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QQ怪谈 > 第十章

第十章

QQ怪谈 | 作者:3893791 | 更新时间:2016-12-02 02:44:08
    第十章

    七月七日下午三点半,蚌埠。

    马鸣和小诺先去了蚌埠市新华书店,小诺站到最新出版的拦位,随手拿起几本言情翻阅,而马鸣则径直走到书店里面,不知道做什么。

    过了半天,他捧着一堆东西走出来,去收银台付钱。小诺走过去想帮他拿,却看到马鸣买的东西是两本书、一只打火机还有一大把铅笔。一本书是《金刚经》、另外一本书是《法华经》。

    “这些东西都拿来干嘛呀。”小诺莫名其妙地问。

    “嘿嘿,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马鸣眨眨眼睛。

    从新华书店出来的时候,才四点多。于是两人先找了家饭馆叫些东西吃,然后坐4路公共汽车,一路经过青年街、华运百大超市、机电总公司、红旗一路,最后到了张公山公园下车。马鸣看看时间还早,就在附近找了家网吧消磨时间。等到六十五十分的时候,天色有些微黑,马鸣和小诺这才从网吧出来,买了票,走进了张公山公园。

    张公山公园是蚌埠市市内最大的公园,据旅游指南介绍,公园由张公山和化陂湖组成,占地有五十多公顷,张公山海拔有七十一米。这算得上是相当大的公园了。小诺担心在这么大的公园里,是否能顺利找到夏惟一自杀的地方,不过马鸣倒是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

    一进大门,两人就看到一座类似北京金水桥的小桥,不过没那么华丽,正面是喷水池,张公山正对着公园门口,两条路径分别往左右,伸向山腰。山上多为松树,长的很茂盛。

    “那么,该怎么走呢?”

    小诺问马鸣,马鸣皱着眉头看了一圈,把手伸向左边的路。

    两个人沿着左边的路向山上走去,一路上有很多分叉,叉路有大有小,虽然不太复杂但也足以上第一次来的人迷糊。马鸣确象是有人指导的一样,左转右转毫不犹豫,小诺也只好紧跟着他。

    两人沿着小路越走越深,大约找了十五分钟,来到一处颇为荫翳的僻静之地,周围都没有行人。茂盛的树枝半遮住天空,让本来就日薄西山的天色更加昏暗。

    马鸣忽然停下了脚步。

    “……小诺,站在那里,绝对不要动。”他沉声说道,脸色异常严肃。小诺见他这么说,连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马鸣小心地打开塑料袋,拿出那一把铅笔,一根一根插到地上,土很松软,所以铅笔都能直立起来。很快铅笔就插完了,恰好围着小诺与马鸣绕了一圈;接着,马鸣拿出那两本中国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佛经,扯掉序言与注释部分,把正文撕碎,然后用打火机点燃,《金刚经》与《法华经》都不特别长,很快就被烧了成灰烬,他小心地把灰烬搜集到一起,拢在手里。

    “你这是在干嘛呀?”

    小诺站在***里,一头雾水。马鸣做完这一切,才站起来对她说道:

    “你还记得吧,我的眼镜能捕捉了一些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恩,是呀。”

    马鸣把眼镜摘下来,递给小诺。小诺接过眼镜戴上再环顾四周,吓的几乎要倒退几步。

    她透过眼镜,看到了自己眼睛前的这片空地里,弥漫和在她电脑里一样形态的灰垢,而且比那天见到的灰垢要浓郁的多。

    “……这……这难道是……”

    “是的,估计不错的话,这里就是夏惟一,也就是子山,自杀的现场。刚才我就是顺着这条灰垢找到这里来的。”

    小诺的脸色微微发白,她脚下站着的土地,就是子山服药自尽的地方,尸体曾经在这里躺过整整一天一夜。小诺仿佛能想象到当时的情景,这让她更加不安。

    “……现在……我要做一个测试,会很危险,你要有心理准备。”

    马鸣说完,小心地把右手伸出去,让手里的经文灰烬洒出一点点在地上。小诺戴着眼镜,看到当灰烬接触地面的一瞬间,整片灰垢陡然惊起,仿佛一条暴怒而起的眼镜王蛇,开始四处游走。马鸣的手慢慢张大,掉在地上的灰烬越来越多,灰垢的流动也越来越快。

    当他的手掌完全朝下平放,将最后一丝灰烬也洒到地上的时候,小诺看到那一片灰垢“唰”地掀成一片灰幕,仿佛大海的巨浪一般朝向他们两个扑来。

    “啊————!!”

