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错孽 > 第32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11

第32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11

错孽 | 作者:古意 | 更新时间:2017-03-15 15:24:06
    重躺到床上我就知道我完了,因为我严重发烧。头疼,鼻涕,咳嗽这些传说中的东西全都来找我了,想了想,我突然高兴起来,总算有些什么玩意儿自己来找我了,不被人喜欢,被这些小病小症的喜欢也不错啊。

    “巧儿,你说我是不是就这样死了呢?如果那样的话,不知道有多少要乐死了。”我烧的无聊了,看到巧儿端药进来嘀咕。

    巧儿就以一副超人的姿势向我飞奔过来,然后给我一个暴粟:“胡说什么呢。”

    我疼的捂着脑袋:“巧儿,你欺负人,不要脸!”

    巧儿没说话,强行扶我起来然后给我灌药,动作虽然粗鲁,但很明显是为我好的。

    四围的空气静谧,巧儿长长的睫毛眨呀眨,我话哽在喉中也上下翻腾,终于忍无可忍了就拨开碗然后盯着巧儿直瞧:“巧儿,你说,男人究竟哪儿比女人好了?”

    巧儿勺子僵在半空,苦笑了一下然后又凑到我嘴边:“怎么?”

    巧儿最擅长的就是明知故问了,我翻白眼给她:“女人会料理家事,会暖床,会生孩子……男人能干什么?”

    “……呃,男人是不怎么样。”

    “那为什么……芹菜要跟王爷嘿咻,王爷不是个男人吗,男人怎么可以跟男人……而且,那个什么王爷明明娶了个女人做王妃,还耐不住寂寞跟婢女生了两个崽子,莫非他闲来无事也想适适怎么生孩子?”

    巧儿傻愣愣盯着我,眼神飘忽不定,好半响才回过神来,笑的很虚伪:“傻瓜,男人怎么会生孩子。”

    “那为什么?……”

    “那个人当真那么重要?非得到不可?”巧儿突然扭转话峰,定定的望着我,目中的淡定还有尖锐让我有些迷糊。

    “……咦?,是啊,我就想不择手段的得到他。”想要又得不到,这种念头会让人疯狂的,得到了,耍腻了,玩坏了,然后就可以把他丢掉了,如果到时舍不得丢掉的话,那再抱到怀里疼。

    “是吗?”巧儿心不在焉的。

    “巧儿……你说,要是我也变成了男人,芹菜是不是就会要我了?”

    “……这不是已婚妇人的做法。”

    阴沉沉的,好像都死了一样静悄悄地,我突然不想吱声了。

    从没有人喜欢过我,也没有人让我喜欢,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疯狂想要得到他,他不愿意,我可以花钱把他砸过来,再不乐意儿,我也可以把他抢过来,我的心情,巧儿根本就不懂。

    “闭嘴,你算哪个葱,你管我!”

    “我已经说过了,轿子中的人根本不是小姐想要的人,便是那个人出现了,小姐也得不到!”

    “要你管!”

    “你这个混帐东西,什么也不懂!”

    “你还说你还说你还说……”

    我脑羞成怒地扑上去,摔了药碗抱起巧儿的大腿就狠狠咬下去“咔嚓!”

    巧儿寒着脸将勺子塞在我嘴巴里,冷冷盯着我捂着嘴巴直哭:“死巧儿,牙要掉了啦。”

    在那之后,我天天穿男儿的衣服,没有合身的就跟府里头的男人抢,其实我也就是随便拿了几件,他们就是知道了也不敢吱声,这又不是多光彩的事儿,说出去也没人夸你。

    巧儿那死东西也一直不太搭理我,其实我遇到了芹菜,找到了我的第二春她应该为我高兴才是,整天臭着张脸,像人欠了她八百吊钱似的,看着就心烦,不理就不理呗,多少人点头哈腰的要来侍候我跟我献殷情,没了她,我照样活的下去。

    话说,我不能老穿别人的衣服不是,主子跟下人穿同样的衣服多诡异的气份。

    买衣服还是比较麻烦的事儿。我从没买过。

    府里头上下大大小小的事儿全交给巧儿去管了,我只负责等现成的饭吃,穿准备好的衣服,花理所当然的钱,跟米虫似的,字是乱七八糟识了几个,琴也会溜那么几首,字还是那样爬出来的,除此之外……我啥也不会。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我很紧张,然后蹭蹭蹭上楼跑去找巧儿,转了一圈之后没发现,临门撞见一个下人说是去郊外视察地情去了,盘问了好久,他吱吱唔唔也说不清,我拍了一下他的肩,很不满意地拿白眼翻他,他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一边抽羊颠疯了。

    原来我也可以把人吓坏,我还以为我已经长的够善良了呢。

    在门外遇到了一个人,很漂亮,他朝我笑了笑,我立即冷的直打颤,多诡异,原想把你弄死的人突然充你露出无害的笑容,要不就是他脑残,要不就是他有心机,再不然就是我太有魅力。

    可魅力有个屁用,芹菜还是照样跟男人偷情……太让人伤心了。

    “同路啊?”见那厮跟在我后面,我忍不住回头瞪他。

    “呃……顺路。”

    “不许走我后面!”

    “呃?好”他又虚伪地笑,脸色很苍白,比纸还要白,明明比我高一个头的人,却虚弱的像个小孩子。

    高一个头?

    高一个头,高一个头,高一个头……

    我突然狠狠瞪着他:“小样,你给老娘站住。”

    “呃?”

    他莫名其妙的回头,刚转过身胳膊就被我拧住了:“丫的,你是何方妖孽?敢耍本姑娘,给我现形吧现形吧!”

    传闻中,有一种技术活儿叫作易容,就是用乱七八糟的东西绞合成一块然后捏成各种人脸的模样,或者将糊状的覆在人物上然后镶成模子,亦或直接将人脸皮割下来贴在脸上,就可以从一个人直接变成另一个人。

    我记得那天晚上去王府时,跟我一起去的那厮明明高我一个头半了,难道他将腿砍了一截不成,打死我都不信。

    他被我摇啊摇,头跟布娃娃一样两肩膀之间直晃:“妖怪妖怪妖怪!”

    我去扯他的脸皮,左扯右扯,扯来扯去,居然没有掉,难道是真的脸皮?

    “够了……你发什么疯?”他把我推开来,然后弯下身子喘气。

    “你真是我六儿子?”

    “……”他不发一言,喘了半会往前走:“是我。”

    ……咦咦?那,那天晚上的那厮是谁?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