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一起嗨中文网 > 历史穿越 > 1852铁血中华 > 第159章 危机扩散(一)

第159章 危机扩散(一)

1852铁血中华 | 作者:绯红之月 | 更新时间:2017-04-01 17:36:23
    六月上旬,关东的梅雨季节开始了。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天地间充斥着雨丝、雨点、雨幕。雨停了,空气中也满是包含水汽的风。

    为群马地区的惨烈战役收场的是北海道军,数以万记的战死者必须赶紧掩埋,不然就会出现瘟疫。后世对此次收尾有很多文艺化的描述,“……面对如此惨重的伤亡,上天也忍不住日夜垂泪……”

    垂泪的并不仅仅是上天,关东平原上村村都有人落泪。有关群马战役的残酷消息最早传到这里,明治军七个师团有三个被全歼,剩下四个被重创。其中就有关东平原兵源为主的两个师团。北海道军不留俘虏的消息传播开之后,家家都觉得自己的孩子难以幸免。父母们除了悲痛之外,对于明治政府能够存在多久心怀疑虑。失去孩子等于失去了未来,如果明治政府再不能存活,微薄的抚恤金都没了着落。这最后的希望也要化为泡影,所有关东的百姓们的痛苦难以形容。

    在东京,天空阴云密布,所有大臣们脸上也都愁云惨淡。十个师团或者被摧毁,或者失去了战斗力。对手牢牢控制住了山区,只要雨一停就会发动新的进攻。双方的恩怨长达30年,谁都不可能对战败者有什么宽容。

    已经有人建议天皇暂且离开东京前往京都。明治天皇倒还算坚定,他对提出这等建议的人怒斥道:“朕乃是日本天皇,哪里有天皇被迫逃走的道理!你们要走的话,就自己走吧。朕就是要留在东京,我倒要看看那些逆贼是否真的敢对朕不敬!”

    群臣并不敢触这个霉头,不过大家心里面忍不住腹诽。自打幕府制度建立之后,天皇被强者们轮了一轮又一轮,饿的自己都吃不上饭的天皇在历史上并不少见。听明治的意思,好像天皇天生就该受到日本万民崇敬一般。这明显不符合历史事实嘛!

    陆军大臣山县有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眉头紧皱,当下明治军兵力枯竭,各地紧急征兵毫无进展。琵琶湖以西只剩下一些地方部队,明治军的主力只剩下在东京的陆海军共六万人。雨季对征兵非常不利,新征募的军队更无法操练。山县有朋并不在乎死人的事情,他在意的是一群刚摸过枪的人上战场,除了给敌人增加战果,以及消耗自己这边宝贵的武器装备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用处。

    难道除了逃到京都,利用琵琶湖的地利实施防御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不成?

    就在山县有朋绞尽脑汁却无计可施的时候,侍从官进来禀报。“逆贼那边派了人过来!”

    北海道希望何谈的消息传到了北京,正在北方视察的韦泽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他觉得这次何谈的成功几率不高,明治政府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和谈未免有些一厢情愿。

    不过6月22日,北海道海军与明治海军在东京湾附近大战一场,明治海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北京,韦泽觉得和谈已经有了重大进展。

    韦泽很快就发现他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明治海军几乎全军覆没之后,明治政府果断的做出了决定。整个明治政府与剩下的部队跑路了,他们一路逃去了京都。这种果断倒也有可取之处,北海道方面也是骑虎难下。他们原本的计划韦泽随便瞄了几眼,那时候北海道军的想法还是依托日本东北的人对明治政府极度不信任的情况,在东北地区与明治政府打游击。现在这计划的基础不复存在,北海道军若是不能占据半个日本,内部的激烈声音都无法摆平。

    当然,韦泽想了很久才想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日本天皇看似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在二战时候才最终强化起来的,在此之前,日本有个毛的尊重天皇的传统。北海道军未必会杀天皇,不过逼着明治这厮退位,再立一个傀儡天皇,对于日本人来说是非常容易理解,并且很能接受的选择。

    确定了自己的错误之后,韦泽决定把日本的问题丢在一边。既然他已经有先入为主的错误理解,后面的判断也难免继续失误。与其一错再错,还不如静观其变。

    国内的事情已经很繁杂,国外的事情也很有意思。例如高丽终于发行了自己的纸币,就如传统的纸币发行一样,最初的时候总会显现出非常乐观的前景。由于纸币的发行,高丽先解决了部队欠饷的问题。