    小诺尖声叫道,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幸亏马鸣拼命扳住她的肩膀,才算没跳出圈外。小诺闭上眼睛,感觉极强的一阵风从她耳边忽忽地吹过,她几乎战立不住。这风极冷,让人从骨子里冒出寒意。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小诺才睁开眼睛,发现树林里一切都回复了平静,灰垢不再有生命力,而是象真正的污垢一样瘫在地上,她身边的一圈铅笔东倒西歪,甚至有几只还从中间被折断。

    “……呼……好险……”

    说话的是马鸣,他擦擦头上的冷汗,长舒了一口气。

    两人沿着来时的路走出公园,打车回到祥瑞旅社,一路上谁也没说话。回到自己房间,小诺到洗手间用凉水冲了把脸,看着镜子呆了半天,然后走去隔壁马鸣的房间去。她看到马鸣正斜躺在床上,脸半盖着报纸休息。她走过去把报纸扯掉,开口问道:“

    “喂,告诉我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鸣懒洋洋地示意让她做到旁边沙发上,然后把报纸折好,这才说道:

    “从残星楼删除子山的帖子开始,我就对这个人有了些怀疑。整个残星楼从四月份开始到六月份,能够称得上大变动的,就只有她被删帖,换句话说,她与其他四名残星楼的成员都不同,而且他们之间有过什么曲折。”

    “是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仔细回想一下这一系列事件的时间表。四月初,残星楼成立;四月二十九日,惊鸿开始撰写她与子山做为情侣出场的残星楼背景;五月一日,琉璃与惊鸿还有子山聚会过;五月四日子山回到蚌埠;五月六日她自杀;接着五月九日上海的朋友,可能是惊鸿也可能是琉璃打电话给她;五月十日,惊鸿就中止写作,同一天,子山的帖子被全部删除。这说明了什么?”

    “上海聚会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错,这条线先搁下,来看刚才的事。我刚才买来佛经和铅笔,是为了测试一下看,夏惟一(子山)死后究竟变成了什么。”

    小诺觉得脊梁一阵发凉。

    “人死后呢,总会留下灰垢,这是精神带电粒子——要叫他们鬼魂也可以。只是一般人死后,那些粒子缺乏能量支持,逐渐失去活性,变成灰垢,慢慢消失。不过也有特殊的情况出现,假如一个人生前的意念极为强烈,那么就有可能出现人死精神不死的情况——也就是所说的鬼或者厉鬼。”

    “你是说,子山变成了厉鬼?”

    “没错,我刚才烧的佛经的灰烬,就是试探那些灰垢的反映强度。它们对于这类东西是非常敏感也非常痛恨的。”

    “那……那我们刚才看到的就是子山喽?”

    马鸣笑了,他摇摇头,说:“哪可能,若真是子山,咱们两个早就完蛋了。那些只是子山的鬼魂本体离开后遗留在自杀现场的精神残渣。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些鬼魂残渣的活力,估算出子山的鬼魂到底有多强的怨念。刚才你也看到了,相当危险,这说明子山是个不折不扣的厉鬼。”

    “那些铅笔又是……”

    “高中物理还记得吧,铅是最难被穿越的物质。那些灰垢本质上属于带电粒子,物理原理对它们也同样适用。摆铅笔过去就是防止它们接触我们两个。这可是我想出来得低成本的驱鬼术。”

    讲到这里,马鸣眉飞色舞,面露得意之色。小诺轻“咳”一声,小声说:“……咳……这个……其实……铅笔里没有铅,铅芯都是石墨做的……”

    “……呃……石墨也很难被穿越嘛……哈哈……这些细节先不要管……”马鸣有点尴尬地摆摆手,继续说道,“既然可以确定子山死后是厉鬼,那么说明她生前必然受过很大的打击以致形成强大的怨念。结合时间表来看,残星楼的成员必然与其有极深的关系。”

    “……我有点混乱了……”

    “啊,这么说吧。子山去上海参加残星楼聚会,接着心情不佳地回来,自杀,接着残星楼删除了她的全部帖子,接着六月份残星楼的成员全部死亡。你大致能从中推测出什么结论了吧。”

    “……啊……就是说,子山因为和残星楼其他成员之间发生了某件事,于是负气自杀并且变成厉鬼,前来找那些人报复?”

    “不错!典型的怨鬼复仇。现在除了我们不知道那件事是什么以外,其他的线索与这个推测都很吻合。”

    “这么说来,胜舟临死前那句“大家表决吧小心知识来”,可能想说的其实是:子山来了。他意识到是子山前来复仇,所以想临死前提醒其他人注意到……”

    “……唉,若是那个大事记还在就好了……”

    小诺轻叹一口气,这件事的真相终于明朗了一半,远远超出了她开始着手调查时所想象的程度。现在她总算知道唐静是被谁害死,但是究竟为什么被害,却仍旧是模糊一片。

    马鸣听到小诺的感叹,想开口安慰一下,忽然之间想到了些什么,然后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喊:“

    “是啊!那个大事记还在就好了!对的,它还在的呀!”

