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丑医 > 193 故人

193 故人

丑医 | 作者:萧七七 | 更新时间:2017-03-15 15:23:12
    阿丑瞥了眼指甲里残留的少许洋地黄粉末,轻叹一口气。

    永不言弃的精神是好,可惜有时候用在不该用的地方,一条路走到黑,那她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龙钰公主向阿丑走来:“我找你好半天了!”

    阿丑上前一步,纳闷道:“发生什么事?”

    “有个地方官说要见你,”龙钰公主道出原委,“本来我们行军,是不惊动地方官的,最多是卫所和府军会接到消息。”

    “所以这官员得了消息,还专门跑过来,你觉得奇怪,”阿丑低头思索,“我这次出行,也没有惊动任何人……罢了,先去看看是谁再说。”

    淮南地界熟人多,但眼下并没有进淮南城,怎么会有人找来?

    阿丑一边走,一边看了看天边的夕阳。

    走进主帐,阿丑只见一个正七品官服的男子坐在那里——卢照廷。

    当初寿阳山贼的事,两人见过几面,而后念心就跟着她去了京城。

    “阿丑姑娘!”卢照廷看了眼她腰间的正七品紫色绶带,有些叹息地打着招呼。

    “卢大人何事?”从官品而论,是平级,不过她也不喜那些官场做派,并没有放在心上。而这句话也算是客套,卢照廷前来,她知道所为何事。

    “宛娘,不,念心,”卢照廷深吸一口气,“我想最后送她一程。”

    阿丑眼光向着帐外,没有言语。

    卢照廷有些恼了。应该说本就有些恼怒。念心若不是跟着她,恐怕此时还好好的,怎么会阴阳相隔。生死难再见?

    “你自己不能护她周全,当初又何必将她带走!”卢照廷悲愤难忍。

    “我不能护她周全是我的错,但是你又有什么资格指摘我?你觉得你把她带走就能护她周全了吗?”阿丑叹息着闭上双眼。

    “为何不能!她跟着你,就是连一儿半女也没有留下,日后连为她尽孝的人都没有……”卢照廷的指责被阿丑打断。

    “卢大人,卢大人!你太天真了,”阿丑重重叹气。“从她为江三嫂做那件事开始,就埋下了隐患。你觉得一个杀手,是从我身边下手容易。还是从你身边下手容易?对于你,只要墨玄想,恐怕只需要一个晚上,你们全家都要上黄泉路!只是杀你没有价值而已。还会牵累墨玄自己被人发现踪迹。”

    有些人年轻不懂事。也可以说是太天真。这和聪明与否无关,纯粹就是不谙世事。倒不是说不会人情世故,而是不懂道理。

    卢照廷有些怔愣。

    他一直以为念心是被阿丑拖累才死的。可是如今,他才发觉,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只怪我没有早些洞悉墨玄的野心,也怪他阴差阳错收留了怜香……”阿丑忍住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卢大人,人生不能重来。对谁来说都是一样的。你想要后悔,只怕也没有后悔的机会。如果她当初没有嫁入江家。是不是又不会有后来的一切?谁也说不准,没发生过的事,谁也说不清。或许另一条路上,也会荆棘丛生……”

    阿丑感慨万千:“作为生者,我们只能在自己看得到的一尺三寸地,选择最好的路。最好的路,不是自私的路,是对你最好,也能让你问心无愧的路。过去的,就让一切远去吧!先掌控你自己的命运,再去说其他。当你的命从来不在你手中时,你又有什么资格让别人的把命交在你手里?”

    是的,就连她,也没有这个资格。

    从前她刚开堇堂的时候,便以为她已经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她以为只要奋斗,就能闯出一片天地。后来才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掉进了墨玄的陷阱,她的命从来不在自己手中。

    人生无常,说的就是这样吧?

    而她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敢让别人把命交在她手里,敢让自己的命运和他人关联起来?

    因而,她选择独力。

    所以当夏翌辰逼不得已选择打道回府,转而派了一群血杀跟着她时,她只得虚与委蛇——等到了雁门关,她再想办法甩掉这群人就是了。跟着她,不是送死又是什么?

