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刁蛮俏郡主 > 大结局上:一个结局

大结局上:一个结局

刁蛮俏郡主 | 作者:君醉陶然 | 更新时间:2017-03-12 14:11:13
    “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不杀了你?”司空凌双手环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看着他。

    王龙客半跪在地上,一手按紧了胸前的伤口,猛然的咳了好几口血,才缓缓吐出几个字,“现在,你还杀不起我只是,你会手下留情,我倒是很诧异!”

    司空凌猛地抓住栅栏,双手将栏杆弄得咯咯作响,他好讨厌,他最讨厌的便是他这副模样,明明已经是狼狈的阶下囚,却怎么也掩不住绰约的风姿。与他相比,自己永远都比不上他的才智,他的家世,甚至在他的气质之下,自己都被他完全掩盖住!

    司空凌怒气正盛,命人将他带了出来,捆绑在另一间囚室,似乎是最阴暗的地方,比之刚才空气更加污浊,呆久了会令人窒息,却又有地方能够透出空气,其余人在这里留下一盏孤灯便退了出去,只剩下一个被绑在支架上的王龙客,一个站在刑具旁的司空凌。

    司空凌带着厚茧的手一一掠过桌上的一排排刑具,这些是什么,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不陌生,以前,经常是他们坐在椅子上喝茶,而聆听着别人凄惨无比的哀嚎。如今,也是要倒过来的时候。

    司空凌随意拎起一根铁鞭走到他身边,将手肘放在他的胳膊上,王龙客睨了眼他手上带着铁锈的鞭子,唇边勾起嘲讽的弧度,“你也就剩这些方法了”

    司空凌恨不得将这里所有的刑具都给他过一遍,让他匍匐在自己脚下求饶,顷刻间挥手便是一鞭,除了带出一片鲜血溅地的细微声响,没有任何其他声音,他不信,他不信他会不痛,他会不求饶

    扬手便是第二鞭,却突然冲进来的沐辰打断,“报告将军!”

    司空凌狠戾的双眼望向他,沉声道:“谁让你来的?!”

    沐辰忍不住望了眼他身后的王龙客,立刻低下头到他身边禀告,“没有找到找到歆玥。”

    司空凌本就暴怒的情绪一听到这个消息更加的激动,他信手扔了长鞭,回头一把揪住王龙客的衣领,怒吼道:“她在哪里?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王龙客来不及思考,听到沐辰没有找到歆玥,便道不好,她必然是被别的人抓走了,司空凌没有找到,那只会是羊牧劳

    司空凌发疯一般的跑了出去,剩下仍然被绑着的王龙客,和满地渗出的鲜血,沐辰见司空凌走远,立刻掏出手帕上前替他点了几处大穴,再掏出手帕,替他捂住伤口。

    王龙客忍着身上的疼痛,勉强抬起头与沐辰对视,他如墨的长发披散了下来,沾着血的发丝黏在脸颊上,脸色早已褪成苍白,他微弱的声线贴在沐辰耳边,“她在哪里?”

    沐辰哀伤的眸子里几乎盛满了晶莹,“你还在想着她,你都不知道你会死在这里吗?”

    他依旧虚弱的声音,似乎下一刻就会湮灭,“她在哪里?如果,她落在羊牧劳手里,快去找何叔。”

    沐辰终于忍不住,泪珠顺着左颊蜿蜒而下,他压抑着沉痛告诉他,“她很安全,我把她放在附近,羊牧劳去找她的时候,已经把屋子烧了,司空凌不会知道的,这时候何叔应该已经找到她了。”

    王龙客释然一笑,便不再说话,他已经用尽了力气,沐辰双手轻轻放在他胸前,王龙客抬起头,感觉到胸前一股暖流进入,身上也有了些变化,他挣扎着对沐辰说道:“撤手!不必在我身上Lang费你的内力”

    沐辰依旧平稳的向他输送内息,直到他面容开始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青色,沐辰体内气血翻涌,倒退几步,倒在地上,他很快从地上爬起来,落荒而逃。

    王龙客来不及叫住他,他知道,他牵动内息,加快了毒发的速度,他明明叫何叔给了他长久抑制毒素的药,他还是倔强的不肯服下

    他看着沐辰远去的背影,无奈的垂下眼睑,是他,害了他现在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该怎么去保护他,还有即将被抓回来的燕羽,他该怎么办?!

    司空凌发疯一般的奔到王宅,在院内不停的搜寻,他不熟悉这个宅院,只能毫无头绪的乱窜,他不相信歆玥会出事,他不愿意相信他找到天色微明,东边已经吐白,他站在一处已经烧焦的地方良久。

    沐辰拖着疲惫的身子找到司空凌的时候,他跌坐在一片灰烬旁,他回头看向他,那眼神里无助,像个迷失了道路的孩子,他无助的告诉沐辰,“我没有找到她,她出事了!我还是不在她身边,像小时候一样,我没有保护好她”

    沐辰看着他心痛的模样,不知为何,自己的左胸处也会纠作一团,这么多年,他像是铁打一样的坚强,只有在歆玥出事的时候,他的脸上才会出现这样明显的让人一眼看透的神情。他上前握住他不断颤抖的肩头,却说不出一句安慰他的话,他不能告诉他,歆玥是安全的。

    司空凌忽然大笑道:“哈哈哈我杀不了仇人,连她都没有保护好!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

    三日后。

    羊牧劳满意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王燕羽,安庆绪则是急不可耐的握住王燕羽的手,生怕她再跑了,王燕羽忍住想一拳挥过去打死安庆绪的冲动,看向羊牧劳,“我来了,我哥呢?”