    小诺看着他忽然发狂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马鸣站起身来,拉着她二话不说就往楼下跑,小诺莫名其妙但也得跟着走。两人跑出祥瑞旅社,马鸣在营业台问过最近的网吧在哪里后,立刻直奔而去。两人来到距离祥瑞旅社最近的一家网吧,交过钱登记好,马鸣就跳进一台电脑,手忙脚乱地打开了IE浏览器。

    小诺最初以为他要去残星楼的站点,但是马鸣在地址栏里却键入GOOGLE。很快一个简单明了的页面出现在屏幕上,上面写着很大的字是GOOGLE,下面一条长长的输入框。

    “GOOGLE?”

    “对,GOOGLE,网上最强的搜索引擎,无论什么都几乎能搜的到……我真笨,怎么连这个都忘记了呢。”

    马鸣一半是给小诺解释,一半是跟自己说,同时手里飞快地在搜索栏里输入“残星楼”三个字然后点击搜索。

    很快GOOGLE就给列出了一长串的结果,足有七八十个。马鸣烦躁地再次输入残星楼,这次还多加了一个关键词“通鉴”,很快屏幕显示出结果,只有一项符合:

    残星楼——通鉴

    …………四月六日。各位,今天是我们残星楼成立的……

    “找到了!!”

    小诺高兴地大叫,但是很快就转变成失望,因为马鸣点开那地址后,屏幕显示该页面不存在。

    “还是不行吗?…………”

    “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GOOGLE可是有网页快照的功能呀。”马鸣紧盯着屏幕,头也不回地说。

    Google在访问网站时,会将看过的网页复制一份网页快照,当存有网页的服务器暂时出现故障时,用户仍可浏览该网页的内容。虽然快照里无法保留最新变动内容和网络软件效果,但文字是可以都保留下来的。

    马鸣点开了这个搜索结果的网络快照,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字样:四月六日。各位,今天是我们残星楼成立的日子,请欢呼。更新者:胜舟

    ………………(中略)

    四月二十七日。再有三天,就是残星楼第一次聚会,好期待呀。更新者:子山

    五月一日。聚会完毕,照片与游记不日上传,有个大秘密被发现了哦。更新者:琉璃。

    五月四日。惊鸿、子山,你们两个稍微冷静一下。今天晚上全体成员在弦断开会。更新者:胜舟

    五月五日。惊鸿,我都已经如此,你还是拒绝吗?求求你……更新者:子山

    五月九日。………大家来“弦断”,我有事要跟你们说。更新者:惊鸿

    五月十日。即日起,关于子山的一切资料,除长生的成员名录外,全部删除。更新者:茗

    ……略

    小诺和马鸣看着这一排排大事记,都沉默不语。

    整个事件的最后一个未知环节,终于也清晰了。

    惊鸿与子山在网络是情侣,或许两人都有意向现实发展。然而,在五月一日的聚会中,惊鸿发现子山在网上冒充男性,但现实中竟然是女性。惊鸿因为自己的感情被耍欺骗而大怒,两个人大吵一顿,尽管事后子山向惊鸿道歉,也未能挽回,残星楼的其他成员亦可能参预了此事,并且对子山做了一些她所无法容忍的羞辱。最后,子山怅然返回蚌埠,她个性偏执,于五月六日满怀怨恨地自杀。五月九日,惊鸿打算将此事彻底说清楚,于是打电话给子山家里,得知子山自杀的消息。接着她在五月十日通知了其他成员。出于某种心理上的考虑,他们将子山在残星楼的一切痕迹都删除,只保留了成员资料一项。

    以上是马鸣根据“大事记”以及其他已经掌握的情报并加以合理想象而推测出的事件全貌。对于残星楼的其他成员来说,这件事到五月十日,就算是结束了;但是没想到子山死后,竟然怨念不减,变成厉鬼向他们进行报复,结果那四名成员在六月十六日夜里全部遭到了毒手…………但是,有一个疑点始终未能得到澄清:就是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是惊鸿与琉璃的合影,为她们照相的人极可能是子山。照片上的两个人笑容满面,完全看不出一丝愤怒的表情。在照这张相片的时候,惊鸿肯定已经了解到了子山的真实性别。假如她对子山的欺骗行为如此愤恨的话,那么为什么还请子山来为自己与琉璃拍照呢?

    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唐静其实根本没把这种事情当真,只是做为网上的一个游戏而已……但是夏惟一却是认真的。所以五月一日聚会结束后,矛盾还没有爆发,三个人留下了那张照片。然后夏惟一在二号或者三号正式把自己的感情表达给唐静,结果遭到回绝。从大事记的四号、五号的更新记录可以的出端倪。

    至于究竟唐静对这场感情是抱着认真还是游戏的态度,恐怕就永远是一个谜了。但至少夏唯一并没得到她想要的,这一点可以肯定,而也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第二天,也就是七月八日,星期日。小诺和马鸣结束了仅仅一天两夜的蚌埠之旅,踏上了返回上海的火车。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马鸣看着窗外不断向后掠过的风景,向小诺问道。

    小诺低头沉默了一会,缓慢而坚定地回答:

    “找出子山。”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