    念心在谯郡下葬,阿丑亲手写的墓碑。卢照廷在那次谈话之后告假回乡祭祖,一声不响地跟去。

    阿丑也没有赶他走,爱跟着就跟着吧,无论怎样,也算一点心意。

    只是她再也开心不起来,直到回到久违的古井村。

    “佟五哥!”阿丑站在田垄边开怀大叫。

    佟宁信已经长得比她高许多了,人高马大却更显得憨萌憨萌的。

    “阿丑!俺真没想到,还能见着你。”佟宁信惊喜交加,一时间说不出别的话来。

    阿丑拎起罗裙,一路跑到村西小河,大口呼吸着古井村清新的空气。

    她来的突然,事先并没有和村里人打招呼。

    龙钰公主和璃雪郡主的大部队驻扎在谯郡城外,并没有跟着她来。和她一起回村的,只有十名血杀,两人在明处,其余都在暗处。见她一路跑到村西小河,只得追了上去。

    所以当村西小河前出现欢笑的阿丑,还有面色平静地追过来的两名血杀,河边洗东西的妇人们都不自禁后退一步。

    这样鲜亮的衣衫和装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却在这里大肆玩乐,这是什么节奏?

    坐在河边拎着狗尾巴草的阿丑和身旁的佟宁信说着话:“赵二哥如今在城里都有了自己的杂货铺子了,那赵家没人跟去?”

    佟宁信大喇喇地挠头,还和以前一样神色懵懂:“没跟去,就赵二嫂跟去帮忙,其他都在俺们村里。”

    “那正好,我还能去看看赵三嫂,她生了孩子以后我都没去看过呢!”阿丑抱着再也不回来的心态,当然要和故人,见最后一次。

    淮南城她没有进,因为钱之璋的事,她拿不准钱展业到底怎么想,又或者钱之琦是不是会在钱展业面前说自己什么坏话,因而她选择不进淮南城。钱之璋这小子,如今可算是长大不少,至少日后能独当一面,也算她报答钱展业知遇之恩,帮他教好了一个差点长歪的儿子。

    而谯郡,她就一定要回来看看了。

    村子里早早传开,有个贵人来了,还带了两个家丁模样的人,看上去不近人情凶神恶煞的。

    要是血盟知道了自己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家丁”,不得气得吐血!他们堂堂血杀,怎么就成了家丁了!他们和家丁是一个档次的吗!差得远了去了!

    到时候也就不是不近人情凶神恶煞那么简单了……

    佟德全闻讯走出来,正好在路上碰见佟宁信和阿丑。

    “佟里正!”阿丑微笑着打招呼,立刻恢复乖乖女形象,哪有方才的半分野气?

    “是阿丑回来了!”佟德全也十分意外,又打量几眼他身后的血杀,便看出来不是寻常人,但也没有多问。

    “爹,阿丑难得回来一次,你就给俺放会儿假呗!”佟宁信央求道。

    佟德全恨铁不成钢地瞥了小儿子一眼:“你哪是为了这个,一天到晚动不动告假!家里就你最不争气了!”

    “俺知道俺知道,四哥如今都是二掌柜了,可俺又干不来四哥的活……”佟宁信嘟囔着。

    佟宁智已经是二掌柜了?不过他本非池中物。但是经过以前的事,阿丑也不想再和他有交集,所以也懒得打听。

    “我这次回来,时间也不多,明天就要走了,所以佟五哥陪着我四处随便逛逛就好。”阿丑这样说,也算给佟宁信解了围。

    佟宁信这才松一口气,拍着胸脯保证:“爹放心,俺一定好生招待阿丑!”

    “她是回家,又不是做客,哪里是你招待,”佟德全叹息一声,又问,“徐奶奶没有一起回来?”

    阿丑摇头:“奶奶病了,我这次去西北,就是为奶奶寻药。”

    佟德全闻言,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再就是夸阿丑孝心大。

    只是没人知道,阿丑顶了多大的压力。去一个从没有人去过的地方,还是找传说中的东西,怎么听都不靠谱。何况她不仅要治好奶奶,还有夏翌辰的左手。

    阿丑谦逊了几句,就和佟宁信去赵家串门了。

    赵三嫂的儿子脸蛋红红的,还在襁褓中咿呀。

    阿丑直觉得这孩子可爱,哄了好久,才和赵三嫂谈起村中这些年的事。

    “周婶子走的时候,周丫头只派了人,压根就没亲自过来。村里人都说她没良心没孝心,要遭报应的。这不,上几个月,薛家就倒台了。听闻是京中的薛太医获罪,俺们也是听说的。”赵三嫂显然有向阿丑求证的意思。

    “太医院薛院判,私自换了皇上的药,给皇上下毒了好些年,害得皇上常常卧病在床,损伤了龙体,”阿丑解释,“幸好及时发现了,否则在这样毒下去,后果严重。哎,宫里那些腌臜事,你们少知道些也好。薛院判虽说罪有应得,其实都是反贼收买了他,还好没有牵连家人。不过薛家失了京中的靠山,恐怕剩下的人在谯郡,日子也不好过吧?”(未完待续……)

    PS:一更(给大家道歉!今天的另外两更要等到明天补上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