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都市青春 > 颠鸾倒凤:调教极品夫君 > 第120章 吃醋的男人很可怕

第120章 吃醋的男人很可怕

颠鸾倒凤:调教极品夫君 | 作者:我是无敌宝宝 | 更新时间:2017-03-16 14:57:44
    一阵的震天撼地的声响过后,整个军营又陷入了寂静中,静的让千灵月只能听到彼此缠绕的呼吸声,静的让她以为方才那震耳欲聋的厮杀声只是一场错觉,要不是地上那道道醒目的血痕提醒着自己,就在刚才这里刚发生了一场惊天地的大战,她真的要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玉飞狐看着她落寂地看着天夜祁消失的方向,心头涌起醋意,他将她的身子转过来,对着自己,“他都走了,你还舍不得吗!”

    千灵月侧扬起头,看着他,讥诮一笑,“是,又如何?”

    “他就那么好?”看到她眼里的讥讽,听着她的话,玉飞狐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在揪疼。

    “他以一敌千,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值得所有人敬仰,这样的男人值得,值得我那么想他!”天夜祁是何许人,她之前或许不知,但是今时今日,她不会再骗自己,不知从何时起,他已走进了自己的心里。

    怒火!千灵月从玉飞狐的身上感到无边的怒火蔓延开来,那般的炙热,却又带着莫名的哀恸。

    他就那么看着自己,一对眼里充满了无限的哀伤,沉重的连漾起的涟漪都泛不开心湖一点的波澜。

    他紧紧地抓住她的双臂,紧紧地,似乎唯有那样才\一\本\读\小说 WwW.(yb)(du).Com能压制住内心的怒火。

    千灵月也不屈地扬起头与他对视,两人就这么僵持住。

    “少主!”复元走近他们五步外,躬身询问道。

    “备马!”玉飞狐青筋爆出,双眼紧盯着千灵月,冷声命令道,“备马!”

    “是!”复元愣了一下,随即吩咐道,“立刻为少主备马!”

    没多久便有人牵了一匹烈马走到玉飞狐的跟前。

    玉飞狐二话没说,抱着千灵月翻身上了马背。

    “你要带我去哪里!”千灵月被他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带着在马背上颠簸。

    玉飞狐没有开口,但千灵月却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夹杂着怒火与寒意的气息,随着狂风变得愈发的肆虐。

    月华流转在他那张半脸的面具上,漾出异样夺目的光华,却是冰天雪地的霜寒,刚柔的线条勾勒出他刚毅的下颚,此刻却是紧绷地扬起,似乎在隐忍着巨大的愤怒。

    马蹄渐弱,最后在一处停住。

    “千月湖!”当千灵月看清眼前的景色时,惊呼出,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他要干什么!

    玉飞狐依旧板着一张脸,搂着千灵月翻身下了马背。

    “放开我,玉飞狐,你究竟要干什么!”千灵月看着他抱着自己,径直朝湖里走去。

    玉飞狐抱着她走到湖中,湖水漫过了她的腰际,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涌来,寒意涌上心头。

    冰冷的手从衣领伸了进来,他轻轻一挑,衣裳便从她的肩膀滑落,露出大半片雪白的肌肤,寒意从肌肤透进了骨肉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千灵月惊呼出来,“玉飞狐,你这个疯子!”

    玉飞狐双眸一敛,手中的力道加大一拉,整件衣裳便滑落,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

    “你!”千灵月惊恐地看着他,那双邪魅深邃的眼里,翻涌着一阵难以言喻的暗潮,炙热的目光落在她luo露的肌肤上时变得异常的火热,目光随着那起伏有致的柔美线条愈往下,愈是深邃炙热,看的千灵月一阵惊慌。

    情急之下,她只好大呼道,“我已经是天夜祁的人了,这样的残柳之姿,你也要!”她希望激将法能让他暂时理智些。

    可是她错了,错的离谱,她低估了男人的忍受力,错误地低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闻言,玉飞狐的嘴角却勾起一抹冷笑,皓白的齿间挤出几个字,“我——不——在——乎!”

    “玉飞狐!”千灵月冷冷地看着他,那双流转着妖异蓝紫色光华的眸子里,一团火焰腾腾而起,妖冶却又炙热,只是瞬间她便被冰蓝色所淹没。

    玉飞狐大手一挥,千灵月身上的衣裳被他扔到了一旁,雪白的肌肤立刻luo露在他的面前,她圆目瞠瞪,丝丝冷气渗入肌肤里,浑身一震寒天冰雪。

    “嘶…………”千灵月红着脸,咬住下唇,忍不住发出一声,“好冷…………”抬起头怒瞪着玉飞狐,这个疯子,他究竟要干嘛!