    也许是因为人民币的成功,纸币在高丽内部流通的非常顺利,就如高丽内部大臣的马屁奏折所写,“……君上(大院君)圣裁,风行草偃。万民百业皆争用此物,世面稳定,生计日好。高丽兴盛指日可待……”

    韦泽看完之后只是嘿嘿冷笑两声,就把这些情报撂倒一边去了。

    “陛下为何发笑?”一起来了北京的祁红意问道,在圆明园住下,祁红意对这里非常满意。北方的气候下有着接近江南的风情,圆明园的确不错。

    “我在笑我自己年轻的时候不懂事。读书不求甚解,听风就是雨。还喜欢自以为是的扼腕长叹。要多傻有多傻。”韦泽坦然的对自己的青葱岁月做着不高的评价。

    自我批评是韦泽的爱好之一,祁红意对次并不陌生。不过这个批评里面大有一种调侃的意思,退休之后跟着丈夫一起出来的祁红意倒是来了兴趣。“却是何事?”她饶有兴趣的问道。

    韦泽把那份有关高丽货币发行的文件递给了祁红意,然后他自己继续阅读文件。

    过了好一阵,祁红意抬起头,“我觉得这个不是很好么?”

    韦泽头也不抬的答道:“是很好。如果你能活个两百岁,再看那时候有关此事的历史书。估计很多书籍会这么写,发行了纸币,推动高丽金融发展之后,因为某某集团胡作非为,纸币币值狂贬。导致高丽经济遭到重大损失。接着就是长篇累牍的对那些坏蛋们进行声讨的无聊内容……”

    说到这里,为了让妻子能有共鸣,韦泽笑道:“这种抨击就跟历史文里面对妲己和褒姒的描述一样。”

    一提到皇帝的老婆被当做替罪羔羊,祁红意也真的感到不爽。不过她还是不理解韦泽为何对这件看着挺不错的事情冷嘲热讽。祁红意问道:“说来听听。”

    韦泽让祁红意坐到自己身边,手指在相关几个位置上划过,“你看到高丽建设央行了么?高丽搞了财政预算了么?还有高丽提出过市场上原本流通的金银和铸钱的迹象了么?”

    跟着韦泽的提示仔细一看,祁红意发现这些内容果然全无。她微微皱眉问道:“这意味着什么?”

    韦泽慢悠悠的答道:“这意味着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比我想象的还要快,高丽市场上的金银很快就被收藏起来不再流通。由于流通市场上通货奇缺,高丽人民不得不接受纸币作为交易货币。且不说高丽,我问你,你多少年没见到咱们国内以前的银元在市面上流通了?”

    祁红意好歹也参与了《中国通史》的编撰,仔细一想也有些明白了。“果然如此,黄金白银很早就没在市场上流通。流通的全部都是纸币。那高丽人倒也可笑,人民把不值钱的纸币先拿出来用,在他们嘴里就成了高丽人乐于使用纸币。”

    “高丽人现在还是觉得纸币就是钱,根本不理解纸币是国家背书的一般等价物。有这等错误理解,他们定然会滥发纸币。至于滥发纸币是为了救灾,或者是为了建设。又或者是某个集团想为自己捞好处。为什么这么做我觉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这么做本身就注定导致经济会出大问题。”韦泽冷酷的解释着未来的发展。

    祁红意有些不太习惯,她问道:“好心与坏心总是有分别吧。”

    “嗯!”韦泽点点头,“所以我现在觉得我年轻的时候要多傻有多傻。因为我根本没有能力分清事情的本质,或者说我因为无能所以不想去分清事情的本质。发行货币是一个政治行为,个人的私德是一个个人行为。这两者本来就不是一回事,为何要把这两者强行拉到一起呢?这不仅没有意义,这还是非常有害的行动呢。”

    祁红意很不喜欢这种态度,女性们的本能让她不喜欢这种男性特有的不依不饶。“好人就是好人,坏人自然是坏人。难道这点在你眼里就不一样了么?”

    “生活上的好人和政治上的好人不是一回事,政治上的好人和商业上的好人还不是一回事。马叔说过,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我年轻的时候理解不深,现在我觉得能更加理解一些。一个人在社会上是有诸多不同身份的,每一个身份都有其应用范围的规律。一个生活上的好人在政治上把国家和人民都带上了死路,那叫做亡国之君……”

    “亡国之君就没什么好人!”祁红意反驳道。

    韦泽叹口气,有些教育几乎是没办法完成的,例如让一位没有政治天份的女性理解政治的本质,他自暴自弃的说道:“所以说啊,我年轻的时候也这么认为。到了现在才知道我错的离谱。”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