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浮生错:誓乱天下 > 第四十四章 失手误伤

第四十四章 失手误伤

浮生错:誓乱天下 | 作者:苏陌烟 | 更新时间:2017-03-15 15:23:41
    风起云散,不知何处升腾的云烟渐渐遮掩了圆月的光辉,天地间模糊一片的黑暗,不觉给人一种诡异的气氛。

    叶凌萱看着远处屋顶上纷飞的剑光,无数树叶被剑气所摧,支离破碎,却又飞离不了两人造成的强大气场,只得在周围打旋,最后碎成粉末。

    她的手摸上被安沂南抚过的眉间,心头轻微颤抖。

    她想过无数个人,却从来没有想到他。没有想到,他还是这样耐心细致地照顾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她飞身向两个人奔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头顶的月亮正在云层后慢慢变成赤红,远处的晴明山上红光四射。一名男子站在空中,呼啸的风吹起他的暗红色长袍。他在胸前结一个手印,紧闭的双目睁开,耀眼的红色便从他淡蓝色的瞳孔里倾泻而出。

    而他的眼里,竟有四个瞳孔!

    他的嘴角一朵笑容如莲花绽放,薛夜痕,我终于等到你了。

    “咔——”惜颜红色的剑身挡在了两柄剑之间。

    “萱儿!”安沂南惊喜大喊,却又马上噤声。

    薛夜痕面无表情,道:“看来你今天倒警觉了,没有被迷昏。”

    叶凌萱一愣,马上明白过来,原来跟在她身后的不只安沂南一个。

    薛夜痕道:“阿凌,你让开,这是我和他约好的决斗。”

    安沂南也道:“是啊,萱……叶凌萱,我们说好的。死在他手里,我无怨无悔。”

    叶凌萱看着他道:“安沂南,你现在还相信我吗?”

    安沂南怔了一下,立马高兴地笑了:“萱儿,我相信你,从今以后,你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

    叶凌萱却忽然冷笑:“可是安沂南,在别人的心口上砍了一刀后再来道歉,你不觉得太迟了吗?”

    安沂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萱儿,你不肯原谅我?”

    叶凌萱道:“这是你的错,与我的原谅没有关系。我今天来见你,只是想告诉你,我一直是个很骄傲的人,而你却那样伤了我,我今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你也不要再跟着我。”

    叶凌萱将剑抽出,退到一边。

    风吹起长发凌乱,遮掩了叶凌萱复杂的眼神。

    安沂南,我们不是一路人,或许我只是活得太冷清,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这般体贴温柔地对我,我才会念念不忘你的好。可是练家庄一事,我已看出,我们真的不合适。你的单纯,我负担不起。

    她看向薛夜痕如冰刻般的侧脸,他还是这般的冷漠淡然,仿佛对一切都不在意。可是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她又怎能不知他的心意?那霸道的一吻,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感情。她躲他,伤他,不过是不想再多一个人受伤。

    她这一生,只能为仇恨而活。

    如果要她选择,她宁愿将安沂南远远地推开,推离她的世界,再也不要回来。而对薛夜痕,她只能说一声抱歉。

    安沂南在听到叶凌萱的话后斗志全失,根本无心再战。什么叫不原谅?什么叫没有关系?什么叫再也不见?萱儿,你就这么恨我吗?

    心思尚未收回,手中的剑已被人打掉,虎口破裂,鲜血汩汩流出。他被云吞的剑气震开三丈,最后跌倒在琉璃砖瓦上,吐出几口鲜血。

    薛夜痕收剑,冷冷道:“你还是输了。”

    安沂南看着他慢慢走近自己,嘴角扯出一丝苦笑,闭上双眼。

    薛夜痕停在他面前,眼角余光却看到了叶凌萱握剑的手在微微发抖。怎么,还是心疼他吗?还是,刚刚说的话不过是说给我听的?他用脚挑起地上的飞雪,指在安沂南的吼间,道:“愿赌服输。用你的剑杀了你,也不枉它陪你一场。”

    “等等!”

    “公子!公子!”

    就在那一瞬间,三个人的身影忽然定格,已变血红的圆月仿佛一个巨大的眼,露出嘲笑的目光。

    几个人看见了屋顶的三个人,立马飞身而上。

    “公子!”看见安沂南跪在地上似受了重伤,他的护卫急忙拔剑。

    “住手,都退下!”安沂南低吼,看来受伤不轻。

    护卫的眼睛一直盯在另外两个人的身上,看来已经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不过,照目前这个形势,只要公子一声令下,薛夜痕就算不死也得受伤。

    安沂南看着表情呆滞的叶凌萱,眼泪落下来,喃喃道:“萱儿,我对不起你。”

    叶凌萱的剑还在手里握着,从剑尖滴下的鲜血一滴滴地击在她的心上。她不敢相信,她怎么会那样做?她怎么会拔剑刺伤了他?

    薛夜痕没有看手臂上殷红的伤口,没有看叶凌萱颤抖的嘴唇,他只是轻轻笑了笑,而后弃剑离去。

    薛夜痕……叶凌萱的泪从苍白的脸上滑落,伸出手却触摸不到他的半点气息。看着他黑色的身影像孤独的王者般消失在远处,她不知如何是好。

    “萱儿。”安沂南艰难地走到她面前,握住她冰冷的手。

    叶凌萱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着他咬牙道:“安沂南,我不想再见到你!”我不想再见到你和他决斗,不想再为了你而伤他,我欠他的,已经太多太多。或许直到今天,我才明白。

    她的手猛地抽出,向着薛夜痕离去的方向消失。

    安沂南望着自己空荡荡的的手心,没有再说一句话。

    跌跌撞撞地在这绵竹城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的身影。他是,真的不要她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