    羊牧劳‘啪’的一声打开他手上的铁扇,轻轻晃道:“三日后大婚,你自然会见到他。”

    待王燕羽被带下去之后,便有一身着黑衣之人悄悄进了来,向羊牧劳下跪请礼,羊牧劳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抓到那个叫歆玥的女人,随你处置。”

    地上跪伏的精精儿缓缓地抬起头,揩去额上的一层冷汗,他战战兢兢的说道:“回禀先生,小人去的时候歆玥已经不见了。”羊牧劳黑帽下狠戾的眼神露出,静静儿立刻低下了头,“不过小人已经将房屋烧毁,没有留下一点线索,不会让司空凌知道的!”

    羊牧劳不停的把玩着手里的铁扇,“你在王龙客身边多年,他会把歆玥藏到哪里,去找!一定不能让司空凌先找到她,她若捣乱,杀了她!”

    精精儿猛地抬头,答道:“是是!”他转身本欲离去,却又折回,小声向他询问道:“先生,听说那王龙客被司空凌带走了?如此一来”

    王龙客丢开扇子,“如此一来,你担心王龙客会见不到她妹妹成亲的场景?”

    精精儿提醒道:“属下担心王龙客会借此逃脱?”羊牧劳嗤之以鼻,“你还担心司空凌会放了他?哈哈哈”

    精精儿犹豫半晌,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司空凌早想杀了王龙客,属下倒是担心司空凌手下的沐辰,他似乎跟王龙客交情匪浅。”

    羊牧劳听精精儿如此一说,便让他将所见所闻悉数抱来,他立刻让人去通知司空凌,并自己去了关押王龙客的牢房。

    王龙客听到有脚步声渐行渐近,慵懒的撑起眼皮,看清来人之后,倒是惊讶了一番,羊牧劳却二话不说,一只铁爪按上他的手臂,继而大笑道:“在这里,还有人为你疗伤,王公子果然不容小觑。”

    王龙客心下一惊,他已经知道了沐辰,他会杀了他的,他面上却出奇的镇定,不与他说话。直接接踵而来的司空凌身后带着气喘吁吁的沐辰,他的眼中现出惊慌的神色。司空凌本就怒气冲冲的赶来找羊牧劳,没想到他却叫自己来这里,他正准备开口之际,羊牧劳已经快速出手,向他抓来,他轻易地闪躲之后,才发觉不对劲,转身一看到沐辰倒在血泊中,羊牧劳的铁爪贯穿了他的肩胛,血液争先恐后的喷薄而出,他另一只手正要朝他的另一边抓去。

    王龙客大喊一声,“不要!”他身体一动牵动了周身的铁索,叮当作响,好不容易流血止住的伤口也因为他的大力而崩裂开来,他忍不住低下了头。

    司空凌捡起身旁的铁鞭就向羊牧劳挥去,羊牧劳铁爪一挥,那鞭子便在他面前断裂开来,变成一块一块的碎铁,司空凌厉声呵斥道:“羊牧劳,你伤我手下,想干什么?!”

    羊牧劳双手放在腰间,瞥了一眼倒地不起的沐辰,留下一句话便走了出去,“你自己问他就知道了。”

    司空凌抱起地上的沐辰,他的面色越来越差,他连点了他肩胛附近的穴道,随意从身上撕下一大块衣料替他简单包裹起来,沐辰眼神掠过王龙客,他微弱的声音传来,“是我背叛你,我是王龙客的”

    “闭嘴!省着你的力气活命!”司空凌急得满脸大汗,他根本不想去思考他是谁的人,他做了什么,他只想救他,他不想让他死,他是他为数不多的可以说上话的人,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在乎的人

    他不顾身后王龙客盯着他的眼神,把沐辰背上肩头,便走了出去,却没有注意到沐辰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向后扔去。

    王龙客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眼神才缓缓落到地上,刚才沐辰扔下东西时递给他的眼神,那是一方绣帕,洁白的素锦帕上染着沐辰刚刚流下殷红的血液,微弱的灯光下,可以看见绣帕上的图案,是一串珠链,颗颗饱满圆润的珠身,虽是绣帕,却隐隐也能看到,波光流转的华彩。若他不知道这是歆玥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恐怕也要以为是出自哪位技艺高超的绣娘之手。

    那日她藏起未绣好的手帕,赌气的说不是给他的,却在他最难过的时候,给了他最好的安慰,她的平安,她和小公子都很平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