    玉飞狐将她揽进怀里,顿时间,一股暖流从他的身上流了出来,缓缓地渗透进冰冷的身体里,对温暖的感知,让千灵月下意识地有些依赖那种温暖。

    “呵呵…………”头顶传来他清越戏谑的笑声,千灵月顿时感到一阵的怒火,“玉飞狐,有本事,你放开我,我们单打独斗,这样强制着我的内力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的娘子,你似乎还没弄清楚。”玉飞狐抬起她的下颚,“我是你的夫君,夫为纲,夫为天,对你而言,我就是天,是不是英雄好汉,又有何关系。”语气中是十足的调侃与自信。

    “无耻!”千灵月早就领教过他的油嘴滑舌,白了他一眼,“那么,既然如此,你这位天,还怕我这个小女子吗?还是你怕解了我的穴道,你便再也抓不住我,怎地你如此的没信心呢?”

    玉飞狐勾起一抹笑,解开她的穴道,“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会放你自由,只是这份自由的前提是你只能待在我的身边!否则…………”

    语峰一转,再度变得锐利,千灵月刚想推开他,却在此刻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股骇人的霸气从他的身体里传了过来,震得千灵月的脑中嗡嗡作响。

    “否则,就算是要折了你的翅膀,将你圈养在金丝牢笼里,我也会这么做!”千灵月觉得他的声音里永远都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感,他似乎总喜欢把自己至于一个很高的位置,冷傲地俯视着芸芸众生。

    她不喜欢这样霸道的男人,想要把她当做金丝雀来圈养,哼,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即使她没了内力,她一样可以逃走!

    玉飞狐掬起一抔水,从她的身上浇下,千灵月的身子微微一震,她惊诧地看着他,沾了水珠的俊脸,那如同刀刻般俊美无铸的五官,在月色中愈发的精致俊魅,那流转着月色光华的半面玉制面具,冰蓝色的双目,都让他给人一种强烈的视野冲击,让人印象深刻。

    玉飞狐低着头,看着她,一抔水,一抔水,浇得很仔细,也很用心,身上湖水冰冷,但揽住她的腰的手掌却传来一阵的炙热,冰火相交着如同俩条灵蛇,在肌肤上游走,千灵月被他那深情的眼神盯得不自在,又碍于没着衣裳,周身都被他看在眼里的那份尴尬,脸红的就像是三月里最娇艳的海棠花,红彤彤的一片。

    炙热的手掌带着清冷的湖水从她的肩膀缓缓地滑下,一直浇到腰际,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口中轻轻地念着,“母亲湖,请赐予她最纯,最初的美丽…………”

    起初千灵月不懂得他这般是为何,最后,她突然意识到,他这是在为自己清洗。

    “这样,你就是我最美丽,最纯洁的娘子!”玉飞狐亲昵低语,双眼里敛去了冷锐,似乎是被眼底的那团火融化了的冰蓝,化成了一泓清澈幽深的潭,在月色中泛起幽幽的萤光。

    他说的那般坦诚,那般认真,那般的执着,那般的深情,仿佛是一坛陈年的美酒,只消一闻,便可将人迷醉,宁愿沉溺在他那似火似水的柔情里,不愿再醒来。

    千灵月不知要如何开口,他那般的执着,却是她心底的痛,对于他的深情,她不是没有感动,只是,一个人只有一颗心,那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人,再也没有多余的地方容下他。

    玉飞狐锐利的双目自然没有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黯然,他将手伸了出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千灵月见他在手掌用力划出一道伤痕,鲜红的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她惊呼道。

    玉飞狐笑着将手掌上的伤口贴到千灵月的手臂上的伤口处,两股血流从两道伤口处流了出来,仿佛两条血色通红的灵蛇,迅速串流到对方的伤口里,千灵月只觉得一阵的战栗,惊诧地看着这一幕奇特的景象,惊得张大了嘴,却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这是我们家族特殊的结盟仪式。”玉飞狐执起她带着玉扳指的手,两只同色的玉扳指在青幽色的月光中泛起异样妖冶的光晕,仿若被月光注入了生命般,千灵月竟然在扳指内看到了两条游动的血丝,犹如蛇,灵活游走。

    “你刚才做了什么!”千灵月觉得胸口一阵的血腥翻涌,喉头一甜,身子猛地朝前扑去,喷出了一口血,然后便看到在银青色的湖面上一条黑色的细小的虫子从血红色中游离出来。

    玉飞狐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条血虫,两只用力一捏,血虫在瞬间便被捏的粉碎。

    千灵月眉头蹙起,一阵眩晕,倒在了他的肩膀上,“这是什么?”她虚弱地问道。

    “这便是樊琅天植在你体内的血蛊。”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