床上也要摆大家伙一把,这也有点太过了!”

    “不是……”

    固长江狂汗,“那是巧合……纯属巧合!”

    张宁也是连连点头,由心底里折服,“真是够巧的,要不是咱们想着要怎么阴谋张天达,这计划还真不会有那么完美,哈哈!想不到小固早安排了这一着!”

    “好啦!”

    部长挥了挥手,“咱们接着开会—对了,学校说要给张天达……不,给于志军同学补办一场毕业典礼,小固,你也去参加吧!”

    “是!”

    固长江站起来一个立正。

    部长嗯了一声,示意他坐下。接下来,部长带领众人,再一次将九岭古墓一案的各条线索综合整理了一次。但是,案情从表面上看来是明朗了许多,但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悬而未决。这个问题就是有关九岭古墓的相关真象,那是一个划时代的,超出人类目前科学而不能理解的装备,而它存大的功能,它形成的原因人们更是一无所知。方明和李明治两位技术主任连对从古墓里带出来的时间轴也无能为力,如果真要对它进行解释,那只能基于它叫“时间轴”这点去进行想象了,但那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客观的,所以他们在会上没多作发言,只是表示会进一步地,尽可能地用各种技术手段来破解它的秘密。至于从古墓里带出来的那把手电筒,李主任已经停止了对它的研究,因为它根本上就是一般的地球金属,唯一不能解释的就是它的时间值—它出现在了一个它不应该出现的年代,但这就超出李主任的技术范围了,如何他能解释手电筒的行为过程,那他也一定能解释罗湖教授失踪十几天后,再出现时为何会老了好几年……这些问题,最好还是去问固长江吧!

    李主任想到这里,在心里苦笑:这小子,每回惹的案子,都是这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毫无疑问,他这回是有得忙了!

    接下来的时间,各部门的领导各抒己见,就九岭古墓一案通报资料,或是说出看法和意见。张宁局长在会上再次将鲍佰。罗切尔德集团的情况向大家作了通报,并且一再重申这个集团的高科技手段的国际犯罪渗透力。

    “这是让任何一个国家的情报部门都感到头痛的犯罪集团!”

    局长在最后说,“所我所知,至今仍没有那个国家的情报部门知道这个集团具体叫什么名字,人们只是知道它有上千年的历吏,而且对多个国家的政治发展都起到过重要作用,尤其深刻影响了欧洲好几个发达国家的政局。另处,我们还知道这个集团有着惊人的财富—总而言之,它一旦活动起来,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掉以轻心!”

    中国,北京,特种警官军校。

    “立正!”

    在操场上,临时搭建了一个观礼台,还有一个主席台。

    中国国家安全部部长陈明,以及警校的几位领导坐在主席台上,他们穿着清一色的一级警监警服,挺直着腰杆,表情肃穆地检阅着毕业典礼。

    在他们对面,隔着一块空地,空地上铺着一块巨大的红地毯,在红地毯的另一边,整齐地排列着数排简单的座位。中国国家安全部一局副局长固长江等十数名警官衣着端庄地坐在那儿,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相当严肃。在他们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就是家属观礼台了,小姑娘一脸幸福地坐在那儿,满眼都是春风笑容。在她的身边,是柳氏夫妇,这会正跟张天达—于志军的父母聊得正欢,不知情的人大概想象他们是在谈身嫁银的事,至于女家开口要多少钱,就不得而知了。

    “立正!“

    教官在喊立正的时候,观礼台上立刻安静了下来,家属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红地毯的另一头,在一行整齐的队列中寻找自己的孩子。

    “你看!”

    小姑娘伸手指向站在队列中间位置的于志军,“那是小张!”

    “嘘!”

    柳父连忙示意女儿禁声,自己却转头对柳母说,“好英武噢!”

    “嗯嗯!”

    柳母连连点头,双眼眨也不眨地看向一身警服的于志军,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

    “全体起立!奏国歌!”

    这时,教官的声音又起。陈明部长,固长江等警官立刻“刷”地一声,动作几乎一致地站了起来一个立正,他们面向国旗,举手敬礼,腰杆挺得笔直。观礼席上的学生家属们也纷纷起立,面向红旗,表情庄重地行注目礼。撩亮的国歌随后响起,在整个操场上,在所有人的心中汹涌地回荡,作为一个公民的荣誉感,在所有人的心中再一次升华……

    九岭古墓案至此总算告一段落,由固长江带领的特工小组成功破获了一起重大安全安件。只是有关九岭古墓的神秘内幕,却至令仍无法破解,人们不知道这个古墓在什么里候由什么人建成,更不知道这个古墓存在的作用和目的。目前,他们只得到了里间轴,可是它跟古墓一样,仍然一样神秘!

    (第一部完)

    (古墓凶间II已经上传,请点击左边的链接进入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